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树开英雄花 第三部: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五 放弃留校,还是回原部队吧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收藏 0 25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5.html[/size][/URL] 上集是之三十四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四)。 下面请看 之三十五 放弃留校,还是回原部队吧 七、八俩月,由于天热,不便野外作业,主要进行室内科目,也就是“三自”演习的学习与训练。所谓“三自”演习,就是“自编”、“自导”、“自演”。 “自编”,就是给你一个战术题目,比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5.html


上集是之三十四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四)。

下面请看 之三十五 放弃留校,还是回原部队吧

七、八俩月,由于天热,不便野外作业,主要进行室内科目,也就是“三自”演习的学习与训练。所谓“三自”演习,就是“自编”、“自导”、“自演”。

“自编”,就是给你一个战术题目,比如“陆军第××师炮兵群××地区野战阵地防御战斗”,再发给两套某地的地图,以及红、蓝两军的编制装备和可能配属、加强的兵力兵器表。要求根据所学敌、我军战术理论,编写《陆军第××师炮兵群××地区野战阵地防御战斗演习方案》,并据此标绘“陆军第××师炮兵群××地区野战阵地防御战斗首长决心图”和“陆军第××师炮兵群××地区野战阵地防御战斗火力计划图”。

“自导”,就是根据经教员审核批准的演习方案,编写导演程序,诸如:天文时间与作战时间的换算与安排,弹药消耗量的计算,部队出发、展开、投入战斗的时机及在各战斗时节的动作,等等。

“自演”,就是战术教研室领导带着一群教员,根据你写的方案,逐时节给你出情况,由你作出判断,定下决心,指挥部队行动和运用火力。

炮兵学院评定学员的学业等次,主要看平时成绩和毕业考试成绩。平时成绩是学一门考一门,毕业考试是在总复习以后进行。我的平时成绩,军事课由于很认真,每门都在90分以上;政治课则不很认真,哲学和政治经济学都只考了85分。心想,反正“全优学员”评定主要是看军事课成绩,政治课保持良好就行了。

进入九月份,天气开始转凉,学习也逐渐转入复习阶段。听说各教研室给我们划定了复习范围,要求认真复习,准备迎接毕业考试,大家可高兴了。谁知拿复习范围跟教材一对照,我的天呀,几乎把每一章每一节的“复习与思考题”全划上了。要知道,我们的教材都是一寸多厚的八开大本,摞起来有将近两尺高。大家叫苦不迭,便央求教员和教研室主任,请求开恩把范围划小一点,回答是“不可能!”并说:“为了你们能够更好地掌握所学知识,能够在今后的实践中很好运用,只能也只有这样办!”话说到这个份上,还有什么好说的,认了吧。

复习初期,每天上午,各大组集中在小教室上辅导课,听任课教员择要讲解复习思考题,我们觉得还不错。谁知有人反映到院领导那去了,认为这样做达不到复习效果,更不利于学员自己动脑子。于是,取消了辅导。如此,就得每本教材从头翻到尾,逐题解答,写出答案。嘿嘿,做好的复习题解,摞起来也有一尺多高。

光写出来还不行呀,必须背进去。宿舍里四个人,我和付亚良还能保持安静,因为都是当计算兵出来的,背书能够不出声;刘玺和黄俊宪俩人做不到,不出声就没法背进去。我就提议:除了下雨天外,都到古城墙上去背书,那里想分开时就分开,想碰头时就碰头,空气又好,就是冷一点,无非多穿点衣服。他仨同意。

前面说过,我们当时作兴“一帮一,一对红”,我和刘玺刚入学时就结了“对子”,复习时更要这样。临毕业考试的前十天,我和刘玺轮流出题,由对方解答,检验背记的效果,交流复习题解,指出不足,相互取长补短。

比如,《马克思主义哲学》里有这么一道题:试用对立统一规律,谈谈在战斗中运用炮兵火力的体会。刘玺由于是政工干部改行来学参谋的,这种体会就显得单薄一些。我则结合在四号桥战斗中,突破“安全界”规定,指挥炮火一举摧毁严重威胁我步兵安全的越军支撑点这个事例,谈了对“对立统一”规律的认识,也就是“在一定条件下,对立的双方是可以互相转化的”。

不是吗?一方面,我炮兵射击安全界规定,射击目标必须距我前沿步兵200米以上;另一方面,我步兵已经处于越军支撑点所处土坎的下方(土坎高约5米),安全距离几乎为零。打还是不打,就成了一对矛盾。而在当时情况下,根本容不得多犹豫。凭着扎实的基本功和对全团火炮性能的了解,我选择了先往目标后方试射,采用目测偏差法修正,最后将炸点导引到目标上来的办法,一举摧毁了敌支撑点,既保证了射击效果,又没有伤及我步兵。刘玺觉得我这个体会很好,也写进他的答案中了。

9月中旬的一天中午,1980年3月入学的侦察参谋第13班学员、我们师炮兵科的副科长武凤海跑来找我,邀我一起去看韩志刚副师长。一问情况,原来老团长韩志刚正在宣化炮院参加“炮兵战术高级研讨班”学习。便赶快与武凤海一起前去看望韩副师长。“炮兵战术高级研讨班”就在我们宿舍西侧那座新落成的大楼里,很容易就找到了韩副师长。互致问候后落座,武副科长赶紧向副师长汇报学习情况。

韩副师长是河北人,抗日战争期间参加革命,在我们炮团是老资格了。1979年2月23日,他被任命为我们师分管炮兵的副师长。我原来就是韩副师长手下的兵,1978年9月1日,还是他亲自到庙儿岗片组织会操,专点我那个班出列,从单兵基本队列动作,一直做到班队列全部动作,对我进行现场考核,以检验余光辉副团长的举荐是否恰当。也就是那次会操后不久,我被破格提拔为加农炮2连1排长。我算是早就领教了他的厉害,所以一直对他有点敬畏。此时见到他,心里还直打鼓。轮到我汇报时,由于紧张,只是简单地汇报了一下,很不全面。就是这样,脸还憋得通红。后来怎么结束谈话,怎么下楼回宿舍的,全都模糊了。此后,武副科长再也没有邀我去看过副师长了。

武凤海副科长,北京顺义人,1969年冬入伍,1979年紧急战备时任447团炮兵股长,1980年初提任师炮兵科副科长;1982年提为炮兵科长,1984年底任我们炮兵团团长,在我当营长期间,给了我很多关照;1985年底部队精简整编时,在我的一再坚持下,同意我“编外”的要求,使我能够顺利地调回家乡。我从内心感谢他,也深为不能继续支持他而内疚。

11月下旬,进入毕业考试阶段。那考试可是不能作弊的,谁作弊抓到就会被开除学籍,谁傻了才干这事。大家憋足了劲,向“全优学员”冲击。随着一门门考试成绩公布,大家明里相互道喜,因为班上大多数学员,军事科目成绩都在90分以上;暗地里互相盯着找不足,准备在评比时拼一拼。我的成绩是:战术90分,射击93分,司令部工作94分,外军研究95分,政治98分。如果按照当初的规定,我稳拿“全优学员”,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政治能拿到98分,而且全班乃至全系就只有我和刘玺俩人是98分,其他人都在98分以下,实在出乎意料。我分析,可能是我俩都做了选择题(三选一)里,那道“试谈如何运用对立统一规律指挥炮兵射击的体会”的题目,正好与我们复习时做的题目一致的缘故。

12月上旬,全军炮兵院校和培训单位,纷纷前来挑选教员。成都军区炮兵训练大队也来了几个人,准备在从成都军区部队来上学的学员中,选拔几名教员。这些人里有我一个同乡战友,就是原来一营部侦察排长施照荣,他是1980年初被选调到那里去的,很想我也到炮训大队去,他们的领队也有意选我。但是,我对炮训大队不大感兴趣,就婉言谢绝了他们的好意。后来,我们班里从西藏部队来的李建明和刘玉民同学,从13军38师来的曾一书同学,以及侦察参谋班的几个同学,被他们选去了。

也在这段时间,班里的周政委找我谈话,他操着胶东话音开门见山对我说:“小刘,没想到你这个‘营’(人)不显山不露水的,政治考试比其‘托’(他)学员分数高好几分。学院对你的成绩比较满意,经过全面衡量,准备让你留校,到马列基础教研室当教员,你看如何?”说句心里话,我对搞政治确实没有兴趣。原因很多,特别是跟倪修仁之间闹矛盾后,对搞政治的人产生了严重偏见,认为都是些靠耍嘴皮过日子、随风倒的人,着实不屑。然而,心里尽管不愿意,嘴上还不好明讲,或许政委是好心呢。于是,显得很突然地对政委说:“谢谢政委的关心!是不是这样,我先考虑一段时间,再向您汇报,好吗?”“那你什么时候能答复我?”政委说。“半个月内肯定行。”我说。“那你抓紧时间,我等你的答复。”政委说。

离开政委办公室,我思量了很久。考虑了几个因素:一是对搞政治不感兴趣。二是自己确实喜欢搞军事,尤其是参谋业务。三是当初上学时,告诉我是“哪来回哪”的学员,自己早就做好回原部队的思想准备。四是对北方的伙食不适应,我从上学的第二个月开始,每天上午9点多钟就开始泛胃酸,胃口越来越差,为了学业,也就坚持熬下来了,不就一年半么;如果长期这样,那怎么受得了。五是应该征求一下团里的意见,也算是有始有终。

于是,立即给余光辉团长和顾善德股长各写了一封加急信,征求他俩的意见。好在那时邮路还通畅,不到10天就收到了他俩的回信。俩领导都明白告诉我:毕业后立即回团里工作,顾股长很快就要调任师炮兵科参谋,杨清洲参谋可能要转业,侦察股等你回来支撑;余团长马上调任师司令部副参谋长。既然如此,我就下了决心,放弃留校任教机会,还是回团里去吧。

当我向政委汇报自己的决定后,政委不无惋惜地说:“小刘,不瞒你说,学院原来准备把你们这批留校的同志,送到相应的地方大学去进修1年,比如原来跟你说的那个岗位,就是到人民大学马列主义学院进修。可惜啦,小刘。”我笑笑说:“是可惜了一个好机会。不过,我还是回原来部队算了。谢谢政委!”实际上,政委在上次找我谈话后,就做了另外的准备,只是我还排在第一人选。后来,作为第二人选,从昆明军区11军31师来上学的、八小组的孔繁顺同学,顺理成章地留了下来。

接下来,就是评选“全优学员”。由于达到当初条件的学员几乎占全班的60%,那怎么行?于是,学院改变了原来的规定,提出了更高标准:平时考试、毕业考试每门成绩都在90分以上。这一改,达到标准的同学大幅减少,因为好多同学跟我一样,平时不大重视政治科目,只是在总复习时下了工夫,毕业考试时才有了好成绩。这样,“全优学员”也就与我无缘了。

12月下旬,是学员离校准备阶段:

23日,参谋系的全体学员,与学院、系、班的领导一起合影留念。

24日,学院召开毕业典礼,宣布“全优学员”名单,我和那些平时不大重视政治课的同学,不无眼红地看着别人上台去,接过那心仪已久的《证书》,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25日和26日,返还皮军帽、皮大衣、皮手套、马扎和绿军毯,整理行装,购买铁路客运通票,办理托运和离校手续,忙得不亦乐乎。

27日白天,大家互相签字赠言,交换联络方式;中午会餐;下午自由活动。我抓紧给小齐写信,告诉她先不回家,直接回原部队;交待她赶快把体检资料和“未婚证明”寄到原部队,以便我尽早办理《结婚证》;请她适时前往部队完婚。晚上,学院举办电影晚会,大家在凛冽的寒风中,顶着霜月观看电影,冻得我们这些南方人两脚麻木,一个劲地跺脚。

28日,我们终于踏上了返回原部队的行程。

30日早晨,火车抵达成都站,签字后就跑到50军招待所,先给顾股长打电话,告诉到达燕岗站的时间,麻烦他找车去接一下;然后倒头休息。

31日早晨8点钟,终于回到了团里,继续担任侦察参谋。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之三十六 特事特办,独自领取结婚证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