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风云 正文 三十五、皮三之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71.html


彭勇一直在等着肖飞回来,肖飞刚一进到屋里彭勇就迎上去说:“处长,我给你汇报一下我去调查那个皮三的事情吧?”

肖飞笑笑说:“你容我喝口水,呵呵!你再说!”

彭勇笑了笑说:“你边喝我边说,是这样,我又去找了这个皮三了解了一下,他的同胞弟弟叫皮永生,五年前离开北平就再也没回来,他现在都不知道他这个弟弟是死是活!”肖飞看看彭勇问:“那这个皮三大名叫什么?”

“叫皮永利,对了,这孩子是他前一个老婆生的,现在的这个老婆是他后找的,这个老婆原来是暗门子的,是皮三觉着她有几分姿色就把她弄回来做了自己的老婆,这个女人叫筱桂花!”

“哦,还有这事,那你有没有查一下这个筱桂花!”肖飞问。

彭勇笑笑说:“我简单问了一下,这个女人是南方人,两年前到的北平,到了北平后无依无靠,没办法就开始操起皮肉生涯,后来在大栅栏被皮三看中,就这样稀里糊涂的两人做起了夫妻,皮三其实就是想找个给他照顾儿子的人!”

肖飞听着彭勇的话琢磨着,突然他眼睛一亮看着彭勇问:“你说这个女人是两年前来的?那你有没有查出他是从哪来的?”

彭勇看看他说:“据皮三说,这个女人是从天津过来的,在天津以前是从哪来的?就不得而知了,只能去问这个女人了!再说了,您不是让牛刚去…….”

肖飞看看他说:“是,我是让牛刚去查这个女人,但是还没有回来,那就再等等吧!”

“不用等了,我回来了!”牛刚说着走了进来,彭勇看着他忙说:“老牛,快说说,你那边情况怎样?”

牛刚看看他说:“你急什么呀,让我喘口气吗,是这样的,我单独找这个皮三家的邻居了解了一下,这个女人叫筱…..”

“叫筱桂花,这些我们都知道了,说关键的!”彭勇看着他着急的说,牛刚看了一眼彭勇说:“你都知道了还问什么呀?”

肖飞笑笑说:“彭勇你不要打断老牛的话,让他说!”

牛刚这才接着说:“她是皮三的第二个老婆,是皮三在前门大栅栏弄回来的,这个女人是南方人,好像是江浙一带的,抗战结束后她到了天津,两年前从天津到的北平。”

“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彭勇问。

“我找了这女人和他聊了聊,是他自己说的!”牛刚回答。

肖飞想了想问:“他是江浙一带人,那在他没来天津前,她在哪?你问了么?”牛刚摇摇头说:“她就说他是乡下人,抗战后家乡闹水灾,没办法才跑出来的,后来是流浪到天津的,我听她着说也挺可怜的就没…….”

肖飞想了想说:“这样,明天一早再去接触一下这个女人,根据我从大刀门那得来的消息可以判断出,两个孩子的死是死于斑蝥毒的慢性中毒,也就是说必须每天要给孩子施毒,才能……,由此判断,就必须是两个孩子的身边之人才能有这个机会!所以我怀疑这个女人很有可能是一个潜伏的特务,因为,据我从伊万锦那里了解到的情况来看,这斑蝥剧毒他只给过温倩茹,那么这个皮三家的孩子怎么也会死于斑蝥剧毒呢?那就是说,这种毒药是敌人内部相互之间串用的,或者是什么人直接提供给凶手的!”

彭勇看着肖飞说:“嗯,处长你的分析很对,现在看来这个女人甚至包括这个皮三很值得怀疑啊!可我就是不明白她们为什么要杀这两个孩子呢?难道是孩子发现了什么秘密,还是看见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肖飞说:“敌人杀人是有目的的,不是灭口还能是什么?这么点的孩子不会是他们的成员吧,那就有一个理由,杀人灭口!一定是孩子看见了什么或者听到了什么,敌人万不得已才下手除掉这两个孩子!你们先去休息吧,天已经不早了,明天一早再次接触一下这个女人!”

看着彭勇和牛刚走出去,肖飞看看墙上的挂钟,时针已经指向晚上八点,肖飞换上一身边便装除了二局的大门。

街上虽说不是很热闹,但盛夏的北平城还是别有一番情景的,不少人在门前街边,聚在一起,三五个人一伙,七八个人一帮,打牌的、下棋的、看热闹的、锻炼的各式各样几乎做什么的都有,还有推着小车走街串巷吆呼着卖东西的。肖飞看着这一情景心中不由多了一份自豪感,这一切的祥和平安都是来自想自己这样的一群人的努力下。

肖飞步履轻盈的走着,他的目的地是后海琉璃厂,今天晚上是要到那里那一份重要情报的,这是和红豆已经约好的事情。肖飞在人群中穿梭着,时不时回头看看,他担心有人会跟在自己后面,肖飞的这种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唐俊也从多次提醒他千万要保证红豆的安全,绝对不能让红豆暴露,每一次接头和取情报都要万分注意,切不可马虎,因为现在的情况是敌中有我,我中有敌,是在较劲的时候,谁要是现有疏忽和漏洞,谁就将失去主动权,陷入被动。

肖飞继续在人群中走着,他已经感觉到有人在自己身后不远不近的跟着自己,此人身法极好,动作也很快,肯定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员,否则她的跟踪技术是不可能这么娴熟的,这也就是肖飞,换了一个经验少一点的,是根本发现不了身后有尾巴的。

肖飞快步穿过人群,来到一条僻静的街上,连着转了几个弯绕到一条胡同里肖飞停住脚步,站在胡同深处看着胡同口外,果然他看见一个身影头上戴着一顶礼帽,在胡同口转悠了两次,肖飞定睛看了看发现这个跟踪者好像是是个女人,因为隐约可以看出她耸起的胸部。肖飞琢磨着:“这会是谁呢?是温倩茹?还是王敏芝?”但是肖飞又很快打消了这个想法,因为他觉得王敏芝虽说不是什么头号大特务,但是这种跟踪的小事情肯定也不用他去做,温倩茹更不用说了,一是他认识自己,二是他也不会来做这种跟踪的事情,那么这个跟踪者会是谁呢?

肖飞想到这决定试一试此人,看看能不能看到此人的真实面目。于是,肖飞向着胡同口径直走过去,这是在胡同口外转悠的那人看见肖飞迎着她走来,赶紧闪身躲开,肖飞大摇大摆的从她身边走过,肖飞刚一走过她身边,就又一次快速钻进旁边的胡同,一进胡同口肖飞便把身子紧紧靠在墙上,这时那跟踪者也跟着胡同口外,刚向胡同里一探头,肖飞就是一拳出去,直奔她的面门,这人反应也很快,脑袋一歪,身子往下一低躲过肖飞这一拳,接着转身就想跑,肖飞跟上一步,伸左手去抓她的衣服后襟,此人身形奇快,见肖飞来抓他,紧接着来了一个前空翻,躲过肖飞伸来的左手,同时双手向肖飞面部扔出一包东西,肖飞见状赶紧用双手捂住口鼻,此人趁此机会跑远了。

肖飞弯腰躲过那包扔过来的东西,一片白色粉末在肖飞眼前飞扬开,肖飞赶紧向后躲,双手捂住自己的口鼻,向后退了十几步,肖飞停下来,仔细看看身上沾上的那些白色粉末原来是面粉,肖飞一笑说:“看来你还不想要我的命啊!”

肖飞走出胡同口直奔目的地。当肖飞来到琉璃厂时,这里人更多,肖飞穿过热闹的人群走到里面,按着约定好的地点,肖飞在一家专卖旧书的小店前停住,店主人是一位上了岁数的老者,他看看肖飞一笑问道:“这位先生可是来取书的?”

肖飞看看他回答:“老先生,我是来取一本我朋友替我定好《孽海花》的!”老者点点头从柜台后面拿出一本书递给肖飞说:“你朋友交代了,让我跟你说,看完了尽快送还给他!”肖飞笑着说:“知道了,谢谢您老人家!”

“您太客气了,欢迎您常来!”老者说。

肖飞拿着书走出琉璃厂热闹的大街,直奔局里而来。

肖飞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他从沙发上坐起来揉揉眼睛抓起电话,里面传来牛刚的声音:“处长,皮三死了!”

“什么?皮三死了?那他老婆呢?”肖飞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牛刚在电话喊道:“他老婆跑了,没了踪影!”

肖飞大喊着:“我马上就到!”

肖飞冲出门去,正好遇到强薇,肖飞拉着她说:“走,去皮三家,这家伙死了,牛刚在那呢!”

强薇看看他说:“这是怎么了,出来一个线索断一个,这样下去,咱们永远也找不到…..”

肖飞瞪了他一眼说:“你说什么呢?赶紧走!”

肖飞和强薇开着车一溜烟来到皮三的家里,牛刚正和几个公安战士在勘查现场,看见肖飞进来牛刚上前说:“处长,我一早就想来……可是等我到这,就现在这样了,您看看吧!”

肖飞发现皮三横躺在床上,脸部扭曲,脖子颈动脉和喉管被人一刀拉断,死者是死于失血过多和窒息,作案者手法娴熟,一刀毙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