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代枪王 第一卷:神枪打皮子 第四章:黑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


东山上要请的神枪,名叫桃。桃的家就住东山一面向阳的山坡上,桃这个人奇黑,五十多岁,人说不上健壮,倒也很健康,对人热情,对谁都有求必应,是个大好人。由于桃这个人肤色奇黑,人们习惯上称他为黑桃。

黑桃枪打得好,指鼻子不打眼睛,是神枪,是这一带的名人。

黑桃地无一垄,房无一间,只在东山向阳坡上掏了一个地窨子安身立命,单靠打猎养家糊口。

黑桃打猎背着两支猎枪,只要他愿意,什么样的野兽、猛兽,他都敢打。黑桃是山里的王,名副其实的山神,什么样的野兽都得躲着他走。黑桃虽是以狩猎为生,但绝不贪婪,山上的豺狼虎豹什么都不缺,皮毛也能卖一个好价钱,但黑桃一般都不会主动去猎取它们,黑桃也很注意山上的和谐和稳定。

黑桃背着两支猎枪,是装火药放砂子一搂一个响的老土枪。黑桃是神枪,猎取山鸡野兔,天上飞的,地上跑的,一枪一只,从没失手过。黑桃不管打猎走出去多远,黑桃的儿子葫芦跟着母亲就在地窨子周围玩耍,从来就没有大型野兽敢光顾过。狮子老虎也一样,谁敢啊,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黑桃山上行,大型的野兽们都认识黑桃,黑桃也认识他们,他们互不干扰,我行我素,大有井水不犯河水之势。不过也有特例,一次一只从外地闯进来的一头熊瞎子,仰仗着自己身大力不亏,把谁都不放在眼里,一时间,在山上横冲直撞,谁都不敢惹他。这倒也算了,黑桃也能睁眼闭眼放他一马,谁知这熊瞎子不识好歹,溜达到黑桃的地窨子处,看到玩耍中的葫芦顿生歹意,要不是葫芦的母亲发现得早,将葫芦及时地拉进地窨子,并用粗大的原木死死抵住了房门,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熊瞎子胡闹一气,什么也没捞到,就晃着身子走了。熊瞎子好大的胆,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真是活到日子了。

这真叫新来的户不知路,不拜山神就算了,千不该万不该欺辱到山神的头上,这怎么能了得呢?

黑桃的眼都气红了。黑桃两支枪都装足了药,装上了打大野兽才舍得用的指头粗大长铁砂,黑桃就等着这该死的熊瞎子再来品尝。

做猎人的都清楚,熊瞎子有个秉性,是不是也该叫一种韧性,不成功,没得到的东西,反更能激出熊瞎子的兴趣。

黑桃知道,熊瞎子还会来的,打熊瞎子从来不用东奔西跑,满山找熊瞎子的踪迹,只要在熊瞎子没有得手的地方等着就是,熊瞎子二次回来是一定的。

熊瞎子偷袭葫芦母子没有得手,熊瞎子认为那是人对他的一种藐视,熊瞎子什么时候想起来心中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愤怒。那一天熊瞎子又来了,黑桃为了引诱熊瞎子,故意让葫芦像往常一样在地窨子的周围玩耍。熊瞎子不识套套计,看到葫芦在一个人的玩耍,果然又向葫芦扑了过来。

熊瞎子向葫芦扑了过来,黑桃已经看得清楚了,这是一只外来熊,新来的户不知路,黑桃也不想怪罪他,黑桃想给他一个改过立新的机会,更重要的是黑桃在猎取大型动物的时候,他不喜欢打黑枪,他更喜欢面对面一对一地对决。

聪明的野兽往往在这个时候,看到了是黑桃,是惹不起的山神,就会选择自动离开,黑桃从来不选择追击,只要服输就行。

熊瞎子向黑桃的儿子葫芦扑过来,葫芦的母亲又将葫芦拉进了地窨子,关上门,用原木死死地抵住。

黑桃站在了熊瞎子的眼前,黑桃与熊瞎子也就有几十米远的距离。熊瞎子看到了黑桃仅仅迟疑了一下,并没有就此收住进攻的脚步。熊瞎子看到了黑桃手里提着的枪,身上还背着一支,那东西熊瞎子没少见过,有多少猎人在他枪响过之后,枪上的青烟还没有飘逝,这只熊瞎子就会顺着枪弹的青烟扑上去,再怎么强壮的猎人也会被他一掌打歪了脑袋,折断了枪支,让其死于非命。

熊瞎子豺狼虎豹都不怕,体格并不健壮的黑桃,熊瞎子更不放在眼里。熊瞎子不怕黑桃,黑桃有两支枪就更不怕熊瞎子。熊瞎子发一声怒吼,一跳一窜飞快地向黑桃扑了过来。

“嘭!”地一声枪响,黑桃一枪打瞎了熊瞎子的一只眼睛,这只是一个警告。黑桃并不想真要了这只熊瞎子的命。

熊瞎子瞎了一只眼,熊瞎子暴怒,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侮辱,熊瞎子抱着头,捂着眼睛,就地打一滚身,再发一身怒吼,直立起身体来,再次向黑桃呼呼扑来。

熊瞎子立起了身,这正是黑桃最想要的一个效果。暴怒的熊瞎子立起了身体,熊瞎子的心脏部位完全就暴露在黑桃的眼前,黑桃飞快地丢下了手中刚响过的枪支,换过身上背的另一支装满火药铁长砂的枪支,轻松地打开枪机。

“嘭!”地又是一枪,枪管中那颗指头粗长长地铁砂,在黑色火药瞬间爆炸所产生的巨大冲力的推动下,以极快的速度冲出枪管,在空气中灼灼地飞行了短暂一段时间后,噗地一声,声音虽是轻微,长砂却毫不费力地穿过熊瞎子结实地毛皮,打穿了熊瞎子的心脏,熊瞎子一声不吭地倒在了地上,至死都大睁着两只眼睛……

山下来了一伙子人,还抬着三顶轿子。山里多半年常常连个人影都不见,三顶轿子抬进了山里 ,来干什么,莫非是这伙人走迷了路?

黑桃百思不得其解。

那伙人越走越近,黑桃细看,认识。原来是东山屯的人,为首的是东山屯德高望重,白胡子飘逸的族长,他们根本就不是迷了路。

族长老远就笑,向黑桃打着招呼:“黑桃兄弟,一向可好啊!”

黑桃笑:“好是好,只是不知道是什么风把族长大人一下就刮进山里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