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男子恶意撞人致9死 被围时试图自杀

坚钢 收藏 2 158
导读:昨天上午8点多,在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内,一运输公司的副调度员持匕首捅伤同事,后驾大客车连撞多辆车辆、行人、骑车人,并与前来围堵的警车发生追逐,导致9人死亡,11人受伤,其中包括4名民警。天津警方出动数十辆警车、近百名警力围堵,最终在天津开发区北海路与第九大街路口将嫌疑人抓获。目前,该案件已定性为刑事案件。   ■事发   发生口角捅伤同事   据天津警方提供的资料显示,驾车连续肇事的男子叫张义民,40岁,是天津港保税区天保运业有限公司(下称天保运业)副调度员。该公司位于天津港保税区海滨二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肇事大客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撞坏的警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人倒在路中


昨天上午8点多,在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内,一运输公司的副调度员持匕首捅伤同事,后驾大客车连撞多辆车辆、行人、骑车人,并与前来围堵的警车发生追逐,导致9人死亡,11人受伤,其中包括4名民警。天津警方出动数十辆警车、近百名警力围堵,最终在天津开发区北海路与第九大街路口将嫌疑人抓获。目前,该案件已定性为刑事案件。


■事发


发生口角捅伤同事


据天津警方提供的资料显示,驾车连续肇事的男子叫张义民,40岁,是天津港保税区天保运业有限公司(下称天保运业)副调度员。该公司位于天津港保税区海滨二路99号。


昨晚7点,记者从天津港保税区的门岗入内,据居民称,保税区门卫管理严格,就连出租车也轻易不让入内。在保税区内企业上班的市民,除自驾车外,大多乘坐由公司租赁的班车出行。而天保运业,就是专门为各企业提供班车服务。张义民的工作,就是对这些班车司机的日程进行调度和统筹,负责接送保税区内的企业员工上下班。


当天上午,张义民因为琐事,与调度员李涛(音)发生口角,随后升级为争吵,双方情绪激动。张义民随即持匕首朝着李涛的胸部及头部连捅数刀,李涛倒地后,张义民劫持了院内一辆白色大客车。据一名目击者称,当时看到张义民满脸愤怒,一句话都没说,就进入驾驶室将车开走。因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未曾阻拦。随后,有人从屋内走出,告诉他张义民扎人了。


撞坏路边无人警车


张义民驾大客车驶出保税区门卡后,沿着京门大道开往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


上午8点多,张义民开车行至开发区第五大街与泰丰路交叉口处,东南角路边停放着一辆标有警察字样的吉普车。但车内并无警员,据路口附近创业中心大楼的保安人员介绍,当时,张义民驾车突然朝空警车撞过去,从侧面与警车的左侧车门相撞。警车的驾驶室左侧车窗玻璃当即破碎,车门内陷。


随后,张义民继续驾车前行,沿着泰丰路朝第五、第六大街方向开去。据目击者称,张义民开车从第五大街一直到第十一大街,在这些街道内绕来绕去,和多辆轿车、自行车、摩托车、行人发生碰撞。


路人误以为肇事逃逸


白色大客车在第五大街至第十一大街内横行无忌,成了2月1日天津开发区里上班族的噩梦。


当天上午,梁先生7点半从家出发准备去单位,他骑着电动自行车正常行驶至第十大街时,突然一辆大客车从后面撞了过来,梁先生被撞飞到约5米远的路面上,当场昏迷。所幸,一名路过的同事发现了血流一地的梁先生,随即通知梁先生家属并拨打120求助。梁先生随后被送往泰达医院,院方称,梁先生脾被摘除,脑部震荡。


造成死伤人数最多的路,是在第十一大街。


在天津海运职业学院门口附近,张义民驾驶的大客车撞上了路边一辆大巴车,随后将大巴车附近的一名路人撞倒,致其当场身亡。目击者刘先生称,就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时,大客车已经继续行驶,在第十一大街与黄海路路口附近,将2名骑车人撞倒。


“开始我们还以为是普通的交通事故”,刘先生说,见到大客车没有停下来,他和其他路人立即冲上前去,记下大客车的车牌号,准备拨打122电话报警。


大客突然向人群冲去


就在此时,刘先生和其他人却猛然看到,这辆大客车在前面掉了一个弯,再度朝路边的人群冲了过来,“大家这才意识到,这不是交通事故,是故意撞人”。


人群随即散开,大家纷纷朝路边跑了过去,骑车人丢下手中的自行车,骑摩托车的人也从摩托车上跳了下来,开轿车的则将车开上了马路牙子。自行车、毛巾、皮包等各种杂物乱七八糟地堆满了路面,大客车随后轧了过去,再度撞倒了四五名来不及躲避的路人。在将路人撞倒后,大客车并未停车,而是自东往西继续往前行驶。


目击者称,当时还有一名路人被直接从马路上撞飞,掉落在路边的花坛上,“客车的速度太快了”。


昨晚7点多,记者在该路口看到,地面仍残留着部分血迹,但所有的受损车辆及杂物已于当天下午2点左右被清理完毕。

多名路人报警并救人


在官方统计的数据中,张义民驾驶的大客车共造成9死11伤,伤者中也包括4名民警。大约五六名死伤者都来自同一个公司——天津和昇塑料制品有限公司。他们公司就在第十一大街附近,事发当时,有二三十名该公司员工从路口经过。


据该公司员工、伤者刘兰风(音)的公司领导王明(化名)介绍,昨天上午8点,他和众多同事乘坐公司班车,刚到门口下车, 正准备走进公司大门,突然身后传来“砰砰”的巨响,他意识到可能出事了,赶忙转身跑到附近的第十一大街。


王明说,他看到有辆白色的大客车飞驰而过,客车经过的路边有一人躺在地上,相隔几米处是一辆被撞飞的自行车。王明称,他走近后,认出躺在地上的伤者是公司职工刘兰风。他拨打了110,急救车将刘兰风送往医院治疗。随后,同事们又在附近路口发现了其他几名被撞伤倒地的公司员工。


回想起当时的惨状,王明仍心有余悸,他说:“肇事者太凶残了,太没有人性了,这么多无辜的人平白遭殃。”


惨剧发生后,和王明一样主动救助伤者的人还有很多。据路人刘先生介绍,他因为躲闪及时,没有被客车撞到,但客车刚从身边开过,他立即开始拨打120及110电话报警求助。当时众多伤者和自行车等杂陈一处,现场一片狼藉,地上到处是鲜血,但刘先生还是挽起袖子,主动上前将一名伤者扶到马路边上,“毕竟当时路上还有别的车,怕他们再被撞就不好了”。


死伤最严重的第十一大街,也是参与救助的人最多的地方。刘先生说,有的路人抚着心口,叹息着说“还好,躲过一劫”,迅速地跑到马路中央,将一个个倒地的伤者或拉或拽,带往路边。有的路人还不停地安慰伤者。


■围堵


数十辆警车追堵一个多小时


张义民撞倒一片路人后,在第十一大街,闻讯赶到的民警越聚越多,聚集了七八辆警车。张义民试图朝西开走,但发现前方聚集的警车已经将路口堵住,他也无法往南行驶。随后,他掉转车头,朝着黄海路口的方向开去。就在此时,两辆警车开到他的前方,试图将客车别住。


警察当时真拼命了,开着小轿车往大客车的车头上撞”。但黄海客车的发动机后置,加上车头过大,两辆警车未能堵住客车。张义民径直往前开,将两辆警车撞开后,沿着黄海路口往南行驶而去。两辆警车当即被撞坏,车身凹陷进去,车内的民警也被撞伤。


随后,赶到现场的警车达到四五十辆,近百警力对张义民驾驶的大客车进行围堵。张义民的大客车和警车在第五大街和第十一大街等处展开追逐。


警方调来大货车堵住肇事车


上午10点多,在第九大街与北海路的丁字路口,警方终于将张义民抓获。


据附近的货车司机介绍,当时,为了拦截大客车,警方联系在附近运货的五六辆大货车,要求调用他们的车辆设置路障,“大货车吨位比客车重,客车撞不开”。随后,司机们驾驶大货车将北海路的丁字路口堵塞严实。张义民在警车的围追堵截下,被逼至该路口处。大货车司机随即将车开过去,将肇事大客车别住。


“当时后面停了十几辆警车,二三十名警察拉开车门,朝着客车逼了过去”,据现场的目击者叶先生介绍,警察口里喊着“别动”,将驾驶室围住。当时,这辆大客车驾驶室的挡风玻璃已经粉碎,脱落了一大半,侧面的车窗也基本破碎,车头的左右两侧都往里凹陷。


嫌疑人被围时试图自杀


在被民警团团包围时,张义民曾一度选择自杀。


据知情人称,张义民被困在驾驶室时曾用一把匕首朝着脖子右侧挥了过去。


据现场人员介绍,当时张义民双眼通红,看上去已经丧失理智,“让人有些害怕”。见此情况,民警们蜂拥而上,夺过张义民手中的匕首,将其制服,但张义民的脖子已经被割破,鲜血往外冒。随后,张义民被送往泰达医院进行急救,大客车被一名警察开走。


昨晚,据泰达医院方面介绍,张义民正住在泰达医院10层35号病房内,经过几小时的抢救,目前他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伤情


4伤者仍未脱险


急救人员赶到事发现场后,将伤者分别送往泰达医院、天津市第五中心医院进行治疗。天津市第五中心医院(塘沽医院)称,一共接收了4名伤者,两人轻度受伤,处理后已经出院,只剩下刘兰风和刘坚强。其中,刘坚强头部受伤,正在重症监护室接受观察,医院禁止人员靠近其病房。另一名伤者刘兰风是河北邯郸人。昨天下午4点半,他被推进医院抢救室,接受腹腔手术。刘兰风的哥哥在抢救室外接受了采访。他说,昨天上午,知道弟弟受伤的消息后,和其他几位亲戚从老家邯郸赶到天津。刘先生说,由于担心弟弟的伤情,他一整天都没有进食,盼望弟弟手术成功,早日康复。


昨晚9点,泰达医院方面称,他们收治了4名伤者,其中包括一名被警车撞伤的男子。4名伤者中,两人目前正在ICU,尚未脱险,其中一位梁先生脾被摘除,其他两人已脱险。



本文内容于 2010-2-2 9:56:44 被坚钢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