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血雾 第十二章 第56回 不为敌所制 大红马勇闯敌营

横笛竖箫 收藏 0 7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size][/URL]   孙伯龙牺牲了,他倒在血泊中。   他那心爱的坐骑、无言的战友——大红马用它那微温的嘴唇在孙伯龙脸上摩挲了几下,感觉到此时不像平日那样:当它把嘴伸向主人时,孙伯龙总是温和地用手拍拍它的脑门,或摸摸它的脸,然后,或认镫翻身上马,或轻轻挥挥手,让它走开。 但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


孙伯龙牺牲了,他倒在血泊中。

他那心爱的坐骑、无言的战友——大红马用它那微温的嘴唇在孙伯龙脸上摩挲了几下,感觉到此时不像平日那样:当它把嘴伸向主人时,孙伯龙总是温和地用手拍拍它的脑门,或摸摸它的脸,然后,或认镫翻身上马,或轻轻挥挥手,让它走开。

但是,大红马所熟悉的主人的这一切举动,现在都没有了。它跪在主人身边,又俯身用嘴唇摩挲主人的脸庞。

然而,大红马除了嗅到自己鼻息中发出的草腥味和看到主人流出的鲜血外,主人仍然毫无反应。它不知道主人已经光荣牺牲了,它没有学会辨别主人是否停止呼吸的本领,它不懂得主人为什么一动不动,对它这样“冷漠”。

它随孙伯龙参加过曹家埠、华山、强渡运河、朱四沟等有名的战斗,但像今天这样激烈、混乱,由突围转为固守的战斗,还是第一次。它看不到老徐的身影,也听不到主人的口哨和命令……

它超过敌人的前沿阵地和成群的敌兵,冲进了西广沟村,在村内没有目标地奔跑着,扬颈高声地嘶鸣着。

原来,那天梁云侠牵着大红马向村里撤退时,因忙着去抢救伤员而和大红马失散。在混乱中,大红马撒开四蹄向西圩沟方向奔去,它突如其来的奔腾气势和震颤人心的嘶鸣惊呆了敌人,一时都停止了射击。

这时一个穿黄呢子军官服的胖鬼子从堂屋走出来,大红马认得是敌人,便咴咴地叫着准备“战斗”。

这个胖鬼子是是日军中国派遣军华北方面军第12军第32师团独立混成第10旅网的一个独立步兵大队的大佐。他见威武雄壮的大红马,又惊又喜。惊的是这匹战马何以跑到这里来,它的主人是谁?喜的是,他真正见到了如神活故事里描写的神马。他要得到这匹神马,就喝令鬼子将大红马团团围住,不准伤大红马一根毫毛。



大红马现在看到的是黄压压的敌人,他们的面孔和举动,都令它厌恶,它的两耳警惕地交替竖起,并昂首嘶鸣着寻找伙伴……

穷凶极恶的敌人看到闯进来一匹雄壮高大的战马,又惊又喜。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跑来这匹大红马?马的主人是谁?莫非其中有诈?

突然,有人想起来什么,大叫:“那是八路头头的坐骑!”

“对,是八路大官的战马!”

“八路大官的,肯定死啦死啦的了!”

他们从来没见过这匹如神话故事里描写的那种神马一样,今天有机会大饱眼福。

日军大佐赶忙喝令众鬼子兵把大红马团团围住,要他们只准徒手,不准拿枪伤害大红马的任何部位。看得出,他对大红马已经是垂涎三尺了。

此时,大红马已完全明白自己陷入敌阵,被敌人包围了,现在只有靠自己的坚贞、勇猛、机警来孤军奋战,别无其它选择了。

大红马那两只铜铃般的大眼睛,警惕地注视着鬼子的动作。

一个嘴唇肥厚、个头很大、黑胡子的鬼子试探着朝大红马走去,胆怯地抓住缰绳头,慢慢地向大红马的左侧靠近,左手提紧缰,顺手抓住大红马的鬃毛,一任镫上了马鞍,屁股刚着鞍垫,大红马两耳向后一竖,猛一尥蹶子,把鬼子重重地甩出五六步远。接着,又有几个鬼子想来治服大红马,但都被摔得鼻青脸肿,再也无人敢来乘骑。敌人无法,只好把大红马栓在老百姓院子里的大树下。

时近中午,汉奸队长龙希贞慌慌张张地跑到日军大佐面前说:“太君,我认识这匹马,这是八路军运河支队长孙伯龙骑的战马。它和关公的赤兔马一样,能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哩!太君大大的有福气!”

日军大佐半信半疑,问:“你的为什么的明白?”

龙希贞说:“太君,我以前在战场上见过。”

日军大佐便朝龙希贞一瞪眼说:“你如果撒谎的,死啦死啦的!”

龙希贞赶忙低头说:“是!是!小人不敢给皇军说谎。小人的确见过,这真的是孙伯龙的那匹坐骑,我在涧头集亲眼见过的。”

接着,龙希贞又有根有据地把大红马说了一遍,并且说得神乎其神,最后又谄媚地说:“皇军有了这匹马,定能日行千里,所向无敌。”

日军大佐听说这匹马真的是孙伯龙的坐骑,如获至宝,便叫龙希贞派人好好照料,给大红马送吃的、喝的。

然而,大红马不仅不吃不喝,还把草筐拱翻。

龙希贞唯恐大红马饿坏了,没法向他的皇军主子交待,便在一家篱笆墙小院里找到一个六十来岁的村民,叫他想法让大红马吃东西。

这位村民姓张,从运河北搬到这里不几年,老伴两年前逃难时死于鬼子的炮火下,本村无近族亲属。他秉性正直,粗通文字,爱看《水浒》、《聊斋》、《西游记》、《三国演义》等古典名著,并喜欢讲故事。他对书中正面人物及其斗争精神,讲起来激昂慷慨,有声有色,催人泪下;对书中反面人物及其丑态,也描述得栩栩如生,惟妙惟肖,让人为之捧腹大笑。所以,许多人在农闲时爱到他家里听故事,他也以此为乐。

张老头随龙希贞来到大红马跟前,一眼就认出这马是孙伯龙的。他急中生智,重新给大红马弄来草料和水,并向大红马鞠了三次躬,然后,他拍了拍大红马的脑门,理了理鬃毛,说道:“大红马,你不是想回老家吗?这是我们老百姓给你弄来的草料和水,让你吃饱喝足好有劲回去。”张老头边说边朝黄邱套的大寨山指了指。

大红马好象明白了张老头的意思,光用嘴在筐内试了试,接着就慢慢地吃了起来,不大一会儿就把筐内的草料吃得一干二净。

龙希贞问张老头:“为什么你喂它吃,我们喂它不吃呢?”

张老头故弄玄虚地说:“因为我朝它鞠躬了,又答应让它回大寨山老家,所以它听我的,不听你们的。”

张老头给大红马添完草料就要走,却被龙希贞一把拉住,问:“这匹大红马到底从哪里来的?”

张老头顺势把脸一扬:“哼!这一带的老百姓谁不知道呀!”说着他朝大寨山一指:“就是从那里来的。”

“啊!那里?”伪军和鬼子惊愕地半信半疑。

“是呀,那山下还有马刨泉呢!”张老头继续云山雾罩地讲下去。

这一带老百姓传说,有一年,每天一到半夜时分,就听到大寨山顶上有匹马在叫唤,还有人和马说话。有个村民想发不义之财,便在这马身上打主意。

一天夜里,他身藏钢刀,到大寨山顶去寻这匹马。当他爬上山顶,这马却在山下叫唤、吃草;当他跑到山下,这马却象往常一样又在山顶上同牧马拉呱。

当他再次爬到半山腰时,那山像发生地震一样,不停地摇晃着,一块块滚落地石头砸得他鼻青脸肿,头破血流。这人慌忙跑回家,吓得患了大病,怎么医治也无效果。

后来,他家里人将他抬到大寨山下,让他长跪不起。到了半夜子时,他又听到这神奇的战马在高声嘶鸣,他朝着马叫的方向一连磕了一百个响头,烧了十炷香,并对天盟誓,不再见利忘义。

这时,他忽然听到身后有流水声,回头一看,有碗口大小的马刨泉。

他再一抬头,只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站在他面前,并用鞭子指了指马刨泉说:“贪财人,喝这口泉水,冲冲你不义的五脏,洗洗你不仁的六腑。”

这人遵命,手捧泉水,连喝三口,顿时觉得浑身轻松。

那老者朝这人一挥鞭子又说:“回家去吧,按照你的誓言,好好做人!”

这人连声答应,一定遵守誓言,永不做坏人。”

。。。。。。

张老头抓住敌人急于想知道大红马底细的心理,便慢悠悠地说:“两年前的一天夜里,孙伯龙带领他的部队,从那大寨山下经过,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部队无法前进。孙伯龙忽见雷鸣电闪处有一位老者,牵着一匹大红马,站立在他面前,那老者笑着说,这大红马和我愿意为你的正义事业效劳,在此等候多时了,请伯龙将军赶快上马。孙伯龙连声说,多谢,多谢,莫非是天助我也!老者说:正是!孙伯龙接过缰绳,任镫上马。这大红马高兴地昂头直颈,连声嘶鸣,接着云消雨散,月光照路,如同白昼。”

日军大佐毕竟是个老狐狸,他并不完全相信这些,便“咿哩哇啦”地说了一通,意思是非叫张老头跟他喂马,要不就死路一条。

张老头一怔,心想糟了,费了这么多口舌,也没把敌人糊弄住,还得跟他去喂马。于是,他顺口答应说:“皇军的命运如山倒,说了就算数。我懂,我懂。”

张老头故意把命令的“令”字,说成“运”字,以表示他对敌人的仇恨。这一字之差,如不仔细听,是听不出来的。

日军大佐朝他一挥手说:“老头,你的好人,明白,喂马,好好的。”

张老头只好忍气吞声,也没再说什么……

第二天早晨,日军大佐来看大红马,只见马背上除马鞍子外,还有个宽厚松软的用麦秸编制的垫子,不用说,这是给大红马御寒的。他再一看,昨天张老头给马添加的草料吃光了,水也喝干了,心里十分满意。

当日军大佐命令鬼子兵撤掉马身上的草垫时,又惊奇地发现草垫子下面竟搭着一床中国土布黑色棉被,这棉被下面才是那漂亮的鞍桥和柔软舒适的鞍履、鞍囊、鞍包……

日军大佐看后心里十分明白,便立刻派龙希贞去找张老头。

龙希贞提着驳壳枪来到张老头的住处,只见这小茅草屋内空无一人,仅有一口黑铁锅支在土坯上,冰凉冰凉的,就明白张老头跑了。

日军大佐一看龙希贞没把张老头找来,用不着汇报,他心里就清楚。于是,他立即命令一个鬼子兵到树下去牵大红马,但怎么拽也拽不动。日军大佐以为这马只有让人骑着才愿意走,便派另一个鬼子兵上去勒紧大红马的水勒,抓住它的鬃毛,任镫一跃而上,屁股刚一着鞍,就被大红马两蹶子尥出五六步远,摔得他嗷嗷地直叫。

接着,几个日军一起围上来,有的拽缰,有的驱赶,有的用鞭子不住地吓唬它,喝斥它,可大红马就是一动也不动,并不住地打着响鼻和扬颈长嘶。

日军大佐一计不成又是一计,他想用他的战马来引一引,也许大红马能跟着走。

日军大佐的这匹高大体壮的东洋马,全身的黄毛,油光光的,人们称它为“干草黄”。“干草黄”被牵过来,一看见大红马,就突然从鬼子手里挣脱缰绳,发疯似地直朝大红马跑来。只见它两前蹄跃起,张开大嘴,向大红马的脖颈咬去。

大红马敏捷地昂头直颈,两前肢一跃,超过了“干草黄”的脖颈高度,使“干草黄”那肥胖笨重的躯体完全扑空,其脖颈正置于大红马的嘴下边。大红马顺势一口咬住“干草黄”的颈管上部,疼得它直摇尾巴。“干草黄”一连几次想抬头昂颈进行反咬,都被大红马死死地咬住按了下去,“干草黄”的颈管挺不起来无法反咬,只好直喘粗气。当它再次想昂颈跃起反咬时,又被大红马用嘴使劲狠狠地一扳,“干草黄”哄地一声像堵土墙倒在地上。

日军大佐怕自己的战马再次吃亏,命令鬼子兵拼命地拽住大红马的水勒缰绳,把大红马拉开。

大红马两耳向前直竖,想挺颈嘶鸣,却被日军紧紧勒住水勒,没有鸣出声来,愤怒地用两前蹄刨出了两个深坑,并二目藐视地看着“干草黄”和它的主人。

日军大佐看到大红马十分勇猛,使“干草黄”在众人面前丢丑,又看到大红马那傲然屹立的神态,挑战似的以刨地来表示蔑视,气得直咬牙。但他又不得不佩服大红马的坚贞气质,所向无敌的拼搏本领,这在日本国也是罕见的。因此,他对大红马更加垂涎了。

有经验的骑兵,都知道这是战马高度恐惧的表现,骑手必须立刻停止调教和任何使役,并对马进行安慰抚摸。日军大佐对此并不生疏。却没有心思去干这些,只是气愤地把鞭子朝地上一扔,两手卡腰,横眉竖眼,瞅着“干草黄”直嘟囔。

站在一旁的一个伪军,看着“干草黄”四腿撑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直撒尿,又看着日军大佐两眼盯着它直喘气,便悄悄地靠近龙希贞耳边说:“你看,皇军和他的战马都哭了。”

龙希贞说:“皇军倒没哭,就是他的战马太孬种了。”

日军大佐骑着他的“干草黄”走在队伍最前边,被抓来的民夫抬着死伤的日本兵走在中间,龙希贞龙希贞等牵着大红马走在后边。

大红马慢悠悠地向前走着走着,突然嗅到前面有一股子东洋腥臊味,随风扑鼻而来,便立刻断定前边有敌人,于是,它立即作出反应,暴跳如雷,以气吞山河的气势嘶鸣着。

“干草黄”一听到大红马的嘶叫声,就吓得拼命地尥蹶子,又夹着尾巴往前跑,把日军大佐一下子摔了个头拱地。

日军大佐吃力地爬起来之后,吐着嘴里的泥土。

“八格呀路,八格呀路!”日军大佐直骂龙希贞。

日军大佐带着他的大队人马,继续向贾汪等据点撤退。

上午,日伪军撤进贾汪后,当即分别乘火车回徐州、韩社、临城等地的据点。

日军大佐亲自向日军独立第10旅旅团长河田槌太郎报告了他的战绩和大红马的情况,河田也向师团长井出铁藏中将和第12军中将司令官土桥一次,报告了自己的战绩和大红马的情况。他们都认为孙伯龙的这匹大红马,是难得的一匹良马,在日本国是罕见的,并指示暂时驻韩社的日军大佐加紧对大红马的调教,待驯服好之后立即送师团部。

回韩庄、临城据点的日军和汉奸同乘一趟军列。日军大佐怕大红马在火车上发脾气,或踢伤了人,或咬坏了他的马,于是他就让被蒙上眼睛的大红马单独乘一个“闷罐”车厢,还加了防骚动的拦板,拦绳,并叫“臭鸭蛋”与大红马同在一个车厢里,随时侍候它。

“呜——呜——”军列从贾汪火车站出发,不大一会儿,韩庄车站到了。

当日下午,他们在据点里造好了一个临时校马场。龙希贞为日军牵马坠镫,驱赶着大红马在校马场转了一圈,由于大红马不住地尥蹶子,这个日军差点儿被甩下来,只得翻身下马。

日军大佐腰挎东洋刀,骑着“干黄草”飞驰而来,他后边紧跟着一群鬼子兵和汉奸。大红马看到敌人来势汹汹,岿然屹立。当“干黄草”同它接近时,便一跃而起,前蹄直立在空中划动着,并发出了迎战的嘶鸣。

“干黄草”深知自己不是大红马的对手,立刻止步不前。日军大佐一边用鞭子抽打,一边用两腿狠狠地磕镫,可是“干黄草”仍然不敢向前挪动一步。日军大佐只好跳下马来,狠狠地抽打它,“干黄草”怪叫了一声,便挣脱缰绳扭头向鬼子群里跑去。

围观助威的鬼子兵和汉奸见此情景,憋不住一阵狂笑,使得本来就很尴尬的日军大佐更加无地自容,日军大佐抽出东洋刀,朝着正在狂笑的日伪军一指,厉声骂道:“你们的,通通的,八格牙路的!”

大红马前蹄一跃,发出咄咄逼人的长鸣。

日军大佐被大红马视死如归,不事二主的气节所震惊,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几步。

他定了定神,顺手掏出手枪,向大红马瞄去。但他又想到师团长的命令,让他把孙伯龙的这匹节马驯服好,送到师团部。于是,日军大佐只好无奈地把手枪收回。他向大红马走去,并向大红马打了个“友好”的手势,便慢慢地走到大红马跟前,伸手抓住缰绳和水勒,然后往大红马左侧一站,拍了拍它的脑袋,挠了挠痒痒,大红马只是把头一仰,没有理睬。当宫其把大红马的水勒拉紧,任镫上马时,大红马立刻愤怒了。只见它时而腾空跃起,时而两蹄直立,像舞剑似地在空中划动,不时地发出决战般的嘶鸣……

大红马跑出了校马场,跨过了田间小路,直朝正前方松树林里驰去。宫其运熊郎这才发觉进入树林对他骑马不利,但已无力再勒紧缰绳,把握不住前进的方向,也控制不了大红马的速度,更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慌意乱,只好任马奔驰。

大红马以最快的速度冲入松树林内,它回头一看,只见日军大佐骑着“干黄草”拼命地赶来。

大红马一声长鸣,向日军大佐冲击。

日军大佐一看大红马来势勇猛,慌忙后退。

大红马却紧追不舍,直向日军大佐扑去。

日军大佐和刚赶来的另一个骑兵同时掏出手枪,拼命向大红马猛烈射击。

大红马身中数弹,腾身跃起,高昂头颅,面对长空,发出惊天动地的嘶鸣!

大地在摇晃,敌人在颤抖。

毛楼大战后的第三天,徐州的日军报纸登出了一则消息:“皇军毛楼大捷,运河支队被消灭”,还说打死了运河支队队长孙伯龙,捉住了神马大红马。并配发了一名鬼子牵着大红马的照片。但在同时,大红马踢死四名鬼子汉奸的消息也传遍了运河南北地区。

不几天,峄县的一位诗人孙倚亭特地写了一首《烈马行》,刊登在《鲁南日报》上:

“日寇绝人性,

海内日沸腾。

中华好儿女,

杀敌励忠贞。

烈马称德比君子,

来此冀北马群空。

抗日军人作坐骑,

冲锋陷阵敌人惊。

一朝遭敌袭,

烈马陷敌营。

烈马不为敌人驭,

(驶堤)腾踔长嘶鸣。

一任敌寇施鞭挞,

不食刍豆竟捐生!

君不见人着衣冠行禽兽,

认贼作父虎作伥,

残害同胞不知耻,

烈马独为正气钟!

噫吁兮!何以人而不如马,

感此遂赋烈马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