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里乡下 外传 十六、牛力的报复

陈正举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1.html[/size][/URL] 马桩见刘青像谁欠他一屁股债似的,就问,怎么?有人又欺负咱哥们?不知咱哥们是马王爷?马王爷三只眼,谁找事儿,咱修理他! 牛力终于有了发泄的对象说,大黑呗!刘青呗! 马桩听了牛力的诉说,将冷笑丢到云天外,说,又是大黑,又是刘青王八犊子,咱俩的共同敌人。马桩几次跟刘青要钱,刘青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1.html


马桩见刘青像谁欠他一屁股债似的,就问,怎么?有人又欺负咱哥们?不知咱哥们是马王爷?马王爷三只眼,谁找事儿,咱修理他!

牛力终于有了发泄的对象说,大黑呗!刘青呗!

马桩听了牛力的诉说,将冷笑丢到云天外,说,又是大黑,又是刘青王八犊子,咱俩的共同敌人。马桩几次跟刘青要钱,刘青不给。不给还不算,还跟他爷爷说。爷爷几次找他,训斥他,还扬言要告派出所。马桩跟透了刘青,很透了了刘青爷爷。马桩注意枣园的小鸡,已有些日子。这些小鸡,正嫩,又是真正的无公害山鸡。城里的人虽然整日山珍海味地吃;但是纯天然的山鸡,很少吃得到,要是吃那么一两只,绝对是好价钱。马桩要搞枣园的小鸡,去城里弄俩个钱花花。见到牛力报仇心切,心中不由叫道,天之命也,门神胡爷,牛力是我的亲爷爷,有刘青作挡箭牌,太好了!马桩没有扒牢自己的嘴巴儿,让心中的秘密像麦蛾一样扑扑啦啦飞出来了。

牛力眼里亮出问号,你说什么?

马桩将小眼一眨,大眼一迷瞪,说,我说什么啦?我说你要为小鸟报仇,我有办法。

牛力轰隆一声,什么办法?说!

让刘青爷爷的小鸡给小鸟偿命呀!马桩望着枣园里那些不知愁滋味的的小鸡说。

牛力也望着那些矫捷的捉虫能手说,让小鸡替小鸟偿命,我可没那本事。

马桩说,本事,你等着,我教你。说罢,马桩变戏法一样从哪里拿来一个家什,对牛力说。看,铁蝴蝶。

铁蝴蝶因它灵敏精巧,扑捉鸟兽一扑一个准,绝对逃不掉,才取名叫铁蝴蝶。铁蝴蝶不是铁条作成的,是用腊树条弯成两个弓,系上尼龙网,做成的。铁蝴蝶中间有锁芯,锁芯上系上蚂蚱,然后,将黑蝴蝶打开,用支签挑起锁芯,找一个幛子空悄悄将铁蝴蝶放进枣园里,将铁蝴蝶后边连着的绳子系在枣园幛子外的小树上。蚂蚱在锁芯上挣扎招摇,很快就有不知深浅的小鸡喜出望外地扑上前去啄锁芯上的蚂蚱,还没等小鸡弄清怎么一回事儿,啪,铁蝴蝶猛然闭合,小鸡就被夹住了。这样的铁蝴蝶不像那些个铁夹子。铁夹子陡然闭合,会夹住小鸡的脖颈儿,很快使小鸡窒息死亡。铁蝴蝶只是把小鸡网在尼龙网里,它们逃不掉,也不会受伤。然后,捉小鸡的人慢慢收拢绳子,将小鸡收入他们囊中。

只一会儿,马桩就用铁蝴蝶搞到四只小鸡。马桩看看四周没人,将小鸡塞进一个尼龙袋里,背起来,撒丫子就跑。

牛力被马桩闪在那里,压低了声音叫喊,咳,别跑,我还没捉一只小鸡呢!

明天在这里等我!马桩将他沙哑颤抖的回答丢进风声激荡的枣园里,丢进飒飒作响的青纱帐里,就溜之大吉。

晚上小鸡入笼,爷爷数来数去,少了四只。爷爷心中称奇,是让黄鼠狼或狐狸吃了?不会的!黄鼠狼狐狸大都夜深人静时出来作孽。爷爷亮起警惕的眼睛,关注起小鸡的动静。一夜没有发现情况,第二天直到下午刘青放学回家,小鸡那边也没有动静。

放了学,牛力没回家,就被急不可待地马桩截住,一起来到昨天他们作孽的地方。那个地方,隐蔽,也易逃脱。马桩在牛力要求下,一边给牛力讲解,一边按程序悄悄将铁蝴蝶支好,送进障子里。牛力拽着绳子,亮起眼睛,屏住呼吸,望着枣园里的小鸡,很快有一只小鸡上钩了。没想到捉一只小鸡那么容易,牛力乐不可支。

正当牛力乐不可支的时候,青纱帐里一阵绿浪翻滚,大黑挟雷夹电出现在他们面前。

狡猾的马桩一见大黑,扔下牛力,鬼魂一样,逃之夭夭。

大黑扎鬃龇牙,呼地将一个爪子几乎搭到牛力肩上,吓得牛力妈呀妈呀地直叫唤。

幸亏刘青和萧燕及时赶到,才喝住大黑。原来,刘青放学后,爷爷跟他讲了丢小鸡的事儿,要刘青耳朵灵醒点儿。这时,正好萧燕跟刘青学电脑,听刘青说了丢鸡的事儿,跟刘青一起谛听观察枣园的动静。

大黑放平腰身,红着眼睛,哈哈达达伸着舌头,绕着牛力转来转去,转得牛力一脸惶恐,不住地傻笑。

刘青冷冷一笑说,好大的一只狐狸呀!

萧燕馨香清纯的脸上满是诧异说,牛力,你怎么能这样呀?

牛力抖散一脸尴尬,指着铁蝴蝶,说,弄这么一个玩艺儿,试试看能不能管用。

刘青一脸冰雪冷气,说,哼,到你家试去,怎么在这里?今天捉几只?昨天捉几只?

牛力理直气壮地说,就这一只!

刘青说,哄鬼呀!

牛力说,不信算了。

刘青说,昨天我们丢掉四只小鸡,不准耍赖!

牛力说,就这一只!

刘青说,哼,不老实,偷人家的小鸡,走,见老师去!

牛力说,不,就不!我不是偷,你弄死我一只鹡鸰鸟,我要你用一只小鸡来给它偿命,我们两清了。

刘青说,哈,是偿命,还是偷?那更得让李老师给评评理!

刘青不依不饶,两人撕扯起来。

萧燕赶快将他们拉开,站在他们中间说,大黑无意伤害你一只小鸟呀!再说,你要不把那只小鸟从窝里拿出来,它会遭殃吗?你这样做,可就走远了,爷爷养鸡是多么得不容易,认错吧。

萧燕又回转身来对刘青说,牛力是初犯,认错就好,不要告老师吧?

刘青声音冷硬如冬天的石子,哼,便宜了他!

牛力说,你说明白一点儿,便宜了谁?

两个你刚我强,又闹起来。

这时,不见了大黑。大黑哪里去了?大黑去追马桩了。马桩正暗自庆幸,又逃过一劫。谁料,他身后青纱帐里一阵风动枝摇,绿浪翻滚,大黑呼地从翻滚的绿浪里窜出,呜哇一口下去,就咬住了他的袖子。马桩想奋力挣脱,不料大黑一换口,咬住了他的手腕。

马桩害怕了。他害怕大黑白森森的牙齿,那白森森的牙齿,长长的牙齿,会无情的咬断他的手腕。马桩抖起来,叫起来。

马桩的叫声引来了刘青萧燕,也引来了爷爷。

爷爷锐利的目光望着马桩笑了,爷爷的笑声里有一些轻蔑。

马桩哭唧唧地说,笑笑,还笑,看我的手腕呀!他的手腕已被大黑咬出一个紫瘤痘。他说,你你你,咬成这样,会得狂犬病的,你得给我养伤!

爷爷将那只被马桩捉住的小鸡又扔给马桩,轻蔑地说,想吃鸡,找我呀,怎么能教唆孩子呢?

马桩说,咬成这样,得打狂犬疫苗,你得负责!

爷爷掏出一百元说,没事儿你都能赖我,这回有理由了,给!

马桩说,这还差不多!说着,接过那钱,叠一脸破棉絮一样的笑,颠颠走人。

爷爷冲着马桩的后背说,记着一句老话,为善最乐,为恶难逃!

马桩得了爷爷,心里对爷爷还狠狠的,为善最乐,为恶难逃,看谁能逃出我的手心!

爷爷抚摸着牛力的脑袋说,孩子,大黑咬坏你的小鸟,爷爷对不起你了,爷爷不该撒了大黑的绳索,让大黑跟你们去玩的。刘青,牛力喜欢那只小鸡,将那只小鸡给牛力吧。爷爷说这么一阵,就是没说出那个“偷”字。

爷爷越是没说那个“偷”字,牛力越是尴尬,尴尬如他手中黑蝴蝶,在他的脸上跌荡飞舞。嘿!他叫一声,扔掉手中铁蝴蝶走了。他走得慌促,一脚踩空,几乎摔一个屁股蹲。

爷爷急忙向前扶住,关切地说,走好呀,一步走歪,要跌大跟头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