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希特勒为什么处死德国陆军第一元帅隆美尔

2野劲旅 收藏 9 2332
导读:隆美尔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德国的名将,深得希特勒的器重,他出身一个普通的中学校长之家,曾经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担任军校教官,希特勒警卫部队的指挥官,装甲师师长,集团军和集团军司令。在德国入侵法国时,他指挥的第7装甲师进展神速,挺进最远,被称为“魔鬼之师”;在北非战场上,他指挥德国的非洲军团在兵力相差悬殊,战场环境恶劣的情况下屡败英军,并一度进抵阿拉曼,逼近埃及的开罗城;在盟军大规模反攻时,他主持修筑了著名的大西洋堡垒,并指挥了诺曼底抗登陆作战。作为希特勒的心腹爱将,他为纳粹德国付出了犬马之劳,立下了赫赫战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隆美尔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德国的名将,深得希特勒的器重,他出身一个普通的中学校长之家,曾经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担任军校教官,希特勒警卫部队的指挥官,装甲师师长,集团军集团军司令。在德国入侵法国时,他指挥的第7装甲师进展神速,挺进最远,被称为“魔鬼之师”;在北非战场上,他指挥德国的非洲军团在兵力相差悬殊,战场环境恶劣的情况下屡败英军,并一度进抵阿拉曼,逼近埃及的开罗城;在盟军大规模反攻时,他主持修筑了著名的大西洋堡垒,并指挥了诺曼底抗登陆作战。作为希特勒的心腹爱将,他为纳粹德国付出了犬马之劳,立下了赫赫战功,成为德国国防军二十六位元帅之一。后因对德国的政治前途和军事前途失去了信心,与希特勒在政治和战略上产生了分歧,最终又因无意卷入了反希特勒的秘密活动……


许多牵涉进这次谋反事件中的陆军军官,为了不让自己被送上“人民法庭”受罪都自杀了。 海 宁·冯·特莱斯科夫将军是密谋集团在东线军官中的灵魂,他在同他的朋友和副官施拉勃伦 道夫诀别时说了如下一些话:


“现在,大家都会来攻击我们,咒骂我们。但是,我的信心并没有动摇,我们做的事情是正 当的。希特勒不但是德国的头号敌人,也是全世界的头号敌人。几个小时之内,我将要在上 帝面前,就我的行为和失责进行申辩。我认为,我能带着一颗无愧的良心,为我在反对希特 勒的战斗中所做的一切进行辩护。”


那天早晨,特莱斯科夫乘车到第二十八步兵师的阵地,悄悄地到前沿无人地带,拉响了一颗 手榴弹,炸掉了自己的脑袋。


5天之后,陆军军需总监瓦格纳也自尽了。


在西线的陆军高级将领中,有两个陆军元帅和一个将军自杀。在巴黎,当驻法军事总督海因 里希·冯·施图尔纳格尔将军逮捕了党卫队和党卫队保安处的全部人马时,起义开头进行得 很好。现在一切都要看新任西线总司令冯·克鲁格陆军元帅的动向了。特莱斯科夫在苏联战 线时,曾对他做了两年的工作,想努力使他成为一个积极的密谋分子。虽然克鲁格忽冷忽热 ,但最后总算同意,或者说,密谋分子认为,等希特勒一死,他将支持政变。


7月20日晚上,在拉罗歇-基扬的B集团军总部,举行了一次决定命运的晚餐会。克鲁格想同 他 的一些主要顾问们讨论一下关于希特勒存亡的相互矛盾的消息。当这些军官们齐集进晚餐的 时候,至少其中有些人觉得,这位素来谨慎的陆军元帅,眼看就要下决心和政变分子同命运 了。晚餐快要开始的时候,贝克和他通了电话,恳求他支持政变,不管希特勒是死是活。接 着就接到了以冯·维茨勒本陆军元帅名义签署的第一号通令,给克鲁格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当他获悉政变失败后还很惋惜地说,如果计划成功,他就要马上与艾森豪威尔接触,要求停 战。这时,他命令施图尔纳格尔释放在巴黎被捕的党卫队保安处人员。然后,他又劝施图尔 纳格尔说:“我看你最好换上便服躲藏起来。”


但是,施图尔纳格尔将军拒绝选择这样的出路。在巴黎的拉菲尔旅馆举行了令人不可思议的 通宵的香槟酒会,会上由奥伯格将军率领的被释放的党卫队和保安军官与曾经逮捕他们的陆 军将领们握手言欢。施图尔纳格尔在酒会结束以后,便坐车回德国去,因为他原已接到命令 要他回柏林去报到。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曾在那里指挥过一个营的凡尔登停下来,再看 一看这个著名的战场;但也是为了执行一个个人的决定。他的司机和警卫员听到一声枪响。 他们发现他在一条运河里挣扎。子弹打穿了一只眼睛,另一只也受了重伤。他被送到凡尔登 陆军医院,受伤的那只眼睛也被切除了。所有这些,并没有使施图尔纳格尔免于厄运。在希 特勒的火急命令下,这位双目失明、处于绝望之中的将军被解到柏林。他被押上“人民法庭 “,躺在一张小床上听法赖斯勒庭长的辱骂。8月30日,他在普洛成西监狱被绞死了。


冯·克鲁格元帅最后虽拒绝参加起义,这一决定性的行动并没有能够使他得救,正如弗洛姆 在柏林所采取的类似的行动,不能使自己得救一样。斯派达尔在评论到这位迟疑不决的元帅 时说道:“命运不会饶恕那些虽有信念但没有足够的决心和勇气把信念付诸实践的人。”8 月17日,瓦尔特·莫德尔元帅来接替克鲁格任西线总司令。克鲁格事先并不知道自己已被免 职,只是到莫德尔突然出现后才知道的。希特勒通知克鲁格,要他报告今后在德国的行踪。 这是一个警告,说明他已被怀疑与7月20日的政变有关。第二天他写了一封长信给希特勒, 然后就驱车回家了。他走到梅茨附近服毒自杀。这位元帅就这样悲怯地结束了他的一生。


接着就轮到德国军队的偶像隆美尔陆军元帅。


当冯·施图尔纳格尔将军自杀未遂,双目失明,神志不清地躺在凡尔登医院手术台上的时候 ,他 喃喃地而无意识地道出了隆美尔的名字。后来冯·霍法克上校在柏林艾尔布莱希特亲王街的 秘密警察的监狱中受不了酷刑,也招认隆美尔曾参与7月20日阴谋。霍法克引证隆美尔元帅 曾经对他说过的话:“告诉柏林的人,他们可以指望我。”希特勒听了这句话以后十分震惊 ,他因此作出决定:他所宠信的也是在德国军队中最受欢迎的这位将军必须死去。


隆美尔当时住在伯奈的野战医院里。7月17日下午,在诺曼底前线,他的头盖骨、两个太阳 穴和颧骨受了重伤,左眼也受了严重的损害,脑袋上尽是炸弹碎片。为了避免遭到进攻中的 盟军的俘虏,他先从 这个野战医院被迁至圣-歇尔曼,在8月8日那天又迁到乌尔姆附近赫 林根的自己住宅里。他从前的参谋长斯派达尔到赫林根去看望他。第二天,9月7日,斯派达 尔就被捕了。这对隆美尔是第一个警告,说明会有什么不祥的下场等待着他。


“那个病态的撒谎者现在已经完全疯了!”隆美尔在与斯派达尔谈话中谈到希特勒的时候这 样说。“他正在对7月20日案件的谋反分子发泄他的虐待狂!他不会就此罢手的!”


隆美尔现在注意到,保安处的人员正在监视他的住宅。他的15岁的儿子原来在高射炮中队 服役,现在暂时告假回家来服侍他。当他和他的儿子一同在附近森林中散步的时候,他们两 人都带着手枪。希特勒在腊斯登堡大本营收到霍法克招出隆美尔的证词副本后,就下令处决 隆 美尔。但是办法与众不同。后来凯特尔对纽伦堡的提审人员解释说,“元首”认识到,“如 果这个赫赫有名的元帅,德国最得人心的将军,被逮捕并押上人民法庭的话,这将是一件非 常丢脸的事。”因此,希特勒同凯特尔商量好,让隆美尔知道控告他的证据,让他选择要么 自杀,要么以叛国罪在“人民法庭”受审。如果他选择自杀的话,他死后可以获得具有全副 军事荣典的国葬仪式,而且可以保全他的家属。


于是在1944年10月14日中午,希特勒大本营有两位将军驱车来到被党卫队用五部装甲车团团 围住的隆美尔的住宅。一位将军是威廉·布格道夫,一个长着酒糟鼻子、同凯特尔一样对希 特勒唯命是从的酒鬼;另一个是与他有着同样性格的、他的陆军人事处的助手恩斯特·迈赛 尔 将军。他们事先通知隆美尔,他们是从希特勒那里来的,准备同他谈一谈他“未来的职务” 问题。


在布格道夫和迈赛尔到达以后,事实真相就清楚了:他们不是前来商谈隆美尔的未来职务的 。他们要求和这位元帅单独谈话,于是三人到隆美尔的书房去。


“几分钟以后”曼弗雷德·隆美尔后来追述到,“我听见父亲上楼到母亲的房间去。”他接 着说:


“父亲同我走进我的房间。他开始缓慢地说,'我刚才不得不告诉你的母亲,我将在15分 钟内死去……希特勒指控我犯了叛国大罪。鉴于我在非洲服役有功,给了我一个服毒自杀的 机会。那两位将军带来了毒药。这种毒药在3秒钟之内就能致人于死命。如果我接受的话, 对我的家庭将不会采用在这种情况下的例行措施……我还可以得到国葬待遇。一切准备 停 当了。在15分钟内你将接到从乌尔姆的医院打来的电话,说我在赴会途中因脑病发作死去 了。'”


事情果然就是如此。


隆美尔穿着他那件旧的非洲团皮夹克,手里拿着元帅的节杖,跟着两位将军上了车。车行一 二英里后在森林旁的路上停下来,迈赛尔将军和党卫队司机走下车来,隆美尔和布格道 夫仍留在车上。一分钟以后,当下车的那两个人回来的时候,隆美尔已直挺挺地死在座位上 。隆美尔夫人在与丈夫告别15分钟以后,接到预期的从医院打来的电话。主治大夫报告说, 两位将军带来了元帅的尸体,他是因大脑栓塞致死的,这显然是前次他的头盖骨受伤的结果 。布格道夫禁止解剖尸体。他大叫道,“一切柏林已经安排好了!”


一切的确是已经安排好了。


西线新任总司令莫德尔元帅发布一道冠冕堂皇的命令,宣布隆美尔因7月17日受伤不治身死 ,对“我国最伟大的指挥官之一”的牺牲表示哀悼。


希特勒下令举行国葬,并给隆美尔夫人发了唁电。德国陆军高级将领冯·伦斯德在举行国葬 仪式时致悼词。他站在裹着字旗的隆美尔尸体面前说,“他的心是属于元首的。”


迄今为止,德国陆军骄矜自负的军官团所受到的耻辱是很大的。它的三个显赫的元帅维茨勒 本、克鲁格和隆美尔牵连在试图推翻希特勒的政变里,一个被绞死,两个被逼自杀。它不得 不眼看它的数十名高级将领被押进秘密警察的监牢,在“人民法庭”上通过公审丑剧被“合 法”地谋杀。还有数以百计的军官从陆军中开革出去。军官团的成员,在严重时刻,胆小怕 事,鼠目寸光。他们为了保持个人所谓的“荣誉”,贪生怕死,不能团结一致。在那个奥地 利流氓的淫威下,惊慌失措的军官团领袖们只好摇尾乞怜,卑躬屈膝。


一个德国军事历史学家评论道,这样一来,“参谋总部作为一个独立自主的整体的历 史,可 以说就此结束了。”到了1944年夏天,它却被贬低到成为一群摇尾乞怜的、吓破了胆的人的 可怜的团体。对于希特勒不会再有任何反抗,连批评也不会再有了,完全同流合污了。他们 把盲目服从尘世间的统治者看作是日耳曼民族的最高道德,并且鼓励奴颜婢膝。苏联红军的 反攻和诺曼底前线的炮声,并没有使一些政治上麻木不仁的德国军官们猛醒,他们继续为希 特勒殉葬、卖命。


与此相反的是,德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却与法西斯强盗进行着英勇卓绝的斗争。他们认 识到只有消灭希特勒及其匪帮,才能获得和平及德国民族的生存。消灭希特勒匪帮是反法西 斯战士给自己提出的神圣任务。数以万计的共产党员为此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据法西斯国家 司法部大大缩小了的官方数字,1942年被判处死刑并已执行的是3393人,1943年是5684人, 1944年增加到5764人。在这些数字中,还不包括大约2万名被德国军事法庭判处死刑的士兵 与军官。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