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对“时代”做出了错误的“判断”了吗?ZT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收藏 5 692

转帖说明:本人近期浏览了大量的文章,以一个过来人的眼光,觉得该是重新审视新中国建国六十年来的成败得失的时候了。

我还发现,铁血的网友年轻人偏多,关心政治的人很少,不了解毛泽东时代真实情况的人更是不少。

近年来,我们的党内和上层建筑中,正在刮着妖魔化毛泽东,妖魔化毛泽东时代的歪风。那些资改精英们蓄谋已久地、丧心病狂地丑化毛泽东和毛泽东所领导的中国共产党,把头三十年的革命与建设涂抹得一团漆黑。他们极力怂恿现在的中央领导人坚定不移地走资本主义道路,彻底背叛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

他们的丑恶行径,激起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极大愤慨,有良心和正义感的知识分子拿起笔,敲击键盘,书写一篇又一篇讨伐檄文。

这些讨伐檄文,有理有据,对于澄清精英们的歪理邪说,很有说服力,很值得大家一看,

因此,我觉得自己有责任和义务,向铁血的网友们推介实事求是反映新中国头三十年革命与建设伟大成就的帖子,以及目前能够发表这样的帖子的网站。

这个网站,就是“乌有之乡”,连接是http://www.wyzxsx.com/

下面是今天的一篇转帖,请大家看一看。

毛泽东对“时代”做出了错误的“判断”了吗?

——向何方先生的《对时代的两种不同判断及其后果》讨教

王志光


《炎黄春秋》2010年伊始,便隆重推出何方的《对时代的两种不同判断及其后果:新中国两个三十年》文章。从对建国头三十年我国对国际形势的所谓判断上犯了严重错误以及对这个严重错误进行反思入手,又一次挑起否定毛泽东的浪潮。

从毛泽东对国际形势的判断入手来达到否定毛泽东的目的,不能不说文章作者所采取的否定毛泽东的手段是十分巧妙的,由此也看得出来何方先生在否定毛泽东方面所表现出的“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但是,也正是这个巧妙的、独辟蹊径的、极富创新的“否毛”手段,提醒人们有必要重新回味建国的第一个“三十年”中毛泽东的国际外交战略和策略,从而看看毛泽东在这个“三十年”里对“时代”的判断上是犯了严重的错误,还是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

让我们先看看何方先生的观点。“到了20世纪50年代初,作为时代特征的和平与发展就代替了战争与革命”。按照何方先生的意见,世界到了20世纪50年代初就进入了“和平与发展”的时代,或者说就拉开了“和平与发展”的时代序幕了。那么,我就要问一下何方先生,既然世界到了20世纪50年代初就进入了“和平与发展”的时代,那么为什么以美国为首的北约世界还要与以苏联为首的华约组织进行长达近五十年的冷战、对峙呢?美国为什么要在韩国、日本建立它的军事基地以及在中国的台湾海峡部署它的太平洋舰队呢? 美国为什么要武装侵略朝鲜、阻止朝鲜实现自己的国家统一呢?

凡是有一些世界近代史知识的人都十分清楚,自从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诞生以来,世界新老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国家就从来没有停止对苏联采取政治、经济、文化、外交上的封锁、孤立措施,它们采取扶持苏联国内反社会主义的势力,以便内外联合实施对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新生政权的围攻与绞杀,直到进行军事干预和发动武装侵略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是新老帝国主义重新瓜分世界的必然产物,虽然苏美两国成为主导这场反德意日法西斯的盟友,但以美国为主导的资本帝国主义世界并没有从根本上放弃对世界社会主义力量的清剿。二战以后美国认识到单纯采取武力是很难瓦解正在展开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更难单纯地采取武力直接消灭已经存在的社会主义国家。因此,单纯的武力解决社会主义国家的战略也就变成“武力解决”与“和平演变”结合的新战略。毛泽东敏感地看到了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世界这种新战略,不失时机地采取应对措施。历史证明,从维护和保卫社会主义的胜利果实角度,毛泽东的思想和做法是及时的、必要的、英明的。如果没有毛泽东的这些思想和实践,中国社会主义的结局,很可能就与20世纪九十年代后的东欧和前苏联的下场没有两样了。

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毛泽东的这种思维已经十分清楚地摆在了世界的面前。按照毛泽东的思维,中国的社会主义要想取得最终的胜利,必须发展中国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文化和拥有中国无产阶级自己的科技知识分子队伍,必须调动各个方面的积极性,加快发展社会主义中国的经济。毛泽东的这个思维,最终发展成“四个现代化”的战略。中国能在不到三十年的时间里,完成西方资本主义世界三百年才能取得的工业化革命的成果,不能说不是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党人带领中国各族人民顶住压力、自力更生的结果。

显然,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毛泽东对世界(也就是何方先生所谓的“时代”)局势的判断,并不像何方所言的就是简单的“战争与革命”。相反,毛泽东通过国际斗争,尽最大可能争取国内经济快速恢复和发展的时机,不但在经济发展上首先赢得了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支持,而且还采取更加务实和战略的眼光,逐步摆脱在与苏联合作过程中有可能失去国家长远发展利益和失去经济上、科学上、国防上“民族独立”的后果,从而采取更加智慧的手段,保住了新中国在政治、经济、军事、外交上的独立。毛泽东的时代,是将“革命”和“建设”捆绑在一起来进行的。现在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按照现在的一些决策者的思维,毛泽东当年全心全意地搞经济建设,老老实实地实施农村里的“三自一包、四大自由”,并且在“一穷二白”的底子上不去发展军事、不去研制导弹、核潜艇、卫星,不去壮大国防实力,不去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只是发展经济、扩建城市、鼓励消费、大搞旅游业、大量引进资本主义,也就是将现在的“一切作为”都搬到毛泽东的20世纪五、六、七十年代!你想,那可能吗?那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可按照何方先生的观点,那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现在有些人在提及毛泽东时代时,惯于说“革命”而不说“革命和建设”;在论及“文革十年”时,依然使用“经济处在崩溃边缘”的说法。这种说法的用意是非常阴险的。那些彻头彻尾的反毛、反社会主义的各路人士,不顾毛泽东时代为中华民族建立的丰功伟绩,利用毛泽东时代在发展经济和开展文化革命方面的一些失误,而借题发挥,大肆渲染,制造国人在思想上的混乱。这些人的目的,其实已经十分清楚了。何方先生仅从自己的思维出发,用西方人对中国社会主义的态度来对待毛泽东的社会主义,用毛泽东的对立面的思维来评价毛泽东的思维,尤其用今天的国际形势变化的现实结果要求毛泽东的时代,研究毛泽东的时代,这种研究本身就不是一个历史的、客观的、科学的研究。研究毛泽东,必须将毛泽东放在他所处的时代;研究的视野和依据,必须是以毛泽东所处的时代,以毛泽东时代以前的历史时代为依据。这才是一个科学的研究方法和正确的研究思路。

在毛泽东时代,美国在世界范围内所发动的大大小小的战争所造成的损失,合计起来抵得过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法西斯国家给世界人民造成的损失。在指责毛泽东的所谓错误时,何方先生怎么没有将“这一点”考虑进去呢?在讲“和平与发展就代替了战争与革命”的时候,美化西方世界的的时候,“这一点”是绝对不能忽视更不能无视的!美国自二战结束后,加快在世界范围内建立军事基地,你何方先生能说美国是和平的“使者”吗?在毛泽东时代,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对中国实行残酷的经济封锁,直到今天依然没有完全解除这种封锁,你何方先生能说美国在毛泽东时代就在世界范围内扮演主导“和平与发展”的角色了吗?毛泽东在他的有生之年,采取非常手段逐渐打开中国全方位通往世界的道路,他在六十年代就开始构建在“自力更生、独立自主”基础上进行对外贸易交流的新时期,你能说毛泽东始终抱有“战争”和“革命”的思维,而不去发展国家经济吗?如果确实是你何方先生说的那样,毛泽东时代又怎能既无外债又无内债,并且到毛泽东逝去的时候还给中国人民留下近百亿美元的外汇储蓄呢?有些人不从国家的最高利益上研究和评价毛泽东以及他的时代,不从研究毛泽东时代国家在各方面的发展战略,往往纠缠所谓的“民穷”、“落后”、“搞运动”,说毛泽东时代“瞎折腾”。这样的一种评价思维只能造成中国人的思想上的混乱,只能造成更大的民族离心力。

在研究毛泽东的这个所谓的对“时代”的判断问题时,我不知道何方先生是在做形而上学的逻辑推理文章呢,还是在凭空想象地随便涂抹文字。何方先生怎么连这么一点最起码的历史事实都不尊重呢?连美国的尼克松总统都不承认在他执政期间的整个世界是“和平占主导的世界”;连邓小平先生都承认直到20世纪九十年代世界“和平与发展”两个问题一个也没有解决。何方先生怎么就敢断言“到了20世纪50年代初,作为时代特征的‘和平与发展’就代替了‘战争与革命’”了呢?江泽民在纪念“抗美援朝”50周年的讲话里明确指出:毛泽东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集体做出的抗美援朝英明战略决策,经过50年来的世界形势的变化发展证明是正确的,它打破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企图独霸世界的东方阵线,为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建立了安全的周边环境。何方先生为什么不去认真研究一下美国始终不变的称霸世界的全球战略呢?

当然,何方先生已经给自己的“立论”加上了“前提”,就是所谓的“世界战争”,只是苏美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战争。只要不发生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战争,世界就是和平的。但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虽然没有发生苏美两国间的直接战争,但由苏美两个超级大国导演的大大小小的地区冲突和局部战争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建国前三十年中印、中苏、中越等边境冲突以及西沙保卫战、珍宝岛保卫战等;美国指使台湾国民党搞反攻大陆、美国太平洋舰队虎视眈眈于毛泽东的新中国;苏联叛徒集团陈兵百万在中苏边界等等。这些冲突和战争,都说明两个超级大国对当时中国的现实威胁。

也许何方先生没有顾及到,像已经结束了的两次世界大战造成的几乎全球所有国家都卷入了战争的时代已经不可能再发生。但是,高科技信息化的战争虽然不是大面积的、大规模的,但却可以使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在短时期间里迅速灭亡。进入20世纪八十年代末以来,美国主导的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不就充分地证明了这一点了吗?现在美国正跃跃欲试,要对伊朗和社会主义的朝鲜发动战争,继续施展它的维护世界和平的“使者”作为。奥巴马总统最近说过,美国是用美国人民的牺牲来换取今天世界的“和平和发展”的。奥巴马的讲话不打自招,恰恰道明了美国作为世界霸主的作为。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在近20年来发动的这些战争,都是为了世界的“和平和发展”。美国全球战略引起世界人民的强烈不满和反抗,美国担心反美的战火会烧在美国的本土,采取先发制人的侵略手段,发动了一场场旨在实现和巩固美国全球战略目标的战争。这些战争,恰恰证明了世界的“和平与发展”依然是世界人民的一个愿景,现代意义的战争的阴霾并没有消去,并且依然笼罩在爱好“和平与发展”的人们的头上。显然,何方先生的所谓“到了20世纪50年代初,作为时代特征的‘和平与发展’就代替了‘战争与革命’”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是杜撰的。

何方先生在他的文章里煞有其事地说:“中国共产党经过延安整风,正式确立了毛主席的领导地位和绝对权威。从此,他的观点和看法也就成了党中央和全党的观点和看法,及至取得全国政权后,又成为国家和政府的观点和看法。所以,毛主席对时代和时代特征的判断,自然就成了党和政府制定国家战略和重大方针政策的基础。可惜他并没有看出时代特征的交替,在中国革命取得全面胜利和世界进入和平与发展时代以后,他还始终坚持战争与革命时代的判断。由此出发制定的建国后一系列重大政策,其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何方先生的上述说法,若是说给那些没有基本的历史知识的人听,肯定能博得一片喝彩。但凡是有一点头脑的人,立刻就会看出何方先生的这一番话又犯了一个主观主义的毛病。什么叫“可惜他并没有看出时代特征的交替”,什么叫“在中国革命取得全面胜利和世界进入和平与发展时代以后,他还始终坚持战争与革命时代的判断”,什么叫“由此出发制定的建国后一系列重大政策,其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呢?

何方先生说:“建国初期,毛泽东虽然坚持战争与革命时代的判断,但对当时的国际形势倒还能听信斯大林的估计,认为第三次世界大战一时打不起来,帝国主义看重的是争夺中间地带。”“但是进入1960年代,随着他发动的反修斗争日趋激烈,他对时代的提法调子越来越高,最后定位为写进中共九大报告中的‘帝国主义走向全面崩溃、社会主义走向全世界胜利的时代’”。何方在撰写这几段文字的时候,对建国后的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状况做过认真的研究了吗?

按照何方的意思,当时中国的国际地位与现在中国的国际地位差不多,中国当时面临的是世界和平的一片曙光,是为新中国的全方位发展提供了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大的机遇,由此毛泽东应该抓住这个“机遇期”,应该融入到国际进步潮流中!在何方先生看来,这样的发展机遇已经客观地摆在毛泽东的眼前,但是毛泽东一意孤行,始终抱着“战争和革命”的幻想不放,以致于造成“一错再错”直到酿成“后来的严重后果”。事实果真如何方先生说的这样吗?

新中国的革命和建设历史表明,建国之初,新中国面临的国际国内问题,尤其是来自资本主义世界的全方位封锁,以及中苏关系的破裂,使得新中国的领导人不得不重新确立中国的建设思路。

为了打开新中国通往世界的路,自20世纪六十年代以来,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革命家设法采取灵活机动的外交的战略战术,审时度势于苏美两霸之间,利用“中间地带”,成功地造成中、美、苏“三极世界”的格局,为新中国走进世界打开了局面。进入20世纪70年代,中国进入了国际外交的全盛时期,日、法、英、意、美等西方主要国家接连不断地向我示好。随后,中日、中法、中英、中意、中美陆续建立了外交关系。到1975年,与中国有外交关系和贸易往来关系的国家和地区已经达到150多个。这是何等的奇迹啊!在毛泽东时代,因为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革命家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的巨大作用,在不断团结第三世界国家人民的过程中,不断地增加世界和平的力量,尽最大可能地避免新的世界大战的爆发。毛泽东在这方面的努力,赢得世界上一切爱好和平的民族和国家以及各界人士的一致盛赞。如果没有毛泽东“三个世界划分”的伟大理论,如果没有“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在处理国际事务和解决一系列棘手问题的时候,中国就很容易受制于苏美,甚至成为它们中的任何一个国家的“附庸”。

毛泽东的时代中国赢得了世界,保证了中国作为世界大国的地位。同时,中国在逐步走进世界的过程中,逐步成为在处理国际事务上有影响力甚至发挥决定作用的世界大国。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在世界人们内心目中是顶天立地的“负责任大国”的形象。用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的话说,这个形象是毛泽东主动出击、主动团结世界上一切爱好和平的民族和国家、主动支持世界被压迫、被剥削的第三世界国家的斗争中取得的。否则,中国不会有这样的一个受世界瞩目和欢迎的“大国形象”,并且是主动承担国际义务和履行责任的“大国形象”!何方先生不顾这些史实,妄加议论,做自己一厢情愿的文章,足见其多么荒唐可笑!

何方先生以一位公正的历史学家的口吻说道:“历史已经作出结论:不管主观上是否认识到二战后世界已处于和平与发展时代,但凡是按照这一时代特征制定国策的国家和地区,不管是叫资本主义还是叫社会主义,经济社会都得到了快速发展,以至创造出奇迹。与此相反,凡是仍然坚信战争与革命为时代特征的,无论叫什么主义都肯定落后。这已是经世界各国实践检验过的普遍规律,不但完全适用于上世纪后半期,还会继续适用于已经开始的21世纪。只要回顾一下世界各国过去60年的发展情况,就不会对此有所怀疑。”并举实例说:“特别是战败国的德国和日本,可说都成一片废墟。但由于西德执行了艾哈德以发展为重点的社会市场经济政策,日本坚持和平发展的吉田茂路线,很快‘奇迹’就出现了。到1970年,日本的经济地位已跃居世界第二,西德也超过英法而升为第三。不但西德和日本,就是许多小国和地区如欧洲的芬兰、挪威、爱尔兰等,亚洲的‘四小龙’,也都创造了‘奇迹’。”

何方先生也许忘记了一个事实:日本靠的是什么发展起来的?亚洲“四小龙”又是靠的是什么发展起来的?中国的台湾靠的是什么发展起来的?试问有哪个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对这些国家和地区进行长达50年的全方位封锁?这些国家和地区原本就已经纳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体系,在美国等主要资本主义大国的保护下才得以获得发展。新生的社会主义国家朝鲜被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封锁了近六十年,直到现在来西方的封锁依然没有丝毫的改变。这又让朝鲜这样的资源贫乏的国家怎样发展呢?对社会主义国家进行无情的封锁、颠覆,这是西方帝国主义国家所暴露的最残酷、最野蛮的一面。

按照何方先生的说法,跟着美国走的国家都先后发展起来了,这些国家由于对“时代”有了正确的“判断”,把握了时代发展的主要特征即“和平与发展”,因此无论是社会主义国家,还是落后的发展中国家都获得了比较快的发展。那么,我们又要问这位何方先生:东欧的南斯拉夫在20世纪50年代就倒向了美国一边,可以说是最早实行西方式经济改革的社会主义国家,但其最终的结果如何呢?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包括前苏联,在进入20世纪八十年代后都先后按照美国的意图进行改革,其结果又是如何呢?何方先生能否再给一个令世人耳目一新的答复呢?

何方先生抓住建国以后第一代领导人发动和领导的历次政治、文化和思想上的革命运动,以此说明毛泽东时代是一个充满“折腾”的时代。他貌似不无反思地写道:“由于对时代特征判断错误,我们从上世纪50年代起就和那些抓住机遇的国家背道而驰。人家着眼经济建设、大力发展生产力;我们重视继续革命,不断改变生产关系和发动各种运动。人家千方百计开展对外经济文化交流;我们为反对“西化”和防止和平演变,坚持闭关自守。人家要搞缓和,我们强调备战。其结果是:人家迅速发展,进入新的文明阶段;我们落后倒退,丧失了一次最有利的发展机遇期。时间虽然只有30年,但要弥补起来,恐怕就得百十年。”何方先生还用了一些阴差阳错的数据进行纵横比较,以便证明自己观点的正确。然而这些数字比较,竟然都失去了最起码的比较前提,这种不顾历史背景和事实依据的比较让,人看后顿生厌恶。这样的文章能在《炎黄春秋》上发表,也就不足为怪了。

毛泽东的时代是一个充满智慧的时代,是一个需要智慧和不断创新的时代。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适应了这样的一个时代要求,为这个时代赋予了前人不具有也不可能有的智慧和创造力。由此而使积弱百年、千疮百孔的旧中国傲立于世界的东方。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采取科学的思维方式,用整体系统的手段,在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军事、外交等诸多领域协同运作,盘活了神州大地。在毛泽东的时代,要想把一个一穷二白的旧中国建成具有初步工农业体系、具有世界领先的科技文化水平和拥有强大的国防实力基础的社会主义新中国谈何容易!但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做到了,并且做得让世人惊叹,让世人赞扬。

现在,那些反毛、去毛人士,那些始终不忘走西方资本主义道路的所谓精英们,大谈毛泽东时代没有集中精力、全神贯注地搞经济建设、发展科学技术事业;魔化毛泽东及其时代,毫无顾忌地编造毛泽东时代所谓罪恶的“神话”。

毛泽东时代是依据他的那个时代的实际特点,采取了符合要重新站立起来的中华民族的实际需要的发展手段;采取了建立一个全新的社会所必须采取的手段,以及巩固已经建立的人民民主政权的手段。无论这样的手段是“激进的”还是“残酷的”,对今天的中国人来说都是可以理解的。如果像有些人士说的那样,毛泽东的时代简直就是“恶魔时代”、“人间地狱”,毛泽东使中华民族饿死了“四千万”、社会倒退了至少“一百年”等等,那毛泽东时代岂不就连最无能的晚清政府、北洋政府都不如了吗?如果是这样的一种事实,那么今天的“改革开放”还能进行下去吗?在第一次反毛喧嚣时,邓小平坦然承认毛泽东时代在经济科学等方面发展的速度和质量比同时期的其它社会主义国家好,也比一些后起的资本主义国家发展得要快。怎么在今天的诸如辛子陵、李锐和你何方先生的眼里就变了样了呢?

评价毛泽东及其时代,得看评价者站在哪个立场上,采取什么样的评价态度。所有毛泽东的反对派,所有坚持走资本主义道路的走资派,所有企图颠覆中国的社会主义根本制度的国际反华分子,他们从来都是要从根本上否定毛泽东及其社会主义事业的。因此,既然存在这样的“一股势力”,你又怎能不让他们不去反毛、去毛呢?他们要顺利实现他们的社会理想,就必须搬掉毛泽东这座大山,就一定要彻底地否定毛泽东的思想。这也是一个不依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

从所谓的“毛泽东对时代判断犯了严重错误”入手,由此而从根本上否定了毛泽东建国以来的伟大贡献,是何方先生为中国的反毛势力做出的一个“天才性”的贡献!

2010年01月24日于心明斋



本文内容于 2/2/2010 2:43:02 PM 被对越反击战幸存者编辑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