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雷霆(3)

山鹰2007 收藏 1 15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9.20 5:50分,当只剩下2个排的6连决意向敌人支撑对我老山战区防御的战略核心支点,清水河口村撞去,我们已注定了不朽。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以敌率先增援上前接应溃退残余,正在逼近中的王牌:3师12团,连同敌清水河口村卫戍部队(由大部精干民兵、公安,1个师属警卫营,2个迫炮连、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9.20 5:50分,当只剩下2个排的6连决意向敌人支撑对我老山战区防御的战略核心支点,清水河口村撞去,我们已注定了不朽。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以敌率先增援上前接应溃退残余,正在逼近中的王牌:3师12团,连同敌清水河口村卫戍部队(由大部精干民兵、公安,1个师属警卫营,2个迫炮连、在周边活动的少量特工组成)还有1营又1个连的敌合成地空导弹部队,散布方圆十数平方公里内的雄厚兵力……

“各火力单元请注意,各火力单元请注意,我是‘红河’。2级防炮准备,2级防炮准备。并发布一级火力征集令,并发布一级火力征集令。目标700-900,除维持必要地段火力支援,全数可调用火力一律待命。目标700-900,除维持必要地段火力支援,全数可调用火力一律待命。”

“老郭,命令一营,防他妈的屁!手下败将,何以言勇?炮兵观察员,都把眼睛瞪大了,给老子一力降十会!灭了那群狗日的!”正如叶老一般,杀红眼了的炮兵兄弟们哪还在乎得被打残了重整旗鼓的小鬼子炮火?现在恨不能清光弹药库,把山都给轰塌的5个炮群,全部冲出了发射阵地。撵着步兵兄弟们,屁股冲上了火线。在一线坚持奋战的小鬼子军官望远镜里,高低起伏的山岳、丘陵之下,除满山遍野人头涌涌,如狼似虎扑了上来的我后继主力步兵;最近不足3公里的范围内,全是指向自己恨不能都长轮子,迅速展开重新在我原火线防御阵地上就地展开的炮群!

“各火力单元清注意,各火力单元清注意。我是‘魅影’(总前直属技侦大队陆军战场监控雷达及炮兵计算/火力指挥连),经‘红河’授权;各单元炮火,现全部由我直接调配。经‘红河’授权;各单元反击炮火,现全部由我直接调配。”

小步快跑,在零落流弹中见到,山峪逐渐开阔口,被顶在前面不足2、300米外,黄忠虎和朱兴庭一上一下两组兄弟,几乎撵出了狭长峡口盘山道,下到河谷平原,‘入’字形河湾。在督战队监视下,迅速撤回被我连打带追,就剩下不过一营多点的敌混成装甲旅残余。

阴风惨惨,陌上飘烟,墨云滚涌的苍莽群山间,在零落的爆炸和‘稀疏’的枪声中,把群山怀抱的清水河谷平原,淹没在死一般沉寂。在把敌混成装甲旅侥幸残余尾巴,迅速撵到了盘山路下坡道,处处短坡丘陵上,敌督战队监控的视野,跟敌人督战队短促接后;紧咬着敌人混成装甲旅残余尾巴的我们故意稍稍退了回去。还来不及,散开推进上来的找我6连寻仇的敌人步兵同我接上火;以为逃出升天,正准备在督战队监督下陆续渡河的混成装甲旅残余,心有余悸;淹没就近炮火稍稍停息中,刹那黝黑的死寂,顿时焕然以仿佛集聚千年火山的骤然喷发!

最后的决战开始了——

肖剑卿:“暴雪,暴雪。我是红剑06。标号:715-766,敌阵地群。瞬发引信,一簇火力急袭。”

“唰唰唰唰……”零落的炮击稍稍乏力,群山环伺,一片死寂的黝黑中,顿时响作开来的是一蓬蓬107mm、122mm、130mm火箭弹刹那仿佛划破了每一丝空气,急风暴雨般穿透灵魂的尖锐声音。面对通通急奏汇作“哗”的一声,仿佛骤然一个浪头,拍了上来的火箭炮侵袭,河谷里一字排开,战线拉出了近一公里,搜索前进,迅速向我扑了上来的敌人步兵,顿时难以置信的眼睛。一泓好似冥河倒悬的岩浆飞瀑,眨眼间,不分清红皂白的一气倾泻在了清水河南岸,大青山脚下,一片热火朝天正在急于修复工事,正处于收官阶段的人群!

没惨叫,没有掩蔽,那一通激荡群山,连成一串,千余枚空爆杀伤火箭弹的霎时用无匹的罡风,激撞横飞的流星火雨,成就了又一幕惨不忍睹的人家地狱。雷鸣火闪,青烟弥散之间,紧靠清水河南岸,一片繁忙的工地顿时成了战神肆虐暴戾的修落屠场。暴露在地面,作业措不及防的条条疯狗,顿时称了铺满短坡、河滩,不分死活,汩汩流血肥沃荒废田野的触目惊心。硝烟随风散清,单用夜视仪往对岸高低起伏的短坡上一眼望去,一片青白缭绕之中,那满布视野的黑点;横尸于野的敌人尸体,就像是满喷了一树杀虫剂,黑压压一片倒下的蚂蚁。想到了炮击,想到了代价,却绝没想到跟着步兵一起迅猛冲了上来的我炮群,会离自己深入火线大后方如此临近的敌人。顿时即在和我炮兵一个照面间,扔下了不少于1、2百条人命。援军到来,刚刚勉强撑起了一点自欺欺人的自信;顿时在,一通就我来说,火力准备都还算不上的迎头痛击中,溘然崩塌了。兵败如山倒的人人自危,就如那在头顶,汹涌翻滚的乌云;紧紧罩在了每个敌人的头顶……

肖剑卿:“擎天,擎天,我是红剑06,密位370,距离3200米;自校正点716向西延伸400米;开阔地,敌兵波攻击。迫射炮,20发漫射火力压制,放!”

“蒂……”霎时,本能无不寻声转眼探看;缓坡下抵近我数百米外的敌人,无不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但亦此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连同盘踞处处短坡上的督战队,顿时听得的是赋予其无不熟识,近乎梦魇一般,一道道长哨划过青空的尖锐嘶鸣!

“轰轰……”带着一发发60迫、82迫,78式82mm无后坐力炮的猝然轰鸣,散布开一线正对我推进过来的敌人步兵,顿时在我611-无名高地山岭127师合成炮兵营通通炮火的压制下,在开阔的短坡上,尽皆不甘屈服于通通就找准了其持续数分钟的杀伐裁决,倒霉的是少数。匍匐在地坚持狗爬的是大数。就在其爬向坡上更高的头顶,重重山石兀楞后,在隆隆炮轰的强力压制和掩护中;11班岑献功带来的2门60迫,正在通通雷火乍现,飞泥四溅之间;用夹杂其间,一发发罩准了缓坡下数百米开外,处处短坡上,督战队临时监控防御阵地的浑水摸鱼。而由于天还一片黢黑,根本就没有夜视装备的顿时便在通通炮火压制中,成了悄然抵近打‘黑炮’的2门60迫活靶。2分钟12发炮弹,12处目标;在我掩护迫炮,轰鸣压制少歇之间;摆在我留连摄尾追击当路,12撮短坡上的督战队,连带部分正在展开的炮兵,便这般被我冤枉了去。顶在更前,如梦方醒的敌人侦查兵却在短短两分钟之内噩梦一般的杀戮狙击。

虽然山势渐缓,但敌在下,我在上,透过被动式红外瞄准镜,沿着缓坡相隔6、700米外,一发发丝毫就近不受炮火声光影响的7.62mm空尖弹;弹无虚发,几乎触之即死的枪枪致命,顿时就像砍瓜切菜似的把视野中,开阔地上一个个暴露视野中,无所遁形的敌侦查兵无情敲了下去!隆隆炮声里,根本寻不倒狙步清脆枪响的方向,先是措不及防的黑枪;后是举目两眼的茫茫;幽暗下,暴现出毕露杀机,顿时就跟敞开了地狱之门似的,随着枪枪6、700米开外,慨然迸发的枪火,带着深情而冰冷的问候,侵透了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就在敌人身旁待毙者瞪大了难以置信的眼眸,一个一个带倒下去!面对远离敌ЛABC单兵夜视仪的最大勘察距离(最大有效500米),视野广度有限面对凌厉狙击更来不及使用的NSPU被动红外瞄准具(CBД),散开了全数陷入通通炮火闪现,暴露在我三支狙步枪,有效杀伤射程里,不下20余装备精良的特工,几乎就跟被打活靶似的;没有丝毫反抗能力的在通通炮火中,被我悉数点名。除了活动在短坡下,低洼处,密集蓬蒿、芦苇中的敌人挡在我攻击面正前的一字排开,扫索过来的敌装甲侦察兵几乎无一幸免。

听着通通赋予梦魇一般的迫炮长哨声,被我稍稍松脱缰绳,早成了惊弓之鸟的敌混成装甲旅残余,先头在河滩上陆续过桥。为防止我突施炮火急袭,车车距离拉了开的尾巴还在中空距离不足5、600米,来回蜿蜒的盘山路,山脚下,拽着笨拙屁股,惊慌失措的向着已经被我一蓬火箭弹轰成了满坡尸骸的清水河南岸逃去。

“梁贵闵,送它一程!”随着山石后放下62式望远镜的连长一声令下,“轰!轰!”两响RGP-9火箭筒隐没在黝黑中的急促轰鸣顿时当头化作两道火色霹雳,顿时一前一后砸上了屁股和头顶俱超向我的T-72!“轰隆!嘣!”一发行进中的命中,一发砸周进的猝然轰鸣,顿时就厚甲重装的T-72砸成了半身不遂的废铁;掩护在旁的一撮殿后步兵,顿时亦有就近炸点数人的措不及防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已然无心恋战的护卫周边步兵,一声高叫,迫炮、机枪齐上,迅速支撑起微薄的火力将淹没在漆黑之中的我压下。屁股受了六连一脚狠踹的敌人装甲残余,依然顾不得其他,使出了浑身解数向着架桥奔逃而去。

肖剑卿:“怯山,怯山,我是红剑06。标号780,密位1200,敌箱形桁架板桥,双炮连发,延时引信,精确火力校正射击。”

“轰!轰!”霍然间,直令山岳的颤栗的榴弹炮再临。双发点射的两枚不少于122mm大口径顿时在黝黑的夜色中,带动着霹雳横空般剧烈颤抖的空气,恍若长弓飞矢,隔重山,仿佛长了眼似的紧贴着下坡的山沿一头;气势汹汹的眨眼直冲横在清水河上架好的一座箱形桁架板桥一头扎了下去。“嘣!嘣!”或许是距离较远,隔山打牛的精确度不济。两响雷鸣火闪之间,纵虐的无匹罡风仅仅在泥泞的河滩上掠起了崩飞四溅的飞泥。然而接收到我释放出这一致命威胁,早被炮轰破了胆,正急于过河的敌混成装甲旅残余;在重炮的威逼之下,依然失去了靠着从旁督战队维系着的秩序。受了炮火一击,已成就惊弓鸟儿,正在过桥的敌混成装甲旅残余,上了桥铁甲兽开足了马力惊慌失措的向着南岸冲击。一前一后,督战队喝止不住的溃散,顿时就将秩序分明的搅成一滩浑水。面对20来辆装甲、坦克各寻架桥的逃散奔命,下不了狠手,也下不得狠手,分散在路旁的督战队甩开了蹄子,冲自己阵地撒开了野的混成装甲残余把自己构筑起来的‘防火墙’瞬间冲了个崩溃。同样被六连杀了个魂飞魄散的侥幸步兵一涌而上,虽然分散在方圆3平方公里的河滩之上,但渭经分明序列乱成一锅粥!

跑?哪里跑!?就是一辆飞驰的法拉力,也绝快不过出膛炮弹的一声轰鸣。

肖剑卿:“左偏不足50米。2次炮火校正射击。”

“轰!轰!”随着一道电波划过漆黑夜空,瞬息而至的第二簇大口径榴弹炮轰鸣,就像敲开的鼓点;没得半刻停歇的骤然当头向着未中的桁架桥撞了上去!

“嘣!”一发未中,一发命中。眨眼眼之间,四射横飞的灼灼钢花,绽开了一朵刹那消逝的艳丽。行驶在架桥上的命中桁架桥上的一辆T-72顿在剧颤之中,跟下锅的浑沌似,乒乓一声,随着重创剧震,难堪重负的桥板,一并下落入水流湍急的清水河中,重物咂开冲天而起的水沫,顿将被困在铁皮棺材里的数人无情冲去见水神。5架横于清水河上的架桥顿时去一,河滩上惊慌失措的人流、车流惊叫着,怒喝着不管不顾的向着就近数百米内剩3条可供重型车辆通行的架桥奔去。

肖剑卿:“漂亮!再来!标号753,密位1250。双发校正射击……”

“轰轰……”如法炮制的一通轰鸣霎时砸下了敌人。惊慌失措,暗夜之中几乎毫无还手之力的敌人,就像热锅上蚂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肖剑卿一声声 “左偏”、“右偏”、“不足”、“超过”的回应中,肆无忌惮放纵着大口径榴弹炮几乎打靶似的轻松惬意,用一蓬又一蓬飚飞四射的飞泥或者命中在倒霉挨边的车体或桥体爆开一朵朵耀眼四射的火星。连着2、3辆误打误撞顺带倒霉的车体,1分钟之内,把又2座刚架好的桁架桥,无情轰了下去。使满散在‘入’字形河湾清水河北岸绝大部分尚未脱逃的敌混成装甲旅残余,立即呈现出一派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般的奇景。涉水、泅渡?面对正发秋汛的清水河,这简直是条条疯狗自寻短见的义举。被炮轰破了胆,数辆慌不路的BMP、BTR70,在河滩上开足了马力妄想着靠着浮渡冲到对南岸去;却事与愿违的被炮火激荡的滔滔大浪,把稳不住,冲进了激流回漩,怒吼咆哮的盘龙江中;生死不知的在声声炮轰中,留下几声穿透回荡山间雷声滚滚,恍若鬼泣的飘渺清透,直令慌不择路,还想在一条条清水河中显显狗刨水性的人,心胆俱寒,栗栗畏惧的,惊声尖叫着,撒开了脚丫子,老实去挤吊桥去。

或许是打击来得太快,面对我炮兵兄弟们的独脚戏;作为视力不济,却实实在在吊着敌人心理最后一丝底气的敌配属炮兵残余。黢黑的死寂中,眼睁睁看着我把其暴露在一切空旷视野之中的物什,用炮火无情蹂躏。

连长:“魔术,魔术,我是红剑。电磁干扰请求暂停。各单元暂以无线普话频道联系。肖剑卿,普话频道,敲山震虎。”

肖剑卿:“明白!怯山,怯山,目标:710-800,开阔地,敌装甲、步兵群,变时引信,6发火力漫射压制。暴雪,目标:850-1100,山林地,燃烧弹。效力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