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伟民“足球打假”扮演了什么角色?

打假,中国足球打假喊了多少年,嘴都喊干了,嗓子都喊冒烟了,其结果是竹蓝子打水——一场空。


黑哨,继续着;假球,继续着;赌球,继续着。


球迷,没着;球员,没着;教练,没着;俱乐部老总,没着;中国足协高官,没着;连当年的局长袁伟民也没着。


袁伟民是个“行官”,从排球教练起家的“行官”,他是最了解“假球”的内幕的。


当年,袁伟民当局长不是不想管“假球”,但做为一局之长的袁伟民对于假球也实属管不了,处理了龚建平也是纯属无奈之举。


袁伟民搞体育,还是很有政绩的。人从教练上升到体育局长,又是从体育局长上退下来,退下来之后又出了本书,书中诠释了呼风唤雨的体育及政治生涯,但属于他那个时期的打假扫黑震惊全国的事件却一一回避,不敢触及这个关系到中国足球生死存亡的敏感领域,真是一个很会编书的作者。


体育,政治,从这个角度看,袁伟民不只会搞体育,而且更善于搞政治,且很“油”。


在中国,足球,足球问题,不单单地是足球问题,足球已经远远超出足球的环节,必须司法介入,综合治理,方能成效。这一点,袁伟民是心知肚明的。


近日,袁伟民与媒体披露当时的心情和思想,也似乎合情合理。他讲道:“比如假球,我说你打假球,你就问我,有证据吗?证据谁来提供?这一系列问题,已经远远超出足球本身了。我干了这么多年,这点我看不出来?我最起码能看出一点端倪。这种事情,我要管,要花很大的代价,而且不是我能管的。”


袁伟民出书对关于大是大非的当年假球、黑哨风潮中为何只处理了退赃的龚建平一人问题只能是回避;对自曝家丑的绿城受到最重的处罚问题等只能是回避;对这些敏感问题只能是把一些重大事件反馈出来在表面上讲讲一些经验教训而不能去曝光,这是政治要求,你要曝出来就会惹祸,这就是政治的不成熟。袁伟民这种“油”的哲学真让人欣佩。


袁伟民是一个有贡献的体育工作者和一个有政绩的体育领导者,在当前扫黑中我们不想去进行理论推测当年如何如何,但有一条我们可以猜想一下,至少袁伟民是个不敢捅马蜂窝的人,是个很合格的政客,是个很不坚定的革命者。


今天的打黑风暴中,有没有袁伟民这样的高官?行许有,兴许没,我们只能骑毛驴看唱本——走着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