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真可怜:帮中国搭建舞台送嫁妆“中国达沃斯”

命运的邂逅 收藏 0 28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哈哈!

世界经济论坛昨天闭幕 本报综合外报盘点——


达沃斯与会者 都把CHINA挂嘴边


1月31日,世界经济论坛2010年年会在瑞士达沃斯落下帷幕。本次论坛群英荟萃,在各界人士共商改变世界大计之时,难免为安静的瑞士小镇增添几分妙趣横生的画面。记者综合外媒的相关报道,盘点为期5天的达沃斯当红之最,其中中国最受关注。


最热的高频词——中国


在达沃斯,“中国”再次成为一个无法回避的关键词,与会者都把中国挂在嘴边。


此次年会专门以中国为题设计了两场活动。在新闻中心直播的十几场讨论会上,与会的嘉宾几乎都会提到中国。一整天听下来,“CHINA”可以说是不绝与耳。美国能源资本管理集团首席执行官何尔斯在发言中竟然发明出一个新词“CHINESE CODE”(中国密码),以此来形容中国政策取得的奇特效果。


最抢眼中国高管——王建


不少来自中国的企业高管和专家在会上用英文演讲和回答听众问题,他们的国际化视野和风采给与会者留下了深刻印象。中国移动通信公司总裁王建宙就是其中一位。


王建宙出席了一场主题为“21世纪的商业领导力”的研讨会。当时演讲台上有1名主持人和5名嘉宾。主持人讲话时,王建宙戴着耳机。但是,轮到王建宙演讲时,他摘掉耳机,出人意料地用流利的英文发表演讲。


这让与会者感到吃惊。主持人和嘉宾不由赞叹说:“原来你的英文那么好!”


最受伤的人——银行家


本次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金融体系的崩溃以及如何补救这个体系等话题成了重点突击对象,而这种讨论最终则使银行家成了众矢之的,遭到批评。


论坛开始之初很多银行家都言辞激烈地捍卫自己的立场,为高薪酬做辩护,反对严厉的监管,但到最后他们口气都不那么强硬了。


包括德意志银行和巴克莱银行高管在内的全球最大银行家都表示,他们可能会准备支付一笔全球金融保险金,以使未来的银行业救援资金来自银行业本身,而非纳税人。


40年前,布满白雪的小镇达沃斯首次年会召开时,论坛的主角是欧洲人。那时的日内瓦大学教授、现在的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将欧洲商界聚集在一起,共商如何应对来自美国同行的竞争。


40年后,仍是白雪皑皑的达沃斯,议题和主角都发生了颠覆性变化。


此次论坛61%的主题“改变世界:反思、重设、重建”所示,经济复苏的前景以及如何保证可持续复苏是4天讨论的主旋律。


从会场的布置就可感受到中国的巨大存在。达沃斯会场以前都为微软公司保留的展览区域对面,今年是中央电视台搭建的红色的“中国小屋”。


由副总理李克强带领的中国代表团,其54人的团队是中国参加达沃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


“我的感觉是,无论是经济复苏、气候变化、地缘政治、人道主义援助……所有这些讨论都离不开中国,所有这些问题没有中国的参与都无法解决”,参会的宏盟集团全球高级副总裁杜孟(SergeDumont)对本报记者表示,“中国的存在越来越强大,声音也更被重视”。


然而,中西方达成共识显然并不容易。历史上国际大国间权力的转移与分配,总是伴随着冲突、矛盾与动荡。此次达沃斯论坛上,各方各执一词并不奇怪。


“人们突然意识到,中国在各种全球性事务上的巨大存在和力量,但他们却不了解中国,对中国无法生成一种明确的形象。”杜孟将其看作中国与西方呈现出的分歧与误解的根源。


中国声音:包容


中国的迅速崛起不再只停留在口头讨论,其一举一动给世界带来何种影响成为关注焦点。


此次年会专门以中国为题设计了两场活动:一是围绕“中美共治”这个提法,探讨中美关系如何影响未来的全球议程;二是思考中国改变经济增长模式会带来怎样的全球性影响。


最受关注的中国代表非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莫属,他于1月28日下午向年会发表了特别致辞,介绍中国的经济形势和政策。


李克强就后危机时代世界经济健康复苏和持续发展提出五点建议:继续合作战胜危机;推动市场更加开放;促进世界平衡发展;携手应对重大挑战;改善全球治理结构。


李克强特别提到包容的重要性,一年多来,国际社会同心协力,共克时艰,取得了应对危机的初步成果,其中一条宝贵的经验,就是携手合作,共同应对。这也弘扬了合作包容的理念。


李克强表示,这次危机留下的不应只是共克时艰的一段记忆,更应留下对世界经济发展和人类前途命运的深入思考,留下对未来发展路径的创新设想,以更好地推动后危机时代的世界经济发展。只要我们以合作的精神共谋发展,以包容的态度共创未来,世界经济就能走出一条健康复苏和持续发展的道路。在达沃斯,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中国身上,世界“恳求”中国带领全球经济复苏,解决世界经济失衡的问题。英国媒体评论的标题是:中国对西方说——我们愿伸援手,但请不要催促。


中国竭力在世界经济论坛上保持低调,坚称将按自己的步伐和条件行事,也呼吁其他国家尽力尽责。有媒体指出,中国并没有过猛地抑制经济增速,仍在运转这部全球经济发动机,并努力刺激国内需求,此举有助于修正全球经济不平衡。


含蓄的交锋


中西方的交锋也无处不在。


1月30日上午,一个主题为世界经济形势的小组讨论中,上演了一出含蓄的交锋战。


中国央行副行长朱民在发言中表示,中国了解不能仅仅依靠美国和世界的消费者来拉动未来的经济增长,也知道中国的一些重工业存在产能过剩的问题。


如同李克强在开幕式的发言一样,朱民也引用多组数字证明中国政府正在利用政策引导纠正结构性问题,以重新平衡出口和消费的不平衡,并且承诺中国的政策将继续推动纠正不平衡现象。


针对这番肯定的承诺,有人提出,4年前,中国央行行长在达沃斯就作出几乎相同的承诺,表示中国将放慢外汇储备的速度,让国内内需逐渐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需求。


朱民回应称,这是一个很长的过程,而不是一夜之间的转变。“我们正在努力,也许这会持续在一个五年或者四年,但是我们在努力,你将会逐渐看到变化。”


朱民表示,中国是发展中国家,稳定很重要,13亿人都需要工作,GDP中的70%都来自于贸易,来自于稳定的汇率,这对中国、对世界都是有好处的。


而在当今世界经济复苏前景仍然不够明朗,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经济顾问拉里·萨默斯(LarrySummers)甚至将目前呈现出的复苏前景仅仅称为“统计上的经济复苏,人类的衰退”;在美国25岁至54岁之间的适龄劳动人口中,5人中就有1人没有工作的情况下,美国还能等待中国4年或者5年之后才会发生的变化么?


中国对贸易保护主义现象也做出抨击。


萨默斯在小组讨论中表示,当一个国家有太多的过剩产能,当一个国家推行重商主义政策时,从学术理论就会做出判断,这个国家会奉行贸易保护措施。


欧盟商会的最近一份报告则指责中国拒绝给欧洲公司平等的竞争平台,该报告举出多个中国歧视外国公司的案例,称中国对于欧洲公司对外投资的吸引力正在减弱。


这些迹象都表明,2010年中国与欧美的贸易关系或许将会进一步恶化。李克强在开幕演讲中批评说:“一年多来,各国表达了反对保护主义的立场,但各种形式的保护主义仍然不断出现。”


除此之外,汇率也是朱民在小组讨论中遇到的问题。


朱民称,人民币汇率只是世界经济不平衡的“一小部分”。然而美国人与欧洲人似乎并不这么看。乔治·索罗斯(GeorgeSoros)称,终止人民币盯住美元的汇率政策,将提振中国的国内消费,有助于抗击通胀。“当前的局面呼唤立即行动。”法国总统则在演讲中再次呼吁建立新的货币体系,而且法国正在致力于将汇率问题提上2010年G20峰会的议程。2010年,法国将成为G20峰会的东道国。


呼唤清晰的国家形象


曾经达沃斯上的主角欧洲人在40年后的2010年达沃斯上,显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担忧:担忧中国与美国的合作将主导世界秩序,而自己将在国际事务中被逐渐边缘化。


“中国与美国的合作将主导尤其是在2009年年底的哥本哈根大会上,被排除在最后时刻的谈判斡旋后,欧洲人的挫败感更加严重”,一位中国驻欧洲的外交官表示。


“欧洲人缺乏自信,他们不相信中国的崛起带来的将会是双赢”,位于布鲁塞尔的欧洲政策中心从事欧洲与亚洲关系研究的高级研究员ShadaIslam对记者坦承,而这种担忧也是众多针对中国的经济和贸易防御措施的根源。


不过这种担忧并不仅仅存在于欧洲,中国与美国近期在谷歌、对台军售,以及早些时候在轮胎特保案的争端,表明中国与美国的合作关系同样存在潜在的危机。


原人大副委员长成思危就表示,中国人民和美国、西方人民之间缺乏相互了解;而双方关系保持稳定的唯一方法,是建立共同信任。


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杜孟认为在此时刻,中国亟待需要一个明确的国家形象,“中国现在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太明显了,人们需要知道中国意味着什么,中国支持什么,而现在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理解,这也是双方在沟通时产生误解的原因”。


即将举办2010年世界杯的南非将达沃斯作为一个宣传自己国家的平台。据悉,南非聘请了专业的公关团队,将自己的国家形象定位为“多样化”、“美丽”。2009年,韩国也建立了“国家品牌总统委员会”,意图打造出如其企业三星、现代等一般有力的国家品牌。此次,韩国总统李明博也出席了达沃斯论坛。


杜孟表示,与韩国相比,中国的另一个问题是,目前还没有中国公司拥有强有力的国际品牌,无法让人产生清晰的印象。此次中国企业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中国代表团的一个重要部分,南方航空公司、五矿集团这样的企业都是首次参加达沃斯。


但杜孟仍然认为,与中国的经济潜力相比,“来自商界的规模还是太小了,中国的CEO们应该来到这里,让中国的声音被听到,这是中国形成一个世界品牌的特别平台。”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