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血雾 第十一章 第55回 血战毛楼村 孙伯龙壮烈牺牲

横笛竖箫 收藏 0 5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


1942年1月2日晨,驻枣庄、峄城等据点的日伪军集结1000余人,在结束对鲁南、鲁中山区大扫荡之后,就开始对运河南北地区进行扫荡和蚕食。

自1940年10月开始,日军就注意运河支队的活动规律,突然改变了战术,由原来以少数兵力变为集结重兵,由单路进攻变为多路分进合围,妄图把运河支队一举歼灭。

敌驻徐州21师团2000余日军,在田中师团长的亲自指挥下,于10月10日夜,由徐州乘火车到达贾汪,紧接着向我驻防在库山周围的部队逼近。其一路经宗庄,上黄邱,于拂晓前到达库山南头,与运支三中队接上了火。其二路经侯孟进至郑庄、后楼,与运支二大队相遇,双方展开激烈攻击。这两处战斗打响后,张光中、孙伯龙等即率苏鲁支队三营和运河支队部及特务上了库山,准备利用其有利地形,狠狠地打击敌人。部队撤下库山后,连夜在涧头集召开紧急会议,张光中、孙伯龙等研究决定,除留下胡大勋、胡大毅带少数部队在运河南坚持活动外,其他各部一律渡河北移。渡河中间,突然从东北方向传来了隆隆的炮声,孙伯龙就断定面临着会上估计的最坏的情况。为了变被动为主动,他当机立断找到邵剑秋,命他掌握运支一大队迅速向西北方向撤离,绕道摆脱敌人,保护部队主力,伺机过津浦路回运南。他自己则赶到朱阳沟,命令部队立即还枪,便吸引住了各路敌军。战斗直到天黑,敌人的20余次进攻都被我军击退,圩子始终未被敌人突破。天黑之后,孙伯龙组织了20多支短枪在前面开路,率领战士们胜利突围。此次战斗,我军以伤亡50人的代价,换取了日军伤亡400余人的胜利。同时,也掩护了其他部队的安全转移。运河支队建立10个多月来,在支队长孙伯龙等人的率领下,同苏鲁支队、峄县县大队密切配合,机动灵活地不断袭击敌人,使日军日夜不宁。尤其是在夏、秋两季的反扫荡中,运河支队常常同数倍于我,数十倍于我之强敌,予以英勇抗击,挫败了日军一次又一次的猖狂进攻。但是,在连续多次较大规模的反扫荡中,运支伤亡不少,弹药所剩无及,加之10个多月来,部队一直在打大仗,打恶仗,始终未能得到较好的休整。为了提高部队的军政素质,师部首长命令运河支队,除留下五、八中队在运河两岸坚持活动外,其余都进入抱犊崮山区进行休整。孙伯龙接此命令后,及时向运支干部进行了传达,作了思想动员,商定了进山的行动路线,并对留下的部队作了周密安排后,即率部跨过台(庄)枣(庄)铁路,顺利到达抱犊崮山区,遂靠近教导二旅五团进行休息整顿。休整期间,师部首长对运河支队及其领导成员,作了较大调整。运支一大队和二大队的八、九中队被提升为主力,编入教导二旅五团。支队长孙伯龙调任鲁南军区副司令,支队政委朱道南调任峄县县长,副支队长邵剑秋接任运河支队长。孙伯龙晋升为鲁南军区副司令后,具体分管军事训练和机关工作,这比在山外带兵打仗、南征北战轻松得多,安定得多。但是,他在思想上并不轻松,也不安定。运河支队、苏鲁支队和峄县县大队先后进山后,日军疯狂进行清乡扫荡,环境日趋恶化。原峄县支队的判逃分子孙茂墀公开投靠日军,当了古邵区的伪区长兼警备大队长;阴平的孙景义也被日军委任为周营区的伪区长。这些民族败类,同日军串通一气,兴风作浪,到处搜捕和迫害革命群众,并分别在古邵、周营安了据点,极力推行囚笼政策。继之南石沟、上辛庄、老和尚寺、牛山后、种庄、南常、多义沟、圩子、金寺、坊上、马兰屯、白山西、二里沟、东西于沟等数十个村镇,都先后安了据点。运河沿岸所有大小渡口,也都修筑了碉堡。这样,运河南北地区全部伪化了,人民群众重新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消息传来,孙伯龙心情沉重,又十分气愤。特别是“二孙”投靠了日军,对他的刺激很大。所以,接连十多日,他坐卧不安,时刻牵挂着山外的一切。他经过反复考虑,觉得自己必须回到山外去,重新发展队伍,决不能让运河南北地区得而复失。于是,他下定决心,请示出山,重新打开运河南北地区的局面。鲁南区党委和军区领导,根据当时的斗争形势,经研究决定,同意孙伯龙出山的请求。从此,原运河支队的创始者——朱道南、孙伯龙、邵剑秋等又走在一起了。各部和党政机关出山后,一鼓作气,协同作战,接连取得了周营、新闸子、六里石等战斗的胜利,声威大振,传遍运河南北,为重新打开局面奠定了基础。部队与党政机到达黄邱山套,与胡大勋、胡大毅带领的五、八中队胜利会师。从此,孙伯龙、邵剑秋诸部和党政机关,不但在运南站住了脚,而且部队发展很快,重新开辟了黄邱山套抗日根据地,先后在黄邱、旺庄、新河建立了三个游击区,并控制了微山岛。但是,敌人并不甘心于他们的失败,日伪乘我立足刚稳之际,疯狂地进行扫荡,妄图把我党、政、军从黄邱山套赶出动此时,王根培副团长带领的五团三营,因执行新的任务,返回了抱犊崮山区,归还115师建制。至此,峄山支队、运河支队、峄县县大队一中队和峄县党政机关,在敌强我弱,地区伪化,极其艰难的环境中,开始了新的长征,迎接更加激烈、更加残酷的对敌斗争。

敌人鉴于1941年春夏两季分路合击失败的教训,再次突然改变了战术,便对驻防毛楼的峄山支队进行远距离的奔袭。

1000余日伪军突然包围了毛楼村。

那天峄山支队驻防毛楼,距涧头集据点仅有六华里,也近半月之久未有移防。在毫无敌情消息的情况下,突村东晨曦映出了东山上活动的人影。

哨兵发现敌情后,即向孙伯龙支队长报告。支队长孙伯龙察看敌情后,说:“敌人来得好快呀!看样子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即命令部队迅速向西面库山转移。但因雾色朦胧,峄山支队的尖兵未发现西面埋伏的敌人。

当部队离开毛楼村只有里把路的东西于沟之间,突然遭到南面仅半华里远的东、西于沟村内敌人的伏击,敌人埋伏在山口、山脚的机枪迎头突然开火,队伍被打乱了。当即有几战士倒下,也有的溃散。

走在后面的支队长孙伯龙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立即命令部队返回毛楼固守;可是前面队伍散乱了,许多人未听到通讯员的呼喊,近处的同志虽然昕到了命令,但返回的道路已被敌人的火力封锁。

在火力的猛烈和迎头射击下,战士们纷纷倒下(后来知道当时牺牲19人),能够返回的不过十来个人了。而且这些人大多是非哉斗人员,如支队的秘书、副官、勤务员等,战斗人员只有做后卫的两个班没受损失全部返回。

突遭敌人密集火力的射击,支队长孙伯龙率部退回毛楼固守。

但是,由于敌轻重机构的疯狂扫射,组成一道道火网,在指挥战斗中,孙伯龙的头部、腿部连中数弹,倾刻倒在血泊中,壮烈牺牲。

另有10名干部战士伤亡。

这时,东于沟的敌人已经冲了出来,为了等待后面的同志们和支队长回的同志们守在毛楼圩门前,直到天光大亮,敌人距圩门十多米时,才关了圩门。

天亮之后,张拙迅速清点了一下人数,撤回毛楼村内的仅有几个非战斗人员和两个后卫班,共30余人。

这时,四围的敌人也已把毛楼村团团围住,张拙只好主动地担负起指挥作战的任务。

在这全军即将覆没的紧要关头,峄山支队秘书梁巾侠主动担负起指挥战斗的任务,她把大部分兵力集中在西面固守,接连打退敌人十余次进攻。

敌人发现峄山支队兵力薄弱,便缩小了对毛楼村的包围,以村外的零散房舍为依托,使用掷弹筒,从西面发起猛攻。同时又向村内打炮威胁,炮轰和进攻持续了约半个多小时,梁巾侠不得不把大部分力量集中到西边去,敌人的第一次进攻被击溃。

峄山支队仅剩下后卫班24人。

敌人便又施展乱炮猛轰的伎俩。毛楼村本来不大,一阵轰炸,围子内烟火弥漫、完好的房子就没有几座了,勤务员大朱被炸伤。圩门西侧的五间大草房被轰起火坍塌;东侧的炮楼被削掉了大半。

在炮楼坚守的两名战士,一个当场牺牲;另一个19岁的小李,弹片溅进了他的头颅,他从瓦砾中爬出来,倚在墙上,艰难地喘息着,当张拙急忙走到他跟前,替他包扎伤口时,他勉强睁了睁眼,急促地说:“……炮楼不能守j外边……那门炮太近……威胁太大,快去,快去……快到墙上掏枪眼,把它……赶跑!”

张拙霍地站起来,赶紧去执行他的命令。未到东墙跟,就见班长薛永才带着几名战士在墙上挖了六七个炮眼,一阵齐射,迫使敌人撤回距炮楼只有200米的迫击炮。

张拙过去顺着枪眼向外看,鬼子真欺人太甚,墙外是片开阔地,那门迫击炮竟安放在距炮楼不到半里处,毫无隐蔽地向张拙炮击。

张拙赶忙把北面的战士调到东墙下迅速又掏好五六个枪眼,一阵齐射,敌人拉着那门炮逃回东于沟去了。

赶跑敌人后,张拙赶忙跑到小李身旁想告诉他,这时他已停止了呼吸。

敌人的进攻更频繁了,东面未停,西北面又开始,而峄山支队加上长短枪,共能应战的才23支枪。战士们只得东奔西跑,哪里吃紧就向哪里集中,较松的地方留下一两个人监守。

不一会,又有一个战士胸部负了重伤。

大约9时左右,进攻的敌人被再一次击退了,枪炮声也都停止了,战场上出现了暂时寂静。

不一会就听见圩门外有人叫:“开门!”

张拙听声音很熟,走上前去把圩子门打开,果然是自已的一名战士,张拙急忙问:“你怎么来的?”

“鬼子放我来的。”

“放你来做什么?”

“哼,还不是要我来劝降。”他轻蔑地说着,便低下眼脸,后放低声音而沉痛地说:“支队长牺牲了!”

听到支队长牺牲噩耗,张拙不愿想早就估计到的最坏的情况,现在证实了。

张拙把这名战士领进一所还完好的房子,那房子里原安排负了伤的勤务员大朱,他躺在那里,脚大部被炸断,只有一点连在腿上,他叫喊着,要张拙用刀把砍掉。张拙对他说:“大朱,你现在最大的勇敢,就是不叫!”果然,大朱竟一声也不叫了。

待张拙带那位战士进屋后,张拙看到大朱已详地长眠过去,血流满地。

那战士站在门里看着这位烈士,对张拙说:“你在这里休息一下吧”。说着,弯腰拿起大朱身旁马枪,解下烈士遗体上的子弹袋,转身出门,自去寻找战斗位置去了。

张拙克制着复杂的激动心情,走了出来,努力使自冷静,慎重地分析形势,拿定了主意,便去找薛永才、张善德两位班长,告诉他们支队长已经牺牲了。

张拙征求他们对处理这一消息的意见,薛永才、张善德他们都表示不能隐瞒,也不用隐瞒。商定后峄山支队分头向战士们逐个传达,相约此次战斗一定要“够本”一个换三个”。每个人至少杀伤三个鬼子,替战友和自己报仇。

停了一会儿,敌人派了汉奸队喊话了,那沙哑的声音,听了令人恶心。

“土八路,投降吧,你们跑不了啦!”

“太君说了,只要你们缴枪,绝对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

“狗汉奸,亏你还会说句中国话,丧尽天良的杂种,过来老子缴给你一粒子弹头!”

双方一场对骂后,尔后又是一阵更激烈的战斗。

这次敌人的炮火更猛了,房屋焚烧、墙倒屋塌。

张、薛两班长之间的联系也被烈火阻断。

敌人占据了围墙外的草屋,攻击的势头也更凶了,一股由屋后蜂涌而出的敌人冲到西南门外,用杉木棒捆绑着砘子撞门。

峄山支队趁机向门下甩出几颗手榴弹,撞门的敌人被炸得鬼哭狼嚎。

在硝烟掩护下,张善德打开圩门,带着几名战士冲了出去,门外未被炸伤的鬼子反倒吃惊了掉头逃窜,峄山支队趁机收回了一座房屋。

西圩墙的北部,几十个戴着钢盔的脑袋正在匍匐前进,有几个敌人端起枪直扑上来,一面哇啦哇啦狂喊,这正是战士们练习射击的好目标,这次进攻很快又被峄山支队击退。

就这样峄山支队的战士用长、短枪、用刺刀,用石块和手榴弹,一次又一次地把敌人打下去。

敌人扔进来的手榴弹大多被机警的战士捡起来回敬了敌人。

必死的力量是无敌的,不屈的战斗,焕发着生命的最大光辉。那些被烧焦了头发、撕烂了棉衣,满脸灰土间杂着血迹的英雄们,配合默契,巧妙、不管敌人用如何密集的火力,都被战士们枪口严密地封住了;并且抓住战机沉重打击了敌人。

长时间激烈地战斗,意外的困难发生了。枪支由于长喇的连续射击有的枪栓拉不动了,擦枪油也用完了,没有枪枪支失灵,这是何等的急人啊!

“快找鸡油,鸡油能擦枪。”不知是谁提醒了一句。

村子里的鸡是有的,但群众都看不见了,鸡又到哪里去呢?正在为难之际,只见一位大嫂走来,手里托着刚扒出来鸡油,多快的动作呀!群众就在峄山支队身边!他们时刻关心着们的战斗,倾听着峄山支队的需求,并及时有效地支持着峄山支队!

一位大爷端着煎好的鸡油走来,并自信地对峄山支队的战士说:“鸡油有的是,鬼子来的早,各家的鸡窝都还没放,我再去集,你们放心打,我给你们熬鸡油。”

“给你鸡!”一个小闺女将一只刚剁掉头的母鸡扔在地上转头就跑。

有了鸡油,就等于有了枪,战斗力又得到了正常发挥。

敌人一次次被打退了,圩子附近留下了敌人更多的尸体。

一招不行又来一招,最后敌人使出了最卑劣的手段施放毒气。接接连连的瓦斯弹,在地上陀螺似地打转,黄色毒烟直升到六、七尺高,随即便扩散扑压下来。

但是,峄山支队的战士跟毒气打交道,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了,只要用尿的毛巾捂住口鼻,就能坚持战斗。但是,长时间紧张战斗,体力消耗的战士们连尿都困难了。张拙考虑坚持晚间突围还是可能的。便告诉同志们要节省子弹,准备晚间突围。只要峄山支队还活着几个人,就要排着队伍,离开毛楼,这就灭尽了鬼子的威风,呈现了中华民族的英雄气概!

下午3时,梁巾侠通知战士节省子弹,准备夜间突围。

当时,村内的全体战士都以必死的决心,坚决执行孙支队长“固守毛楼”的遗命,灵活机动,英勇善战,尽量放敌于近处,一枪一个准,提高命中率,高度爱惜子弹,给敌以更大杀伤,终于在村民们的支持下,激战至晚。

傍晚,敌人终于撤进东、西于沟、小山子、徐楼等村庄。峄山支队正准备突围,忽然西于沟方向又响起枪声,“援军来了!”同志们高兴得欢呼起来。原来,运河支队作战参谋王福堂带着五中队冲进毛楼,内外夹击,迫使敌人撤退。当运河支队作战参谋王福堂率领五中队突破敌围进入毛楼后,坚持战斗的战士们激动地掉下了眼泪。

梁巾侠带着生还的、大都负了伤的战士集合起来,坚持战斗的战士们除了12岁的勤务员小朱没负伤外,其他20名战士全都不同程度的挂了彩。峄山支队把重伤员和村中的一切善后工作交给了王福堂同志。仍沿着早晨出村的道路向西南转移。

在距毛楼村不到200米的地方,峄山支队发现了已经殉国的孙伯龙支队长的遗体。他的双腿被打穿,额面、颈部都有血痕,看来那是致命伤。开始,大家把他抬走,但东于沟的敌人的重机枪正在狂扫,只好把沿路战士们的忠骸一道交给王福堂同志率领的战友们迁运了。

血战竟日,峄山支队以30余人的兵力,打退了1000多日伪军的围攻,毙伤敌人百余人。峄山支队幸存者21人中, 20人负伤。

孙伯龙牺牲的噩耗传到鲁南山区,我党政机关干部和广大军民都深感痛惜。

孙伯龙同志不愧为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运河支队、峄山支队威震敌胆的出色指挥员,他的牺牲是运河南北地区抗战事业的一个重大损失。

罗荣桓、陈光等首长都高度评价了孙伯龙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坚持团结抗战的一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