棒子说自己是蒙古人后代,是满洲人祖先。也不是新闻了。长白山是满族发源地。棒子也自称源自长白山。用心险恶吧,中国人当然支持满族同胞拉


就那端午节一事,韩国几成过街老鼠

现在棒子自称和中国楚国文化同源。请注意棒子已经认定楚国是苗族国家,完全绕开汉族,没汉族啥事。也就是说10多亿汉族几千年来过的端午节。原来是棒子(苗族 )节日

。因为棒子和楚文化同源,估计下一步要论证屈原是棒子了。原来是中国人剽窃了棒子文化啊


细数韩国后裔:韩国人蒙古人后代,韩国是楚国人后代,韩国人是东夷人后代,韩国人是燕国人后代,韩国人是高句丽人后代,韩国人是秦国人后代。韩国人是波斯人后代

韩国人是日本人祖先,韩国人是满族人祖先

期待棒子自称是美国人后代?而美国人又是欧洲,非洲人后代。

这样韩国人是地球人后代!!!全球文化都是棒子文化,都由棒子继承

别咂 又见一雄文


韩国人是湖北人后裔!

每年端午节,中国人吃粽子、赛龙舟、祭奠屈原,都是源于楚国的文化,而韩国江陵也举行盛大的农耕祭祀活动——端午祭;江陵、襄阳、汉阳、汉江、洞庭湖等我们耳熟能详的地名,出现在韩国地图上;楚人早期的熊图腾崇拜,同样为韩国先民所尊奉;《楚辞》中的千古绝唱,也反映在韩国最古老的诗歌里。


这些现象仅是离奇巧合吗?其背后究竟潜藏着怎样的秘密?掀开尘封的历史,在近期举行的韩国文化与中国楚文化渊源关系探究学术研讨会上,专家给出了这样语惊四座的结论:韩国文化烙上了楚国文化的深刻印记。


1、相似的地名及地理分布,是偶尔巧合吗?


楚国的江陵、襄阳、洞庭湖处在汉江中游,这和今天韩国的江陵、襄阳、洞庭湖相对汉江的地理位置很接近。通过研究楚国和今天韩国的地理发现:中国汉江发源于陕西秦岭太白山下,韩国汉江的源头也在同样名为“太白山”的山脉下。楚国的丹阳位于汉江上游,汉阳则是汉江下游终点的著名古城。


在韩国,属于忠清北道的丹阳竟然也在汉江上游,汉阳(今汉城)也位于汉江下游。楚国的江陵、襄阳、洞庭湖处在汉江中游,这和今天韩国的江陵、襄阳、洞庭湖相对汉江的地理位置很接近。同名的城市,极其近似的地理分布暗示着什么?这些现象并非纯属巧合,有理由相信,在楚文化和韩国文化之间有着某种不可割舍的文化联系。


2、古诗里相近的背景和人物,是《楚辞》的再续?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将奈公何!”这首韩国古诗讲的故事和屈原的故事何其相似。研究发现韩国最古老的诗歌《公无渡河》中有《楚辞》的痕迹。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将奈公何!”这首古诗讲述了公元前200年左右的大同江上的渔夫叙述的一个故事:一个披着白发、提着酒壶的狂夫准备渡河,狂夫的妻子苦劝他不要这样做,但他一意孤行,结果堕河而死,柔弱的妻子只有痛苦的哀唱。


《楚辞》同样出现了渔夫、女人劝阻屈原的记载。《楚辞·渔父》中,渔父劝慰屈原随波逐流,屈原却朗声作答:我宁可葬身鱼腹也绝不蒙受世俗的尘埃。《离骚》中媭女苦苦劝诫屈原说:“世人都在结党为朋,你为什么连我的话半句都不愿听?”公元前275年,屈原决然赴死,消失在楚国的滚滚汨罗江水中。


相近的时间,一样的江边,渔夫、女子和“白首狂夫”这些类似的角色,毅然赴死的悲惨故事,这些相似的要素,昭示出韩国文学与楚文化的某种渊源?


3、同以熊为图腾崇拜,圣兽联系中韩两国?


韩国传说中提到的艾草、蒜头,我国南方不少人仍在端午节时悬挂在门口用来辟邪驱瘴。檀君的神话传说是韩国的开国神话。传说熊、虎在一个洞穴中生活,它们想要变成人,在天神桓雄的指点下,熊在漆黑的山洞里,坚持吃了21天大蒜和艾草,提前变成了美女,而虎却没能坚持下来,没有变成人。这位熊女嫁给了桓雄,生下了檀君。公元前2333年10月3日,檀君创建朝鲜,在韩国人心目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一些中韩学者认为,檀君神话证明,韩国先民的一支曾把熊奉为图腾。韩国历史学家分析,“桓雄”代表的是移居太白山一带的天神崇拜部落,熊女则象征着以熊为图腾崇拜的土著部落。桓雄和熊女联姻生檀君,檀君成为朝鲜的始祖,指的是移居来的天神崇拜部落和以熊为图腾崇拜的土著部落联合,新的部落就此诞生。


楚国人是以熊为图腾的,楚国历代有30多位国君以熊为姓,在楚人最早的一批居地中,不少也用“熊”来命名,比如“有熊”、“熊山”、“穴熊”等。所以,楚人早期应当是以熊为图腾崇拜的部落之一。


母熊在桓雄的指点下用艾、蒜等灵异植物,并百日不见阳光,才能变人,其中透露出了巫术的幻变意识。这种现象与楚国山区(神农架)流传至今的巫鬼风俗极为相似:屈原的《神女》与《九歌》中就有楚国山区的神鬼传奇。在檀君神话中,有一个细节:神话里天神之子桓雄给熊和虎“灵艾一炷,蒜二十枚”让它们变人形,而直到今天,在我国南方省份,不少人仍旧坚持着端午节在门口悬挂艾草、蒜头来辟邪驱瘴这种历史远久的楚国风俗。


4、古辰韩居民是楚国罗氏、卢氏后裔?


一个大胆结论:韩国古辰韩居民是楚国的罗氏、卢氏后裔,他们在秦朝楚国灭亡时期通过长江渡海到达韩国。不久前在湖北武汉中南民族大学举行的韩国文化与中国楚文化渊源关系探究学术研讨会上,出席会议的专家教授最终得出了这样一个大胆结论:韩国古辰韩居民是楚国的罗氏、卢氏后裔,他们在秦朝末年渡海到达韩国。新罗是在辰韩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新罗文化是韩国主流文化,韩国主流文化和中国楚文化密切相关。


公元前8世纪,在汉江中游荆楚腹地有两个小国:以熊为图腾的罗国(也称罗子国)和以虎为崇拜的卢国(也称卢戎、卢子国)。公元前690年,这两个小国同时被楚国所灭,以后楚国又被秦国灭。而根据中国和韩国大量历史文献的记载,中韩学者一致认同辰韩就是秦朝时逃亡到韩国的中国楚国人。


有一支罗国和卢国的遗民一起东迁到了韩国。最初崇拜虎的卢国势力强大,所以国名就根据楚地辰州的卢姓氏族命名为辰韩。后来,尊奉熊图腾的罗氏部族扩张壮大,于是国名更改成了新罗国,这也吻合了檀君神话中熊和虎的关系。


5、韩国开国神话里的天神桓雄,原形是方士韩终?


秦朝末年,道士徐福和韩终一起带3000人为秦始皇入海求仙药,从此渺无音信。据中国史籍记载,韩终是个方士,炼丹采药,修炼成仙,他修炼的地方是在楚国罗氏、卢氏聚居地。秦朝末年,韩终和徐福一起带3000人为秦始皇入海求仙药,从此渺无音信。在韩国开国神话里,天神桓雄带着3000人降落在太白山建立了国家。


韩终很可能就是檀君神话中天神桓雄的原形,在秦灭楚后,韩终带着罗氏、卢氏等楚国亡民逃离了秦国,渡海到了朝鲜半岛,在那里重建家园。源于檀君神话的韩国古代哲学资料《天符经》,蕴含了中国道学“丹道功”的生命科学思想,这和韩终通晓方术,专事炼丹采药有着密切联系。


以前对韩国文化来源的问题学术界分歧很大:韩国学者多认为韩国文化源于西伯利亚,是以北方民族为骨干,这一观点写进了韩国国定教科书;北大学者认为韩文化中有着很浓厚的东夷文化因素;中国社会科学院认为,韩国文化中的主体部份直接源于中国东南沿海的百越民族。


据了解,韩国文化和中国楚文化渊源关系的研究,是具有开创性的最新学术观点,已经引起韩国学界和媒体的高度关注,韩国中央电视台报道了这一消息,十多家韩国网站也转载了有关文章,韩国大使馆、韩中友好协会和韩国一些大学的学者主动联系有关单位,希望更多了解楚文化,进行两国汉江流域文化的实地考察。民俗学家认为,研究韩国文化和中国楚文化的渊源意义重大,通过这种“文化细节”的寻根,不仅能揭开历史迷雾,填补研究领域中的空白,还能帮助加大对我国传统文化遗产的保护。


目前的一些争议确实是饶有兴味的历史“谜团”。

韩国人祖先是中国中原地区的农耕人?



“韩国人的祖先是中国中原地区的农耕人。”这一惊人“发现”出自韩国檀国大学生物系。


该校著名的生物系教授金旭在5月中旬提出新的“韩国人起源学说”,经韩国主流媒体《朝鲜日报》报道之后,在该国国内及其相邻的国家引起关注。


近日,在中国的门户新闻网站上,相关的新闻报道被网友热评着,并且有着较高的媒体转载率。


朝鲜半岛历史学者李敦球介绍,在韩国民间,民族起源问题日益成为敏感的话题。金旭此次新论说,势必引起强烈凡响。此前,在韩人起源的众多学说中,“祖先为蒙古人”的论断具有最大的认知度。


新学说肇始于生物学方面的研究发现。


有何证据支持“韩国人的祖先是中国中原地区的农耕人”呢?


在接受韩国《朝鲜日报》访问时,金旭教授表示,这是基于遗传学角度的一个科研结果———韩国人与中国汉族接近。


“我们用人类学系统分类的方法,对185名没有血缘关系的韩国人的线粒体DNA碱基序列进行了分析,结果显示,10名韩国人中有4人的碱基序列与中国中原地区的农民相似。”金旭教授说。


于是,根据这个结果他得出这样一个研究发现:“我们民族的祖先是中国中原地区的农民,从遗传上看,韩国人与中国的汉族和日本人更接近,而不是现在所说的蒙古人。”


一种搜集特征的有力武器———DNA碱基序列。


什么是“DNA碱基序列”?什么是“线粒体”?这些生物学方面的概念一定让很多人感到陌生。对此,生物学研究者做了形象的解释。


某人的眼珠之所以是那种颜色,他之所以长那么高,等等,这些看得见或看不见的特征都是由基因决定的。每一个基因就意味着一个遗传信息,当父母生下这个孩子时,就把一些肉眼看不见的这些遗传信息———基因传递给后代,使他们具备部分和自己相似的特性。


那么基因是不是虚幻的呢?不是,它有自己的物质表现形式,那就是我们经常听说的DNA分子。


DNA分子携带有遗传信息。它们的结构非常简单:都是由两条相互盘绕的链组成的双螺旋。


每条链都是由单一成分首尾相接、纵向排列构成的长聚合物,这些单一成分为碱基。


DNA碱基有四种———A、C、G、T,这四种碱基可以任意组合。正是这区区四个碱基,可以构成至少几千万个不同的碱基序列。而这些碱基序列决定了DNA的信息内容。这样,通过考察碱基序列就能够确认两种种类是否同源。


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又把线粒体作为“考察”的目标呢?


线粒体是从母系遗传的角度研究人类进化的重要工具。


线粒体存在于细胞之中,是细胞的“能量工厂”,它们包含少量遗传物质———DNA。


当一个女人的卵细胞和一个男人的精子结合的那一刻,受精卵就取得了父母身上的线粒体。受精卵不断地分裂、增长,线粒体也不断地分裂、增长。于是在人类细胞的内部,线粒体通过氧化方式,夜以继日地为人类细胞提供着能量。


科学家普遍认为,每个人的线粒体都来自母亲,因此线粒体是从母系遗传的角度研究人类进化的重要工具。


线粒体DNA分子是相对稳定的,不会互相交换DNA片断,造成它们发生变化的唯一因素是自发变异。这种变异以相对稳定的速率进行并积累,可以作为“分子钟”使用。两个人的线粒体DNA的差异程度,就决定了这两个人最近的母系共同祖先生活在多少年前。


也许正是基于这些理论基础,金旭教授才会考虑从线粒体分子入手。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认定韩国人的祖先是游牧民族。


李敦球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的副研究员,也是中国当代著名的朝鲜问题专家。近日,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李敦球博士介绍了朝鲜半岛关于本民族的溯源情况。


“朝鲜和韩国同属一个民族,韩国人的起源问题其实就是朝鲜半岛的起源问题。”李敦球说,“在韩国,关于本国祖先的起源问题争论很多,也为国民普遍关注,其中最被认同的说法就是认为韩国人的祖先是游牧民族,或者直接说是蒙古人。这一说法也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承认。”


为什么说韩国人是游牧民族呢?李敦球说,这些主要是从考古、生活习惯、性格、语言等各种方面得出的结论,因为在这些方面,今天的韩国人跟蒙古人很相似。


曾经数度前往韩国进行学术考察并和韩国学界交流频繁的李敦球说,关于韩国,我们可以列举许多的例子证明这种相似性。


“比如从性格上说,韩国人生性就很豪放,喜欢吃烤肉,经常盘腿而坐,且普遍能饮酒,他们喝真露的量,是中国人比不上的。这一点就跟蒙古人很像。”李敦球说,“除此之外,语言学家也对亚洲各国的语言做了比较,发现韩国、日本和蒙古的语法习惯最接近,他们同属于黏着语系。一个韩国人或日本人在学习其他民族文字时,总会轻而易举地掌握蒙古文。”


“正是众多的社会生活的相似性,使得韩国学术界和民间普遍认为,最早蒙古人迁徙到朝鲜半岛,经过漫长的演变,由游牧的生活方式逐渐转变成农耕生活方式,乃至形成今天的韩国人。”


又有可能是从中国西南地区的、东南沿海地区的人迁徙过去。


研究发现,韩国同远在万里之遥的中国西南、东南的居民有很多相似的特征,而这种相似性用“巧合”来解释是站不住脚的。


“研究者发现,韩国现在的建筑风格和广西、云南地区的很相似,比如说,门是推拉式的。而墓葬方式———枝石墓,又跟中国浙江地区的一样。”


正式这些用“巧合”难以解释的现象,使得浙江大学历史系教授毛昭晰认为,在古代,可能是中国西南和东南沿海地区的人从水路漂泊到朝鲜半岛,才有了韩国人。


第三种说法———多支民族迁徙形成。


“长期以来,韩国和日本国内一直坚持认为,该国是由单一民族构成,不是像我们中国、俄罗斯这样由众多民族组成,也不像美国由不同人种,像白人、印第安人等等组成。”李敦球说,“这不难理解,因为无论历史上有哪些不同民族,由于经过那么长时间的融合,各民族的差异已经逐渐消失,最终同化成同一个民族,也就是今天的韩国人。”


不过,据李敦球博士说,在这个问题上争议同样存在,学界有另一种说法,认为同其他国家一样,韩国现在不会是单一民族。


在这种观点的前提下,关于韩国人祖先的另一种说法是:历史上的韩国可能是有多个民族迁徙过去的。


据李敦球介绍,在今天的韩国,至少有15万人自称是孔子的后裔,也有数万人自称是朱熹的后裔,还有刘姓韩国人则自称家族源自中国三国时的刘备。这一点就已经表明,包括孔子的故乡中国山东在内的许多省份的人都有可能成为韩国人的祖先。而其中最大的移民可能是游牧民族。


祖先是否为中国中原地区的耕田人,尚处于争论中。


“事实上,光以碱基序列尚不足以说明问题。因为碱基序列只能证明韩国人可能跟中国中原人同源。”李敦球说。


据其介绍,史料记载,在古代中国的版图上,在东北部存在一个古老的民族。西汉时,夫余人朱蒙在那里建立了一个中国地方少数民族政权,他们主要从事农业,善酿酒,能歌善舞,与汉族来往密切。大约是在唐朝时,这样一支少数民族出于战乱向中国南部迁徙,当时开放的唐王朝接纳了他们,他们一支迁到中国北方,一支迁徙到中原,还有一部分迁徙到朝鲜半岛……他们在迁徙之后与当地居民实现了融合,但还保留了部分生活传统和基因。


“从这一点来看,10名韩国人中有4人的碱基序列与中国中原地区的农民相似,一点也不奇怪。”李敦球认为。


李敦球,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朝鲜(半岛)史研究会法人代表兼秘书长,同时是中国社科院韩国研究中心理事,复旦大学韩国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韩国中央大学客座教授,韩国国史编纂委员会海外资料委员。











这样韩国人是地球人后代!!!全球文化都是棒子文化,都由棒子继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