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5.html


上集是之三十九 创新训练方法,探索“侦察班训练”新路子。下集请看之四十

大桥驻训,初次领略司令部实际工作

炮兵团司令部当时编制,除了参谋长和副参谋长俩外,就是六个部门,按顺口溜是“作、侦、通、军、机、管”,也就是作训股、侦察股、通信股、军务股、机要股和管理股。就在我抓“侦察班训练改革试点”期间,团司令部人员作了很大调整。

原先从榴弹炮2连调任师炮兵科当参谋,后又到军炮兵处当参谋的严兴科,由于妻子在40医院当护士长,组织上为了照顾其夫妻关系,被调回来出任副参谋长。成俊昌副参谋长转业回甘肃老家了。

作训股股长吴培龙与师炮兵科参谋赵建华对调。吴培龙去师炮兵科任副科长(正营级)。原来从我团1营调任师炮兵科参谋的赵建华,则调回团接任作训股长。这个股的人员已经满编,股长带俩参谋和一个测绘员。分管观察所训练的参谋,是1978年我带训的计算兵“尖子”、获得成都军区大比武“炮兵计算兵第一名”的尹跃刚;分管阵地训练的参谋,是1978年获得大比武“炮兵瞄准手第二名”的吴兴国;测绘员是1978年获得大比武“测地兵第三名”的陈镇宏。个顶个的技术超群,实力可强了。

侦察股加了个参谋,就是从团轮训队队长任上调来的孙建军。这下可好,我这个副连职参谋,要管人家正连职参谋。虽说孙参谋没表露出来,可分配工作时还是难免尴尬。不过,或许他心里明白,我很快就要提任股长的,而且比他早两年当兵,他没有与我抗争的必要。

通信股的庞股长转业了,老参谋韩炳哲提任股长,调来1978年大比武中获得“无线兵第二名”的陈金河当参谋。

军务股人员也是齐的,除了程启洪股长外,刚从广州军事体育学院培训回团的刘华雄被分来当军务参谋,另外就是保密员昃向春。

机要股的张股长转业了,从兄弟团调来一个股长,加上原来的李参谋,正好够编。

管理股老股长也转业了,“汤圆”袁作兴有幸被师首长看中,调任师招待所所长,从其他团调来个股长,又把机关食堂司务长小米提为管理员,加上司令部协理员和警卫排排长和汉宝,也算齐装满员。

司令部的工作,平时主要是计划安排、组织实施、检查指导、考核验收各分队的军事训练,以及对战士的行政管理,事务相当繁杂。战时工作则相对程式化一些,主要由以下三部分组成:

组织战斗时,主要有十一项:

一是组织侦察。

二是下达预先号令,计划安排工作。

三是准备资料、提出报告和建议。

四是组织现地勘察。

五是传达首长决心。

六是组织协同动作。

七是组织指挥所。

八是组织通信联络。

九是组织战斗保障。

十是组织部队开进和展开战斗队形。

十一是检查各分队的准备情况。

战斗实施时,主要有四项:

一是掌握、报告情况,提出建议。

二是传达首长命令、指示,协调各分队的行动。

三是保持顺畅的通信联络,组织指挥所的转移。

四是不间断地组织各种保障。

战斗结束时(以撤离战场为例),主要有六项:

一是修改原撤离战场计划。

二是组织调整勤务和战斗保障。

三是派出掩护分队,控制交通要道与重点位置。

四是组织打扫战场。

五是救护伤员,安葬烈士,后送俘虏和战利品。

六是销毁不能带走的物资、器材。

对于司令部工作,在炮兵学院学习时,理论上是掌握了,实际工作却没怎么做过。即便是1979年打仗期间,由于被派到前进指挥所担任侦察参谋,所以,对司令部战时的工作,也只知道有关侦察方面的一些事情,比如:下发侦察指示,标绘侦察计划图,搜集与整理有关敌情、地形的资料等。对于作训、通信、军务、机要、管理各股的工作,则不甚了了。

7月底,一年一度的野外驻训又开始了。这一次的驻训地点,还是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大桥地区;驻训课题是检验部队“走、打、住、藏”的能力。“走”,就是看摩托化行军与战术演练过程中,指战员如何走得动、走得快、走得准时、走得到位;“打”,就是实弹射击是否打得准、打得好、打得安全;“住”,则看部队怎样利用民居和帐篷,安全、有秩序地住下来;“藏”,则看部队千把人、百余辆车和几十门火炮,能否很好地隐蔽行踪。

司、政机关和1营驻扎在大桥村,2营和后勤在大桥镇,3营在下额瓦村,4营在上额瓦村。我们司令部的人员被安置在大桥木材加工厂里,住宿和办公都在厂部的木楼上。安顿好住处后,立即开始部署演练。

首先是首长、机关确定课题,勘察地形,制订方案,标绘各种图表。课题确定为:在敌方严密空中监视下部队的行动与隐蔽。勘察地形时,团长、参谋长亲率作、侦、通三部门人员,沿大桥镇、大桥村、下额瓦村、上额瓦村至九道拐之线,现地勘察道路两侧的山谷、冲沟、雨裂、树林、灌木丛,为各分队区分隐蔽地域等。制订方案,则根据现地勘察的情况和各分队人员、车炮数量,安排具体事项,诸如:各隐蔽位置的出土量,遮蔽物的采用地点与种类,隐蔽位置构筑完成时限等。标绘各种图表,则由各部门根据本部门的职责要求,标绘相关的图表,如侦察股此时的工作,主要就是搜集敌方空中监视器经过的时间、可能扫描区域的带宽、路由等信息,并在地图上标绘出来。

标绘图表时,由于场地狭小,带去的标图桌根本无法铺展大幅图表,只好铺在楼板上,人脱了鞋子趴在图上标绘与注记,可难受了。

当机关忙于室内工作时,各分队则紧锣密鼓地修筑隐蔽工事、出入道路,遮蔽暴露的新土和路面。经过检查验收,基本符合要求。接下来,就是组织分队演练。

炮兵部队的“走”,都是摩托化,也就是乘车行进。要想隐蔽不被发现,就需要很好伪装。车炮都配有制式伪装网,但是,在热成像观察仪器监视之下,伪装网遮盖不了汽车发动产生的热量,很容易暴露。怎么办?只有用大量新鲜树枝盖在车上。经过几次实验,效果还好。

“藏”,讲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度可不小。课题要求部队行进间,在敌方空中监视器经过之前的几分钟内,向道路两侧紧急疏散隐蔽。实地演练时,人员倒好办,车子一停,很快就能隐蔽起来。车、炮进入隐蔽位置,可就要费点时间了。炮班的人员下车后,迅速摘下火炮,推向火炮隐蔽坑,覆盖上新鲜的树枝野草;汽车则靠带车干部指挥倒进隐蔽坑,然后指挥人员给车子和进出路面,覆盖上新鲜的树枝野草。由于时间有限制,指战员们紧紧张张得忙完这些,一个个汗流颊背,累得够戗。

接受上级检验的时候到了。那天上午,天高云淡,艳阳高照。行军纵队按照战时要求,从大桥镇出发,直向九道拐开去。当先头车辆到达九道拐时,传来紧急疏散隐蔽的警报声。只见一阵忙乎,人员、车辆、火炮全都不见了。忽然,头顶上传来飞机的轰鸣声,一架空中侦察机沿着我们刚才行进的方向飞来,掠过隐蔽地带上空后,消失在九道拐的山那边。稍顷,传来上级通报:经空中侦察,在限定时间内,没有发现地面目标。团首长高兴地指示:立即解除警报,并通报各分队,大家辛苦了!……

细心的读者可能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你们是事先构筑好隐蔽工事的,如果实战时还能做到这样好吗?对头,问得好!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演练就是演练,只要符合战术课题的要求,就达到目的了。至于实战当中的隐蔽,则视情而定,也可能比演练时更容易隐蔽,当然也可能不易隐蔽,那就要看现地情况如何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之四十一 探亲途中,开水炉边待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