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上百民工为讨薪堵路迫不得已

拿不到工钱的农民工无奈“跟踪”包工头朱某,把他堵在车里讨要工资。商报记者 丁洁/摄


大河网-河南商报2月2日报道 昨天,郑州市针对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举行 “冬日暖阳——讨薪进行时”大型援助农民工公益活动。然而,当天却上演了多场农民工讨薪。昨天上午,上百农民工堵路讨薪,致北环大动脉“肠梗塞”,车辆排起长龙。


事件


农民工立交桥上讨薪,主干道交通堵塞


昨日上午10时30分许,商报记者驱车赶往北环,从徐砦路开始,北环由西向东,车速开始逐渐放缓。上北环立交的车辆更是一辆接着一辆,排起数百米长龙,不少司机鸣笛泄愤。


在北环与花园路交叉口,上百农民工跨过护栏,拥到北环路上,扯起白色条幅,将车辆堵得水泄不通。


一个操着四川口音的女子情绪非常激动,正大声跟北林路办事处的工作人员理论。“只要能将钱讨回来,我就算被枪毙了都没事。”这名女子自称姓何,是替由四川广元来豫的600多农民工讨工资,如果“讨薪”失败,他们就一直“堵”下去。


郑州市交警第五支队接警后,到现场“疏堵”。一位安姓交警告诉记者,他们9点40分接到报警后,就赶到现场维持秩序。


而北林路派出所治安巡防队员邵先生介绍,8点多,这些民工就开始在路上堵车了。“堵了好几次,被劝下来后,不一会儿又上去了。”


说法


600多农民工工资被欠,多方求助无果


农民工堵车,致使交通瘫痪。见到记者拍照,堵路农民工才在工作人员劝说下走下立交。


何姓女子说,堵路是迫不得已。她自称是河南省宏达建筑劳务公司的会计,因河南省航天建筑有限公司拖欠了公司600多名四川农民工的工资,“像孤儿一样无助”,只好到路上来堵车。


同在该公司的吴先生,言语更激动:“我知道‘堵车’是违法行为,但不违法不中,不违法要不来钱。”


何女士介绍,他们和河南省航天建筑有限公司签了劳务施工分包合同,负责北环一小区的施工。然而,从2008年1月进入工地起,航天建筑公司始终拖欠工程款,农民工如果缺钱,只能从公司“借”,工资始终没结。“从2008年1月算起,航天公司还欠我们492万工资。”


何女士说,经过多次交涉,拖欠方都不理不睬。1月28日,她曾找过郑州市建委清欠办和办公室,还曾多次找过北林路办事处,但对方都要他们去找建筑公司交涉,然而,航天建筑方的负责人毛姓副总却迟迟不肯现身。


“我就像皮球一样,被一脚踢过来,一脚踢过去。”何女士说。


算账


“堵路”讨薪浪费社会约2.52万小时


北环是交通大动脉,从昨日8时直到中午,断断续续被讨薪农民工阻断。


商报记者经过现场测算得知,在行车畅顺时,北环路每分钟通行约70辆车,每小时约4200辆。如果按被堵2小时计算,被堵车辆就达8400辆。如果每车平均有3人,每人平均浪费1小时,就浪费了社会约2.52万小时,浪费的警力成本更是无法计算。


市民庄先生在北环附近工作,他对这种“堵路”讨薪的行为表示反对,他认为,农民工讨薪应遵循合法的途径,不能堵别人的车,如果堵足一天,浪费的社会成本也够农民工的欠款了。


现场一位安姓警官告诉记者,这些市民已经堵了3次,如果再堵下去,是严重的违法行为。昨天上午11点20分左右,北林路办事处书记赶到现场,农民工何女士等4人作为农民工代表同书记进行了协商。


目前,劳动监察部门已介入,事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无奈堵人


讨薪这件事儿 让两拨农民工“走到一起来”


一拨在郑州找,一拨在新郑找,终于“围追堵截”到共同的包工头。


他们有相同的包工头,有相似的要账经历。为了找到包工头,两拨农民工结成了“联盟”。其中一拨农民工派人在包工头家蹲守了7天,终于见到了人。另一拨听说后,也赶了过来。


昨日的结果是,一方获得付款许诺,另一方还在谈。


一拨农民工


“为要钱死缠烂打”,守七天终于见到人


昨日上午11时30分许,在郑州市经八路与任寨北街口,30多人围着一辆车,情绪很激烈。车内坐着一名中年男子,看不清面部表情。


为了不让车内人出来,车主许又军摁了锁车键。


许又军是一个小工头,他带着几十号人承包工程。而车内那名男子就是欠钱人。


“他现在还欠我工程款42万,另外还有10万元借款也没还。”许又军说,他手下有87名工人,分别来自驻马店、信阳、安阳等地,从施工到现在,一分钱还没有领到。


从许又军提供的合同复印件上可以看到,2009年5月22日,他和河南省新封建筑安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封公司)签订合同,承包其“农垦局清真肉业有限公司住宅楼”项目工程,负责土建主体和粉刷,工程地点在原阳。


眼看快过年了,工人都要回家,为了能要到工钱,许又军他们多次找包工头朱相钦,什么法儿都用上,他们死缠烂打地跟着,对方吃饭他们也跟着吃,对方上班他们也跟着,但总是被甩掉。为要工资,双方上演了“猫鼠游戏”。由于对方不接电话,许又军就派了十来个人,天天在朱相钦家附近蹲守。前几天在屋外守,不见人;敲门,没人开。后来开门了,他们就进屋去等。就这样,等了7天,终于见到人了。


于是,他们就带着朱相钦一起,到任寨北街与文化路口的一个咖啡馆。“听说管钱的天天就在咖啡馆‘上班’。”


另一拨农民工 听说人找着了,马上赶到


而在另一边,黄真红等人也在寻找朱相钦。黄真红也是一个小工头,带着十几个老乡干活。他也从朱相钦手中承包了一项工程,至今,他们负责的部分已完工1年了,工程款还没结清。


在面对共同的债务人时,许又军和黄真红结成了“同盟”。许又军在郑州寻找,而黄真红在新郑寻找。


昨日,当听说许又军找到了朱相钦,黄真红等人立马赶了过来。


黄真红说,2008年10月18日,他和新封公司签订合同,承担“新郑矿区龙腾大酒店”的施工事项,负责工程钢筋成形绑扎、模板支拆、混凝土浇灌及小五金工作。


合同复印件显示,2009年1月30日,工程竣工。黄真红表示,在施工期间,新封公司支付了30多万元工程款,但尚余16万元未付。


黄真红说,这个施工队有13个人,都是信阳潢川的老乡。工钱被拖欠了1年,他们电话打了上百个,就是没要到。去找业主单位,但人家说工程款都给了朱相钦。他们只好继续找。


包工头 三方坐一起,看看咋处理


坐在车内的男子就是朱相钦。他说,许又军的工程款,业主单位也没给他钱,这次到咖啡馆,就是来找人要钱的。


而对于黄真红的钱,朱相钦承认还有16万未付,但有4万元,是业主单位的罚款。“业主单位去看工程,去验收,他(黄真红)有做得不好的,就被罚钱了。”朱相钦说。


朱相钦说,现在工程整体还没完工,要到3月份才完工,有些账还没对好。这个事儿会尽快解决的,三方坐在一起,看那个处罚是怎么回事儿。“我会想办法,这两天把钱结了。”


处理结果 一拨获得承诺,一拨还没信儿


人找到了,现在该怎么处理呢?由于朱相钦只是中间承包人,黄真红和许又军商量,带着朱相钦,找业主单位,三方一起谈。后来,双方同意,先处理黄真红的事儿。


昨日下午5时,记者联系黄真红时,他表示,三方谈判后,业主单位同意先给5万,第二天再给5万。


另一方许又军则没那么幸运,他表示,自己正在省农垦集团大门外等着。


昨晚6时30分,许又军给记者打来电话,说正和农垦集团另一个负责人谈,还没有结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