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 第三卷 维稳行动 第七十六章 横穿沙尘暴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size][/URL] “戴维斯,快把莫格尔拖过来当盾牌,不然我们早晚得被打成渔网!”我刚刚喊了一声,嘴里就进了不少沙子——这沙漠地区的天气变得不是一般的快,刚才还是云淡风轻,阳光毒辣,现在却已经卷起了风暴,炙热的风裹挟着无数的细沙,像一道道幕墙一样压过来。我“呸”地一口吐出硌牙的沙粒,满心希望这危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


“戴维斯,快把莫格尔拖过来当盾牌,不然我们早晚得被打成渔网!”我刚刚喊了一声,嘴里就进了不少沙子——这沙漠地区的天气变得不是一般的快,刚才还是云淡风轻,阳光毒辣,现在却已经卷起了风暴,炙热的风裹挟着无数的细沙,像一道道幕墙一样压过来。我“呸”地一口吐出硌牙的沙粒,满心希望这危险的天气可以逼退追击者,可惜他们似乎并不惧怕沙暴,仍然锲而不舍地追击着。而且又有一辆吉普车追了上来。

“锵锵锵——”听到这个声音,我心里顿时凉了半截——这可是大口径重机枪的射击声!在圣约翰斯顿港外区和中心城的港口附近,我曾经好几次见识过这种结构非常类似20世纪早期风冷重机枪的玩意。虽然精度不足,但是打出的指头粗的子弹照样能把你打成一团烂肉。可以想象,当一发发大口径钢芯机枪弹从你头上飞过时,能够带来多大的心理压力了(虽然BUB军工公司生产的很多机枪弹弹头不是真正的“钢芯“,而是用废品站低价收购来的废铁锭直接熔铸的)。戴维斯低着头盲目地向后开了两枪,也不知打着了什么:“不行,这子弹都简直擦着我们头皮飞过去的。现在要到后座上把那混蛋揪过来太危险了!”

我现在陷入了两难之中:仅凭这辆车是万难逃脱追击的,而且看他们的架势,似乎不把我们赶进沙尘暴誓不罢休。但是要想加速,那做工粗劣的引擎又是万万不允许的,这可真是让人无法可想。在拼命闪过几个陡峭的沙丘并强行冲过一个较为平缓的沙丘之后,引擎盖下面冒出的白烟已经和蒸汽机烟囱里的烟差不多了。我对戴维斯道:“要是你不敢冒险,我们两个都得没命!你要是不敢去后座把那家伙拖过来,我去!”

“别别别,算我服了你了,行吧?”戴维斯说着起身向后爬去,“还是我去吧。”现在,我们已经冲进了沙尘暴的最外沿,天空变得一片昏黑,就像是雷雨到来前一样。被热风加速的坚硬沙粒,甚至还有砾石都像子弹一样“稀里哗啦”地砸在了车上,我不得不把套在外面的军礼服给脱下来像头巾一样包住脑袋——由于这是辆敞篷车,所以漫天落下的小砾石已经开始往我们头上砸了。

但纵使是这样的恶劣气候,仍然挡不住那些一心想要抢回莫格尔顺便再逮住我们的家伙。在我身后不远处,四道黄色的灯光从如同夜晚一样黑暗的沙漠上腾起,但接着就少了一道——看来这沙尘暴的强度已经到了危险边缘了,卷起的砂石就连车灯都能砸坏。

不过他们追归追,但根本连我们的影子都看不着——现在的能见度已经已经只剩下十几米了,要不是现在有人正拿着机枪跟在我们后面,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这么玩命。他们完全是凭着发动机声音一路赶来,因此已经无法继续朝我们开火了。戴维斯刚从座椅上站起身,就被炙热的风沙刮得呼吸困难,只能扯下衣袖捂住口鼻。他一把揪住不断挣扎的莫格尔,瓮声翁气地问我:“嘿,我是……是和这个混蛋一起呆在后座呢,还是……还是把他拖到驾驶室里来?”

你问我,我又怎么知道。我向四周瞟了两眼,果不其然,四下里已经一片昏黄,并且正在迅速转为漆黑。刚才我尚且能看到对方车灯发出的光柱,现在则是货真价实的“两眼一抹黑”了。唉,刚刚费了老大劲做好了对付追兵的准备,却突然发现没人追了,这种有些滑稽的现状倒让我有点遗憾。

也许我们已经把追兵甩掉了?我试着将速度减到了四十公里,接着又找了个背风的沙丘停了下来——现在发动机已经不堪重负了,而且我们也已经进入了沙尘暴的范围内,继续奔逃无异于自杀。我关上引擎,从驾驶座上爬了下来,直到这时,我才发觉靴子里湿漉漉的,脱下来一倒,居然倒出了不少汗水,戴维斯看上去似乎渴极了,在后座下面翻找一阵,翻出来一个水壶,“咕嘟咕嘟”一气喝了个底朝天。

“喂,戴维斯,后面还有多少水?水箱已经被蒸得见底了!”我拍打着弹横累累的车壳,大声喊道。不过得到的回答令人失望:“我不知道,我这儿什么都看不到,太黑了。”

这倒也是,现在天空中一片黑暗,几如午夜。微弱的光线从沙粒组成的“云层”中透下来,映照出了无数大大小小、急速旋转的黑色气旋。呵呵,我李笑云也算是三生有幸,能够在沙漠里的沙尘暴中心亲眼目睹这一壮观的自然景象,而且还附带一场好莱坞式的追车戏,这可不是天天都能遇到的。不过我现在担心的是,我们能不能活着再次见到太阳。

实际上,在沙尘暴中背靠沙丘并不是一种安全的做法。新月型沙丘本身就是受风力影响生成的。在沙尘暴中,较平缓的向风面往往会被吹向较陡的背风面,逐渐顺着风向移动。现在我已经能够感觉到,脚下的黄沙越积越厚,再不离开,只怕不消几分钟,我们就要被掩埋了!

在一番盲目地寻找后,我总算是在一个犄角旮旯里摸到了一个铝制水桶,提起来掂一掂,天佑我也,居然还有两三斤水,赶紧灌进水箱,准备逃离这个移动陷阱——不管怎么说,这一带离红海不远。只要以最大速度向东猛冲,就可以到达海边。虽说红海海滨也会受到沙尘暴影响,但那里多是些岩谟和灌木丛,没有讨厌的新月形沙丘,想来不至于有被活埋之虞。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我把水箱,重新发动车子时,身后却传来了一阵极其不合时宜的引擎声!我和戴维斯一起回头,只见一辆架着重机枪的吉普车正直追而来,吉普车上的人在发现我们之后,二话不说就是一顿机枪弹招呼,虽然大部分子弹都呼啸着砸进了沙地,但还是有几发从车尾打进了车厢,接着我就听到了戴维斯的一声大叫!

“喂,喂,你没事吧?”我一边把档挂到4档,一脚把油门踩到底,一边扭头问道,要知道,这重机枪子弹挨上一发那可不是好玩的,不死也得重残啊。

戴维斯的声音混杂着枪声从后面传来:“我……我还好,不过……莫格尔完蛋啦!这家伙运气不大好,脑门上挨了他同伙一发,半个脑袋都没了。”

啊?莫格尔被打死了?这下可真是断了我们的退路了。要知道,我们开始之所以能逃出那个“安全谈判地点”,都多亏了有这家伙当肉盾。待会儿要是对方发现莫格尔已经死了,照他们的行事风格,只怕是机枪火箭弹一起上,我们到时候就不是九死一生,而是十死无生了。我一边冒险向着东方高速行驶,一边飞快地转动着脑筋,但就是转不出个什么东西来。这时,戴维斯突然道:“也许这个办法能行得通。李笑云,快停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