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说起79年的越战故事

kinglee9s 收藏 9 3880

我的父亲今年51岁了,是一名从越南战场回来的老军人,性格特别古怪,他总是对我很严格也很慈爱。年轻那时候都说他脾气特别暴躁,三两句话不对他就喜欢动手打人。听我叔叔说我父亲有次一拳把人的下巴打裂。但是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见父亲动过武。小时候父亲从来不跟我说打越战的事情,也许是我长大了,在一次酒后,我们吃着宵夜,父亲突然和我说起了79年打越南的战斗故事。我个人也挺喜欢看看军事论坛里面老兵的回忆故事,今天我把我父亲的故事整理了一下,也写给大家看看,我希望英雄的精神能延续,老兵不死。

我父亲是广西边防部队,在广西一个叫“那坡”的地方。他是炮兵侦察兵。好象是属于40军,但是部队番号他坚决不告诉我,他说这是秘密。

父亲说他们连队的武器在当时算比较好的,有一种微声冲锋枪(我不知道是什么型号的),他说枪声就跟排手掌一样不是很响,说着还怕我不明白,居然还拍手笔画着,听,就这么点响!然后还带有一把54手枪,一把匕首,5个手榴弹,1个水壶,一个那解放包用来装粮食和子弹。父亲说他们都吃的是压缩饼干,有点难咽,就一口饼干一口水,后来回家探亲的时候带了很多给亲戚。下面根绝整理进入细节:

某次战斗1:巡逻遭遇越南老头

父亲说,有次他们班在一个山上巡逻,然后看见对面的山上有个人在很快的爬山逃跑,父亲的班长就下令开枪向那人射击,父亲说那人距离500多米,他们边追边打,那个人被打中了左肩部倒地。父亲他们追过去,看着那个人有70来岁,是个老头,父亲当时就觉得这人这么老,爬起山来就跟猴子一样,这时候父亲的班长走过来对我父亲说:“去办了他”,我父亲心里很紧张,因为那是他第一次杀人,父亲用枪抵着那人的右肩摁着打了10枪。父亲说那老头没死,还在地上不停的吐血颤抖。这个时候父亲的班长过来朝我父亲的肚子上就是重重的踹了一脚,把父亲踹倒在地。还骂:“没用的东西”,然后班长掏出匕首朝老头心脏部位就是一刀下去,看看不看,扭头就走,边走还边骂我父亲是草包。父亲说那时候他头都懵的,胃里老想吐。后来他一再说,他并不怕,只是觉得杀死1个手不寸铁的人他下不了手。这个故事讲完父亲继续补充说:人与人之间不应该是无情的杀戮,这样不好,你们不懂。

某次战斗2:处决女特务

有次父亲他们在一个临时的野战医院,接到上级通知去看押2个越南女特务。他的一个战友(广东新兵,名字不记得了)说:没什么好看押的,耽误时间,反正后面的部队也不会审问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不如找个地方杀死拉倒,而且听说这2个女特务袭击了12个战士,造成8死4失踪。父亲当时也不想浪费时间看押,其实父亲心里也恨。他说他当时就装做不知道,意思是默许广东兵对女俘虏下杀手。后来广东兵找了2个汽车班的战士把俘虏抗到水田里直接打死了,父亲说有个女的死之前还喊了一句什么,喊的很凄惨。广东兵打了10来秒的枪,至少打了2梭子子弹。

某次战斗3:打活人靶

这个故事父亲说起来很沉重,他一直都很想回避,但是他说他们连队曾把一个打黑枪的越南少年吊在树上让1个新兵练习打靶,少年也就10来岁。那少年被打得血球模糊,父亲说这太残酷了,人在战争中的所做所为不是他们自己本身可以控制的。父亲当时的神色显得很内疚很内疚。

某次战斗4:班长牺牲

父亲说那天是在边境线的一个战壕里,他们班在做例行的警戒,中午的时候越南那边突然打炮,打的很准,把中国这边的可疑目标都炸了一下。父亲和战友们都在防炮洞蹲着,过了10几分钟炮打完了,他们就进入阵地战斗准备。父亲的班长就爬在父亲的左边,他说2人距离2米到3米的样子,父亲说他记得他们班长当时在距枪瞄准,然后再看他们班长的时候,就发现他们班长已经牺牲了,子弹是从班长的左眼眶打进去的,又从后颈出打出,他班长连动都没动一下就一下,叫也没叫,就牺牲了。父亲说他当时看到班长头部流血,自己身体都僵住了,不敢动,只能尽量把身体往班长身边挪,父亲说他眼泪都哭干了,父亲说他当时是很怕的,真的很怕。父亲就这样守在班长尸体边哭了6个小时。其他战友后来等天黑了才陆续猫过来把班长尸体拖回洞里面去。父亲说班长当时才21岁,是四川卢洲人。后来父亲说,他们部队打越南的时候四川兄弟牺牲的最多,四川兵就没有怕死的,损失和伤亡很惨重。班长的牺牲对父亲打击很大,父亲经常会说起他的班长,总是重复一个瞬间:班长死的时候还是保持着距枪瞄准的姿势,就这样一直保持这个姿势。

某次战斗5:烧光带不走的一切

父亲说那时候部队响应指示,开始大撤退,一路上只要带不走的全部烧掉,炸掉,不能再留给越南人。他们连队在一个村里烧房子,成堆成堆的米就这样被烧光了。有个山东兵把手榴弹捆在一起炸房子,连长说太浪费,就发动大家点火把人手一个去烧。一路上火光冲天,父亲说他们撤退的那条路线上,除了石头,其他能烧的都烧了,有的兵还往井里丢手雷,比比看谁能把井全部炸塌。父亲说当时有的越南老百姓看着一堆堆烧剩下的米和饼干,等晚上没人的时候来拿,很多都被工兵埋的地雷炸死了,父亲说很多工兵在撤退的路上负责炸大型建筑和桥梁,开着车一箱一箱往地上倒地雷,说那种地雷拧好一个开关可以直接简单布置。都是塑料外壳的。

某次战斗6:红塔山

父亲说那个时候红塔山是中国最好的烟,每次他们要执行秘密任务的时候,连长总是带几条红塔山来做战前动员,战士们一人一包,个个会抽烟,心灵也都清楚,也许这是最后1根烟。一直到今天父亲还爱抽最老版本的红塔山(如今叫经典1956),看到红塔山总会想起生死战斗,在那时候只有最艰苦死亡几率最高的任务连长才来发烟。而只有最优秀最勇敢的战士才能拿到烟,面对死亡和危险他们表现的很从容,总是哄抢着争着去连长那领烟,这就是我们的中国军人,这样伟大的战士。


战斗远去7:武器换肉吃

父亲说83年在广西某地某村,他们长期在这个村和老百姓在一起改善伙食,有个兵是我父亲老乡也是个湖南兵,他是搞后勤的,经常请我父亲去吃肉。后来有段时间没肉吃了,那个后勤兵就拿冲锋枪去和老百姓换鸡换猪换一些肉吃。父亲说那时候仗基本打完了,很多从战场收集回来的武器没地方处理,一堆一堆的放那生锈,就经常拿些烂枪老枪给那个后勤兵去换鸡吃。改善伙食。至今那段悠闲的生活我父亲还在回味,他总是笑着说,武器换肉吃,在那时候是相当划算的。前年战友聚会的时候那个后勤兵也来了,父亲总是夸他有门路,跟着他有肉吃。后来父亲跟我说过,那个后勤兵杀过20多个俘虏,搞后勤里他算是枪法很准的人。

战斗远去8:后记

如今我父亲依然是保持着军人优良的作风,他这个人爱帮忙,从来不占别人一丝便宜,话相当少。超级爱喝酒,当然总是在老战友饭店和战友对酒当歌话说当年。我们那的老战友饭店都是当年从湖南参军去到前线的英雄们,必须是越战老兵才能来,这里有些叔叔是坦克兵,3炮兵,5个汽车兵,只有1个空军,大部分都是陆军一线作战部队,象我父亲这样的侦察部队不太多,因为伤亡牺牲太大,部分荣誉功臣现在都高就了,我的父亲也有1个二等功。我尤其喜欢和工兵刘叔叔在一起问问题,听说他是炸弹、地雷火药全能,我很能体会到他们的光荣,他们的自豪。如今我的父辈们虽多多少少会在生活中有些困难,但是他们总是会互相帮助,义无返顾。听说最近我父亲他们又享受了新政策,只要是一线战场战斗过的退伍军人都能每月享受政府的800补贴,父亲居然还被安排到了一个街道办事处工作,我觉得挺好的,祖国没有忘记他们。父亲最近脸上总是带着笑,说办事处一帮人老缠着他要听战斗故事,所以他就开出条件,讲一个故事就可以下班,于是父亲几乎每天都早早的和战友们在一起聚着。父亲讲故事始终坚持一个原则:他从不透漏部队番号和机密任务。首长姓名也不说。他总是说如果国家解密了。他可以考虑,他是军人就一辈子是军人,军人就要服从命令。


敬礼·国家的老兵们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