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雷霆(4)

山鹰2007 收藏 1 20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唰唰……” “轰……” 正在山脚下一堆抵近4排兄弟们的敌人步兵,在付出近10人上网,心有余悸侥幸挣脱了我迫炮松脱的压制轰鸣中,一波压过一波的榴弹炮,火箭炮轰鸣;顿如流星火雨,刮拉出一条条絮絮纷乱的火色抛物线,穿透汹涌翻滚的墨色烟云,在一片凄风舞动漂泊青白灰暗的黝黑包围之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唰唰……”

“轰……”

正在山脚下一堆抵近4排兄弟们的敌人步兵,在付出近10人上网,心有余悸侥幸挣脱了我迫炮松脱的压制轰鸣中,一波压过一波的榴弹炮,火箭炮轰鸣;顿如流星火雨,刮拉出一条条絮絮纷乱的火色抛物线,穿透汹涌翻滚的墨色烟云,在一片凄风舞动漂泊青白灰暗的黝黑包围之中,天花乱坠一般,在北岸的河滩、短坡上;在南岸大青山脚边苍茫的深幽里,炸开了一团团繁花似锦般的爆裂红晕。那一通通连绵砸落在就近,山岳微颤中,激荡群山的滚滚雷霆;带着一通通连绵不绝的122/152mm榴弹炮弹爆炸,掀起了一重重欲与盘龙江排空骇浪誓比争高的土浪、飞泥,将一个个有幸或不幸扑腾在其间泥鳅痛苦压埋其中。残肢碎肉,连同不幸崩飞车体的零件、废铁,一并零落抛满一片泥泞的河滩。无所匹及的罡风,撕烂了一具具鲜活生命,同样也摧毁了一具具挨边看上去完整的生命,抛落震飞了鲜血淋漓,一并搅进了剽风劲舞的混浊污秽中。潜伏南岸山林里,妄想据河而守,坚固清水河村防御,增援上来的敌人也不走运。顿时在不分清红皂白的一蓬蓬铺天盖地燃烧火箭弹争相爆发之中,没入了一片猎猎燃烧的火场中。

虽然缺乏命中,杀伤力的122mm火箭燃烧弹,根本无法对没入丛林里的装甲兵造成直接性的重大伤亡,但大部隐藏其中,未装备三防设备的ПT-85Б水陆坦克顿时倒了大霉,那随着冲天而起的烈焰伴生出来滚滚的浓烟与炽烈空气就够那群自以为是的小鬼子车组忍受的。眨眼之间,掩藏树林中妄想着给措不及防的我们来场突袭的敌增援上来,全装备ПT-85Б水陆坦克的坦克部队顿时在陷在猎猎燃烧的火场中顿失战力。那随着烈火蔓延,愈发稀落的林木,也同样渐渐将淹没其中的敌装甲连保留出来,失去植被遮蔽的装甲车,亦在随之而来肖剑卿报数,炮兵兄弟们的通通毫不吝惜弹药的榴弹炮轰鸣中,成就一摊猎猎燃烧的废铁。

清水河口村战场,不分河岸南北,一群群敌人正在我炮兵肆虐蹂躏下,风声鹤唳;丧失最后从容和耐性。我们就是要透过敌人也可连同的公用步话频道,和不断的炮击蹂躏,给早已被炮兵轰破了胆的敌人们释放出这样一个恐怖信息:还想一通炮火奇袭反制?没门!就是不动用暴露过半炮兵火力与发射阵地,等不到溃军寻我6连追尾,一波悍不畏死抵了上来的步兵将我扫荡干净;光凭征调全力支援我六连前进观察员的不过3成的炮兵火力,就足以在短时期之内将其精心构筑并修补好的清水河口村阵地轰成一片平地。兵力实力悬殊是劣势,同样是优势。面对黝黑之下,一具AN/GVS-5微光通用测距仪可在数公里外,把一大块根本就挪不走的大块阵地;和眼皮下难以掩藏的大部军力调配部署,远处根本就看不着北岸盘山路,山麓下坡口一带,借助黝黑潜藏起来的我一簇六连兄弟们的敌人;面对炮火肆虐蹂躏,除了硬撑,就只有两个法:冒险开炮压制或一并让以及抵在就近送死上的敌人步兵,将我们剿灭;打瞎了穿透黝黑,紧贴在近前我炮兵的眼睛。

想来?如敌所愿。即在一波散开抵在近前的敌人步兵,刚刚挣脱了我一营迫炮轮番压制,两眼黢黑茫然的抵近4排兄弟们200来米距离;巡弋在幽暗中,刚刚收拾完山脚下,开阔丘陵间,暴露在事业中的三支狙步,顿时没得片刻停歇的调转了枪口,冲一群未装备夜视仪,但凭一腔蛮勇的睁眼瞎,在其1、2点方向的5、600米开外再度展开了赋予其噩梦一般的枪枪夺命;一个个不断送上,不断倒毙,捏紧了钢枪,小心藏身在处处蓬草、大石后的4排兄弟们,只是捏紧了手中的武器,凭着2具缴获的ЛABC单兵夜视仪警戒,将短坡下散开了成搜索队形压了上来的敌人放得更近。不过很可惜,即便不断伤亡的敌人瞪大了圆鼓鼓的眼睛,更甚至于拽起了贝戈斯10X微光望远镜、架起傻大粗的远程红外夜视仪,也难捕捉到仅仅幽暗中暴露出三支枪,不用刻意掩饰浑身却也早已滚满了泥灰伪装,海量派发着7.62mm空尖弹的陶、许、邱三人。面对着一片黢黑空旷,不断前进,不断击毙,有火无处撒的憋屈,还有我三支狙步枪没个消停的以死相逼,除了悲愤交集的咆哮一通,为老山三大黑枪手平摊上15人的击毙记录;妄想扑来剿灭我们的敌人步兵,就还在没和我正式接上火,炮声震天的短短2分钟内,满坡丢下数十尸体,惊叫着碌碌无为的溃退下去。即在此刻——

“打!”暗中窥紧了的12班长陆稷,一声呼号,顶在前面的4排兄弟迅速在亮了出来,“突突……”顺着两支拽着曳光弹链,澎湃迸发的PПK火力指引,突步,班用机枪,火箭筒,响在了一处。近在缓坡下200米外,刚心生怯意,转身妄想溃退的敌人步兵,立马在负责殿后的数人,反应不及,压制不得更胜一筹的暴起发难之中,血光四溅,惨叫连连,不下4、5人一个照面的工夫就被乱枪击毙;正待,迅速回过神来,聚集起分散开的兵力,嗥叫着,妄想冲我扑了上来拼命,但举枪朝上的射击,瞬间见到的是难以置信的震惊——

肖剑卿:“红河,红河,我是红剑06,目标:715-775,718-778双线束状散布1500米,河岸开阔地,敌装甲、步兵。延伸射击730-820,一次火力准备!持续覆盖压制!请求调动全部可支配火力!请求调动全部可支配火力!”

“轰轰……”顿时一波强劲的效力射尚未平息,又一波惊天动地恍若汹涌的海啸一般,犹如排山倒海之势向着清水河南北两岸压了下去。雄峻的群山在黝黑之中,骤然映红了北面重重山峦的地平线中剧颤摇曳;水流湍急的清水河,在山崩地裂,风云悸色的振聋发聩中,就跟发了地震似的,翻滚沸腾。炮弹未到,那腾腾的水滴,在地壳剧烈摆动之间,已然像鱼儿似的欢快跳起!用把天都能轰塌了似炮火覆盖,一点也不为过。迫炮弹的尖厉,榴弹炮的轰鸣,火箭弹的流星陨落,顿时犹如狂雷大作,急风暴雨!条条迷乱了双眼的火色劲疾划过头顶,大气压强都似陡增了一般;带着战神鄙夷苍生的无双暴戾,劈头盖脑,铺天盖地的罩准了河岸南北,栗栗自危,恍若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仓惶乱窜的一辆辆装甲,一撮撮人群,无情强压下去。绽开了一团团摄人心魄的姹紫嫣红;震耳欲聋的万钧雷霆!

“手雷!”不用12班副李兆存一声呼号,拔出了79式火箭手雷的4排兄弟们,亦以天花乱坠之势,不分情红皂白的罩准了坡下,反身向其射击却为之顿然失神的一群步兵大致位置,射了下去。“咚!咚……”相较,天崩地裂一般的陨铁乱坠,200米外10数枚轰然一撮撮伞兵线中的火箭手雷只能算作是波澜不惊的微微细雨。但不管正中还是擦边,处身山脚空阔短坡,反身过来,妄想射击的敌人们就在不能也不及卧倒之间,被自上而下,窜近周匝轰然爆炸,四射横飞的破片;或是仓惶匍匐,或是不幸伤毙,就跟风刮了似的带倒了一半多去。

“杀!”亦在同时,打完炮的炮的11班长岑献功,班副赵胤登,操枪领着4排兄弟们迎着数百米开外,一片地动山摇的炮火中,冲出了身前掩蔽,借助坡度,扑爬翻滚着,亦然无惧迅猛向着山脚短坡下,毫无掩蔽,惊慌失措的散开了近一公里,惊慌失措的敌人冲了过去!

“突突……”随之跟进汹汹喷射曳光弹簇的两支PПK,从旁协奏的56突步瞬间就在200米开,无遮无蔽,匍了一地的人群里,掀起了一飚飚乱绽的血花。

“小心低洼处狙击!小心低洼处狙击!”陶自强一边用电台冲4排兄弟们高叫着,一边借着炮火暴现的红光和着许光赫、邱平的2支狙步一刻不停的“砰砰”脆响,将进入视野,射界里,匍于开阔处的条条人影,派发着死神的盛情邀请。面对三方的凌厉攻势,深陷天崩地裂掀起了一片混浊,脑昏耳鸣中的敌人根本来不及组织起有效的抵抗。凭着生死磨砺出的过人单兵素质,挡在4排攻击正扇面短坡上半径400米内的敌人,一个照面还未待率先冲下了山脚的战友们抵近攒射,措不及防的数十人便已倒没在一片枪火迸发之中。而下隆隆炮声中,这才反应过来,扒拉开茂密蓬蒿妄想向上查探的敌人,见到的只有一片红光掩映中零落散布短坡之上一地的尸体。迅速在下到坡,借助坡度与短草匍下遮蔽的战友们已迅速在短坡之上,结成了一个松散环行的警戒线,小心监控着下面密集蓬蒿中的分毫风吹草动,而后饶道更远的短坡高处,迅速贴了上来的4排后继。迅速合在了一起,交替掩护,迅速紧炮火延伸冲进了一片罡风纵虐的混浊硝烟中……

“开路!”连长一声令下,顿时匐身在盘山路末端的我们顿时也天崩地裂似炮火轰鸣中,不论命中不命中,扛起火箭筒,操起BG-15,罩准了沿着弯曲的盘山路下一线布置在旁,挡在当前不知被老岑60迫炮飞了没的数个督战队临时阵地阵地轰了去。“轰!轰……”伴着一排,同样面对天崩地裂炮火,几近成了肾亏乏力,黯然失色的火箭弹、枪榴弹轰鸣,顿时在火光一线之间,把突兀在眼皮下的浅坑,沙包袋,轰成了平地。

“跟我来!3人一组,注意保持距离,别掉队!”在通通炮火令人几乎耳鸣,电噬头皮,几乎毛发起竖的麻木中;在我闻声迅速转首讶异的眼眸里;在我记忆中不论是训练还是战斗,从来都在我们背后指指点点,没得一声好词令的连长,竟然一挥手,领着战友们,第一个冲下了山脚去。“杀……”和着兄弟们同样一声声决然的怒喝,蛰伏于片刻的六连,分作东西两路,顿如猛虎出柙,扑向了深陷在当面不过5、600米外连天炮火种,被我连番炮兵耕犁,已然伤亡惨重,溃不成军的混成装甲旅残余扑去。一刻向南推了过去,持续压制的通通炮一刻不停。面对我炮兵残忍杀戮,无情蹂躏,深受重创的敌人,配属炮兵再忍不住,决意出手了。但孤注一掷的敌人怎会料得到,天地一体两锐利的眼睛,早已悄然盯住了,敌为被我完全重创的配属牵引炮兵阵地?

9.20 4:30,在确认敌一线对空雷达阵地,大部为我特工摧毁后。根据各活动在敌后的侦查小组先期侦查,并为后续行动展开预备情报搜集。在老山战区,全线发动总攻之时,总前配属空44师自昆明机场出动YU-8大型运输机2架次,临近老山战区,发射装备昼夜型光学照相机和电视/红外线摄像机的新型‘长虹-1’无人侦查机(美BQM-34‘火蜂’仿,我军第一种无人式侦查机)已悄然划过打成一片白热的战场。结合数据传送分析,调配我技术侦大队炮测找准位置盯住了敌几乎部可能死灰复燃的配属炮兵阵地。‘红河’只须等待的是敌配属炮兵猝然发难,确认后的一声令下!

“轰!轰……”仿佛毫无征兆,9.20 5:52在我六连突击部队径直冲下山脚,不足百米。迎着数百米外,巨浪般扑面而来,音爆如铁锤擂胸;罡风如刀锋入肉,驳杂呼啸弹片、绚丽钢花的通通劲爆;山崩地裂,颤栗群山的滚滚雷霆,顿时化作了10级地震!在近乎电噬了一般的汗毛起竖中,瞪大了双眼当面,雷鸣火闪爆出骇浪拍岸般,此起彼伏,澎湃壮丽的土石波澜;双手持枪,猫腰急进中,早已麻木的如飞脚步,顿时无不应声一个趔趄,摔了个狗啃泥。不知是人动,还是地动,勿分敌我,头昏眼花,左右摇摆,上下颠簸的剧烈中,只见得着,满目骤起的炽烈光晕!大气压强,再次陡增!在我们头顶汹涌滚腾的墨云,眨眼之间好像天亮了似了的,被两泓当空交错,炽色的倒悬冥河,把生生掩住了清晨第一缕阳光的滚滚乌云照了个通明透亮。

“嘣嘣嘣……”首当其冲,先声夺人的火箭炮群对上火箭炮群,排山倒海一般的迸射出蓬蓬火烈劲急。陡然迎头撞在一起成了晴空霹雳,顿时好像一枚枚小当量核弹头爆炸一般;带着毁天灭敌的劲头,带着轰然一记爆散开了数千度的炽烈高温,“轰”的一声当空绽开了数团灼灼钢花爆射,烈日当空一般光焰万丈的死亡烟花,生生将我背后嵯峨于莽莽群山间的318、277数个山顶全数抹平!真个山崩地裂,移山填海般的爆裂,但凭那骇人的冲击波,便足以把炸点半径方圆数百米之中的一切活物震毙;死物震碎、震裂,飓风刮过一般一切物什,以炸点为圆心,横七竖八的摧倒一地。那连绵起伏的莽莽山岳,仿佛也在这乌云密布,滔天气焰的阴风嘶吼中,喑呜颤栗!两相毫不做作的惨烈对,顿时便将我2个直冲清水河口持续轰鸣的63式火箭炮群夷为了平地!

随之一通通争相迸发的敌配属炮兵群一门门2A18(D-30)122mm,2A6 152mm,M1931(B-4)203mm榴弹炮,连同PM-46 130mm,C-23 180mm加农炮和着我配属炮兵集群刹那的独奏,欢快汇出了一幕地裂天崩的雷霆交响曲!

波澜壮阔的冲天炮海陡然之间仿佛再次重现在漆黑寂寥包裹中的巍峨的苍茫群山之间。惊天动地的电闪雷鸣,顿时在急风暴雨的石破天惊中,腾起一重叠着一重烈焰冲霄炽烈火云!在冥河倒悬的流星火雨就像当空流泻的瀑布,隆隆撞在了一起!不密集的炮弹,当空疾错,不时撞在一团的惊天轰鸣,就像是个超大的烟花,在搅动汹涌翻滚的乌云同时;更将仿佛沸腾了似的污浊云端,映成了斑斓金红,仿佛末日黄昏般熊熊燃烧的天空。稍稍沉寂包裹黝黑葱郁中松毛岭-大青山北麓广阔的天地,全部吞噬进怒海狂潮似的炮火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