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血雾 第十一章 2 保卫朱阳沟 孙伯龙率队突围

横笛竖箫 收藏 0 7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size][/URL] 武汉沦陷后,日军停止了对国民党战场的正面进攻,在华北,八路军成了抗日的主力。日军停止了对国民党的大规模正面进攻,代之似诱降政策。这时已迁往重庆刚刚喘上一口气的蒋介石,在日寇的诱惑下,又打起了共产党的主意。国民党五中全会提出了“限制异党活动”办法,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


孙伯龙赶到朱阳沟,命令部队立即还枪,便吸引住了各路敌军。原来分驻枣庄、峄城、韩庄等据点的日军第10混成旅团2000余人,在运南库山战斗打响之际,就悄悄出动,于拂晓前隐蔽地埋伏在运北的曹庄、阴平、古邵一线,企图和运南之敌南北对进合围我军,进而一举歼灭之。当敌人听到我军的枪声后,就认为已经发现了运河支队的主力,即从四面八方直向朱阳沟扑来。

孙伯龙命令三中队集中火力向追来的敌人一阵猛打,敌人果然把他们当成运河支队的主力而紧紧追了上来。他们立即撤进了朱阳沟。

朱阳沟是一个较大的村庄,有两个独立的一大一小的土圩子。

孙伯龙指挥三中队迅速抢修工事,做好了战斗准备。

两路敌军完成对朱阳沟的合围之后,就集中炮火向村内猛轰。

村内到处墙倒屋塌,烧夷弹引燃了草房,形成一片火海。

炮火猛轰之后,敌步兵开始进攻了。

运河支队的战士忍着烟熏火燎,依托疾速准备的工事,坚韧抵抗。

“同志们,快钻进炮弹炸过的地方!这样安全。”孙伯龙大喊。

战士们按他的命令纷纷跑到弹坑躲避,果然有效。敌人轰了半天,除伤了两名战士外,无一死亡。

敌人的步兵进攻了,鬼子拱腰撅腚向前冲。最前面的已接近三中队的阵地。

“别慌!等敌人靠近点用手榴弹炸他们。”褚雅清大声喊道。

这时,两个战士慌忙要放枪,褚雅清生气地喊:“慌个属!要节省子弹,等敌人上来再拼,先叫他们尝尝手榴弹的厉害!”

敌人越来越近了,褚雅清喊了声“打!”,十几颗手榴弹飞出去在敌群炸开了花。鬼子丢下20多具尸体滚了回去。

不一会儿,敌人又嚎叫着冲过来。

“哒、哒、哒!……”三中队的两挺机枪一阵怒吼,鬼子又丢下30具尸体缩了回去。

进攻大圩子的敌人,几次都被打退了。

但是,村西北的小圩子,却被敌人突破占领了,敌酋小野慌忙又用密集的炮火向村内轰炸,小圩子被炸开了三道缺口。

孙伯龙命令四中队一个排撤进了大圩子。

正午时分,由于运河支队的顽强抵抗,大圩子久攻不下,敌人只好再施展火力,炮弹高度密集,开花弹在圩子上空连连爆炸。

此时,运河支队虽有伤亡,却暴露了敌人用炮火开路,步兵随后进攻的老一套战术。孙伯龙支队长指示作战参谋褚雅青,命令战士们充分利用地形地物,避开敌炮火轰击,待在敌炮击延伸或转移时,迅速抢占并依托适才的弹坑与圩墙迎击敌步兵,尽量放适度接近,沉着应战,给敌人以更大杀伤。就这样,激战了一整天,敌炮火虽然一直不间断地猛烈轰击,但敌步兵同时进攻的地方并不多。

战士们除一、二处迎战的以外,大都轮流监视敌人和小作战间憩息。

褚雅青几乎未离开过战斗的前沿阵地,随着敌人的进攻更换指挥位置。

宣传股长梁巾侠是当时运支唯一的女同志,梁巾侠,原籍山东省峄县张林村人。1916年出生于地主家庭。外祖父是晚清秀才、同盟会会员,为人正直,嫉恶如仇,1912年被张勋杀害。其父梁宗敏,是国民党开明人士,在大革命中参加国民党,任国民党枣庄区分部常务委员。因支持工人运动,遭弹劾开除党籍回家。梁巾侠的母亲张笑寒,曾求学于济南女子师范,1928——1932年曾任峄县妇女协会常委、县立初小校长。梁巾侠自幼随外祖母识字,受民主思想影响,为妇女解放而刻苦自学。上学时在母亲的鼓励下熟读鲁迅作品。广泛借阅和订购革命读物,为以后的革命工作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基础。1936年,梁巾侠在峄县城文庙小学当教员。 “七·七”事变爆发后,通过朱道南(其父母的朋友)与党取得了联系,并在朱的指导下开始从事抗日活动。1938年6月,她协助共产党员文立正在周营镇以北的白楼村,主办山外抗日联合委员会的干部训练班。是年初冬,她离开家乡到抱犊崮山区参加我党领导的苏鲁人民抗日义勇总队宣传队。她在宣传队从事戏剧创作,写了《夺枪》等剧本,取得了良好的演出效果。1939年调山东分局服务团,同年夏末,身患重病,组织上安排她回家乡养病,初冬,跟随朱道南从事运河支队的组建工作。梁巾侠曾动员张里元所辖特务旅旅长孙伯龙(曾任她所任教的文庙小学校长)参加八路军,做了大量的工作,出色的完成了任务。1939年年底,运河支队建立后,梁巾侠任支队政治处宣传股长。在杜庄战斗中,运河支队旗开得胜,梁巾侠编写鼓词,宣传战斗的胜利。她是首次遇到这样激烈的战斗场面,但她在前沿阵地镇定如常,不时地进行宣传鼓动工作。

在隆隆的炮声中,梁巾侠最担心宣传股那匹驮着油印机的骡子受惊乱跑。她让驯马员大老徐把孙伯龙那匹训练有素的大红马牵来和大青骡呆在一起。果然,大青骡顺从地和大红马趴卧在墙角一动不动。梁巾侠让刘玉珍、朱玉花和大老徐一起看管好它们,便勇敢地向前沿阵地跑去……

梁巾侠初次遇到大战,心里有点害怕,但为了鼓励战士们,她努力镇静下来和战士们趴在工事里。她抹了一把脸上的灰土说:“同志们,不要怕,咱们不是唱过《生死已到最后关头》这支歌吗?要坚……坚决消灭鬼子!”她说着便唱了起来:

“向前走,别后退,

生死已到最后关头。

同胞被屠杀,

土地被强占。

我们再也不能忍受

……”

“别唱这个了,还没到最后关头哩!哈哈!”一个战士紧握钢枪说。

“这里危险!快到后边去!”有人对梁巾侠喊。

梁巾侠顾不了许多,她见战士们对这支歌不感兴趣,灵机一动,顺调儿唱出了现编的词儿:

“上好子弹,沉住气儿,

三点一线,一枪撂倒一个敌人。

我们是铁打的抗日队伍,

我们是打不垮的八路军……”

这回战士们都兴奋地跟梁巾侠唱了起来,残酷的战场一下子活跃了起来。

“喂!梁股长过来,我教你打枪。”一个战士把枪递给爬过来的梁巾侠。

梁巾侠端起枪瞄准枪眼外坟头上的一个鬼子放了一枪。不料想后座力把她的肩膀一振,就打脱了靶。

战士反复教了她多次后,她屏住呼吸,稳住肩轻轻一扣。就打中了一个刚露头的鬼子。

“我打死一个鬼子啦!打死一个鬼子啦!”梁巾侠高兴地喊。此刻,她真正感觉到自己和战士们融合在一起……

从早晨到傍晚,敌人发动的十几次进攻都被打退了。

朱阳沟大圩子外横七竖八倒满了鬼子的尸体。

三中队牺牲了21位同志。

天很快就要黑下来。褚雅清对孙伯龙说:“支队长,我仔细观察后发现西北角敌人少,天一黑咱们突围吧!”

“咱俩想到一块了,告诉战士们准备突围!”孙伯龙抖了抖满身的灰土说。

二人很快调集好了队伍。正在此时,西北方传来紧密的枪声。

孙伯龙一听兴奋地喊:“同志们,咱们的入来了!向西北角冲啊!”

原来是一大队趁天黑赶来支援了。

在一片喊杀声中,三中队战士猛打猛冲,终于突破西北角门,冲了出去。

战斗直到天黑,敌人的20余次进攻都被我军击退,圩子始终未被敌人突破。

天黑之后,孙伯龙组织了20多支短枪在前面开路,率领战士们胜利突围。

敌人因天黑不敢恋战,又怀疑是八路军115师来支援,就只好丢下600多具尸体滚回了老窝。

此次战斗,运河支队以伤亡50人的代价,换取了日军伤亡400余人的胜利。

孙伯龙、褚雅清带领的三中队和一大队主力会合后,赶到上屯村暂息。

这时,二大队的两个中队也来到这里。

在清点人员时才发现一个龙西树的排长和他的几个心腹不见了。

原来龙西树早暗藏投敌之心,他在运河支队开始被打散时。趁混乱之机投奔了敌酋黑木。

“上次捉回来就该宰了他!”褚雅清说。

“为了统一战线,咱们给了他重新做人的机会,哪想这汉奸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

“再逮住他不能枪崩,得一刀一刀剐了他!”

孙伯龙说:“同志们,咱们先不谈这个汉奸,现在研究一下部队如何分散活动的问题。敌人还在寻找咱们决战,咱们要保存有生力量!”

接着大家研究决定:二大队隐蔽在涧头集一带,继续寻找失散的战士;孙伯龙、褚雅清等和一大队连夜越过津浦路去微山湖东岸的郗山隐蔽休整;因行动不便,由梁巾侠等带着大红马和骡子去龙门山套隐蔽。

在茫茫黑夜中,他们各自向目的地奔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