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五部 甲午风云 第232节:初战丰岛

平山大侠 收藏 0 7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第232节:初战丰岛 1894年7月25日7时45分,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旗舰吉野首先开炮,丰岛海战揭开了战幕。丰岛海战是在中日两国并未宣战的情况下,由日本海军联合舰队,首先蓄意挑起的一场严重不对等的海战,并因此引发了大清国与日本国的全面战争,史称甲午中日战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232节:初战丰岛


1894年7月25日7时45分,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旗舰吉野首先开炮,丰岛海战揭开了战幕。丰岛海战是在中日两国并未宣战的情况下,由日本海军联合舰队,首先蓄意挑起的一场严重不对等的海战,并因此引发了大清国与日本国的全面战争,史称甲午中日战争。 ——平山大侠


济远舰的母型是英国“赫士本”号巡洋舰。主要武器有:双联装210毫米克虏伯前主炮1座,炮座为露炮台式,每门炮重13.5吨,35倍口径。克虏伯150毫米后主炮1门、47毫米哈乞开斯单管速射炮2门、37毫米哈乞开斯单管炮9门、金陵机器局造铜炮4门、炮位共有18门。15吋鱼雷发射管4具、舰载鱼雷艇2艘(中甲、中乙)。舰龄11年。

坪井并末把小小的广乙放在眼里,济远才是他的强硬对手,这不仅是因为济远在北洋八大远中排名第四,而且更因为方伯谦是北洋众多舰长中的出类拔萃之辈,有实战经验,他不敢有丝毫大意!因此,务必要集中力量先解决济远,回头再来收拾广乙。


1894年7月25日7时45分,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旗舰吉野首先开炮,丰岛海战揭开了战幕。丰岛海战是在中日两国并未宣战的情况下,由日本海军联合舰队,首先蓄意挑起的一场严重不对等的海战,并因此引发了大清国与日本国的全面战争,史称甲午中日战争。

吉野舰首轮排炮的炮弹呼啸而至,在济远舰前后左右落水爆炸,激起一股一股的冲天水柱。

“全是近失弹,日本人的炮术也不怎么样。”

站在方伯谦身旁的右营都司、大副沈寿昌轻松地说。

“清和,你可别大意,经过修正后的第二轮、第三轮排炮马上就会到,况且还有浪速、秋津洲呢!”方伯谦紧锁着眉头道。

“日舰资料?”方伯谦问。

“吉野号,钢质巡洋舰,英国安氏造船厂建造。排水量4225吨,马力15967,航速22.5节,炮位24门,鱼雷发射管4具,乘员385名,1892年12月20日下水,舰龄不足3年。

浪速号,钢质巡洋舰,英国安氏造船厂建造。排水量3709吨,马力7604,航速19节,炮位24门,鱼雷发射管4具,乘员352名,1886年12月20日下水,舰龄8年。

秋津洲号,钢质巡洋舰,日本横须贺造船厂建造。排水量3192吨,马力8516,航速19节,炮位22门,鱼雷发射管4具,乘员314名,1892年12月20日下水,舰龄不足3年。”

“看看,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清和,这是一场严重的不对等的海战!如果单是从双方参战的军舰数量上看,我们北洋2舰对日舰3艘,似乎并不是太大的问题。但是你再仔细分析一下,就可以看出双方的实力存在着巨大的差距,是何等的不均衡!

喏,在航速上,日舰较慢的秋津洲、浪速也比我们快3至4节以上,而吉野更要快上7节!

再看火力,我们2舰共有炮位29门,而3艘日舰共有炮位70门,光是速射炮就有20门以上,可是济远舰还在使用金陵机器局自造的铜炮!

在舰龄上广乙舰龄5年、济远舰龄11年。而浪速号舰龄是8年,比广乙舰多3年,但是吉野、秋津洲舰龄都不足3年!”

“是啊!益堂,局势对我们很不利呀!我们该怎么办?”

方伯谦没有回答,而是大声下令:“发炮还击!”

7时52分,济远舰发炮还击。

“清和,你来司舱,务必保持全速!”

沈寿昌答应一声,接过舵盘,下达舵令。济远舰的主机发出阵阵颤抖地声响,开足马力向西疾走。

7时55分,秋津洲的炮火向济远舰打来; 7时56分,浪速也开始轰击济远舰。

方伯谦又命令中军左营守备、枪炮二副柯建章:“集中火力,打击吉野!”

方伯谦明白:吉野既是旗舰、航速快、火力猛,只有阻止住它的攻势,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在济远猛烈炮火的阻拦射击下,吉野被迫减速,进行之字型运动躲避炮火。

“广乙怎么样?”方伯谦大声问。

“广乙向秋津洲发起了攻击!”管旗头目刘鹘大声报告。

方伯谦转身向后,举起望远镜看去,只见广乙全速向秋津洲冲击,前主炮冲着秋津洲尾部连连发炮。

“打中了!”刘鹘兴奋地大叫。

从望远镜中可以看到秋津洲尾部升腾起烟火,官兵们乱哄哄地正在紧急灭火。

“命令,广乙速速脱离战场!”方伯谦喊道。

“益堂,你这是?”沈寿昌不解地问。

“唉呀!清和,敌强我弱,不可恋战!。我们尽量与日舰纠缠,让林国详率广乙火速返回报信,广乙的航速比济远快些。”

广乙舰上大副温朝仪对舰长林国详说: “方大人令我们脱离战场。”

林国详抓起望远镜仔细一看,济远舰信号桅杆上确实升起了令广乙脱离战场的旗号。他又观察了一下战场形势,见3艘日舰仍然采取先打济远的战术,紧追着济远,距离在迅速缩短。

林国详沉思片刻,对身旁的温朝仪和二副冯荣学说: “方大人是想以济远纠缠住日舰,让广乙火速返回报信,因为广乙的航速比济远快些,但是日舰3艘围攻,济远坚持不了多久。况且返回报信,远水救不得近火。你们说,怎么办!”

冯荣学说: “林大人,广乙和济远一道护航,就是一个整体,天塌地陷,有难同当!怎么能撇下济远,单独脱离战场呢?!”

“对”,温朝仪也说“我们从南洋调入北洋不久,不能丢了南洋舰队弟兄们的脸面,誓与济远共存亡!”

“说得好!”林国详满意地点点头下达命令:“开足马力,全速攻击秋津洲!”

济远舰上,从天津水师学堂毕业后,在舰上实习的黄承勋报告:“方大人,广乙与秋津洲缠斗在一起,无法脱离战场!”

方伯谦举起望远镜看去,果然,广乙紧咬着秋津洲毫不放松,秋津洲在广乙的威逼之下,左右机动,妄图摆脱困境,可是任它使尽浑身招数,在海面上四处乱窜,就是逃脱不掉。一时间,秋津洲拿它毫无办法,境况十分狼狈!吉野舰上坪井见状,令浪速飞速驰援。顿时,济远的压力大为减轻。但是吉野仍是紧追不舍。

方伯谦对沈寿昌喊道: “转舵。”

济远掉头,向着吉野冲过来。

坪井见状大惊: “方的,要干什么?!”

“不好!济远要发射鱼雷!”

在坪井身旁的吉野舰长河原要一大佐惊呼道。

“快,调头……”坪井急得大叫。

处在高速行驰状态中的吉野急速向左转向,将右舷一侧暴露无遗。方伯谦一见,大喜过望,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对着正在前主炮指挥清洁炮膛的枪炮二副大吼道:“柯建章,还不开炮!给我瞄准了打!”

在炮手王国成的配合下,柯建章亲自将弹头装入炮膛,再将用丝织品包裹成药包样式的发射药填入,接着仔细瞄准,然后下令:“发射!”

王国成用劲猛拽发射绳……

8时20分,济远舰210毫米克虏伯前主炮发出一声怒吼,火光怦射,一团火球直向吉野扑去。轰然一声,炮弹从吉野右舷贯穿钢甲打进轮机仓。

济远舰被大炮发射后,炮管里冒出的,黑色火药燃烧时产生的大量刺鼻的白色浓烟遮蔽了,什么也看不清。过了好一会儿,浓烟散尽这才看见吉野还在逃窜,并没有发生方伯谦期待的大爆炸。

“柯建章,你个混蛋,怎么搞的?!为什么不爆炸?!”

“方大人,刚才使用的是实心弹……”

“混蛋!为什么不用开花弹?!”

“方大人,天津局自造的开花弹不合口径,弹箍太大……”

方伯谦俯身向前主炮看去,只见袁怀张、曲福友等几名士兵正拿着锉刀用力锉着弹箍。

“操他姥姥,抓紧点,一会儿用开花弹打!”

吉野舰上,坪井惊魂未定地问:“怎么没爆炸?!明明被击中了啊!”

河原也是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想了一下恍然大悟,不由惊喜若狂:“坪井司令官阁下,济远用的一定是实心弹!这种炮弹虽然可以击穿钢甲,让海水灌进仓内,可是由于用来填充弹头内的炸药大都还是古老的黑火药,主要成分是木炭和硫磺,还有砂石,因此是不会爆炸的。”

“啊哈!原来如此。”坪井对着传话筒大声问“轮机仓,战损情况?”

“报告,轮机仓被击穿,两人重伤,正在堵漏,排水......”

“动力怎么样?”

“动力没有问题。”

“天助我也!”坪井高兴地大叫“转舵,这回要给济远一点颜色看看!”

“吉野转舵,向我冲击。”黄承勋报告。

方伯谦拿着望远镜向后看去,只见吉野象一只恶狼,向济远猛扑过来。

“转舵”, 方伯谦喊道。

“大人,广乙陷入重围,我们……”沈寿昌不解地问

“唉!这仗没法打了!”方伯谦对着沈寿昌耳朵又喊又叫“速度,速度不如人!火炮,火炮不如人!拿什么与日本人去硬拚!”

“那广乙怎么办?”

“天知道怎么办?现在能保一舰是一舰……”

8时30分,广乙在秋津洲、浪速2舰的围攻下,陷入危境之中!桅楼被击毁,舵手阵亡。机舱中弹,航速锐减。全舰伤亡官兵70多人,大副温朝仪和二副冯荣学都阵亡了。甲板上枪炮兵死伤尤为惨重,失去了还击的能力。

广乙舰长林国详看着正在高速逼近的浪速,心急如火,对着前甲板大吼: “前主炮,还有活着的没有?”

“有” ,死人堆中爬出二名血肉模糊的炮手。是袁怀张和曲福友。

“瞄准浪速……放……”

复仇的炮弹击穿浪速左舷,穿透后甲板,将锚机击碎。可借用的是实心弹,不能爆炸。

“袁怀张、曲福友,怎么搞的,为什么不用开花弹?!”

“大人……”曲福友摇摇晃晃地挣扎着 “袁……死了……”说着,扑地而亡。

浪速遭到广乙这一炮的打击,立即减速,不敢近前。

林国详借此机会亲自驾驰广乙驶至朝鲜西海岸浅水区搁浅,下令将锅炉毁坏,引燃弹荮舱,随后带领残部上岸去找陆军。

8时30分,浪速、秋津洲见广乙自焚,便转头急追济远。

轰的一声巨响,吉野一发炮弹正落在济远舰桥上,爆炸的气浪将方伯谦等人掀翻在地。方伯谦想爬起来,可是身上压着一个人。方伯谦费力地挪开那人,一轱辘爬起来,压着他的那人是沈寿昌。他赶紧扶起沈寿昌,焦急地喊叫: “清和,清和,……”

可是沈寿昌却没有回答。

方伯谦再仔细一看,沈寿昌头部半个天灵盖掀飞了,白花花的脑浆与黑紫色的鲜血染满了自巳胸前的衣衫。

“清和!”方伯谦放声嚎哭。

“大人,枪炮二副柯建章胸部中弹阵亡!驾驶二副黄祖莲头部中弹阵亡!”黄承勋大声报告。

可是方伯谦充耳不闻。

失去了舵手的济远在原地打转,黄承勋见形势危急,义不容辞,挺身站立在驾驶台,稳稳把握住舱盘,下达命令:“前主炮,开花弹,目标——吉野……放!”

济远的零星还击,引来了吉野更加疯狂、猛烈地炮火。

又一发炮弹击中驾驶台,弹片将黄承勋整个左肩膀齐齐削掉,黄承勋倒在血泊中……

方伯谦醒悟过来,搀扶着黄承勋:“栋臣,我送你下舱去医治。”随即呼唤人来抢救。

“方大人,不要顾我……快去指挥……”

言未毕,望着方伯谦,轻轻一笑,口中涌出一股鲜血,头一歪,断气了。

“天哪!”

方伯谦凄厉地长啸一声,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扫视了一下济远舰。满目只见狼藉一片、尸骸累累、烟熏火燎。

转头又见吉野猖狂地逼进,“挂白旗!”方伯谦命令。

“大人,你……!”刘鹘以为自已听错了。

“兵不厌诈,懂嘛?!”

“济远投降了!”河原兴奋得手舞足蹈“靠上去。”

“慢!方的,狡猾、狡猾的,命令他停止前进!”坪井命令。

“方大人,吉野要我们停止前进!”

“减速”, 方伯谦亲自掌舵、下达舵令。

“济远减速了” ,河原说。

“命令他停止前进!”坪井怪叫道。

浪速舰上,东乡的副官指着济远说: “方伯谦挂白旗了!”

东乡看到吉野慢腾腾的,不由心里一阵狂喜,该我立战功了: “全速前进!信号,令济远停车,否则炮击!”

浪速一面全速前进,一面向旗舰吉野报告:“济远降服,已发令停车,准备接近受降。”

“方大人,浪速令我停车。”刘鹘叫道。

方伯谦毫不理会,继续驾舰西走。

东乡见济远根本没有停车的意思,不由恼羞成怒:“开炮!”

“方大人,浪速逼近了!”

“哼、哼,好!”

远处海面上飘升起几缕煤烟。

“方大人,高升号和操江舰驰近战区。”刘鹘报告。

“不好!”方伯谦惊呼一声,“难道威远舰没有与高升号会合吗?不知道日本海军联合舰队正在朝鲜西海岸活动吗?”

方伯谦心里叫苦不迭,“今天这是怎么了?大祸一个接着一个……”

方伯谦心里想“老天保佑,高升号千万别往朝鲜开啊!赶紧返回大沽,否则,就要大祸临头了……!”

一发炮弹在指挥台上炸开,刘鹘倒下了。方伯谦左臂与额头被弹片划伤,顿时血流如注,昏厥过去。

炮手王国成看着越逼越近的浪速,义愤填膺,大喊一声:“谁邦我装弹!”

“我!”李仕茂高声应道。

李仕茂迅速装填炮弹,王国成奋力摇动着方向机,一边进行瞄准,一边大声问:“距离?”

“3000米。”李仕茂答道。

“装好了吗?”

“好了!”

8时53分,济远舰210毫米克虏伯前主炮,轰隆一声,一发炮弹正中浪速指挥台,顿时血肉横飞,这是一颗开花弹。

侥幸不死的东乡吓得魂飞魄散,立即下令减速,在5000米以外监视,再也不敢靠得过近。

水兵们的欢呼声使方伯谦苏醒过来,他忍着伤痛爬起身来,抹了一把血糊糊的脸,又揉了揉眼睛,观察战场形势。从望远镜里他看到远处广乙舰巳经烧得焦黑,静静地歪歪斜斜地搁在那儿,犹自冒着余烟。

“广乙算是完了!”

方伯谦叹了一口气,忍痛单手把舵,驾舰向浅水区驰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