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中国人为送情人回国,竟私自闯过机场安检,让美国机场大乱,迫使客人全部出来重新安检”的消息在日本媒体上也登载出来,炒的沸沸扬扬....有家报纸加文配图“世界上最‘牛'的中国人机场吻别的写真”。


这天,正好出席一家媒体的新年座谈会,主要谈论中国的发展和世界的进步。我刚发言介绍完中国的大崛起和去年“牛气冲天”中国外贸出口总量超过德国,居全球之首位的大好形势。


紧接着,一位日本记者站起来,举出这张报纸让我解释中国人的“牛”和如何与国际接轨?。并说:“我在北京留过学,研究总结了中国人的特点是:自私、懦弱、胆小、圆滑、虚伪、爱面子、好逞强,现在有钱了,走到哪牛到哪,是不是这张照片是最好的说明?”。


让这位记者一问,我确实有些懵。但我还是客观地解释了中国人的特点,并讲了中国改革开放以后,中国是进步了。但个别中国人到了国外,不能入乡随俗,遵守当地的规矩,而把国内那种自私和好逞强的精神拿出来,给中国人丢了脸。这既是没有国际感觉的表现。


所以,当年看到春秋时代的卫国繁荣富强了,百姓都“牛”起来了,孔子的弟子就问老师:“一个国家繁荣富强了,最需要干什么?”。孔子断然道:“一个国家富裕之后最重要的就是教育。”日本人听到这里,也就不再吭声了,我知道他不满意我的回答。


因为在日本就论中国人和日本人的书,我出过几十本。如《日本人永远不懂中国人》《中国人永远难解日本》等成为常销书,不管在关于中国人的地方性比较,还是就两国文化的对比,我出书的书,在日本中国人中间来讲,数量是最多。不知不觉地俨然成了研究中日文化的“专家”,而面对媒体我却成了“结巴”,这有原因。


回到家里,我反思,为何不能圆满解答呢?其实还是“爱面子”“家丑不可外扬”在作怪,让我无法去揭露国人的这些阴暗面,这些让我难以启齿的坏习惯。


对于那张照片是否反映出中国人的“牛”,我不敢说。但在国外生活的人,这点起码的常识和规矩都是应该懂的,为什么偏偏又是国人,而不是日本人呢?


近两年,日本不管电视,还是报纸经常报道中国人的“牛”,在日本一下买走五百万的金枪鱼,一下买走两套一亿五千万的房子,一下买下一座滑雪场,一下买走十块劳力士...让日本人不得不对中国人另眼相看,中国人可“牛”起来了。


比如1月10日,在东京池袋日本对华不满分子举行的游行,就是冲中国人和华人群体的“牛”来的。随着中国经济的大发展,在日华人已经成为日本外国人最大群体,中国人也发“牛”起来,仅池袋中心区域,中华料理店就一百五十多家,另外其它各种店不胜枚举。


这时就有人就策划建立“中国城”,由于中国人的大量进入,出现扰乱了日本人生活的现象在所难免,于是在反对民主党让外国人参政的旗号下,日本人一部不满分子加个别右翼也开始反对“中国城”的建设。所以才发生这种对华不满的骚乱。


我认为,我们放下“牛”架子,推出和谐代表与日本人谈判,真正让池袋中国城与日本当地繁荣与共,大家都会欢迎更多的外国人到这里看来消费和生活。


因为日本人最大特点就是:只要你有足够的强大,足够有才,日本人会很谦虚地承认你的优势。因为这个民族向来尊强凌弱,服硬不服软。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无论是谁都会迅速地察觉“谁最有力、有强势?”,一旦判明之后,马上表现在行动上,那就是“惟命是从”。


今天中国强大了,日本人马上恭恭敬敬,低下九十度鞠躬,为你迎送。但骨子里却还是对中国的不服气,为什么呢?有一点我们应该承认,就是我们中国人钱有了,素质还是跟不上。


比如在日本,一般日本人与中国人打官司,大都是中国人输。而韩国人跟日本人打官司基本是韩国人赢。请教中国人律师后得知:一上法庭,法官就对中国人带上有色眼镜,中国人的所谓“事实和证据”水分太多,判中国人败诉没错。


日本银行的中原前副行长跟我就中国人的“牛”交换过意见。中原先生说:中国人爱讲“财大气粗”,但我来看,在今天的社会应该是“财大礼到”,才能受到他人的尊敬。我接待过一位中国房地产大亨,一起用西餐,结果对方那吃相简直让我这宴请方为难,不仅使用餐具的问题,那失礼的姿态和表现难于言表。所以,日本人不愿谈崛起,不愿显富,就是要达到胡锦涛先生讲的那样境界,讲平等求和谐。


中原先生还讲:中国人不能自轻自贱,要有骨气,但不是光“牛”气。有礼走遍天下,我现在担任东京汤岛孔庙的后援会会长,就在秋叶原旁边,就看中国人光逛电器街,大把大把挥金如土购物,没有多少中国人来到孔庙参观,甚至来上香的钱都不拿...我感到很遗憾呀,也知道了为什么中国人“牛”的原因了:只认钱,不认礼了;只认电器街,不认孔夫子了;只认妻和子,不认父母亲了;只认官和势,不认老百姓了。


中国人的善与恶


日本《周刊新潮》的副编辑长门胁先生对我讲:今天要造航空母舰,明天要造世界最大的飞机,现今中国的大崛起的势头,日本深以为虑,日本失落的沮丧正以各种方式发放,两国同想在东亚称雄,今后断不会君子想让,势必发展到针锋相对。我听过中国人告诉我:斯文亡,霸道兴,现代世界谁怕谁?不是华人怕美帝日寇,而是美帝日寇怕华人。


我认为,善,是中华民族的本分,祖祖辈辈都遵循与人为善的格言。而如今的中国人眼里,“善”却意味着懦弱,恶横才是强者所为。


今天在日本华人社会,最担心的是两种人,一类是“会磨的人”,也就是胡搅蛮缠的人,经常有这样一句话,算了,他就是无赖,拿他没办法呀。另一类是恶横者,这一类人蛮不讲理,血口喷人,甚至用拳头、刀子相威胁,他们时刻准备着,“为分得蝇头小利不管你死我活。”道理奈我如何?“我就是不吃那一套”。


在经商活动中,有些人的成功之道亦如此。一是靠“磨”,二是靠恶。恶人活得潇洒,占尽便宜,譬如在日本IT行业竞争激烈,有的人很难找到工作,一些公司就利用这个特点,欺压国内来的计算机人员,压低工资,少算时间。就拿日本一家叫大手的计算机公司,原来潘老板是倒卖毛衣的。几年前,开始倒IT人才派遣生意。结果,他榨取中国人的血汗,完了活找毛病,干完工找时差,一点一滴克扣加工会社和员工的钱,现在是恶名远扬,连他夫人都讲日本人没敢跟他打交道--太黑。


世道如此,谁恶横谁好汉?于是人们纷纷想到“以毒攻毒,以恶对恶”,一时在日中国人让自己的孩子去日本的武道馆、空手道馆,去向日本人学习,形成了华人子女的“习武热”。


以正压邪,是千百年来我国人们深信不疑的道理。然而,中国当今的现实却令人瞠目结舌,硬道理不硬了。造成恐惧的根本原因和主要表现是:好人散了伙,坏人结了帮,这一现象愈演愈烈。以致一些人感到难以找到安全的避风港了。


好人散伙,主要表现于人与人之间真诚团结,互相信赖,互相帮助的纽带被无情的割断了,社会凝聚力减弱,人成了大海中的孤帆,时刻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愈来愈多的人不愿做好人,因为“好人难当,好人难受”的社会心理不时向人们袭来,使一些人越来越倾向于选择明哲保身,甚至幸灾乐祸的处世态度。


好人树到猴孙散,坏人却成群结帮呼啸而来,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


这次重庆打黑,外国人才知道中国也有黑社会,过去咱们对外不承认,不公布,属“国家机密”。可我听说全国有近千多个的黑社会组织,有的帮拥有100多名成员。其中以东北的“青龙帮”、上海的“震中帮”、山东的“水浒帮”、江西的“卧虎帮”势利最强。目前,中国新出现的黑社会团伙究竟有多少,无法作出精确的统计。


人是理性的的高级动物,需要放松、需要安宁、需要信任、需要真诚、更需要和谐。若人与人之间,都像国人那样完全相互戒备、防范,充满怀疑和猜测,那还有什么生活得幸福可言?所以,前几日我发博文《以平和心态在日本生活很舒畅》,一下博友们反映很好,竟达八万多访客。


日本心理学家伊藤雄一对我说:充满着警惕,恐惧的心理是一种扭曲的、不健康的心理,但又是一种无可奈何的选择,对人和社会都不利,我们必须要健康、光明磊落的心理去面对大千世界。人们应择善事而做、择仁人而学、择忠孝而行、择和谐而往;弃恶事而绝、弃坏人而去、弃不孝而离、弃不和而走,如果没有一个做人的原则,毫无原则、全无定规、更不分黑白、不知孬好的鬼混,与狼为伍,认贼为亲为依靠浑浑噩噩地生存下去,你就自然成为“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