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三国抢美女 第一卷 边疆立足 四、突变

刻死我的石碑 收藏 3 11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7.html[/size][/URL]  “驾——”‘噼——’一条铁鞭重重抽打马屁股的声音,那马长嘶萧萧而鸣。正打断了思绪飘飞的王劲…   “我的儿啊?等等为娘,为娘正找你呢…”蛮荒的路上,一骑彪悍的黑马疯狂纵跃;上面一浑身大红的疯婆子,如同一个神婆,使劲地抽动手里的铁鞭,抽得马屁股鲜红。背后,十数骑追赶,嘴里不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7.html


“驾——”‘噼——’一条铁鞭重重抽打马屁股的声音,那马长嘶萧萧而鸣。正打断了思绪飘飞的王劲…

“我的儿啊?等等为娘,为娘正找你呢…”蛮荒的路上,一骑彪悍的黑马疯狂纵跃;上面一浑身大红的疯婆子,如同一个神婆,使劲地抽动手里的铁鞭,抽得马屁股鲜红。背后,十数骑追赶,嘴里不断焦急喊着:“祖母,祖母…”“老夫人,老夫人…”那叫祖母的却是两个年龄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依旧一身大红大紫花纹相间衣衫的美貌姑娘。别的,大抵是些下人模样了。

“吁——”

“怎么回事?”王劲抬头;因为马车突然也停止了,这致使他赶忙想探出脑袋看过究竟。但在疑惑中,看到怀里的女孩也充满了好奇,在试图想往外张望;不过暗地里还要应付他的反应一般,生怕动作过大被触怒。

外面,那疯婆子策马奔来,一拉缰绳,死死勒住劲马停在了领路老朽面前;老朽见她来本来早已经勒住前行的瘦马。只见疯婆子手中铁鞭一扬,指向一丈开外的老头子,叫嚣道:“老头儿,见到我家孩儿了吗?我家那淘气的孩儿?”语态急匆匆。

“王老夫人。”老朽双手做鞠,看上去很是小心:“老朽一路行来,并没看见贵洞公子。”

“我的孩儿啊!等等为娘。”这时,后面的十数匹马快要跟上来;不成想,这疯婆子没得到答案,铁鞭一扬,重重抽打下去,再次打算奔驰,继续寻找他孩儿去。那马吃痛,长嘶而起…此王劲正好掀开帘子;那疯婆子目光一扫:“我的孩儿!”兴奋中硬是将前蹄提起的黑马再次死死勒住,实在想不透一个看上去六十来岁的老婆子,却有这分力量。

“我的孩儿,你怎好生跑到了这里?为娘找得好辛苦。”疯婆子飞身一跃下马。

王劲看着左右,最后落在自己身上;因为那疯婆子,是朝自己奔来。

那疯婆子快步上前,一把抓住探出脑袋的王劲胳膊;速度之快,虽王劲相信自己能躲过,但是他并没有躲。“我的孩儿,为娘总算找到你了!你说好生生的你一去就是十几年,想得为娘好苦。”使劲往怀里一拽,又是激动又是痛哭,泪花都迸了两条线。

放开,抬起一只颤抖的手,抚摩起王劲脸夹:“看看,都瘦成这样了。”也许一个母亲就是这样的吧!

忽然扫到马车里怯生生的赤姬儿;即使脸上泪痕模糊,但表情已经古怪笑开来:“我孩儿是来抢这家小闺女的吧?对,对,对,抢了便抢了,走,带上一并跟娘回家…”说着,硬是要拉着王劲起来,似乎真个要急着回去一般。几百个人面前,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吱声,眼睁睁看着这一幕。

那数十匹快马赶来,匆匆勒住马缰。前面一稍大点的美貌姑娘急道:“祖母,那不是小叔。”

敢情,真是一个疯婆子。王劲硬是没有吱声,一直;也没反抗,冷眼看着发生的一切;一天遇见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但人仍依旧坐在马车中,没被那婆子给拽出来;他想静观其变,现实让他脑子实在有些糨糊。他需要时间去调整。

却看旁边正拽住他的疯婆子一怒,道:“不孝的丫头,小叔也不想要了?”直骂得那女孩脸色都苍白起来。回头,寻到刚才的老朽,怒骂道:“该死的老鬼,你不是说没见到我家孩儿吗?怎么我的孩儿好生生坐在了你家马车里?”手里铁鞭一扬,十足牛眼一般一瞪:“是不是你截了我家孩儿?害得老身一找就是十几年。”

老朽那个痛苦,这两日真是万事不顺。这疯婆子,是全南疆最让人痛苦的人物。她乾王洞坐落于极南十八洞和南蛮地之间,洞族人口上万,简直比他一两千的大孟洞强太多了。更主要的是,这洞族人还尚武,个个可谓刀箭娴熟,所以即使比她大上数倍的洞族遇见她也远避三舍。

老朽苦中不得再次做鞠:“王老夫人,老朽哪敢…”不想疯婆子铁鞭一起:“那一定是你劫得我家孩儿?说,是不是想劫了我家孩儿上你洞中做那压洞女婿?”回头;看着王劲:“想我家孩儿,十几年下来都瘦了一圈。可真苦了。”

那份怜爱…王劲…无语,都有种压制不住的冲动…

红紫相间的两个女孩中,后面稍微小一些的,终于鼓起勇气,腮邦一胀:“祖母,那真不是小叔!”

疯婆子听了更是气愤,回头一横眼睛:“你小叔我老太婆养了十几年,化成灰儿了也认识!快扶马过来,接你小叔回家。”

小姑娘被骂得不甘心地撇撇嘴,看上去比稍大的女孩大胆多了。

不过,一想;养了十几年?再找了十几年?任谁现在都想仔细打量一下王劲;这么一算可不怎么都得三十年左右了?可王劲看上去就不过二十岁样子,何况王劲确实只有二十一岁。面对众人好奇的目光,王劲眼睛一横…

“走,乖孩儿,跟娘亲回家。”拉不动,怜爱地看着王劲,慈母的表情放逐脸上。看看旁边赤姬儿,眼睛一亮:“这小姑娘好,白白嫩嫩的,也一并带上,为娘给你做主。就放了那糟老头子一次。”

王劲;拍拍疯婆子压在他肩头青筋露骨的手,忽然有了决定。朝旁边的赤姬儿看一眼,最后一把拦腰抱起,说:“走,跟我回家…”

“啊——”全场哄然,惟独一个疯婆子笑开了怀:“对,对,好孩儿,小姑娘要带上,以后多为我们老王家生堆个小崽子。”

敢情,也同样姓王,还真是本家。

“快,快——扶匹大马过来。”疯婆子兴奋地忙碌招呼着。

“阿爷——”赤姬儿在王劲怀里,一时看向老朽,忽又抬头望向王劲,再转向疯婆子,眼神带有惧色。

“王壮士。”老朽终于忍不住了。

疯婆子直接在前边一扬铁鞭:“怎么?糟老头子,看在你养了个白白嫩嫩小丫头的份上,都不与你计较留了我孩儿十几年,还想老身再抽你一鞭子?”

老朽退后半步,实在棘手…

王劲怀里横着赤姬儿,缩缩脑袋,偷偷看那抖擞的铁鞭。王劲低头一看,不知何故,却给了女孩一个安定眼神;因为女孩中变换着的眼神,让一直注意的他,没由来有些怜惜。侧着身体靠前点,压过疯婆子身体,朝老朽说:“这女孩我要了。”那么淡然。

“可…壮士…”老朽望向王劲旁边的疯婆子,只见疯婆子眼睛一瞪,那样子好象你敢继续说马上一鞭下来…但老朽最终还是说了:“壮士带走小孙女,但是那带云洞寻上来怎么办?”

王劲没说上话,只见旁边疯婆子已经暴鼓着眼睛问:“带云洞?”

老朽小心道:“那洞主卤绅吒,本想抢去我这孙女。”

“噼——”铁鞭一扫,疯婆子暴跳如雷:“那卤绅老儿,我家孩儿身边的姑娘也敢抢?”样子气得简直要爆炸。“走,跟娘回去,娘给你两千郎儿,灭了那卤绅老儿去。”说走就走,手一拉王劲。

“我看,我还是乘坐马车!”其实王劲现在才注意到,所有的马都没上脚环,他根本不会,何况抱着个女孩?所以…

疯婆子连拍王劲,道:“好…好…好…我孩儿想坐什么便是…有为娘在,为娘做主。”

数十骑,无奈中,只得前面领路。

当马车经过老朽身边时,王劲轻轻拉开车帘,对看上还忐忑的老朽似有似无一点头。才缩回脖子。老朽,似乎得到一些安慰一般,终于放松了点….

王劲,坐在车里,紧紧搂住女孩,头压在女孩柔软的肩头上,深吸一口气;趁着终于又安宁下来的机会,迅速之间,思绪飘飞…做出现在的打算,也算是在整个凌乱脑袋的一次计较吧!去了再说,别管它下面会是什么;一手紧了紧手里的大刀…而怀里的女孩,却只得把脖子再往怀里缩些,同样不知道下面,要面对什么;所以,现在似乎这男人,反而成了唯一最亲近的人了…

侧面,疯婆子的马匹一直护着马车,简直如同护着宝贝疙瘩;谁都能看出她表情的喜悦与兴奋。后面,两个紫红色衣衫姑娘,互相对望一眼,神情复杂地相顾无语…一个疯婆子一般的祖母,一个头发短翘穿着怪异的青年…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