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五部 甲午风云 第233节:高升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233节:高升号


1894年7月25日上午8时,一艘由大清国政府租借、载有近千名中国陆军的英国商船高升号,由西向东往丰岛海域驰来,满载军械的操江舰与它结伴而行。

太阳已升得很高了,血红血红的,蓝天白云、风平浪静,只是远处海天之际,隐隐偶尔传来闷雷似的声响。

驾驶台上汉纳根正与英籍船长高惠悌聊天。

“汉纳根,听说你和大清国的李中堂关系很好,不仅是他的座上客,而且还在北洋担任了要职?”

高惠悌对这位出身于德国赫森军人世家、日耳曼贵族的年青人颇感兴趣,便好奇地问。

“是啊!我是在1879年24岁时,从德国陆军退役后,由父亲的好友、天津海关税务司德璀琳先生,后来成了我的岳父,他向中国驻柏林公使李凤苞推荐,聘请我来华,先在天津充任淮军教练。天津武备学堂成立后,又出任学堂的教官。

我岳父与李鸿章关系密切, 1880年,李鸿章奉旨筹办北洋海军,我得以进入其幕府,担任军事顾问,并主持修建了旅顺和威海卫两处炮台。”

“那怎么又离开北洋了呢?”

“唉,一言难尽!主要是因为我不满意清军战术陈旧、而且不思变革,遂离开北洋,改行当工程师了。”

“那你此次搭乘高升去朝鲜,又有何贵干哪?!”

“噢,公司有业务在朝鲜,让我赶紧去了结,正赶上贵船去朝鲜,真是无巧不成书哇!”

“眼下朝鲜局势动荡,中日虽未宣战,可实际已经交火,你在这个时侯去朝鲜,无疑是以身犯险哪!”

汉纳根没有接腔,显然他不谈这个话题。他仰头看着太阳,顾左右而言它: “这太阳怎么红得像淌血?这声响也不像是雷声,况且这样的好天气,也不可能打雷啊?!”

高惠悌忧心忡忡地说:“今天一大清早,我左眼皮就跳个不停,汉纳根,你说该不会发生什么事吧?”

汉纳根笑了:“我的船长大人,会发生什么事呢?要知道高升号是英国商船”, 汉纳根指着高高飘扬的米字旗继续说“悬挂着英国国旗,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说得也是,只是我这心里头总是放心不下。”

“船长大人,中国人有一句古话说得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听从上帝的安排吧!”

“唉!也只好听天由命了!”

“报告,前方有军舰在交火!”桅盘上了望的水手大声喊叫。

高惠悌抓起望远镜看去,果然看见几艘军舰在追击另一艘军舰。

“看不清国籍。”

“我看看。”

汉纳根接过望远镜仔细观看了一阵说: “是日舰吉野、浪速、秋津洲,追击北洋的济远。奇怪呀!中日两国之间并没有宣战,怎么会发生海战?!”

“唉呀!我们怎么办?是返回,还是继续航进?会不会有危险?”

汉纳根看了一眼船钟,时间是8时30分。

“这里距丰岛江华湾水道已经没有多少航程了” ,汉纳根安慰高惠悌说“况且我们是没有武装的商船,悬挂着英国国旗,他们打他们的,我们走我们的。量日本人也不敢轻易冒犯,怎么?放着每天240两的白银不要啦!”

“上帝保佑、上帝保佑……”

高惠悌嘴里一个劲儿地嘟囔着说,一手不断地在胸前划十字。

汉纳根举着望远镜,继续观察战场形势。猛然间他发现济远舰桅杆上挂着白旗。“方伯谦怎么……?”

汉纳根满心狐疑,在思索着方伯谦的超常之举的实际意义。他发现济远舰是在往浅水区行驰,一丝会心地笑意浮现在脸上。“聪明之举!”他在心里叫道: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为保存自巳,以利再战,应该采取一切任何打破常规的手段,中国古代兵圣孙子不是说过吗“兵者,诡道也”。 只是,日本人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就上当。

突然,他又看见济远舰桅杆上迅速升起一面新的旗帜。仔细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因为新升起的旗帜竟然是日军的旭日旗!

“方伯谦这是……?”

猛然间,汉纳根恍然大悟,这是方伯谦利用这一特殊手段和方式向高升号示警!让他们火速离开交战海区!怎么办?汉纳根苦苦思索,却无良策!形势危急!济远以一敌三,自顾不遐,没有能力为高升号护航!逃离战场,可能吗?高升号是商船,跑得掉吗?继续航进?野蛮、凶残的日本人不拦截吗?

高惠悌看着汉纳根紧咬牙关、眉头紧锁,知道灾难就要降临了!此时,他反倒镇静下来:“汉纳根,‘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听从上帝的安排吧!”

汉纳根听了点点头。

高惠悌大声下达舵令:“保持航向不变,全速前进。”

上午9时正,高升号从浪速右舷通过。

东乡早已发现高升号,从石川的情报中,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对大清国的战备情况了解得一清二楚。

东乡知道:高升号吨位为1355吨,隶属于伦敦印度支那轮船航海公司,在中国的代理商是上海怡和洋行。它是由李鸿章委托罗丰禄经办,租用来运兵和装载饷械的,载运有大炮12门和各类枪械500枝,以及饷银2.5万两。东乡也知道:罗丰禄与怡和洋行在上海签订了租用合同后,高升号于20日抵达大沽,23日早晨起航。只是到底载运了多少士兵不得而知。

看见操江舰,东乡觉得很意外!据情报:7月23日,操江还在烟台停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东乡并不担心,因为操江舰是江南制造局自建的老式蒸汽炮艇,1869年7月下水,排水量仅有640吨,航速慢的象蜗牛爬,只有9节。装备了5门老式前膛火炮,1871年调入北洋。

原来,操江舰在舰长王永发指挥下,去烟台接送电报局派往朝鲜公干的丹麦籍洋员弥伦斯,行至威海时遇到大雾,待天气好转时,继续航行,不期与高升号相遇,遂结伴同行。

东乡立即向旗舰吉野号请示,吉野命令浪速截击高升号,秋津洲截击操江号,吉野继续追击济远号。

9时15分,东乡升起旗语: 命令高升号停车下锚。

高惠悌见浪速来势汹汹,遂将船停了下来。汉纳根见势头不对,赶紧去找清军统带官仁字营军务处邦办高善继,通永练军左营营官骆佩德与义胜前营营官吴炳文三人商议。

汉纳根对清军3位官长说: “请约束好各营官兵,全体下舱室隐蔽,不到万不得己,千万不要开枪!待我与高船长去应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