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破局 第二卷 第三章 好战

hexdiad 收藏 0 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3.html


拿下了东牟,程军阶段性的战略目的已经达到,下一步就是观察朝廷的动向,伺机而动了。青州将军的龙骧军于是偃旗息鼓,封锁了牟平到青州其他地方的道路,不主动进攻,让牟平周边的几个县还以为牟平尚在朝廷的控制下。


牟平县毕竟是青州治下较为贫困的郡县,因为它的地理位置,其战略意义根本等于没有。西晋朝廷从来就没有海军,它的对手们也没有人有海军,所以海滩就是疆界,牟平的盐碱地又较多,好地多为大族所有,人民困苦不堪,常常自卖为奴隶,这里自然被视作边荒之地。

在军情紧急,四处都需要用兵的时候,苟唏是不会从前线抽调军队,回首进攻的这种没有意义的地方的。在他的眼睛里,曹嶷和他背后的王弥(王家偏支)才是青州最大的敌人,若是曹嶷打败了官军进入青州,很可能利用自身的人脉和关系迅速拉拢世家大族,动摇西晋在青州的统治根基,而自认青州将军程军只是癣芥之患,牟平这种贫穷的地方,又能养多少人?这些吃不饱穿不暖的人又怎么能够组建起一支能打胜仗的军队呢?

程军因此而得到了宝贵的喘息时间,整顿经济,屯田开荒,收拢山贼,整军备战。


永嘉四年年中,天下大势就像是一碗面条一样混乱。西晋朝廷虽然风雨飘渺,可洛阳仍在手中,麾下有二十万号称全国精锐的中军,似乎随时都能够打败纵横于关中的“大汉”皇帝,匈奴人刘渊。

刘渊虽然一次次的击败西晋军队,却始终没有固定的疆界,部下石勒、王弥纵横于冀州、关中却从没有百姓的概念,以至于打着大汉旗帜的军队屡次败给了乞活军流民军。石勒忙于和西晋并州刺史刘琨、幽州刺史王浚征战,此时还不占上风。王弥刚刚被西晋东海王司马越打了败仗,推到了颍川一带劫掠流民,势头有所消减。

而曹嶷尚未入青州,跟西晋青州刺史苟唏的战争如胶似漆的胶着在一起,双方伤亡都很大。青州南部有宗贼刘灵接连攻破泰山、泰安等地,但部下不事生产,专门掠夺,有名士形容刘灵,“入冬便如虫”,对他并不看好。而颍川、襄城、汝南、南阳、河南、许昌、陈郡等地都被流民军占据,少则数千人,多则几万家,不服从朝廷的约束,攻击任何出现在他们势力范围内的军队。

程军只是他们其中最弱的一股力量,麾下只有两万余人,却有超过一万的职业军队。但这年代的军队还没有分辩是否职业的定论,因而还没有任何一股势力注意到程军。加上攻略牟平县之后,程军偃旗息鼓,不在让飞军公开宣传,结果让各方势力都有了“一个皇帝梦的泡沫又破灭”的错觉。实际上,未来几个月将是程军势力的又一次蜕变。

在东牟城中,史翠找到了织布机,进而组成了由两百三十名军烈属组成的织布局。而史汶的军器局也扩大到了拥有一百三十人。

“如果将所有的流程简化到不能再简化,那么每个人都能找到一个他们能够学会的,简单的事情去做,这样组合起来,做兵器或是织布的效率反而要比一位熟练的师傅更快。”在程军连比划带示范的讲解中,史翠和史汶尝试着做了改变,没想到结果却是出人意料的好。程军提出的标准化和流水线,让生产力得到了有效提高。

经过了程军简单改革的织布机效率提高了一些,加上大规模生产出现的成本降低效应。织布局出产的布匹不仅已经可以满足龙骧军换装的要求,而且还有不少的富余,用来以比较低的价格投放市场,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但织布机产能提高之后,却面临着原料的供给不足的问题。山东一带从来就没有多少棉农,分散到威海一带就更是稀少,也就是一个两个。而养蚕的人也就是贴补家用,还没有纺织原料产业的出现。织布局用地契卷换来的原料很快就会全部变成布匹,但程军治下已经没了一点儿原料。

“羊吃人。”程军见到原料告急的讯息后,第一个想到的事情就是发生在十八世纪英国,号称改变了人类历史的那次运动。“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英国本土有长达八百年的和平史(英国四处参加战争,战争却从不会发生在英国本土,这点跟美国类似),粮食供给更有整个印度支撑,可我这里却是历史上战争最频繁的时刻,几万人的死伤都算作小事情不被记载史书里。要是我这时候来一个羊吃人,我的资本主义萌芽立刻就会被封建势力的围攻所剿灭了。”

无可奈何,程军只能命令织布局在寻找到新的原料之前,简直卫生局和园林局的工作,负责打扫东牟县城大街和探查东牟附近的森林地理。

军器局依仗着山东本身具有的一些冶金资源,还没有缺少资源,却在不远的将来面临着产能过剩的问题。这个时代的马槊、长矛,军器局量产能够达到每天六百支,平均下来一个人在一天之内能够做六支。这个效率大大高于西晋末年的记录,即使是皇家工房,一个人每天也就是打造两支长矛。

程军停止了扩军之后,许多富余的武器都被扔到了仓库里。程军原本还想做一做军火生意,偏偏永嘉年间天下大乱,想要造反的人们从没有想过买东西要给钱。而且程军的势力太小,人家根本就不把你当做平等的交易对象。程军曾经接触过泰山匪盗,这些人买武器的时候,就像是城管买羊肉串,程军一听态度便知道他们打算赊账,军火生意根本坐不下去。没有办法,程军只有让军器局先生产一些农具,好让将军府有机会回收一些地契卷。


“将军,今日又有三十八封请战书。”

邓征在敲门之后,走进了程军的书房,将一打子竹板放在程军自己设计的桌子上。程军坐在桌子后面的椅子上,挠了挠头,“这帮好战分子,还真是不省心。”

其实按照道理,处理事物的时候,程军应该跪坐在席子上。(自己跪坐一张席子,便是主席的由来。)但跪坐对于程军这个现代人来说,实在是一项折磨,所以他便自己设计了椅子,放在书房里,减轻他在完成政事当中所受的折磨。

程军也曾想要推广椅子,邓征却发现了椅子具有巨大的弊病。

西晋年间,有档的裤子依然被视作穷人穿的衣服。程军穿越时穿的牛仔裤无疑也属于这种,所以才让抓奴人以为程军是逃亡的马奴。有档的裤子被称为“穷裤”,谐音穷苦,对其鄙视可见一斑。

凡是有些钱财、权势的人穿的都是开裆裤。三国时,刘备在跟刘表吃饭时曾经慨叹“两股之间有了赘肉”,刘表看了看点头称“是”。

其实,*是不雅的行为,所以汉人的上衣十分宽大,主要就是为了遮丑,而中国人见面下棋都是跪坐在地上,因为不会*。

程军发明的椅子可不是为了避免*,只是为了舒服,而他也从来不穿“时尚”“有档次”的开裆裤。穿开裆裤的人坐在椅子上自然是要*的。

“椅子必然为各大世家所不喜,若是卖给穷人,他们又不见得能够掏钱购买。”邓征提出的问题十分尖锐,而且有道理。椅子的推广就这样无疾而终了。

历史上,椅子是靠着佛教的兴盛而推广开来的。椅子一度是信佛之人的礼佛、向佛的器具,自然成为尊贵之物。那些贵族统治阶级们为了让自己能够“像佛一样坐在椅子上”,才穿起了有档的裤子。


“回去告诉几个头领,让他们加大训练量,务必自己做出榜样来,争取在三个月内回复龙骧军的战斗力。然后,我便带着他们去打仗。”

程军对于自己部下的态度十分的满意,而且这种好战也正是他所需要的。战争并不仅仅意味着毁灭,也意味着同化和文化的传播。三个月不到,牟平县的人们就已经默认了选举官员的制度,就已经不停的赞美“平等”的概念了。若是程军能够占领新的地方,这种思想的传播和同化也是必将发生的事情。但战争则必须有根源,程军属下的军队和人民必须有战争的意愿,这样的战争才能胜利。

而地契卷的兑换才是龙骧军好战的根源。将军府按照程军的意图,发行了小面额的地契卷,不但让将军府收拢了大笔贵重金属,让牟平县的市场上有了新的流通货币,而且更是将很多处在观望态度的平民和商人加入了好战者的队列。牟平已经没有土地可以兑换地契卷,如果想要兑换地契卷,就必须拥有更多的土地。

农耕文明并不是没有好战之心,而只是将这种心态寄予了土地之上。对于没有土地、没有生活来源、甚至没有亲人的流民来说,一张地契卷就可以是他们的全部,而兑换地契卷的机会则是他们完成自我价值实现的唯一方法。


“用我们的长矛夺得自己的土地。”这句口号已经成为了牟平县人民最常说的口头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