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点多了,收拾好书包,像往常一样走下教学楼,一身的疲惫只有在这时才能够洗刷一下,终于能够去吃饭了。肚子好像也和我做对,翻来滚去的感觉,哎,忍忍吧,我暗暗想道。

校园里零星的几个学生向着各自的方向穿梭着,不时的,几对情侣在呢喃低语,没关系,早已经对此麻木了,很平常的画面,这就是大学。

走到食堂旁边的花园时,突然间我意识到有些不同寻常,因为我梦想的一幕出现了。一辆小型卡车停在食堂门口,几个穿军装的人被一堆学生围得水泄不通,一张大型横幅随风飘荡:“你不当兵,我不当兵,谁来保卫咱国家”。哈哈,原来是征兵的来了,一阵狂喜后,我便加入到这堆人群中,东看看,西瞅瞅,在这些军人中我锁定住那个最大的官,呵呵,是个少校,穿着军装,意气风发,正在给我们学生讲解入伍的一些政策要求,甚是认真,不时的有几个学生插嘴发问。

我于是挤到他的跟前,等待发问的时机,在他讲完某个政策后,我赶紧发问了,因为等待发问的人着实不少,东一问,西一问,乱七八糟的。

我说:“首长您好,我想问一下户口不在学校的学生可以在学校报名征兵吗?”这个问题我非常关心,因为如果回家征兵的话,太浪费时间了,我还要上学呢。

那位少校军官和蔼的说:“可以,你是大几的?”

我说:“大四。”我心里嘀咕问我大几干什么。”

大校说:“现在去可惜了,你毕业以后去征兵,入伍了国家可以给你补助学费,最高补助两万四,而且表现好了可以提军官。”

我心里暗喜道,这还用你说吗,我早知道了,我可不是图国家的补助才去当兵的,给不给钱我都要去。我于是坚持道:“我想今年就报名,可以吗。”

少校笑着说:“当然可以,在你的学校保卫处报名就行了。”这时,有几个学生似乎不耐烦了,也发问起来了,场面又陷入了混乱。我的疑虑消除了,没什么可问的了,我现在能确定在学校报名征兵了,就OK了。我高兴的挤出人群,冲食堂奔去。

整个下午和晚上我都在幻想中度过,想着我穿上军装的那一刻,帅帅的,很威武,很霸气的走着正步,挎着钢枪,目光炯炯的注视着前方。不时的注意力又集中起来,于是赶紧扫两行面前的课本,不一会,思想又驰骋在了辽阔的草原上,我端着机枪矗立在99式坦克上,四周一片硝烟滚滚……

晕,今天是怎么了,像个傻帽一样,胡思乱想,能不能验上还是个未知数,现在就在这傻想,真是可笑透了。于是我赶紧振奋精神,偷偷的四周瞧了瞧,看看同桌正在认真学习,无暇顾及我的傻样,其余的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我放下心来,赶紧投入到学习中,至于再走没走神,我可不敢说,呵呵。

等待的日子是焦灼的,特别难受,放学的时候也总是先跑到系宣传栏前看看有没有征兵的通知,就这样希望,然后失望的过了一个星期,终于在我不经意间,征兵的通知出现在了宣传栏上,当我看到时,第一反应是赶紧报名。于是百米冲刺到系办公室,问清楚细节后就报了名,呵呵,大功告成,好像我已经被批准入伍了一样,别提多痛快了。

我本来不打算告诉同学征兵的事,可是报名时被好几个同学看到了,我也没法保密了。果然晚自习时,四五个同学把我围得水泄不通,你一句我一句,问得我怵怵的。

“你傻呀,为什么去当兵?没发烧吧。”同学勇惊奇的看着我道。

“哎呀,真没想到小样的你还想去当兵,真是行呀,啊,到时给我张你穿军装的照片,肯定很帅。”同学颖打趣道。

“你真是有毛病,这马上就考研了,你当个毛兵,傻呀,你志愿都挑好了,以你的条件肯定能考上,你去当兵,两年后回来你就什么都忘干净了,还考什么呀!”同学刚认真的说道。

我被他们噪杂的声音弄迷糊了,到底怎么了,金融危机还没这么大的国际影响力呢,我只不过是报名征兵,能不能去还不知道呢,这反弹确是如此巨大,我晕,逃不掉了,慢慢解释吧。我说的口干舌燥,辩解的头头是道,最后,他们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我发烧了。

这几个同学也都是为了我好,他们也知道对于我们考研的学生来说当兵的严重性,这意味着如果你真的验兵成功,就要和研究生说拜拜了,而且不能享受任何国家补助学费的待遇,也不给毕业证,当完兵回来继续上学,结局可想而知。

这些我都想过,当我把当兵的想法告诉好友和家人时,支持我的人寥寥无几,我也知道他们的苦心。的确,如果征兵成功是要做出很大的牺牲,可是收获的将是一辈子也取之不尽的财富。

家人和朋友都劝我考研,当兵是没有出路的,两年白干,而且两年后情况变成什么样,无法想象,这些我都听烦了,听腻了,为这事我都和家人吵了好几次了,朋友也一而再再而三的劝我别去当兵,最终也是无果而终。

都说山东人脾气倔,我就是天生一副驴脾气,认定好了的事情决不妥协,我自己儿时的梦想绝对不会因为别人的想法而改变。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或许我这辈子都不能去当兵,但我不会放弃任何一次机会,验不上兵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我一定要参加这次征兵。

仔细回想自己的成长岁月,儿时的我就已经萌生了当兵的想头,98年,我十岁,那时的我还是懵懵懂懂的,但给我印象深刻的是抗洪抢险的感人场面,解放军叔叔们英勇无畏的表现深深打动了我,使我在那时起就立志长大当兵,报效祖国。

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一切都是那么平平淡淡,但是这个理想却一直在扎根发芽,直到高考完,我考上了大学,当兵的事最终没有了指望。家人是决不允许我去当兵的,那时的我就像个小孩,一个依赖性很强的傻小子,只能乖乖上大学,梦想只能深深埋藏,没办法,那时的我还不知道叛逆和反抗,呵呵。

上了大学,好像离开家以后整个人都变了,变得不再那么老实,不再那么所谓的乖。上了大学,开启了我的自由生活,我第一次上网吧上网,第一次喝酒,第一次参加舞会和女同学跳舞,第一次和同学组队去爬山……

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一切又都是那么的无聊,每天依然是上课、学习、吃饭、睡觉,假日里才享点清闲,娱乐一下。大学将我们牢牢的禁锢在符号的牢笼里,这使我更加迫切希望有一天能够去当兵,呵呵,机会来了,真是太好了,每当想到这时,我都会窃喜,好像我一定能征兵成功似的。

浑浑噩噩的过了N天,当然了,对于我这种急性子的人来说肯定是N天了,终于接到了体检的通知,甭提多高兴了。但是心里也经常犯嘀咕,我到底能不能验上呢,我的视力可是我的薄弱环节,现在我深深的感受到保护视力的重要性,真后悔当初努力学习,却把视力给弄坏了。哎,看命吧,我苦笑道,没办法了,只能这样了,抓住这次机会才是最重要的,至于结果,听天由命。

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自己能够穿上军装,来到军营,站岗放哨,参加演习,在硝烟滚滚中驰骋,争取建功立业。我自认为自己不怕死,如果真能征兵成功,我想到西藏或者新疆当兵,条件越苦越好,我不怕苦,更不怕死,或许是年轻人心高气傲才这么想,但是我认为自己是年少轻狂,幸福时光,呵呵,总之我既然选择这条路,我就不会后悔,哎,可是征兵结果怎么样,这可不是我说了算的。

我思量来,思量去,我决定为自己写封自荐信,交给当地武装部长,是不是很傻呀,现在的我想起来也挺不好意思的,哎,真不知道当时的我怎么想的,可能是青春期综合症吧。于是花了一晚上的时间都在忙活自荐信,写了撕,撕了写,终于在宿舍熄灯前完成了,很挺自信的看了好几遍,呵呵,是不是那时的我真的无可救药了,我想是的。

关于自荐信的内容吗,当然是自我推荐了,我的自信也不是空虚的,是实实在在的,大学四年,无论是成绩还是能力我都是有话可说的,证书与奖学金也一堆,于是我大的小的写了一大堆,哎,早知道不行,我就不忙活了,可是我哪知道人家征兵的不看这个,只看体检结果呀,我的纯真的感情呀,浪费了哦。

早上一大早,还是处于极度亢奋的不正常状态,我急急忙忙的跑到打印室把自荐信打了出来,买了个信封,小心翼翼的包装好,哎,现在想来,真的是超级傻帽,好像什么也不懂的原始人一样,真的会有人看这封信吗,呵呵,我希望有,真的。

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来到了学校保卫处,直奔处长的办公室,因为之前询问征兵的情况来过好几次了,所以熟门熟路,见了处长就直奔主题。处长听完,爽快的答应了,说一定帮忙送到武装部长手中,我高兴极了,赶忙感谢处长,至于说了多少声谢谢就不知道了,就差掉眼泪了,那天是怎么回教室上课的,我都不记得了,我想肯定是极端欠扁的样子,对,我真想给自己两下。

下周一参加征兵体检,早上7点就在校门口集合,这一天终于到来了,焦灼了许久的心情忽然平静下来,也不再胡思乱想了,像块水底的石头,默默承受着。此次征兵我们系报了五个人,就我一个本科,其余的都是专科,而且我都认识,就约好那天一起去校门口集合。

体检前一个晚上,怎么睡也睡不着,脑子里净是我征兵失败的画面,我陷入了绝望的极限,仿佛我的家人在埋怨我,我的同学在嘲笑我,很多人在看我的笑话,他们嘴里还振振有词道:“还去当兵,真是丢人现眼。”

烦死了,还没开始呢,精神就先崩溃了,这可不是我的作风。我于是就发挥了阿Q的精神治疗法,想了许多我梦寐以求的事情,当然,都是和当兵有关的,呵呵,没办法,要不然觉是睡不成了。

定上闹钟,迷里迷糊就睡着了,最近好久没失眠了,学习压力这么大,觉都不够睡得,哪来的失眠。今晚只是个意外情况,但是也没多久我就进入了甜美的梦乡,至于梦到了什么就忘干净了,不过,我敢肯定,那梦肯定和我当兵有关。是不是有点走火入魔的感觉,我感觉那时的我怀着过大的期望,难免情绪有点恍惚,直接说吧,就是有点神经病。

早上醒时,异常的清醒,宿舍里依旧黑暗,同寝兄弟的鼾声依旧如雷贯耳,我闭上眼睛,等待闹钟的尖叫。我估计应该是快到时间了,就默默养回神,不可避免地又开始幻想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就喜欢幻想,说白了就是做白日梦。心理老师给我们说,平时适度做做白日梦是好的,有益于心理健康,于是这一点就被我用作为自己狡辩的供词。

闹钟撕心裂肺的吼叫把我惊醒了,晕,居然还又睡了一觉,赶紧起身,突然间意识到什么,呵呵,对不住了,各位寝室大哥,把你们的好梦吵醒了,真对不住,特殊情况吗,特殊对待。其实他们都还处在半迷糊状态,当意识到我要去干什么的时候,又安心睡去了,嘴里还振振有词说着祝福我的话,眼睛却都一个个闭的和黏着胶水似的。

我知道,对于征兵这种事,大部分本科大学生是不感冒的,谁去受那个罪,同学大都说我太冲动,说我要是真的到了军营就会后悔的,还把他们所有知道的真实例子不厌其烦地灌输给我。当然,他们的好意我明白,我的回答就是一笑带过,赶紧转移话题,其实我还是挺狡猾的。

我心里很感激他们对我的关心,真的,假如我真的当兵成功,就要离开他们了,我会舍不得的,毕竟一起生活了快四年了,每当想到这时,心里也不痛快,如果真的去当兵,那就是有喜有悲呀。

以部队上军人的速度洗漱完毕,迅速冲向其他四个报名征兵的同学的寝室,他们也都收拾利索了,很显然,大家都很激动。我们快速走进食堂,买好早餐,就大口开吃,谁都没心思说两句废话,只顾个人想个人的事。

强的发言打断了我的思路,他正和旁边的同学打趣呢,他恬着脸笑着说:“哎,你老婆要你去当兵吗,要是真去了,你俩可要SAY GOODBYE了。”

那位同学很是得瑟的说:“你以为我女朋友像你老婆一样呀,净是托你后腿,还有脸说我。”

我们没话可说,便陪着说笑,他们四个都是有家有室的,呵呵,就我一个单身贵族。现在的大学,单身就是贵族呀,真的,好像又开始阿Q了,嘿嘿,光棍就光棍吧,好男儿志在四方,我要去当兵,才不管什么儿女情长呢。

说到谈恋爱,真是,我也会害羞的,长相一般的我也不是没人要,有几个女生向我发起了强大的攻势,呵呵,由于理性的考虑,我选择了学习,做出了人生第一次困难的抉择,真的,比高考还难。搞什么,又扯这上面来了,我真的很傻,是吧。

我们五个吃好饭,就冲着校门口进军了,也不清楚整个学校报了多少,要是少点就好了,竞争就不激烈,不管了,听天由命吧。极具戏剧性的一幕是今天还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仅对我来说,今天是考研报名信息确认的日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我百思不得其解,两个互相矛盾的事情竟然在同一时间折磨了我。

我早就打算好了,信息我也要去确认的,因为我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够征兵成功,我还要为自己留条后路,那就是考研。可是我没想到命运却是这样的,好像是在嘲笑我似的。体检完我还要加入浩浩荡荡的信息确认的考研大军,真是惨不忍睹,难以想象。

他们四个好像都信心十足,尤其是强,的确,他经常参加体育运动,身体很结实,是个当兵的料,而且他有一个令我们足以嫉妒的要死的优势,那就是他的双眼一点都不近视,5.1,什么概念呀,他肯定没问题,我们都这么说。

很快就到了校门口,这时已是人山人海,不过别替我紧张,那些绝大部分都是考研信息确认的,报名征兵的都在传达室旁边猫着呢,仔细数了数,呵呵,不算多,34个人,两万多人的大学就报了34个,不算多吧。

七点整,一辆校车冲我们驶来,我们都很兴奋,不错,服务很挺周到,车接车送,大家伙甚是满意。果然校车在我们旁边停住,车上下来一个老师和一个穿军装的,他们像机枪一样扫描着我们,弄得我们怪不好意思的。

那个老师拿出名单点了点名,然后让我们排好队伍,他顿了顿,开始讲话:“同学们,首先我先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咱武装部的部长,大家掌声欢迎。”

我们心不在焉的呱唧了几下,便开始审视这位所谓的武装部长,很是平常嘛,个不高,脸白白的,体型还有点发福,离我想象中的军人差远了,我瞬时间便产生一种厌恶的感觉。

由于我的走神,他们两个讲了什么全没听见,当强推我的时候,我才回过神来,那时大家都陆续登车了,我赶紧上车,找个座位,和强一起坐了下来。

那位老师和那个部长最后陆续登车,他们两个坐下后就开始东扯西扯的闲谈,我们从他们的闲谈中知道今天去什么民兵基地去体检,对这些我们都不感冒,我们只想知道最后的结果,那就是能不能去当兵。

校车缓缓驶出大门,带着我们忐忑的心情出发了,我们饶有兴趣的互相攀谈着,不时的注视着车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与车辆。强拿出手机开始放音乐,问我喜欢听谁的歌,我说周杰伦的,于是校车里回响起个性而又饱含深情的旋律,我和着这旋律,开始了新一轮的傻想。

大约过了许久,我回过神来,旁边的强依然陶醉在音乐中,不时的跟着轻哼几声,又是摇头,又是探脑,活像个摇滚乐手。我没话找话的和他搭讪几句,消磨一下无聊的时间。

终于,校车左拐右拐的停下了,这颠簸的山路真是难走,摇的我们像是坐船,终于解放了,我们悻悻地陆续下车,哇,真冷,飕飕的寒风直往脖子里灌。我今天穿的有点少,我感觉那种天气情况下的我肯定有点像缩头乌龟。

环顾四周,这个所谓的民兵基地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一栋四层小楼,后面是光秃秃的操场,零星的几个穿军装的军人正在训练,小楼旁边停着两辆破坦克,好像是装饰用的,我估计都成老古董了。

武装部长命令我们站好队,我们散兵游勇似的慢悠悠排好,在他的带领下,进入小楼。里面更是没什么稀奇的,只有几个军人在攀谈,一间间的小房间错落有致,这科那科的一大堆。

我们大伙直奔四楼,来到一个小礼堂,里面一排排的椅子,应该是会议室,角落里摄影师正在忙碌着,明白了,我们要先照相存档,再体检。这里面人还不少,都是来体检的,他们也都是大学生,来自不同的大学。

轮到我们了,大家都一个个打起了精神,这个整整领子,那个摸摸头发,呵呵,活像照结婚照一样认真。那是,小伙一个一个长得都不赖,当然要以最佳的姿态来展示一番,可是这种照相,是不允许你随便摆POSE的,只能正襟危坐,真是难受。

照完相,一个小兵领着我们来到一个空荡荡的房间,里面几个白大褂正在闲谈,小兵关上门,示意我们排好。一个白大褂开始发言了,要求我们全部脱光,一丝不挂,我们都被整的怪不好意思的,还是头一次参加这种体检。

没办法,照办不误,之后医生又让我们做了一些基本的运动动作,看看有没有身体残疾的,或是纹身之类的,接着挨个检查身体,我们像货物一样进行了一次质量检查。

检查完毕,大家赶紧穿好衣服,一个个冻得都不清,哆哆嗦嗦走出房间。我的这一项目体检结果没有问题,还算安心,其实我最怕的就是视力,心里老是没底。

下个项目具体是什么记不清了,反正就是测视力,听力,嗅觉之类的,至于我想说的就是测嗅觉和测听力的体验,有喜有悲,苦辣酸甜。

说起测嗅觉的那一段,现在想想也会发笑,我,强,还有另一个同学,我们三个一组去闻小瓶里到底是什么东东,那个女医生狡黠的眼睛整的我们一愣一愣的,闻了一遍又一遍。我随口说道我的是酱油,他俩都说他们瓶子里是醋。

那个女医生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瞪着我们,惊讶的说道:“你们仨旁边先站着,等会我看看你们的鼻子都有什么毛病,居然三个人都错了,等我忙完了再检查。”

我们像发现外太空一样惊奇地互相注视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我暗想,都体检过N次了,鼻子没问题呀,到底怎么回事,不可能闻错呀,是不是医生搞错了,强和那个同学也是被整的莫名其妙。

我们三个站到一边,后面的同学依次体检,我们都愣愣地仔细回想各自瓶中的气味,我还是没整明白,我记得酱油就是那个味呀,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头雾水。他俩也好不到哪去,都低声说着自己没闻错,于是我们三个静下来,耐心等待女医生的检查。

终于,她忙完了,想起我们来了,把我们叫过去,打乱瓶子的顺序,让我们重新闻闻。我这次一闻就知道是什么了,是白酒味,肯定是酒精,他俩一个说是没味,一个说是醋。

女医生如释重负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这不鼻子都挺灵的嘛,刚才怎么回事?”

我其实也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真晕死了,酱油和醋怎么会分不清呢。为了探讨这一问题,之后放寒假回到家里我还亲自试了试,我的鼻子绝对没问题,像狗鼻子一样灵敏。

我们三个更是舒了口气,傻笑着,很腼腆的样子。既然没事了,我们仨就赶紧出来了,去参加下一项目的体检。直到现在,我还是认为那女医生搞错了,真是尴尬呀。

说到测视力,有点无奈,也有点愤恨,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伤感中流淌着血淋淋的遗憾,我无言以对,不是我不敢面对,是因为这现实太僵硬,我无法面对。为什么会这样说呢,是因为自己的梦想轻的像根羽毛,无法承受现实的狂飙。

我的双眼视力结果是两眼都是4.6,听别人说,这就差不多了,对大学生来说,视力并不是要求那么严的,因为大学生普遍都是四眼田鸡,没办法,只好瘸子里面选将军,所以我希望还是很大的。

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等待着下一关的降临,就是检查眼睛。我走到医生面前,他示意我坐下,然后便开始拿着一个小手电似的东西照我的眼睛,检查的相当仔细。

一般别人都是四五分钟就检查完了,而我估计他检查了得有五分钟了,可是他并没有检查完的意思,而是面孔上带着疑惑的表情,我不禁害怕了,又怎么了,今天怎么这么背,我眼睛没什么呀。

他停下来,并没有示意我离开,我断定肯定我的眼睛有问题,果然,他直视着我开口了,说出了我21年来所听过的最冷冰冰的话:“你右眼有斜视的毛病,你不适合当兵。”

我顿时呆住了,尘封了许久的梦想霎时碎成了无数的伤痛,把我的心割的血肉模糊,我说不出话来,瞪大双眼,满怀期望的看着他,希望仁慈的他能给我一个机会,不要这样拒绝一个真诚的学生的心灵。

我鼓足勇气,开口了:“医生,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吧,眼睛斜视不会影响我的,不会影响我的努力的,请求您。”

医生依然忙碌着,头也不抬的说:“你这样影响军容军纪,别去当兵了,上学多好。”我会一辈子记住这句话的,记住一辈子,因为我会影响部队的军容军纪。

我还能说什么呢,后面的强拍拍我的肩膀,这种安慰已没什么作用了,可我不想就这么放弃,我的梦想不能就这样夭折,不能,我的梦,我自己负责,我自己执着。

我不依不挠地继续请求他,可是一切都是徒劳,这也不能怪他,因为这是规定,眼睛有残疾的是不允许当兵的,可我就是不能明白,为什么残疾人就不能当兵,他们也有一颗爱国的心,如果真的到了战场,他们也会誓死拼杀的。

医生或许是厌烦了,开始妥协,不过只是一种敷衍罢了,说道:“行了,你先去进行其他项目的检查,你的情况,我们会考虑的。”

我谢过医生,呆滞的起立离开,强在后面一直鼓励我,可我什么也听不进去了,结果已经出来了,我不能去当兵,我不能,因为我是一名残疾人,一个会影响军容军纪的残疾人。

后面的体检我都忘了,不知道怎么进行下来的,当然,已经没有意义了,现实,我第一次感受到它的棱角是如此的锐利,把我的身体划的一道一道,难以愈合,或许是我自己不好,对,一切都是我的错。

体检完了,我和强回到校车上,强一直在对我说话,鼓励我,说我一定没问题,说我的成绩那么好,又有能力,说了好多夸奖我的话。我很感激他,可是我们都很清楚,征兵是不考虑那些的,那些都是历史历史是不能说明什么的,历史只是沉在心里的淤泥,现在要的是现实,现实……

校车开动了,我们该回学校了,我不想让自己的情绪而影响强和其他的人,我笑着说话了,虽然这很难:“强,再放放周杰伦的歌吧。”其实我真的很想麻醉自己,因为只有在梦里我才能穿上军装,只有在梦里。

强很高兴地说:“没问题,马上播放,就是吗,这样就对了,你肯定能验上,到时咱俩就是战友了,一起当个老A。”强微笑着调着手机,不一会,一首稻香飘了出来,我好像真的来到了麦田,只有我,呆呆的矗立着,闻着轻轻的稻香,在我的乌托邦里哭泣。

我也笑了,是真的笑了,不是敷衍,也不是自欺欺人,我把头扭向窗外,听着熟悉的旋律,静静等待着。在这34个人中,肯定要有人被抛弃,这只能叫做抛弃,而我就是其中一个。第一次被抛弃,那种感觉难以言表,心里空落落的,像只井里的青蛙,怎么也跳不出来。

命运在那天给我开了一个玩笑,因为那天是当兵和考研的转折日,在体检之前,我其实也做好了征兵失败的打算,我早已打算好了考研报名,可是没想到这两件事居然发生在同一天,同一天,真的是巧合吗?

到了学校,和强几个分开后,我先去食堂吃了饭,然后回到宿舍收拾一下考研报名信息确认需要带的证件,拿上钱,就直奔汽车站了。一点选择的余地都没有,是不是,唯一的路,原本以来就属于我的路,一个残疾人的路,可倔强的我非要走条小路,终于被荆棘刺得体无完肤,无奈的回到了起点。

那天的感觉都忘了,失落,好像不全是,就是心里重重的,沉沉的,像个丢了糖果的孩子,越是着急,越是无助。

给同学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信息确认的情况,才知道那天人很多,现在还排着长龙,秩序一片混乱,加塞时有发生。其实这无所谓,等就等吧,正好可以一个人静静。

当我问他在哪站下车时,我后面的一个女生对我说:“别问了,跟我走吧,我刚从那回来。”我回过头,感激的笑了笑,就挂了电话。

车来了,我们一起上车坐下,就攀谈起来,她是数学系的,也是考研信息确认,不过她已经确认完了,这次再回去是为同学拿衣服,今天天很冷,她真是个好心人。

我们一路攀谈着,不知不觉该下车了,下车一看,人真不少,长长的队伍弯弯曲曲,不时地扭动着,似乎在呐喊着自己的不耐烦,队伍里的学生一个个都冻得哆哆嗦嗦,好悲凉。

和那个好心的同学分开,我向队伍的末端走去,准备排队,刚走了一会,就被人叫住了,原来是我们班同学,好几个呢,都挨着,他们都在队伍的前头,并示意我过去。

我有点踌躇,同学却笑着说:“没办法,大家都在插队,你不过来,要等到明早了。”我苦笑了一下,走了过去,这也是现实,我暗想道。

见到同学,心里格外的温暖,聊起天来,就忘却了天气的寒冷,我告诉他们征兵的事,他们都在鼓励我,我早就知道会是这样,呵呵,生活在我的班级里,我非常的快乐,要不是征兵,我还真没什么烦恼。

很快,该轮到我们了,手续很简单,一会就搞定了,确认好自己的志愿,就OK了。好了,路就在眼前了,至于怎么走,就是自己的事了,研究生是不会歧视残疾人的,所以现实并不总是冷冰冰的,也有仁慈的一面。

我和几个同学有说有笑地坐上车,准备返校,今早上体检的痛楚好像都被稀释了,是同学的温暖给了我安慰,悄无声息中让我倍感温馨。

好了,征兵的感受就写到这吧,我会一辈子都记住的,我不会放弃,我要考上研究生,再去验兵,或许我一辈子都不能成为一名军人,但我有自己的梦想,我不会放弃的,我会拼搏。眼睛的残疾不会迷失我前进的方向,因为我的心依然澄澈,依然温暖。

有的时候,我经常在想,是不是命运在磨练我呢,我很希望是这样,我不怕挫折,我不怕身体的残疾,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军人,既然是军人,就要顶天立地,无畏无惧。我已经开启了自己的人生征途,虽然起点并不美满,可我依然执着。

说点后续吧,呵呵,也不知道写得怎样,对于您的倾心阅读深表谢意。强正如我们的预期,两次体检都过了,可以入伍了,但是现实就是这样,他自己放弃了。原因很简单,为了爱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和生活,祝他幸福。

不久后的某天,我回家去办理入党的手续材料,在回校的那天,呵呵,真是不可思议,巧合哪有这么多。为什么要那么说呢,我也不知道,我的感觉吧。

在火车站,我拉着行李箱走向进站口,忽然,几声刺耳的警笛吸引了我的注意,一辆鸣笛军车后面,紧跟着几辆豪华大巴,车上全是身着灰色迷彩的新兵。

我呆住了,双眼紧紧盯着那些大巴,车上的新兵们也正好奇地向外张望,呵呵,原来是接新兵的车,新兵起运已经开始了。直到那些大巴消失在公路的尽头,我才回过神来,我笑着晃晃脑袋,拉起行李箱,开始了我的征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