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田女尸揭开拐卖“缅甸女”做中国新娘案 最贵卖5万

缅甸新娘被拐至中国人数一年暴涨4倍 最高卖5万

穿过云南4060公里的边境线,通过境内外人贩子的勾结,越来越多的缅甸等外籍女子被拐卖到中国。

她们为什么会被拐卖?“买家”是谁?人贩子如何分赃?被拐女子怎样被解救?拐卖团伙又是如何被公安机关抓获的?记者远赴中缅边境,对公安机关掀起的硝烟正浓的打击拐卖战役进行跟踪采访。通过调查,跨境拐卖妇女这条庞大的灰色产业链浮出水面 。

农田女尸揭开拐卖“缅甸女”做中国新娘案 最贵卖5万

瑞丽口岸。一缅甸子正通过边检进入中国。

农田女尸揭开拐卖“缅甸女”做中国新娘案 最贵卖5万

提审“拐卖夫妻档”

农田女尸揭开拐卖“缅甸女”做中国新娘案 最贵卖5万

经济发展的相对缓慢,令周边国家的边民对中国充满向往。图为缅甸木姐市区街头

农田女尸揭开拐卖“缅甸女”做中国新娘案 最贵卖5万

边境线上,一位附近居住的缅甸居民正以这种方式“回国”。

黄昏时分,遍体鳞伤、又冷又饿的缅甸女孩万美玲(音译),从关她的小房子里逃了出来。在陌生的大山里走了一整夜,天快亮的时候,她终于看见了山脚下的公路,微弱的曙光中,那条路若隐若现,犹如一条小河伸向远方。

瘫坐在潮湿的路基上,望着眼前不断闪过的汽车,万美玲已没有了喊救命的力气。她不知道顺着这条路,是否能回到缅甸,更不知道这里并不是她要去的中国安徽,而是距安徽千里之外的四川峨眉山区。

20岁的万美玲家住缅甸仰光。2009年10月底,缅甸人贩子谎称带万美玲去“中国安徽打工挣大钱”,把她骗来中国,并转手卖给了四川籍人贩子。四川人贩子把万美玲关在山村的小屋子里等待买主。不堪屈辱和打骂的万美玲,从关她的小屋子里逃了出来,在山里走了一天一夜,最终昏倒在了公路旁。

一个好心的司机把浑身冰冷的万美玲送到了峨眉山公路收费站,收费站打110报警,110叫来了救护车……几经周折,两个月之后,万美玲被解救回了缅甸。

记者在缅甸木姐市的一个救助站,见到了惊魂未定的万美玲,回忆起“被卖”的经历,万美玲失声痛哭……

被拐“缅女”人数一年暴涨四倍

在距缅甸木姐市城区不远的一大片农田中间,有一幢孤零零的三层小楼,这看似破旧的房子,却有着特殊的身份——缅中木姐打击拐卖妇女儿童办公室。

2009年12月17日傍晚,记者在翻译人员的陪同下,走进了这幢小楼。“具体数字不便说,但我可以告诉你,2009年,缅甸女性被拐卖到中国的人数,是2008年的4倍,情况非常糟糕。”该办公室负责人密妮吴(音译)表示。

尽管密妮吴不愿透露被拐卖妇女的具体数字,但来自云南省公安厅的资料显示,目前,在中国与越南老挝、缅甸交界的4060公里的边境线上,正有数不清的“万美玲”们,不断被人贩子拐卖到中国。

对于被拐卖“缅女”的真实情况,云南省德宏自治州瑞丽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林惠明表示,2007年,通过瑞丽警方移交缅甸的被解救“缅女”人数是54人,2008年是87人,2009年是268人,“这只是冰山一角,缅甸方面的做法是,只有家属报案,才会立案并要求中方帮助解救。但问题是,大多数家属其实是被蒙在鼓里的,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或者姐妹是被‘卖’到了中国。”

林惠明表示,在缅甸籍人贩子的“忽悠”下,家属们一般都会“放心”地以为,孩子是去中国过好日子的,只有一些瞒着家里跑出来的,还有被卖到中国后,找机会给家里打电话求救的女子,才最终被认定是被拐卖了。“所以,‘缅女’被拐卖到中国的真实数量,根本无法统计。”

2009年12月14日,云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打拐队队长李顺琼告诉记者,自2009年4月9日全国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专项行动开展以来,云南省各级公安机关屡破拐卖妇女儿童大案要案;共破拐卖妇女儿童案件466起,其中,侦破部、厅督办案件4起,抓获犯罪嫌疑人601名,包括3名公安部通缉的A级逃犯;摧毁犯罪团伙22个,解救被拐妇女儿童342名。

“拐卖夫妻档”牵出惊天大案

2009年7月,瑞丽警方破获了公安部挂牌督办案件——4·24特大跨境拐卖妇女案。“这个团伙共拐卖缅女90多人,这还是不完全统计。尽管我们打掉了这个新中国以来最大的跨境拐卖妇女犯罪团伙,但在暴利的驱使下,仍有人在铤而走险。”林惠明告诉记者,4·24专案共抓获以缅甸人也谬、贝达温为首的犯罪嫌疑人70多人,“每次集中提审,我们都得租两辆大巴车去监狱提人,场面很‘壮观’。”

据林惠明介绍,4·24专案是公安部挂牌督办的要案,公安部和云南省公安厅对此案极为重视。“这个拐卖团伙人数众多,成员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大团伙中包含着小团伙,很多团伙成员之间是兄弟姐妹、亲戚朋友、表姑表嫂等亲密关系,这为侦破带来极大难度。”林惠明告诉记者,也有一些拐卖团伙成员,其本身就是被拐卖到中国的受害者,受暴利驱使及报复心理,自己被卖到中国后,转而开始骗别人,从受害者变成了害人者。

2009年7月初, 当地人在瑞丽乡下的农田里,发现了一具女尸,经知情人辨认,此女为缅甸籍女孩马裘裘度(音译),经鉴定,此女系他杀,且手段残忍。

此案侦查过程中,一个瑞丽当地的女人进入了警方的视线,她的名字叫“喊荣”。

“喊荣是傣族女子,36岁,离异并再婚,前任丈夫是缅甸人,精通缅甸语。”林惠明告诉记者,缅甸女孩被杀之前,曾有人看见她和喊荣在一起有说有笑,女孩被杀后,喊荣却消失了。“我们是在半山腰的窝棚里把她抓获的。据喊荣供认,缅甸女孩马裘裘度被人贩子拐卖到了中国,由于身体不好遭遇买主‘退货’,人贩子把女孩带到农田里残忍地杀害了。此前,喊荣一直在这个特大团伙里做联络人兼翻译。马裘裘度就是她亲自从边境线上移交给中国人贩子的。喊荣的现任丈夫丁某也是这个拐卖团伙的成员,两个人是不折不扣的‘拐卖夫妻档’。”

2009年12月18日下午,记者在瑞丽刑警大队的审讯室里,见到了戴着手铐的喊荣夫妇。喊荣一再表示,自己并不知道帮人“买媳妇”是违法的,现在很后悔。喊荣的现任丈夫丁某40岁,此前一直做木材生意,和喊荣结婚后,他便“改行”和妻子一起做起了“人口生意”。“我们寨子,还有临近的寨子里,至少有1000人在干这事儿(拐卖缅甸妇女),这么多人都在做,我就觉得是正常的事了。”喊荣的丈夫向记者表示说。

“我们以喊荣夫妇为突破口,顺藤摸瓜,最终陆续抓获犯罪嫌疑人70多名。”林惠明告诉记者,“但由于跨境拐卖妇女案件的特殊性,目前尚不能确定这个团伙到底拐卖了多少人,很多被卖到内地的女子,至今仍然下落不明。”

“缅女”最高卖到5万元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缅甸女子被拐卖到中国?中国的“买家”是些什么人?“拐卖团伙”成员之间如何联络?如何分赃?卖一个“缅女”能赚多少钱?随着记者采访的不断深入,这条庞大的灰色产业链渐渐浮出水面。

“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令一些邻国的百姓对中国充满向往。而在我国山东、安徽、湖北、河南、福建、四川等省份的欠发达地区,不少大龄男青年找不到媳妇,索性就花钱买一个老婆。这是导致贩卖人口市场‘供需两旺’、案件高发不下的主要原因之一。”李顺琼队长分析认为。

2009年12月19日,昆明一家外资企业的管理人员李小姐向记者讲述了她在缅甸的经历:“那次我们去缅甸仰光旅游,当地一个卖食品的中年妇女见中国游客衣着时尚,且花钱大方,便拉着我的手对我说,‘求求你,请把我女儿带走吧,带到中国去过好日子。’”

采访中,不少基层干警向记者表示,除了被卖到农村做老婆,一些年轻貌美的缅甸、越南籍女孩,还被拐卖到洗头房等场所,成为了“按摩女”。“我们曾一次解救过50名越南女孩。这些女孩被拐卖到中国某沿海发达地区,从事色情服务。”地处中越边境的云南省文山州刑侦支队支队长李文庭告诉记者。

“20世纪70年代,云南就已经出现了买缅甸、越南女子做老婆的事,但那时只是个别现象。而目前,这种现象已经‘发展’成为了一个产业。其‘家族式’、‘集团化’特点越来越明显。”林惠明表示,在中缅边境地区,两国边民在语言、文化传统、生活习惯等方面有很多相似甚至相通的地方,这为两国人贩子能够“顺畅合作”提供了天然条件。

据介绍,一般情况下,把缅甸女孩拐卖到中国大致分为五个步骤:首先,缅甸人贩子先在本国内物色“产品”(年轻女孩),选定目标后,开始以“去中国打工挣钱、旅游、给找个好婆家”等为诱饵,致使目标上钩。接下来,缅甸籍人贩子会把有可能被带到中国的女孩年龄、相貌、身材、性格等信息,通过电话或电子邮件方式通知云南边境地区的人贩子。第三步,云南人贩子与中国内地的人贩子联系,寻找买家,并与“买主”谈好价钱。第四步,云南人贩子与缅甸人贩子在中缅边境的中国一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最后一步是运输,把“产品”安全而秘密地交到最终买家的手里。

“侦查中我们发现,不少被拐卖的‘缅女’被多次转手,到最后,没有人知道这个女孩的下落,这也为我们的解救工作带来很大麻烦。还有一个新情况是,已经有拐卖团伙在瑞丽建立了地下窝点。缅甸人贩子在瑞丽租房子住下来,他们负责与下一链条洽谈业务,负责‘产品’的‘销售’和交接,这就像‘拐卖集团’在云南设立的办事处。”林惠明告诉记者,拐卖团伙还有另一个显著的特点:在已抓获拐卖团伙成员中,37%是女性。

瑞丽打拐队付发云警官告诉记者:“在案件审理中我们发现,‘缅女’的价格上涨很快。2008年,年轻貌美,身材又好的缅女最多能卖2万~3万元人民币,条件差的‘缅女’有时候不到1万元就出手了。但是2009年,长得再差的缅女,最低价格也在38000元以上,低于这个数免谈,条件好的能买到4万元甚至5万元。‘人口市场’的火爆,令那些人贩子更加胆大妄为。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说明近年来,在个别地区‘买个老婆过日子’的事情渐成风气。 ”(本文来源: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