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蔬菜”流向谁餐(组图)

win2005 收藏 0 349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2_2_49515_10649515.jpg[/img] 用污水浇过的菜地表层染上一层黑色,难以褪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2_2_49516_10649516.jpg[/img] 一棵菜倒伏在黑色的小河涌里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2_2_49519_10649519.jpg[


“毒蔬菜”流向谁餐(组图)


用污水浇过的菜地表层染上一层黑色,难以褪去




“毒蔬菜”流向谁餐(组图)


一棵菜倒伏在黑色的小河涌里




“毒蔬菜”流向谁餐(组图)


村民每天用黑色小河涌里的水浇菜




“毒蔬菜”流向谁餐(组图)


一名孩子跟着家长浇菜。有村民表示用污水浇过的菜是自家吃的,多煮几次就行了,并不担心。



“毒蔬菜”流向谁餐(组图)



有不少孩子在黑乎乎里取水玩耍。




见其面,先闻其臭。黑乎乎的河涌,泛着五彩的油污,漂浮着白花花的饭盒和各色的胶袋,这是死老鼠的“坟墓”,这是破烂的塑料篷“天然填埋场”,这是废弃建筑垃圾的“归宿地”……这不仅是一条臭河涌,这更是高丰旧村百亩菜地的灌溉用水。


记者昨日调查发现,蔬菜“饮”臭水不是高丰旧村特有的现象,三水不少地方的菜农比如黎北村附近,都是用臭河涌的污水浇灌蔬菜。




直击现场1高丰旧村水上村附近


3年来,种菜天天用臭水




昨日下午,在高丰旧村高架桥西南涌的堤岸上,随风飘来的都是浓烈的臭味,令人作呕。循着这股味道,记者找到了藏身于菜地中的一条臭河涌,只见河涌水呈黑色并伴有彩色泡沫,上面漂浮着死老鼠、塑料袋等五花八门的垃圾,河涌里见不到一条鱼儿游动。


“这个河涌,我们都叫它窦涌。”高丰旧村水上村的菜农吴师傅,正在从臭河涌里灌水到桶里。灌好水后,他将桶挑到旁边的菜地,用水瓢将水浇到绿油油的菜地里。而浇灌过的菜地,有不少黑乎乎的污迹。


记者观察到,菜地的田埂上也遗留有各色垃圾,废弃衣服、建筑废弃垃圾随意堆放在菜地旁。一旁的芥蓝菜地里,长大的菜叶上,有不少白点,有的叶子边缘呈黄黑色。吴师傅肯定的告诉记者,这都是由于经常浇灌污水所致。“都习惯了,3年多的时间里,我两亩地都是用这个臭水浇灌,一天浇一次水。有时候,一浇水,菜苗就烧死掉了。这水啊,好厉害!”


附近有多家工厂排污


“附近差不多一百亩菜地,全都用的是这个臭水淋的!没办法,又没有其他干净水。”说起河涌被污染,高丰旧村向南村的邓师傅一肚子气,村民们投诉过很多次,但是河涌一直没有得到治理。


记者沿着窦涌往前走,发现沿着河涌附近,几乎没有什么洁净的水源。一位贵州来的菜农田大姐,甚至直接把菜种在河岸上,他直接用长杆水瓢,从河涌里取水浇灌。


说起窦涌水脏的原因,大家都认为是附近多家工厂排污所致。“3年多前,这里的水都很干净的。后来附近来了不少工厂,你看,前面还有做豆腐的,他们到了晚上就排污,估计是这个原因。” 不过,记者还未证实此消息。因为记者试图沿着窦涌河岸往前走寻找排污口,但前面却是一所小学,旁边有一木板挡住小路去处。




直击现场2黎北村


村民不敢吃自家蔬菜


“这些蔬菜都是拿到市场上去卖的,我们自己不吃。”昨天下午4时,60多岁的菜农黎姨一边往菜地里浇水,一边说道。由于河涌污染严重,西南黎北村村民用河涌浇灌的蔬菜一般都拿到市场上去卖,自己吃的蔬菜则用池塘水浇灌。


在黎姨的菜地里,记者看到,用河涌水浇灌过的蔬菜和普通蔬菜外观上没什么区别,但是菜地却明显呈赤黑状。菜地旁边的小水沟,水面青黑,布满了水泡。据黎姨说,这些水都是从河涌引过来的,由于河涌污染太厉害,她只能等水沉淀几天后再浇灌。“引过来的水沉淀后,就会干净一些。”黎姨指着水沟底层黑乎乎的一片说,“你看,这些都是沉淀出来的东西,谁也不知道有没有毒。” 记者又随意采访了几位菜农,大都和黎姨一样,不吃用河涌水浇灌的蔬菜。“那些蔬菜吃了肯定对身体不好,但是我们也没有办法。”村民董姨说,她也不想用河涌水浇灌,但是到池塘去担水太麻烦了,而且池塘的水其实也受到了一些污染,只不过没有河涌这么严重。每次回娘家,她都会从娘家带一些菜回家。


在村民们的带领下,记者找到了这条被污染的河涌。整条河涌只有两三米宽,波澜不惊,就和一滩死水一样。据村民们说,前段时间村里面清洗过河涌的淤泥,现在的水质已经比以前好多了。“原来河涌里很多鱼虾,现在一条鱼都没有了。”村民黎朗贤说指着河涌对面的农场说,河涌就是被农场那边的小工厂污染的。现在一些工厂已经被强制关停了,但是河涌却没有得到治理。


“臭水浇的菜,多煮几分钟”


——记者对话高丰旧村菜农吴师傅


记:你就直接用这个污水浇灌青菜?


吴:没办法啊!附近又没干净水。我们种地的收入只有几百块钱一个月,儿子上初一,也要用钱,这点收入刚好够一家三口用。总不能用自来水浇灌吧?


记:你的菜会不会销往菜市场?自己吃吗?


吴:一部分往西南街道文锋路的菜市场,一部分留给自己吃。你看,那边的菜心很嫩,我就让老婆做给全家吃。


记:臭水浇的菜,吃了不怕中毒?有没有采取什么预防措施?


吴:怕还是有点怕,但也没用!没有其他水浇灌,只能用这个了。平常就是让老婆洗两次,泡一会,多煮几分钟,暂时也没吃出什么问题来。不过到雨天,下点雨水,河涌的臭水被稀释了,就要稍微好一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