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八十八 我们终于把胡凯打服了

梅戈 收藏 2 5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


看着我狠狠地一拳打来,大个子头一偏,躲开了我这一拳,但他没想到我这看似狠狠的一拳其实是个虚招,根本就没有打实的意思,趁着他躲闪的机会,我头一低,一下就冲到了他的胸前,随后双手迅速一合抱拢,顿时就抱住了他的腰,脚下、腰、全身一使劲,我一下子就把大个子扛了起来,随着一声:“去你妈的吧!”我一下子就把大个子扔了出去,随后我抢步上前,身子一掉,右腿一跨,一下子就骑在了大个子的身上。

骑到大个子的身上后,我照着他的脑袋、肩膀就是一顿乱捶。

大个子挣扎着想起来,但我哪里能让他起来,摁着他我就是一通狠打。

眼看着这边的战斗已经进入了尾声,宋建国他们跑来了,这下,胡凯一帮人本来就处在下风,宋建国他们一来,他们就只剩下挨打的份儿了。

看着大个子不反抗,被打的差不多了,我从大个子的身上爬起来,大个子挣扎着爬起来,看着我们这边这么些人也不敢再打了,瞅着我,同意对我喊了声:“哥儿们,你真厉害,这么些年就没人把我摔了!今天你这是第一次!”

我一笑,连忙去看邢立强他们。

这时,我们已经从机械局技校的大门口把胡凯他们追打出了有小二百米,一个胡凯的哥儿们被我们这边的几个人追打急了,嗖的一声就从书包里掏出一把匕首,看着我们那几个人追上来,不知道他是不敢还是只想吓唬吓唬追他的人,他没敢对准哪个直接扎,而只是猛的一抡,把我们这边的几个人登时逼退了。

追打他的人当中有曹海,看见他掏出一把匕首瞎抡就喊道:“哥儿几个,别靠近他,拿砖头砸丫挺养的,丫挺养的还敢拿刀出来!”

他这一喊,周围许多人都听见了,立刻我们这边就有十多个人捡起砖头冲了过去,那哥儿们一见,吓得当时就傻了,匕首也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曹海他们可不管他是什么样子,看他匕首一丢,十几个人呼的就冲了上去,这一阵拳头、砖头,拳打脚踢,不过一分钟的时间就把他砸躺到了地上。

我连忙让宋建国去看看,小心别真打坏了,宋建国答应着,跑着去了。

这边胡凯看我们这边人越聚越多,心里就越来越虚,邢立强瞅准空子,一连照着他的脸就猛击了两拳,胡凯登时就被打成了满脸花。

谢二、庆阳他们见状就想一涌起上,狠打胡凯一顿,但我制止住了他们。

邢立强这时是得理不让人,看准胡凯的腮帮子,又是猛力的一拳,这一拳直把胡凯的身子打了一个趔趄,胡凯身子一歪,邢立强趁势照着胡凯的小腿就又来了一脚,这一脚踢的又准又狠,当时就把胡凯踢倒在了地上,胡凯一倒,邢立强扑上去,骑在胡凯的身上就是一通猛打,打得胡凯是嗷嗷直叫,他想把邢立强推下身去,可邢立强死死地压住了他,他是越反抗,邢立强就打的越狠,不一会儿,胡凯就没什么反抗的力气了。

看看打的差不多了,我让谢二、庆阳他们拖着胡凯那些哥儿们去了楼群边的一个僻静处,又让宋建国领着十几个人去哄那些看热闹的,我则走到邢立强身边,对他道:“走,别打了,到一边去,问问这孙子服不服!”

邢立强听了我的话,照着胡凯又打了几拳,觉得气出了不少,等他站起来,我让张建设和另外一个哥儿们架着胡凯向楼边走。胡凯此时被邢立强打的满脸是血,脑袋上也被邢立强用砖头砸了两个包,但他仍然想挣扎着自己走,可张建设两个人怕他找机会跑了,看他一挣扎,每个人又给了他几下子,胡凯这才不动任由他们俩拖着走了。

到了楼群边,邢立强看见胡凯这帮人,想着昨天在食堂里被他们群殴,火儿立刻又上来了,他虎着脸走上前,照着站在前面的胡凯的几个哥儿们,每人啪啪又给了他们两个大嘴巴,这些人低着头,任由邢立强打,没有一个人敢挡敢还手。

我走到胡凯面前问胡凯:“你服不服?今天打你,我们不是几个人打你一个,就是我兄弟一个人动的手,按你们昨天的做法,我们今天就该几个人打你丫挺养的一个!”

胡凯翻了翻白眼,不说话,邢立强走上来,照着他的脸又是两个大嘴巴。

宋建国走过来,把捡到的胡凯的那哥儿们的匕首递给了我,我看了看胡凯:“你要是不服,咱们接着打,直到打到你服了为止!”

胡凯瞧了瞧我:“你们人比我们多好多!这架怎么打?”

我照着胡凯就是一个大嘴巴:“***,你们他妈的昨天打我兄弟时你们他妈的怎么不说我兄弟只是一个人?现在说我们人多,你们昨天他妈的干什么去了?告诉你,胡凯,你要是觉得不服,你可以选日子挑地儿,咱们可以接着来!”

胡凯瘪了瘪嘴,低声道:“我叫不来这么多人,今天你随便吧!”

“那你丫服是不服了?”我瞪着他,把匕首又还给了宋建国,只要胡凯还是说不服,我就准备和他单打,让他输个心服口服。

胡凯看了看我,看了看我们这帮人,又瞧了瞧他那帮人,低头想了想道:“我们打不过你们,我服了,以后也不再跟你那哥儿们找茬儿了!”

我又问他:“真的?”

胡凯点点头:“真的,如果说瞎话,下回你捅了我!”

我嘿嘿一笑:“小子,你别以为我不敢捅了你!”说着话,我又抓过来宋建国手里的匕首,胡凯当时就吓了一跳,以为我真要捅了他,下意识地就想向后躲,可我只是朝他一笑,瞅着十多米外的一棵大杨树,我的手一抖,那匕首挂着风声,嗖的就扎到了那棵大杨树上,而且一下子就扎进了树干有两三公分深,看着我露出这一手,胡凯被打花了的脸顿时就白了,我瞧了瞧他,胡凯头一低:“大哥,我这回真服了,凭你这一手,我不是你的对手!”

我拍了拍手,问他:“那那婆子的事怎么办?我兄弟不能白挨打!”

胡凯小声道:“以后我不粘那丫头就是,今天我打输了,估计她也不跟我了!”

我点点头,问邢立强:“力强,你还有什么说的?还有什么要求没有?”

邢立强道:“让他们明天拿三十块钱来,你们来这儿的车钱、烟钱得让他们出!”

邢立强这话很合理,胡凯没反对,点了点头道:“三十块钱挺多的,我一时拿不出,得找人凑凑,下礼拜给你行吗?我保证给,不说瞎话!”

我点点头:“小子,你别耍滑头,如果耍滑头,我们下次来就没这么简单!”

胡凯连说了几个是,我对他道:“那你们走吧,可我得告诉你,如果以后再敢跟我兄弟较劲儿,我再来可没你的好果子吃,我这人说到做到,如果你以后再敢对我兄弟如之何,我是绝不会象今天这样轻易放过你!”

胡凯小声的答了一声是,我挥挥手:“那你们走吧!”

胡凯没再说话,领着他那些人走了。

我看着他们,几乎人人都带了伤,有几个脑袋还给打破了,神情都是很沮丧、很狼狈。

瞧着他们走远,我问邢立强:“那你是回学校还是跟我们回家?”

邢立强道:“我还是回学校吧,如果回家,明天早晨我赶不过来!”

我点点头,对他道:“胡凯虽然说是服了,但你也要小心点儿,别大意!”

邢立强笑着点点头,我对他道:“那我们就回去了,明天上午让建国、谢二他们再过来看看你,如果我也能来,我也来,但可能性不大!”

邢立强答了声:“明白!”伸手就想从兜里掏点儿钱给我们用,我连忙阻止住了他:“都是咱们自己兄弟,用不着!你用不着这样!”

宋建国几个围上来也说是,邢立强道:“那就等胡凯把钱拿来再给你们吧!”

我说了声好,叫着哥儿们们向回走,宋建国、庆阳几个纷纷和邢立强说了再见,领着哥儿们们就去了车站方向。邢立强走到那棵大杨树下轻轻把那把匕首拔了下来,然后又用手指试了试锋口,赞道:“不错,这刀钢口挺好!比一般刀子好!”

我知道他喜欢刀子,也知道他想拿这刀子在学校里防身,就看着他把那匕首收好后对杨锐他们道:“哥儿几个,我们先走了,以后在学校里有什么事,你们大家互相照应着些,如果有麻烦事,哥儿几个说话,我们肯定会来!”

杨锐几个瞧着我,一脸钦慕道:“永哥,你放心,我们几个肯定听你的,有你给我们撑腰,甭说是胡凯他们,就是再有别人,我们也不怕!“

我笑着点点头,接着道:“我们回去有点儿远,就赶紧走了,咱们哥儿们有时间再聚,赶上礼拜六、礼拜日,你们也过我们那边去玩儿!”

杨锐他们笑着连连答应,我看宋建国他们已经走出好远,就笑着又和邢立强、杨锐他们说了再见、告了别,跑着去追宋建国他们了。

看着我和宋建国他们走远,邢立强和杨锐他们几个也没有马上就回学校,因为刘飞一会儿要回家,他们几个人就边送刘飞边蹓跶。

想着刚才这里还有几十个人在打架殴斗,苏力杰不无羡慕地对邢立强称赞道:“力强,你那些哥儿们们可真厉害,都那么能打,最可贵的是他们居然能跑半个城到这里来帮你打架,换了我,我可不成,我在我们那边也有几个哥儿们,可大家也就是平时在一起玩会儿,要是真和人打了架,个个跑的都比兔子还快,所以平时要是有人欺负了我,我也只能忍着!”

邢立强呵呵一笑,道:“力杰,这以前的事就不说了,咱们现在不是是哥儿们了吗?既然咱们是哥儿们了,以后只要你有事,你就尽管跟哥儿们说话,虽然你不会打架,但咱们现在是哥儿们,你的事就是我的事,甭说是在学校,就是你在别的地方受了欺负,哥儿们也绝对帮你出头,出来混,大家就得互相帮,不然还混个什么劲儿?!”

苏力杰一听,简直高兴坏了,一脸笑容地对邢立强道:“立强,从一来机械局技校认识了你,我就看出来你是个讲义气的人,不然怎么你一有事,从你们家那边愣来了六七十人来帮你打架?这就是你平时也够义气,否则的话,谁能跑这么远来帮你打架?!”

这几句恭维话一说,邢立强得意的直笑,一旁的杨锐也紧跟着道:“以前立强说韩永如之何,他那些哥儿们如之何,我还不信呢!说讲义气,几个人没准儿行,但有事一喊就来几十人,我还真有点儿不信呢!可经过刚才这一件事,我信了,行,立强,你没白出来混!”

邢立强一笑:“如果只是光凭我的面子,我也叫不来那么多人,这都是韩永,韩永这人基本上自己不惹什么事,但谁要是跟他混,在外面受了欺负,韩永是说什么也要给他出头,所以一来二去,韩永的名气就越来越大,跟他混的人也就越来越多!”

杨锐点点头,刚才他是在宋建国那儿,前边打架的经过他没看见,只看见了后面的一点儿经过,不过他很羡慕韩永那抖手一刀,瞅着邢立强他说道:“这韩永看着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可手底下真有功夫,他那飞刀是跟谁学的?那准头,那劲儿,这还不得练几年?”

邢立强呵呵一笑:“他们那村好象是有练武术、练摔跤的,但这飞刀不象是他跟村里人学的,他们那村我常去,没听说有练飞刀的,以前他也没露过,估计是没事儿自己练的!”

其余几个人听了都点点头,苏力杰对杨锐道:“开始打时你没在,你不知道打的有多厉害,尤其是韩永打胡凯他们那里的一个大个子时,那才叫精彩,看得我都傻了!”

杨锐一听,忙道:“怎么精彩?!你快说说,刚才没看见你们在这边打架,那真是太遗憾了,要知道如此,说什么我也在这边瞧着,去什么宋建国那边,尽来回跑路了!”

刚才打架时刘飞看的也不全,这时他也跟着杨锐催促苏力杰讲刚才打架的经过,苏力杰这时不无得意,瞅着他俩着急的样子就边比划边说了起来。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