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召忠嘲笑美中段反导失败:我中段反导有独到之处!

雷达王 收藏 3 560
导读:中国著名的军事评论员张召忠教授日前做客腾讯《召忠说军事》指出,解读了中国近期举行的反导技术。他同时指出,中国中国反导技术水平目前处于世界第3或第4,仅次于美国、俄罗斯或者以色列。以下是张召忠接受采访全文: 中段反导拦截技术难度非常非常大 主持人:中段陆基反导实验,它是怎么样的一个实验? 张召忠:首先我说中段,中段就是说这个导弹的飞行分助推段,也叫初始段。比如说中国发射洲际弹道导弹一般是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大家都看到,升空了,这叫初始段,助推器点火,升起来了。现在老百姓能够看到的,能够有感性认识的全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著名的军事评论员张召忠教授日前做客腾讯《召忠说军事》指出,解读了中国近期举行的反导技术。他同时指出,中国中国反导技术水平目前处于世界第3或第4,仅次于美国、俄罗斯或者以色列。以下是张召忠接受采访全文:

中段反导拦截技术难度非常非常大

主持人:中段陆基反导实验,它是怎么样的一个实验?

张召忠:首先我说中段,中段就是说这个导弹的飞行分助推段,也叫初始段。比如说中国发射洲际弹道导弹一般是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大家都看到,升空了,这叫初始段,助推器点火,升起来了。现在老百姓能够看到的,能够有感性认识的全是初始段,上升干什么去呢?主要是要穿越大气层,因为大气层很稠密,阻力很大,它要突破这个阻力,突破大气层,一级不行,二级、三级,将来奔月要推到月球那边去。

一个发动机不行,要搞四个,都是这个道理。推完了之后,推到外层空间,外层空间就是没有空气了,就是真空状态了,这个时候它的助推器就没了,就光剩下弹头了,这个时候就按照初始方向,按照预定轨道开始飞,原来35米、40米长的一个大的火箭,现在可能就剩了两三米,四五米这么长的东西了。就在这儿恒定飞。这叫中段。

中段它有什么特点呢?飞行的高度相对来讲平稳,飞行的速度大约是恒定的,飞行的方向大约也是能够判定的,这一段时间相对稳定。所以说中段反导就是指的这个段。这个中段它距离地面的高度大约在1000到2000公里这样的高度,当然也有上万公里的,这上万公里你打不着它,是这样一个高度。

这个高度在真空过程中,然后这个导弹就到了对方的首都或者是到了对方的城市上空了,到了城市上空以后,这就叫末段,末段以后必须要重新进入大气层,因为不重新进入大气层,它老在外层空间飞有什么用呢?永远不落下来没法儿打目标,这样就再入大气层,它又面临很稠密的大气层,大气层又会对它进行烧蚀,因为有阻力,面临这样的一个东西,所以它的飞行速度会慢下来,另外它会在这之前分导,一个母弹头会分裂出10个、8个、5个、6个子弹头。另外还会产生核爆炸,所以说在这个阶段拦截它,会造成很多的副作用。

第一个拦截的难度很大,如果是一个核弹的话,比方说到了北京头顶上了,我把核弹拦截掉,它还是在北京上空进行核爆炸,末段的你拦不拦截是一个事,确实拦截以后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还有一个问题,拦截的难度大,如果初始段进行拦截,它是一个老母鸡带着一肚子的鸡蛋,还没有下蛋呢,你直接拦截了,那多好呢?到了末段的时候,老母鸡开始下蛋,你再拦截那个鸡蛋,这个难度就很大了。

所以说现在我们大家熟悉的这些导弹都是在末段拦截这些“鸡蛋”的,比方说中国的红旗-9,俄罗斯的S-300、S-400,以色列的箭-2,美国的“爱国者-3”、“爱国者-2”,还有美国的宙斯盾里头的标准-2和标准-3都是属于这个层次的,都是末段的,射程100多公里到200公里,射高几十公里,大约都是这个层次的。

现在我们今天谈的这个就是中段拦截,它有它的技术难度,一个是射程很远,有可能上千公里,也有可能几千公里,这个一般的导弹你打不了这么远,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就是说,到了中段的这个时候,现在飞行在中段的比较高级的导弹,中段可以进行机动变轨,当它变轨的时候它就很难打了,它不再是恒定的。这是第一个变化。

第三个变化,现在有些导弹在中段的时候就开始提前分导,可以分成好几个了,如果它不分导的时候,你打的是一个老母鸡,如果分导之后,你这个时候再打它就比较麻烦了。所以说中段拦截难度是比较大的。射程比较远,高度比较高,另外它有可能会变轨,还有可能会分导,这些都相对来讲难度比较大。但是中段如果能够给它拦下来,当然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它不会到我这个目标上空,所以会很安全。

现在好多,你像军舰上面研制了很多导弹,军舰上的导弹一般是中远程的,大约射程100到200公里,像美国的标准-3,标准-2这样的导弹射程100-200公里,这是一类。还有射程40-50公里的。最后还有一个射程3公里的密集阵火炮,当对方的导弹接近你这个舰艇大约3-5公里的时候,你再拦截它是没有用的。你想想一个导弹几十米长,两三马赫的速度向你这个舰冲击,就算0.9马赫的速度向你这个舰冲击,你再拦截,打爆了头,它后面的整体冲击力都能够把你的舰击沉了。主要有惯性加速度这些作用力,现在大家看到的这些末段的反导的一些导弹,它其实不是反导用的,它其实是打亚音速的,比如说巡航导弹,比方说直升机,比方说无人机、亚音速,也可以打超音速的飞机。导弹速度快,速度要是飞机速度的十倍,这么快的速度一眨眼就过来了,你没有预警时间。所以说它的目标也小,一枚导弹很小,它和飞机的目标相比它太小了。所以说反导拦截这个难度可想而知,非常非常大。这就是中段拦截。

主持人:那么在上升段,也就是初始段的拦截难度大吗?

张召忠:上升段,初始段的拦截难度也比较大,它比较大在哪几个地方呢?一个比方说中国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我去过这个发射中心,它在中国的内陆,离海比较远,美国有宙斯盾这样的标准-3导弹,它的射程最远是200公里,从我们的海边到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起码有3000-4000公里,理论上可以,当西昌你发射了之后,美国在第一岛链可以发射标准导弹去打,但是你能打200公里,你这个地方距离新疆、甘肃要好几千公里,你打不着,够不着,尤其是中国内陆纵深这么大,它够不着。如果我在海边发射,正好在他的射程里头,一下子把你给干掉了,这是一个。

还有一个就是说原来发射井的时候,就是说这个导弹比方说35米,你那个发射井起码得搞到50多米,很粗,这个导弹。你的发射井要比它粗一倍以上,那么大的发射井,你发射井固定在那个地方,中国的发射井在哪个地方,美国都知道,都给你GPS定位的。美国的发射井在哪儿,俄罗斯都给你定位,这都是很清楚的。所以说发射井什么时候要发射一枚导弹,他要进行很长时间的准备,液体的,要加注,这个都要进行准备。

一般情况下,他都能推算出来你什么时候发射,为什么朝鲜一发射导弹,国际上都知道他要在哪天发射,因为你加注要需要很长时间,就像给汽车加油,只不过给导弹加注需要很长时间,一旦加上了之后你就弄不回来了,你必须得飞,你退不回来了。就像咱们汽车里头加上油以后,你再把油弄出来这个难度就比较大了,你必须得跑。所以液体导弹加上油以后就非常麻烦了。所以说对于发射井发射的导弹一般情况下地方比较好推测。因为它的卫星一天到晚在这儿转,比方说每一个小时转一次,你这个事可能要干三四天,十来天,甚至半年才能把这个准备工作做好,他当然知道了。这是一个。

还有一个现在发射导弹好多不采用液体燃料,是固体的,像咱们的东风-21东风-31东风-11,全是固体的,把它放在一个轮式战斗车上,10个轮,20个轮子的大车上,然后就到处转,现在搞上伪装,美国等你的卫星过来的时候,我就停在那个地方,卫星一走,我马上就机动,你也不知道我跑哪儿去了,我到那个地方竖起来,我一下子就发,所以拦截不了,你不知道在哪儿。陆基的导弹很难拦截。还有潜艇水下发射,这个你更拦截不了。初始段理论上来讲好拦截,为什么好拦截,因为它是一个整弹,老母鸡的目标很大,但是鸡蛋的目标很小,可你不知道这个老母鸡什么时候飞,从什么地方飞,飞多高,你搞不清楚,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初始段的拦截,美国一直在做这个工作,但是由于刚才存在的这几个问题,拦截的难度还是相对来讲比较大。

美国借对台军售部署来自己的战区导弹防御系统

主持人:美国我们知道是最先搞反导的,前一段时间我们中国又搞反导,反导顾名思义就是用导弹打来袭的导弹,除了这种措施,还有没有其他更好的措施来防御敌方袭过来的导弹?

张召忠:现在美国是搞得最全的了,初始段的拦截使用宙斯盾,因为它部署在舰艇上,它可以接近敌方导弹发射的海域,初始段美国是使用宙斯盾和标准-3,中段拦截美国现在有射程2000多公里的GM中程拦截弹。末段的美国有标准-3,也可以用宙斯盾,陆上用“爱国者-3”,美国是比较配套的,成体系的。

其他有些国家它是单一的,像日本,日本就是美国卖给它的“爱国者-3”。韩国也是“爱国者-3”,以色列它是自己研制的箭-2,以色列研制的末段的反导系统,严格来讲,我个人认为,看你从哪个角度来说,应该是在某些方面比美国还要先进,以色列搞的一些东西,比方说反辐射无人机、相控阵雷达、箭-2反导导弹比美国要强,美国的反导导弹它是打对方的洲际导弹,这样的目标是35米长,直径一两米粗这样的大家伙,美国就专门干这个。

相控阵雷达一看能看这么远,以色列说我不面临这个危险,我面临的是哈马斯,哈马斯在路边弄一个这么粗的电线杆,它给锯断了,两头锯平了,中间是空心的,把炸药装进去,往火箭下面支两个杆,往后面一点火,火箭就跑到以色列去了。我到以色列去过,以色列东边就是黎巴嫩真主党就这么干。就是一点火就这样过去了,这算什么东西,自己土造的火箭炮,这个它就很吓人,它打不死几个人,但是太吓人了,说不定落在哪儿。以色列的反导导弹有一个功能是能够飞起来打火箭弹,世界上能够拦截火箭弹的我只知道只有以色列有,其他的国家都干不了,美国这么多好导弹,爱国者导弹拦截不了。那个目标太小,而且在空中飞行总共就十公里,二十公里那么远,所以没等你拦截,它早落下来了,这个技术难度非常高,这是美国所不及的。所以以色列在这方面有很多的创新。

美国反导主要的构想有两个,一个是美国的本土,它叫国家战略导弹防御体系,美国的本土想用一口大锅盖在美国本土上,这叫国家战略导弹防御系统,这个它防谁呢?它防俄罗斯的导弹打到美国本土,洛杉矶、华盛顿,再一个是防中国的导弹打到它,这个是防洲际弹道导弹,是美国陆基的本土的导弹。本土以外的是战区防御导弹系统,比方说东亚这是一个战区,这个战区的导弹防御系统包括什么呢?包括如何发现对方的导弹进行发射,预警卫星,电子侦察卫星来探测中国什么时候要发射导弹,这是这一套发射系统。

这一套侦察系统,侦察系统发现以后,它要通过卫星,要向美国的各级指挥部要报告,这是一个战略通信卫星负责干这个事情,这些预警的信息通过通信系统对美国整个反导系统进行预警以后,美国的反导系统就开始启动,所谓的“爱国者-3”导弹发射连它的相控阵雷达启动,预警系统告诉他,例如在这个方位大约过十分钟之后,中国有一枚东风-15导弹,它的相控阵雷达就瞄准这个方向,当你距它大约有100多公里,200多公里的时候,它就能够锁定了,锁定之后,它就保持对你这个导弹进行跟踪,这个时候进入火控雷达,这个时候马上开始解算你这个导弹的飞行速度是多少,飞行的高度是多少,方位角是多少,计算机迅速解算,解算之后把这个数据自动输给“爱国者-3”导弹,这个“爱国者-3”导弹就开始起飞,空中进行拦截,直接撞击。

刚才我说的是一个导弹发射连它是这样,如果我有十个导弹发射连都朝着这个方向,那不就是更好了吗?所以说美国就利用它的预警资源,它的通信资源,然后在日本部署了“爱国者-3”,在韩国部署了“爱国者-3”,现在又要在台湾部署“爱国者-3”,它把所有的“爱国者-3”的这些信息,预警这些都给你整合,整合起来以后,大家一块儿对着它,谁占优势,谁就先发,谁发现了,谁就先打。这样它不就是构成了一个体系了吗?上次我说美国卖给台湾的“爱国者-3”其实就是借用台湾这个地方来部署它自己的战区导弹防御系统,构成反导体系的的一个节点。

主持人:这次我们中国为什么要搞反导实验,我们的目的是什么呢?

张召忠:中国的战略是防御的,中国的防御和美国的区分大概有这么几个,美国的导弹防御分战略导弹防御系统和战区导弹防御系统,中国搞不了这么多,就是说,只要你打到中国大陆上来的,我都防,这是一个区别。

再一个就是美国的反导体系,不管是助推段的,中段的,还是末段的,基本上都在20-30年前就处于战斗状态,战斗值班已经处于作战使用了,中国的反导系统现在列入记载的只有两次,一次是2007年中国用导弹打卫星,这是一次实验,再就是11号这一次,这是第二次实验,这两次实验都是成功的。陆基中程导弹实验美国进行过十几次试验,十几次的过程当中,三分之二都是失败的,这是难度很大的。当然我们进行的这个难度和美国这个难度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

你比方说我自己发射导弹,打我自己的卫星,这两个要素我们是知道的,我卫星的运行轨道我是知道的,我导弹什么时候发射我也知道的,在两个因素都知道的情况下,我用自己的导弹打自己的卫星,这个成功的概率相对比较大一点。如果说现在我这个导弹要发射,我在这儿还没有准备好,比方说我在聊天、吃饭、睡觉,敌人突然导弹发射了,我发出预警,说敌人的导弹来了,来了之后,人先起床,再启动导弹,这个时间很难说能来得及,这不是一个概念。试验成功和具备实战能力,这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试验成功是什么意思呢?国防科技工业部门它要研制一个武器装备的时候,它会要进行大量的试验,这样的试验是进行技术探索,进行一些新的机理,新的概念的一种验证,它在图上画出来了,有这样一种想法,但是它通过做试验,要进行验证。就像甲流出来了,但是甲流的疫苗要经过半年之后,大量的采集样品,进行实验室的实验,这个时候才能出疫苗,有可能研制成功,有可能研制不成功,到现在甲流疫苗大家说是假的,现在中国进行的是科学实验的这个过程。这个过程军方是没有参与的,它试验它的,它有可能明年还要试验,后年还要试验,还要多次试验,有10次甚至20次的实验,这都是国防工业部门试验的。他什么时候跟军队发生关系呢,他试验了之后,感觉技术上有把握了,就要求军方参与他的试验,就会在靶场上进行试验,如果说成功了,那就定型。定型以后再批量生产,这个时候才跟军方产生关系。装备到部队以后军方才形成战斗力。这还有一个相当长的过程。

美国现在的陆基中程导弹还是在国防工业部门在训练,在试验,他还没有装备。所以中国要装备还得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所以我们现在还是处于工业部门在技术实验的这样一个过程,在探索过程当中。这个探索过程是很长的,80年代,20-30年前,美国就想搞外层空间的新概念的一些武器,用激光、粒子束,电磁炮来拦截对方的导弹,这个技术工业部门试验了30年了,到现在还没装备呢。所以说我们很难讲中国的工业部门现在在进行的试验什么时候能够装备部队,这都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中国航天有很多独到之处

主持人:那我们这次反导实验取得了成功,这说明我们在哪些领域取得了成就呢?

张召忠:我个人研究装备几十年了,40年了,我有一个最大的感受,就是说,越是那些封锁中国的,什么东西都不愿意卖给中国的,中国的进步就越快。不知道为什么?你看汽车,谁都卖给我们,我们的汽车工业没有自主知识产权,你说两弹一星,这个火箭,原子弹、氢弹、导弹,这些东西,美国一张纸都不给我们,但是我们在这方面有自己的特点,比方说捆绑式火箭,外国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捆绑式火箭,中国搞这个玩意儿,别看那个样子很特别,但是失败率很小,成功率很高,所以中国在航天这一块我们有很多独到之处。

这些独到之处,你比方说我们的航天的测控,大推力的火箭,我们的航天器,这些方面我们逐渐形成了一个体系,有了一大批的人才,我们发射了很多很多的航天器,也帮着外国发射了很多的航天器,也就是这个月又发射了第三颗北斗卫星,北斗还要发射10颗、20颗、30颗,最后要发射35颗,要组网,要搞二代北斗,将来有点像欧洲的伽利略,美国的GPS和俄罗斯的格拉纳斯,基本上形成这样的一个网络。

还要准备在今年使用新的大推力火箭,要探月,在探月的过程当中顺便到其他星球上再看看,看看火星、土星,看看其他的星。你想想,中国反导的这个导弹的技术,它和其他的技术都是相互兼容的,测控技术,跟踪监视技术、指挥控制技术、导弹拦截技术,这些都是兼容的。所以说这些技术和中国整个的航天技术是分不开的。

技术实验距离实战对抗还相差甚远

主持人:您说了我们现在反导的实验很成功,那么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以后的预警系统也要相应的逐步来提高呢?

张召忠:首先你说一个大力士,这个人长两米,200公斤的大力士在那儿拳击,他靠什么把对方击倒呢?首先要眼尖手快,对方一出拳马上就躲过去了,他得眼睛看得见才能有行动。如果这个大力士看不见,他是一个盲人,他是一个瞎子,啥也看不见,但是他两米高,200公斤,拳头很硬,整天练拳击,他看不到目标,再折腾有用吗?没有用。必须得眼尖手快、拳头硬、力量大,相互组合起来这才能行。

我们现在做到的是,从这次试验来讲,我们只是试验了我们的导弹,而这个导弹是在已知目标的情况下发射的,这个东西是试验状态,那么战斗状态怎么回事呢?两个拳击手是战斗状态,肯定不会说你摆好了,我这个拳头在这边打过去,这是唱京剧,唱京剧那叫程式,你看他乱打,那都是提前摆好了,成套路的,当我这个剑在这儿,你马上就打。打仗怎么是套路呢?我告诉你,我在这边打,你的导弹在这边拦截,真打仗的时候导弹可能从这边打过来。所以技术试验还是技术概念性的试验,技术的可行性的试验,距离对抗性作战还相差甚远,还不是那个概念。

反导拦截弹可能是一种新概念导弹,和红旗-9关系不大

主持人:有人说了,我们这次反导实验使用的拦截导弹好像是用红旗-9的改进型,您同不同意这种说法?

张召忠:红旗-9改进也不是说不可以,红旗-9是在S-300的基础上改进的,红旗-9个头有点小,就靠它那个推力很难,因为美国中段拦截是定在2000多公里,红旗-9是200多公里,200多公里到2000多公里这个空间差距还是比较小的,我一开始也以为是红旗-9改的,最后我仔细想这个东西,红旗-9再改,除非再加一个15米长的大的助推器,那就不叫红旗-9了,你再加15米、20米长,你必须得加助推器,否则你怎么能推几百公里,上千公里呢,红旗-9是完不成这个任务的,或者是捆绑式的,再给它捆绑几个助推器,那个改进就大了。

什么叫改进呢?就是说,我买了一个捷达车,在这个车里头我要装一个音响系统,里头的内饰装一下,这叫改进,你说把整个的外壳都换成奥迪,发动机也换成奥迪的发动机,这还叫捷达吗?它就不一样了。所以说,从技术上来看,我们的中段拦截可能是使用另外一种概念的导弹,和红旗-9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中国反导实验采用直接拦截方式,难度最高

主持人:我们这次实验用的这种可以说是一种新型的拦截导弹,这种导弹必须要具备哪些功能才能完成这个反导的使命?

张召忠:第一,首先你得要知道对方的导弹是从哪儿来,知道目标从哪儿来,这是一个。要知道目标从哪儿来,你的预警系统,你的侦察监视系统,你的指挥控制系统,这个都要全套的。

第二,自己要能够把导弹发射出去,发射阵地的这套东西要是齐全的,要确保拦截导弹是发射成功的。

第三,对方的导弹往这儿飞,我们的拦截导弹也往这儿飞,这两个导弹在外层空间相遇的这种准确度,这个要是精确计算的,如果说算错了,它自己还能够根据目标进行修正。一般情况下,这个拦截导弹本身是不带自主探测装置的,像雷达,不带这个东西,但是这个高级的反导导弹必须要带这个东西才能够调整到精确打击对方来袭导弹的这个目标。你是用什么方法来调的?在外层空间,这时对方导弹来了,你怎么样把你这个导弹调成正确轨道正好打上它,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技术。你是采取什么控制方式的,因为弹道导弹是走直线的,你想让它变轨或者是机动,你采用的是什么技术。

第四,瞄准了目标以后,你通过什么方式去拦截的,俄罗斯是采取核爆炸,美国有一段采取“智能卵石”,放出十几个小弹头进行拦截,美国后来用“伞”进行拦截。中国现在采取的是直接拦截,好比对方一万公里之外飞来一只蚊子,以15马赫的速度发行,我发一根针,我要识别,从一万公里外就要看到这只蚊子,而且还能判断这只蚊子是公还是母,我发射一根针,正好把蚊子从脑袋到屁股穿透,基本上就是这个难度,可想而知,直接撞击就是这个难度。

中国是采取什么办法能够达到这个技术,这些都是高难度的。

中国反导导弹何时定型装备部队还说不好

主持人:我们中国这次反导实验的成功,包括以后也会可能有类似的实验在继续,当我们成功定型了以后,会不会装备部队形成战斗力呢?

张召忠:如果说试验最后成功了,定型了,那肯定就装备部队,不装备部队,定型这个东西干什么呢?武器装备都是这样的,一艘驱逐舰,一架飞机也是这样的,为什么驱逐舰和飞机有的时候是在工厂建造,科研部门,工厂要经过好长时间,造完了交给部队,部队是用户,就开始使用了,就像咱们的汽车也是这样的,比方说宝马车,它在过去五六年,十来年它就有一个新的概念车,这个新的概念车是不用机器发动机,也不用电力发动机,它是用一个新的氢能源这样一个东西,我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动力是怎么弄的呢?它也不用电驱动,也不用电池驱动,也不用柴油机或者是汽油机驱动,它是一个氢能源,氢能源是什么,我不知道这个东西,它怎么能驱动这个宝马车呢,在咱们中国科技馆就有这个东西。这个车很好,也没有污染,也不排放什么东西,咱们大街上卖吧,大家都买这个东西,碳排放等于零,这个多好啊,哥本哈根会议精神又符合,但是它弄不出来,到现在没有投放市场。你可以讲这个氢能源,这个车多好多好,但是它已经研制十来年了,宝马公司还没有推出来,未来十年,也不知道会不会推出来,只有它推出来,千家万户都买了这个车,开着上街的时候,这才是要发挥作用。

所以我们部队关心的这个事情就是什么时候能到我们的官兵手里边,这才是能形成战斗力的,就像我们关心这个氢能源的宝马车什么时候我花钱,真金白银,我能把它买过来开上,你在实验室里的东西离我太遥远了,就像甲流似的,你实验那个甲流的疫苗,那是科学家的事情,跟老百姓没有什么太大关系,老百姓关心的是什么时候我能打一针,这个事不好说了,现在好不容易打一针甲流,我就打了一针,现在说是假的,现在说这个甲流根本没有这个事,另外这个甲流这个疫苗也是假的,法国那边在吵架呢。

中国反导试验与美对台军售无关

主持人:美国不顾我们中国多次的反对,执意要向台湾出售“爱国者-3”这个系统,有评论说,中国这次进行反导实验,就是剑指美国对台军售?

张召忠:“爱国者-3”是末段的拦截,我们这是中段的,“爱国者-3”已经装备使用,已经可以作为一个产品往外卖钱,我们这个还处于概念性探索和科学实验阶段,这两个没有任何可比性。它的那个是军事实力,我们这个是军事潜力,没有什么任何关系。

中国搞反导系统不会走美苏的怪圈

主持人:我们中国的近邻是印度,他们拥有射程达到5000公里的“烈火-3”,能覆盖包括北京在内的大部分中国的领土,可以看出我们反导技术的发展必须是势在必行,这是不是会导致亚太地区的武器装备的竞赛呢?

张召忠:美国和俄罗斯曾经就这个问题谈判了很多年,1983年,当时里根总统搞SDI星球大战计划也是这个问题,俄罗斯有1000枚洲际导弹能够打到美国,结果美国里根总统搞SDI计划之后,让它这1000枚导弹当中的70%到80%全作废,等于还剩200-300枚。当时苏联说,我这些导弹不是白花钱了吗?不行,我得花更多的钱生产更多的导弹,这就是军备竞赛,最后导致苏联的解体。

由于前面有车,后面有辙,苏联的解体很大的程度就是让SDI闹的,中国再发展,我们绝不能走美国那条路子,我们要搞有效的反导系统,这个有效的反导系统要避免引起军备竞赛,但是要证明有这样的技术。我感觉老一代革命家毛主席当时确定要搞两弹一星的时候,毛主席开始说,“我们要搞一点点原子弹、氢弹”,就搞了十几枚,证明有,我有这个威慑力让你害怕就行了,美国搞了很多,俄罗斯搞了很多,结果后来它还要裁减。反导的问题我们也不能走向苏联的那种怪圈。

中国反导技术水平处于世界第三或第四

主持人:综合世界上这些反导的技术水平来看,我们中国目前的反导实验处在一个大概什么样的水准?

张召忠:中国的陆基中程导弹很显然走在美国后头,虽然和美国相差十几年、二十来年的水平,但是仍然是在世界排名第二,后面是俄罗斯。在初始段和末段的导弹拦截,这个技术方面,中国相比美国、俄罗斯有可能是以色列,相比他们还要在后头。我们大约排在第四或者是第三这个位置,虽然以色列的箭-2可以排上,但是它能够打小目标,我们这个还够呛。但是它的射程相对于红旗-9来讲还比较差,我们大约是第三、第四这个位置。

主持人:谢谢张教授。

主持人:下面我们进入网友问题的回答时间。

腾讯网友“王渌”:美国现在对台军售对中国的利益损害是非常大的,我们目前有什么一些好的方法来阻止美国对台军售?能确确实实的打疼美国。

张召忠:不少专家和网友都提了一些办法,现在我们通常用的办法一个是外交抗议,外交部宣布我们抗议,再一个是军方停止军方的互访,这两个都是软性的。现在硬性的东西,让美国感觉痛,比方说你闯红灯,闯红灯的话,在中国就是罚两分、三分,在外国的话,闯一次红灯就撤销驾照,这就是让你感觉痛。酒后驾车,中国一次12分,全取消。如果说你酒后驾车测你血液酒精含量是多少,你要是不配合,那就要关禁闭,这个就很好,要让你感觉痛。如果说你酒后驾车撞了一棵树,撞坏了一个东西,然后就说,“同志啊,这个是不好的,酒后驾车,你看干这个多不好呢,你看你把公家的财产都撞坏了”。老讲这种话他下次还喝酒。

所以中国的对台军售问题不是再讲道理的问题,而是到了该采取措施的时候。我感觉,首先一个,要从法理上我们要采取措施,美国有《与台湾关系法》,这个法到现在30年了,中国没有任何一个法与它相对,美国根据《与台湾关系法》不断的向它卖武器,中国也要根据《反分裂国家法》制订一个《反分裂国家法》下面的一个子法,谁往台湾卖武器我就制裁谁,《对台武器禁售法》,我这个子法是谁要卖给台湾武器,我就根据这个法去制裁谁售。要通过国家方式去进行商业制裁,或者通过军事上进行军事封锁。

比方说你这个船往台湾卖武器,我可以派我的舰队给你封锁,叫你回去。你空运,我通过我的飞机拦截,你来一架战斗机,我给你拦截回去。要通过《反分裂国家法》另一个法,《禁止对台武器销售法》。因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你怎么能乱卖武器,要赋予解放军和我们的边防武警一定的权利,避免一些随意性。这个领导说应该这样,那个领导说应该这样,这个学者说应该这样,那个学者说应该那样,这个就有点乱了。

比方说制裁美国的“洛克西德马丁”公司和雷神公司,这两个公司都是军工企业,跟中国没有任何关系,你治它有什么用呢,它也不卖给中国武器,你治不着它。还有人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美国的敌人就是伊朗,美国的敌人就是朝鲜,美国的敌人就是委内瑞拉查韦斯,我们把红旗-9卖给他们,把东-31卖给他们,这个大家发发牢骚可以,但是作为国家行动实施起来,这不跟小孩打架似的吗,你不讲理,我也不讲理,这个不行,这个有点出格了,中国不会做这种事情,我们是负责任的大国,我们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你要卖给别的国家武器,要根据联合国的一些限制,比方说《中导条约》,超过了《中导条约》我们就不能卖。军火也是一个商业,但是我们做这个生意是在国际法允许的范围当中,那不能说像大家说的,这是不可以的。

主持人:谢谢张教授,谢谢广大网友的观看!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