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 前言 别了!神厕

chujian1982 收藏 0 3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34.html


7月的东京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在这个色情极度泛滥的国度,女人们总喜欢在这个季节露出那粗短而且严重O型的大腿尽情地买弄着风骚。和她们相反的是这个国家的政客们却竭尽可能的包裹着自己。只是世人都知道那虚伪的包裹下是他们狂热而卑劣的政治野心。

钓鱼岛、修改教科书、申请入常、参拜神厕……。他们一次又一次无耻地挑动着邻国的爱国底线。


东京警视厅消防中队今天显得额外安静。没有早操、没有车辆调动甚至连人影都看不到一个。太安静了!经验告诉我们:安静有时候并非好事,安静也许意味着风暴即将来临。


JG神厕。

日本皇宫位于东京火车站附近,面积1平方公里,隐藏在大片树林和庭院的深处,是日本天皇的居处。靖国神社离皇宫步行有半个小时路程。靖国神社的山门正对着它的是东京理科大学的牌子。

昨天接待完一班达官显要和新任首相上任以来的首次参拜。此刻它正从媒体的聚焦中慢慢淡化下来。寥寥几个深受军国主义遗害的天照子孙正认真地表演着他们可笑而可悲的庄严。


“富士山邮政宿舍发生大面积火灾请速前往扑救!”忽然消防中队值班室的电话里一个急促的声音命令道。

“哈依!”

5辆三菱重型消防车鱼贯驶出中队大门拉着警笛向南驶去。富士山邮政宿舍千代田区北部,但显然这些消防车不是去北部救火,那他们是去哪里呢?


JG神厕的宫司南部利昭此刻正和他的一位故交下着围棋。这是一项由中国传入的古老棋术,他讲究的是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的战略思维,而且围棋对弈环境需要的是绝对的安静。南部利昭已经输了一局,所以他迫切希望这局能扳回来以缓解下一局的压力。但他此刻攥着棋子的手却有一股莫名的烦躁。为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感觉有一种尖锐的声音正朝着自己的方向涌来,而且这显然不是幻觉

“南部君,这可是你我交战史中最犹豫不决的一次,你的明白,我并没有把你逼到绝路!”

“大岛君,您总是能在不破坏大局的情况下给我制造意想不到的麻烦,佩服!佩服!!”

“南部君严重,其实有时候意想不到的麻烦也是为了稳定大局。您该清楚,有时候一味的容忍只会更加放纵对手的唑唑逼人,而适当的麻烦却能钝挫对手的嚣张气焰。”

“哈依!大岛所言极是!”南部利昭擦了擦额头的细汗放下一颗自认为合适的黑子。

“大岛君,如果不是我耳朵的问题,似乎有警笛的声音向我们的方向而来!”

“欧!是好像有,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继续对弈,是吗,南部君!”大岛神情淡定地放下一枚白子。

“南部宫司,门口开来5辆消防车,可我们这里并没有险情,也没人报警!”突然一位神厕警卫神情慌张地跑进来报告道。

“弄清楚怎么回事!”

“哈依!”


JG神厕门口,5辆消防车迅速的展开队型把神厕包围了起来。

“2号就位!”

“3号就位!”

“13号就位!”

“14号就位!”

“启动电磁干扰,所有水枪听我命令,放!”

10根高压水枪喷射着巨大的水流拉着漂亮的弧线向JG神厕疯狂地倾泄着。

“不是水,是汽油味,天啦!他们在干什么?”神厕里的人疯狂地奔跑着叫喊着。

“快!拨通警视厅!”

“电话打不通!”

“手机,用手机!”

“拨啦!手机没信号!!”

“该死的,他们在干嘛?!”

人群陷入恐慌开始没命地向外奔逃。


“各小组注意,三分钟后撤离,14号300米处引爆!”

“2号明白!”

“3号明白!”

“13号明白!”

“14号明白!”

10根狂泄着汽油的水枪给神厕的上空制造了一大片粉红的汽油云团,就像一颗美丽的含苞待放的花朵。

“全速撤离!”

5辆消防车放干最后一滴汽油后飞快地集结然后向北疾驰,在大约300米的位置跑在最后的5号车从尾部射出一团漂亮的火球。火球拉着完美的弧线一头冲进神厕上空的粉红云团然后就是剧烈的爆炸。瓦砾、砖块、碎木屑……不断地被抛到空中。爆炸声、玻璃破碎的清脆声、尖叫声……充斥着神厕周围的所有空间。

JG神厕完了,这个收藏罪恶的所在终于迎来了最热烈的毁灭。

“战队这次派你们去完成这次神圣而又艰巨的任务,对于这些军国主义者我只有一句话,玩火者必自焚!”这是出发前将军给我的指示。


透过反光镜,身后是一片汪洋火海。我知道那里面被焚烧的是一群丧心病狂的罪恶灵魂,是一个自大民族卑微而可耻的自尊。

大火尽情地烧着,也烧起一种快意恩仇的感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