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七卷 十年难赴倚长阑 第三三八章:收服

hc8610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55.html[/size][/URL] 看着一一上来寒暄的灵诀府修真者,烈九烽心头疑云大起,此时他才意识到,有关灵诀府的事情,自己事前居然一点都不知道。扭头朝苏妙淼看去,只见她一脸的诧异,显然也是毫不知情,至于凤天一叶更是摸不着头脑。十二叠鼓楼三大主事,麾下耳目众多,却无一知晓高庸涵的布置,惊诧之余不免胆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55.html


看着一一上来寒暄的灵诀府修真者,烈九烽心头疑云大起,此时他才意识到,有关灵诀府的事情,自己事前居然一点都不知道。扭头朝苏妙淼看去,只见她一脸的诧异,显然也是毫不知情,至于凤天一叶更是摸不着头脑。十二叠鼓楼三大主事,麾下耳目众多,却无一知晓高庸涵的布置,惊诧之余不免胆寒!


自高庸涵出关以来,烈九烽等人一直随侍左右,并不曾见到他谈及此事,更不用说孤身离开七杀回廊了。然则何以传递消息,并且如愿请到天灵子亲自出马呢?想来想去,也只有先期离开的杜若,有从中周旋的可能。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内中可供揣测的东西就太多了。


十年前巨灵岛上的那一场剧斗,虽说丹鼎门和丹意都极力掩饰,无奈当日适逢其会的人太多,一些内幕不可避免地流传出来。其中最使人感兴趣的一点,就是有一名魔界高手现身,最后在众人的围攻下不知所踪,估计十有八九已经丧命。当然,高庸涵的化身成魔,也是争议很大的一件事情。


高庸涵出关后接连两次出手,每次都是依靠一股极其霸道的黑雾,轻松地将凤天一叶和水涟漪制服。这一点固然表明他的修为极高,但是那股黑雾,竟似比许多高明的法器都要厉害。凭众人的眼光、修为,以及对那股黑雾发自内心的戒惧,再联想到有关高庸涵成魔的传言,基本上可以确定,那股黑雾多半和传说中的魔雾有关。


反过来再想,以杜若之能,不可能看不出高庸涵体内的魔性。既然如此,而犹能将他带回七杀回廊,悉心照料为其护法,并且再次将十二叠鼓楼托付,不能不说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顺着这个思路往下探究,不免得出一个令人惊骇的结论,莫非堂堂十二叠鼓楼的尊主,和魔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牵连不成?否则,又为何甘愿充当高庸涵的信使,为其暗袭道祖崖四处奔波?这也未免太不合情理了!


一想到魔界,烈九烽心中没来由地一寒。再看苏妙淼和凤天一叶的神色愈发恭敬,知道高庸涵这一手不说将两人完全收复,至少也足以使其不敢再生异心,一时倒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担忧。不过他对高庸涵有种发自内心的信任,而且对他的性情以及本心极具信心。就眼下来说,除了一心要找丹鼎门麻烦之外,高庸涵并没有什么别的过激举动,于是打定主意先看看再说。


烈九烽的许多行为被族人视为大逆不道,早已自绝于师门,自绝于炎焱族,想法自然和常人不一样。他的想法很简单,只要高庸涵不发疯,不做出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那就一直跟着他走到底。这么做,其实是源于灵渚古墟那场生死与共的经历!


等高庸涵和天灵子等人走进屋内,明八悄悄拉了烈九烽一把,落在最后面,瞧瞧左右无人低声问道:“烈老弟,这些人都非弱者,尤其那个领头的什么天灵上人,修为绝不在灵契那三个老家伙之下,高老弟哪里找来这么多高手?”他这么一问,走在前面的苏妙淼和凤天一叶,也忍不住停下脚步凑了过来。


“他们都是灵诀府的人。”烈九烽淡淡地应了一句。


“灵诀府?怎么从来没听说过,难道是这几十年里才冒出来的新门派?”明八一愣,随即赞道:“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就能塑造出这么多高手,这个天灵上人倒有几分本事!”


灵诀府本是厚土界三大修真门派之一,可惜在天机门崛起之后就渐渐衰败,最终迫于无奈避居在厚土界极北的苦寒之地,也就是如今九重门东北方一带。这些事情远在九界坍塌之前就已发生,加之灵诀府上下从未离开云曦山谷一带,不为人知自然情有可原。若不是亲身经历,烈九烽和水涟漪定然也不可能知道,世上还有灵诀府这个古老的门派。


“灵诀府可不是新晋创建,其历史甚至比天机门还要久远。”明八的话中虽对天灵子等人颇为看重,可是千灵族那种固有的清高却表露无遗。几日来的相处,烈九烽对明八的为人以及性情大致有了了解,知道他颇为自负且言语无状,为了避免产生不必要的误会,有意提了一下灵诀府的来历。


“哦?”这一下不光是明八,连苏妙淼和凤天一叶都为之动容。


三人均是见多识广、心思敏捷之人,稍一转念就明白其中必有隐情。以一个历史如此悠久,底蕴如此深厚的修真门派,居然隐藏得如此之深,若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企图,便有不得已的苦衷。


这当中究竟有什么内情,三人当然不便打听,惊讶过后均不再说话,一同进了房间。房间很小,按实际情况压根装不下三十多人,不过灵诀府的人在里面布了一座法阵,就宽敞得多了。高庸涵和天灵子另辟了一个法阵密谈,烈九烽等自有他人接待。


灵诀府的修真者久不问世,对于世人熟知的另外八大种族十分陌生。若不是上次烈九烽、水涟漪和凤匀羞的到访,许多人都不曾想到,世间居然还有这等生灵,除了感叹造化之神奇以外,对于外面的世界不免生出了几分好奇。此次前来的修真者当中,有些人由于种种原因,并未参加上次在云曦山谷中的聚会,是以初次见到异族时大为惊讶,以至于一路行来闹出了不少笑话。


千百年避世的生活,使得天灵子等人十分谨慎,言行间极其低调。从九重门云曦山谷到悬空岛云祥镇,相距何止数千里,但是他们的到来,居然没有引起地处北洲大陆的天翔阁、上善楼和丹鼎门的注意,不能不说隐蔽的极好。不过这么一来,自然无缘见识到异族修真者的风采。此时一下子碰到这么多的异族高手,正好借此机会印证一番,所以对烈九烽等人很是热情。而另一边,天灵子尚有许多疑问。


“高先生,前番来人语焉不详,只说你近期有大动作,要我们在此等候。”在灵渚古墟的神庙里,天灵子曾与景嵘手下八大护法交过手,由此了解到异族的修真法门,委实有许多精妙之处。后来在云曦山谷,又从高庸涵等人嘴里得知了天下大势,知道丹鼎门是当世数一数二的修真大派,实力浑厚极难对付,故而皱眉道:“照你所说,丹鼎门将对人族不利,我们这一次可是要对他们下手?”


“不错,于公于私都要给他们点颜色瞧瞧,否则必生后患。”高庸涵站起身来,踱着方步沉声说道:“于公,丹鼎门投靠重始宗之后,北州国形势益发严峻,为了这么多百姓,我们自不能袖手旁观。另外,也要让丹鼎门知道,我们人族并非任人宰割的牛羊!”


“说得好!”天灵子和门下弟子一样,都是第一次离开云曦山谷。一路上所到之处均已是面目全非,与前人留下的记载全然不符,尤为痛心的是异族横行,愤怒之余则是痛心不已。人族百姓流离失所的惨状,早已深深印入到脑海中,此时一听高庸涵的话当即发作,拍案而起,大声应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人族果真灭亡,灵诀府肯定无法独存,这一战不但要打,还要把他们打得痛入骨髓!”


“是,所以我才要借助灵诀府的力量。”高庸涵微微欠了欠身,语气十分恳切,同时又流露出几分忧虑:“丹鼎门实力超凡,这一次恐怕会有人命丧于此,所以我——”


“高先生不必客气!”天灵子打断了高庸涵的话,摆手道:“既有争斗,便有死伤,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造化,死生有命富贵在天,这些且不去说他。我只说一点,灵诀府的弟子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否则我们不会穷数代之功,不计代价地潜入灵渚古墟。只要能为族人尽力,就算死了也是死得其所,你不必担心这一点!”


“是,灵诀府上下深明大义,高某佩服之至!”说着,高庸涵不理天灵子的阻拦,一揖到地,而后续道:“刚才只说了一个‘公’字,至于‘私’,是因为我未过门的妻子,死在丹鼎门手中,这个仇我无论如何都要报!”


“什么,紫袖姑娘出意外了?”天灵子不知道审香妍,听高庸涵这么一说登时想起紫袖,不由得大为震惊。紫袖的修为是他亲眼所见,云霄瓶出手之际,数十株鬼哭藤瞬间土崩瓦解,被清除一空。景嵘那么高的修为,都险些被云霄瓶给收了去,最后不得不亡命逃窜。以这等修为,竟然葬身千灵族人之手,丹鼎门的实力未免高得有些离谱了。


“不是她,她在十年前就已经回家了!”想起紫袖,高庸涵不禁神情一黯。现在,他已经知道冰沐原沐芳谷发生的故事,从烈九烽等人的描述中可以断定,紫袖一定被鸾龙部族高手救回霜月海。尽管万分不舍,却也只能默然承受。


“原来另有其人!”天灵子点了点头,顿时轻松了不少,同时对高庸涵的坦白十分满意,当下应道:“反正都要对付丹鼎门,高先生为尊夫人报仇虽说是私事,目的却都一样,那也没什么关系。以咱们现在的实力,想要除掉丹鼎门绝无可能,若能公私兼顾顺便得报大仇,自然是件好事。”


“多谢,多谢!”高庸涵连声道谢:“上人通情达理,能体谅晚辈的一番苦心,高某承情之至!此战过后,灵诀府将被世人所知,凭此战之功,他日必将名垂青史!”这就是他高明的地方,把话说在明处,即便日后有人生疑,也可以拿天灵子的这句话应答。说着,索性又抛出了一个更大的诱惑——青史留名!


照高庸涵的本意,搞出这么大的动作,当然是为了给审香妍报仇,不过在与审原村的一席长谈之后,又多了一层道义上的理由。由于形势急转直下,北州国的近况很不好,正好可以借报仇之机削弱丹鼎门,给叶厚襄留出几分喘息的机会。反正都要对付丹鼎门,为了能让灵诀府尽力,把主次倒过来说也没什么大碍。若是放在以前,他绝不会这么做,现在么,由于无形中受到了魔雾的影响,心性变得阴暗狡诈,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高先生,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礼,莫非瞧着咱们灵诀府的人都好虚名不成?”天灵子摇了摇头,凛然道:“适逢千古未有之变局,若是还躲在深山里一味地清修,就算修成神仙又能如何?此时正是我辈奋发之时,当为族人尽一份心力才是,岂可沽名钓誉?”


“上人说的是,是我失言了!”天灵子还是几千年来人族固有的那一套想法,在今人看来虽说有些迂腐,却不乏慷慨之气,高庸涵不禁豪情大发,朗声笑道:“除了丹鼎门,日后还要面对重始宗等名门大派,说不得还有数不清的艰难险阻,上人可有一同揽胜的兴致?”将凶险劫难视之为快事,用如此洒脱豪迈的态度去面对,放眼当今天下,又有几人能做到?


“痛快,痛快!”天灵子是老而弥坚的性子,灵渚古墟的大患已除,此时再无羁绊,听得高庸涵这么一说当即大笑:“我倒真想看一看这天下的景致,会一会异族英豪。承蒙高先生相邀,这么有趣的事情岂容错过?”


言罢,两人相视大笑。


笑声透过法阵传到外面,众人无不好奇,虽不知两人说了些什么那么高兴,但是笑声中的那份相惜以及默契,却是显而易见。灵诀府众人心思单纯,受此感染,均露出会心一笑。烈九烽等人想的比较多,不过到此地步都已经明白,日后极有可能要和眼前这些人并肩作战,灵诀府兴许会成为高庸涵手中的另一个十二叠鼓楼。





PS:《九界》实体书现已全面上市,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