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9.html


小伍子得到命令,真的是兴奋得要死,并不是让他带一个连而兴奋,是因为,终于可以不用躲躲闪闪地打鬼子了,他准备大干一场,也得好好干一场,第一场仗,一定要干出个样子来。

来到特务连,传达了旅长的命令,原来的连长就口头交接了兵权,小伍子只是代理连长,原来的人马安排全部照旧。

刚交接完,小伍子就对通讯员说;“通知全连,紧急集合。”

通讯员小张答应一声就快步跑出去,刚到门口,就吹起紧急集合的哨声。

不到三分钟,小伍子就来到小树林,看到全连已经全部集合完毕,他心里一喜,他妈的到底是旅长的特务连,就是不含糊。

“报告代理连长,独1旅特务连集合完毕,请指示!”原来的连长老李快步跑来向小伍子报告。

“指示个屁,我没什么指示,嘿嘿,能指示的只有旅长,我只说一件事,中午饭以前,全连必须每人准备一把刀,管它什么刀,只要能杀死人就行,越锋利越好,下午三点以前我要检查,并教你们如何应对鬼子的刺刀,完毕,开始行动吧,补充一点,谁没完成任务,谁就滚蛋,自己找旅长报道去,解散,一班留下。”

老李看着小伍子有点懵,全连一百多号人,人手一把,这上哪弄这么多刀去,但这又是死命令,他已经有话在先了,谁完不成谁自己找旅长去报道,为了一把刀,谁好意思去找旅长啊,这家伙,真他妈的绝。

一叫“解散”,全连一百多号人,就象散了一群湖鸭子,大家四散而去。代理连长的命令很明确,找不到能杀人的刀,并磨锋利了,那就得滚出特务连。

小伍子参加红军的时候,就是在独立团直属连,而现在这个特务连,就是原来的直属连,那时还是张子才当连长,小伍子在特务连,多少是有些威信的,他现在又是代理连长,他的命令,谁敢不听,谁敢不去努力完成,谁就得倒霉。

全连一哄而散,就留下一班站在一起没动。等其他人全散了,小伍子把一班八个人叫到连部,对朱炎平说;“你带一班马上出发,全部化装成老百姓,就在前天那老地方方圆五公里内展开侦察,天黑后,我将带全连出发,预计半夜时分赶到,口令是刮什么风,回令是刀锋,再回令锋利,记住了,不然会要命的。”

“那我们还要不要准备刀?”朱炎平问。

“不用了,准备好了就出发吧。”小伍子命令道。

“是!”朱炎平回答一声,就带着全班人走了。然后,小伍子就把门关了,一个人呆在连部,他必须得马上琢磨出一套适合所有人使的刀法,不求好看,只求适合实战,又要简单易学,还要够有威力。

包括连部所有人,大家都找刀去了,小伍子就在连部一招一式地琢磨开来。

小伍子的命令刚刚下达,他也正在琢磨刀法,还真的有人跑到旅部找到了旅长陈随,他就是副连长老王。

老王刚把小伍子的命令一说,陈随就拉下脸来,说;“你不是到我这向我报道的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这副连长就算干到头啦。”

其实,老王的话还没说完,听旅长这一说,后面的话就再也不敢说了,连忙说;“我只是来向旅长汇报一下,没有别的意思。”

“没别的意思,那你还不快走,呆会连柴刀都会没啦。”

“是!是!我就走,找刀去。”老王讪讪地退了出来。

老王刚走,参谋长就过来说;“旅长,这小子这么干是什么意思啊?”

“管他什么意思,特务连交给他了就得听他的,只要打赢了明天这仗,用什么办法我不管,我不管过程,只要结果。”

“那也是,过程管个屁用,打赢了就行。”参谋长说了一句,也干其他的事去了。

这天中午,特务连一百多号人倾巢出动,到王林集到处找刀,唯一一家铁匠铺的刀,被抢购一空,许多的老乡家里也来了战士要求借刀,弄得王林集的人都莫明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