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样年华” 广东呼吁设关爱基金关注留守儿童

关注留守儿童“草样年华” 代表呼吁设关爱基金

有一群孩子,父母远离家乡,到遥远的城里谋生糊口。很多时候,他们只能从电话中或者从偶尔寄来的汇款单中,才能感觉父母的存在。当别的孩子都在享受花样年华的时候,他们被留在乡下,孤独地像荒草一样生长。

“这些名字叫做‘留守儿童’的孩子,值得我们每一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关注,值得全社会关爱。”昨日,由省政协常委、团省委副书记陈东,省政协委员、省财政厅副厅长沈梅红联名提交的一份《关于加强广东农村留守少年儿童关爱工作》的提案,火速在“两会”上“蹿红”。提案当中透露的我省留守儿童生存状况的翔实数据引发了代表、委员们的热议。

-现状


过半父母“从不交流”或“很少交流”


“我接触过一个个案,11岁的男孩子与祖父母一起长大,整整七年只见过父母五回,平时就靠打打电话。这头妈妈觉得‘儿子被自己遗弃’了,那头小男孩连发梦都‘记不清爸爸妈妈的样子’了……”陈东说,当他接触到这个个案时,突然感到最温暖的亲情竟然因为“留守”而让人心酸。


陈东说,随着我省“双转移”政策的推进,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以及由此带来的农村外出务工青壮年人口的持续攀升,广东已成为全国留守儿童超过百万的七个省份之一,并且还有持续增长的趋势。省青少年研究中心最近出了一份调研报告,数据显示,80%以上的农村留守少年儿童由老人看管;70%以上的留守少年儿童的父母平均每半年至一年回家一次,且停留时间短暂。


“在云浮市9个行政村的调研显示,大部分外出务工的父母打电话回家时缺乏与子女的情感交流,超过一半的父母‘从不交流’或‘很少交流’。生活中遇到困难时‘自己解决’的留守少年儿童占47.6%。”沈梅红说,“一些留守少年儿童不仅自己得不到照顾,还要分身照顾家中老小,其所承受的劳动压力远远大于非留守少年儿童。”


此外,留守少年儿童的祖辈监护人文盲半文盲的比例高达28.2%,85%的祖辈监护人在孩子遇到学习困难时,基本无法提供辅导。


-原因


没有爹妈在旁的孩子像草


秀华(化名)6岁那年,在广州以“收购废品”谋生的父母就把她送回清新县的乡下,与2个姐姐和1个哥哥,一起“小鬼当家”。“她在学校常常都不敢抬头,但有一次却被几个女孩子一起揪着头发说她头发脏要剪掉……后来连学都不敢上。”团省委书记谭君铁代表也很痛心地告诉记者,其多次下乡调研都了解到一些未成年青少年、尤其是留守儿童的“困境”,而其中大部分的原因,最初都是由父母不在身边的“自卑感”引起,并引发多种伤害他人或被他人伤害的困境,甚至悲剧。


谭君铁说,留守少年儿童与父母的长期分隔两地造成了家庭教育的缺位。“祖辈教育替代不了父母关爱,放任自流严重影响身心发展,而留守少年儿童正处在最需要父爱母爱的年龄,父母关怀的缺失,极易导致子女性格孤僻、学习无味、心理失衡、行为偏差等问题的出现。”


“没有爹妈在旁的孩子就像草……”一些农民工代表也对就发生在他们身边的“留守儿童现象”深有感触。“在很多农村,办学条件都很差,基本没有心理辅导,而且有的学校为了避免承担责任与风险,千方百计减少留守儿童的在校时间。”来自深圳的农民工代表张志亚感叹。


-建议


可否在希望工程下设专门帮扶基金


陈东建议:“可以建立关爱留守少年儿童志愿者队伍,包括在留守少年儿童所在地中学选拔优秀团学干部担任关爱留守少年儿童志愿者,配合留守少年儿童辅导员开展工作;吸收留守少年儿童所在地的退休老教师、老干部、老战士、老专家、老模范等加入关爱留守少年儿童志愿者队伍等等。”



一提起保障就离不开财力支持,但在目前省级预算紧张的情况下,怎样解决呢?


对此,沈梅红建议各级政府通过购买公共服务的形式,为各级联席会议开展关爱留守少年儿童工作提供经费支持。“也可以由发起并实施希望工程事业的广东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设立‘广东关爱农村留守少年儿童公益基金’,由政府提供种子基金,福彩、体彩在收益金中切块支持,同时广泛发动社会捐赠,募集资金作保障。”她说,此外,各级工会也可以划拨一定比例的工会费为外出务工人员解决后顾之忧。谢苗枫梅志清徐林曹斯洪奕宜


(本文来源:南方日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