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雷霆(2)

山鹰2007 收藏 1 7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绝壁下,短坡边,那正对凶险江流,靠在中越四号公路一侧;一处处自然、人工共铸,开放式半永固洞窟群,正是敌人火线最前沿支撑起几乎整个对我老山战区火线阵地辎重集散调配的综合物资贮存仓库(包括军火),还有作为前进基地车辆格纳/维修库(包括装甲)。同时长期侦查记录和‘魔术’昼夜监听分析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绝壁下,短坡边,那正对凶险江流,靠在中越四号公路一侧;一处处自然、人工共铸,开放式半永固洞窟群,正是敌人火线最前沿支撑起几乎整个对我老山战区火线阵地辎重集散调配的综合物资贮存仓库(包括军火),还有作为前进基地车辆格纳/维修库(包括装甲)。同时长期侦查记录和‘魔术’昼夜监听分析判断,这里还是敌担负对我执行‘北光’作战计划的前沿指挥部所在。所以无怪乎当敌人在洞悉我参战各部队,趁胜追击,意欲在此虎口拔牙之时;已然一败涂地的敌人们会如此发疯。清水河口村还有仓惶溃逃的敌人各苏械师残余,就是他们的命根;其中作为老山战区重要战略要点的这里,更是越军统帅的棺材本。不惜一切代价的,不光有几乎成为了越军诸王牌师精神上挥之不去梦魇的我六连、红1团乃至与‘大红1师’;还有实际上维系老山战区,乃至于敌南疆战局根本战略走向的这里。然而就是这样越军统帅自认的铜墙铁壁,也绝不会想到注定成为其噩梦的六连乃至于红1团、红2团的兄弟,会以杀身成仁的必死信念,提着脑袋就冲这铜墙铁壁撞了上去!

当然作为敌人支撑老山战局战略支点的清水河口村,这铜墙铁壁般的防御部署还远不止于此。山脚下平缓地面上数十大型洞窟的上方,还满布着不少既用于屯兵,同时也用于储存物资,护卫其下边大型核心洞窟群的小型洞窟和坑道。明岗,暗哨,暗堡,火力工事同样也是分布于洞窟、坑道间,必不可少的设施。那林木稍稍稀落处,甚或干脆光秃裸露,丛林逐渐茂密间;正对‘入’字形河湾的大青山北麓的山坡上,敌人沿山散布了既可轰击611,又向北可拱卫清水口村防御,方圆3公里不少于2个的迫炮连。再加上沿山东西部属散落其间的两个火力支援连鸟瞰清水河口村核心防御阵地居高临下的射击;连同清水河南岸两处防御工事纵横交错的防御阵地群,构成了三波次东西兼顾,北为重心,结构紧凑,火力严密防御网。无怪乎几乎与我寸土必争的敌人们,会在611山麓末端,地势开阔平缓的清水河北岸,已成一片草坡的荒地上空出大片地去。面对敌人南岸三处防御阵地群由南至北,由上至下的枪炮火力;这几乎就是挺着胸脯正对着敌人枪炮口冲击。然而连长就是要以这样的方式,在北边溃逃的敌人逼迫下,领着我们冲去!纵然覆灭,亦要用这样的方式去激励身后赶来的战友;用敌人尸体或者自己的生命去为本该属于自己忠贞与荣誉证明……

防御设置仅止于此?不。倘若沿着大青山北麓再向上,相隔清水河口村上方不过1-2公里山坡的坡顶,沿着就近东西走向的越军17号战备公路分叉出来,一断回环在山麓间狭长盘山路看去,只要看得仔细便会便会清晰的发现隐没在稍稍疏落在丛林间挂上伪装网,大约蔓藤形状的东西,零零落落一直蔓延到大青山北坡顶。毋庸置疑,那便是为防止我总前指调动空军力量,进行低空打击而敌人部署在大青山北坡上装备SA-7(9K32)雷德尔式地空导弹;各依地势散布山林数量甚众的ZU23(23mm)、M1939(61-K 37mm)、S60(57mm)高炮阵地;还有一部17号战备公路配置待命,深藏在沿路数个隐蔽半永备工事中配备式数量ZSU 4-23/6-30/2-57的合成防空加强营。再其上,满目青葱包围中的大青山北坡顶敌设置的SA-6‘正方形(根弗)’地空导弹连(基本是MAЗ-534>MAZ‘马兹’-534<载重车为底盘的机动导弹连)护卫着一个装备П20警戒雷达、П15补网雷达和战术无线电通信收发固定天线的一座陆军综合雷达/通信机站。

(PS:这地形只能用低空,当时可没一罩一准的巡航弹。SA-6为重装中低空导弹,SA-7为便携式防空导弹。)

再加上处处阵地上遍布不少的14.5mm高射机枪,12.7mm高平机枪;由高到低,由天到地,海量防空装备隔依地势,齐齐拱卫在清水河口村核心阵地方圆不足数平方公里的地域里,这才够成就了成为了抵在我老山战区胸口前致命匕首:清水河口村的铜墙铁壁。更提别越军统帅当掉的裤裆,‘王牌’大甩卖,迅猛强压上来妄想挣回老本,尚未完全补整换装完毕的我们死敌:308、3师,共4团兵力……

小心在掩身山脚边嶙嶙山石后的肖剑卿,慢慢放下AN/GVS-5昼夜通用型激光测距仪,脸色严峻的看了偎依在周匝神情同样严峻的4排兄弟们,一言不发。恕不论那清水河南岸敌人重新修葺好边角的铜墙铁壁,就在北岸河谷中,他们攻击半径的正前不过500米的地方便有敌人放在明处的警戒阵地。一处处散布在河谷平原北岸由北向南‘入’字形河湾中短坡上的,是一撮撮架起了机枪,重型火箭筒;由军官(多为军士官)、政治委员、军事骨干组成,一为掩护敌混成装甲旅残余有序撤退,一为严防其炸营,兼顾督战与敢死队双重身份;对我六连摄尾追击起到防火墙作用的特务连。(PS:非通常称谓的特务连,而是类似于二战纳粹武装党卫队或苏联内务部纪律部队性质。当然这只是临时的。)再加上肯定隐没在朦胧夜色里,环伺在旁的敌人后继装甲侦察兵和一处处未知的暗哨、警戒/狙击阵地,翻山绕道潜行过来,执行包抄歼敌任务的4排兄弟们在到达连长指定地域后,再向前想单独发动攻击,几乎顿时便会暴露在强敌的视野射界里,几乎无所遁形。

不用侦察设备观测,但用目力观瞧;阴风凄凄,吹动衰草遍地,薄雾轻笼的山谷平原里,清水河口村核心阵地处,打着灯,沿着中越4号,肆无忌惮迅速开进,数十计的各式车辆顿时分作了两部,一部转过丁字路口迅速向沿敌17号战备公路,阵地向西部署,潜入了短坡间,茂密的蓬蒿;和大青山脚下茂密丛林间早已开辟出的装甲潜伏区,另一部也迅速陆续下到河湾上;迅速通过了架好的4座桁架桥,向着北岸迅速开进过来。先头数辆BMP-P停车在河岸边停车,迅速下来在成散开成搜索队形,在地势低洼的短坡下,一线平推过来的,正是直属敌‘金星师’的装甲侦察兵(特工)!

其后乘车通过吊桥的敌人步兵,迅速下车散在了路旁,迫炮组加强到处处短坡顶机枪、重火箭筒压阵的督战队处,匆忙构筑起临时发射阵地。其余步兵及2个无后座力炮排(敢死队),正以前方数百米外散布的数班装甲侦察兵为先导,在中越4号公路旁,迅速沿山脚下,平缓山麓;迎着不过1公里外我炮兵通通颤栗群山的轰鸣和几乎被我衔尾逼得神经崩溃的混成装甲旅残余;向着我们的正面,4排兄弟们潜伏的斜前,一撮撮散了开悍然不畏死的扑了上来。

一欲剿灭对其血海仇深的我6连,接应混成装甲旅残余及更北边溃退下来的侥幸;一欲就在狭长的大青山-盘龙江峡口山峪,阻击我后继主力部队乘势追击,意图拔掉清水河口村这顶在我船头核心阵地胸口上的匕首。巩固其清水河口村防御,乃至于自17号战备公路,小尖山西南,大片芦苇荡中发起攻击,妄想拼死一搏拼掉经反复惨烈争夺依然控于我手611高地,创造契机。而在其附近,正是隆隆炮火种,来回开路排障,疲于奔命的数辆BAT-2开路机、MT-ЛБ履带式多用途工程装甲车。面临我六连越来越近的摄尾追击,混成装甲旅,一辆辆死里逃生的BTR-70、BMP-1、T-72正在短坡顶督战队监控和数个挥舞小红旗的引导员指挥下,虽然迟缓,但却有条不紊,秩序井然的缓慢退出;六连与炮兵兄弟们共同赋予其梦魇一般的山峪。

是怎样的底气令敌人在我炮兵鄙夷苍生的滔天气焰下,鼓起了胆子这般依然冥顽不灵,悍不畏死的?答案是敌人反扑我前出火线的炮群和被我重创后,却在战况与军法威逼之下,迅速重整旗鼓的敌炮兵残余(重炮)。为剪除我小青山北边,集结在276、249诸高地前出火线的迫炮营的强力炮火压力,在合江征调的866、881、981、982团;2个满编王牌团连带3个主力团残部,向坚守于此的我86、87团与前出炮9师前出火线的数个混成迫炮营,坦8师自行炮营发起誓死冲击……

9.20 5:45,小青山,左276高地。配属炮兵9师5团2营阵地。山坡下,数十挺ZPU 14.7mm双联高射抢;HCB、DShKM 12.7mm重机枪喷射着条条密集如织的火色弧线,把隐没于小青山北端墨云汹涌翻滚中,漆黑的276、238诸高地,照了一片通明。淋漓子弹,就在处于半山坡上的阵地上来回涤荡!到处是绽落头顶的零落飞土,爆射石簇;一通通从满目清幽中猝然轰鸣的B10 82mm、B 11 107mm无后座力炮;2B9 Vasilk、PM-37 82mm迫击炮,通通冲天而起炮火照亮了整个小青山北沿山脊!

“突突……”随之伴奏密集的枪响颤抖山林,“吼!”在机枪压阵之下,一撮撮3、5成群的疯狗,顿时状如疯魔一般,怒喝咆哮着冲出了山坡下,草丛林木的遮蔽;一线拉开,前赴后继的冲盘踞276、238、249高地的87团及炮9师混成迫炮群发起亡命突击!

“老二,太近了!我们后退点?”沟壑里,顶着敌人乱射横飞的弹片;炮9师5团5连韦副连长看着不过纵横交错的阵地坡下千米外,嗥叫着,人头涌涌,蜂拥而至的敌人,急道。

叶老双目喷火道:“退你妈个鸟!有87团同志们前面顶着,你肾亏啊?308师!?老子等你很久了……炮弹还剩多少?”

韦副连长不假思索的回道:“2.5个基!”

叶老死死盯着,猛的自对坡深幽山林间嚎叫着猛冲出来的一撮撮人头,道:“够了!忍着看准点,各炮位2-3一组,精确覆盖。我倒要看到底炮弹多,还是他人命多!”

韦副连长瞄了瞄坡下条条曳光弹链交错之中,直线距离自己还不足800米;流弹横飞的火线。摇摇头,只有继续跟着叶老发疯去。当敌人孤注一掷,妄想拔除深深切威胁清水河口及大青山-盘龙江南北峡口的小青山276及周边诸高地时,输红眼的小鬼子,怎么也不会想到,面对自己优势兵力的围攻,正是其最先急欲除之的87团和炮9师合成迫炮群,彻底敲碎了自己最后的一丝侥幸。炮9师5团2营的同志们,亦成了两山轮战期间,唯一用刺刀也能把敌人杀得哭爹喊娘的配属炮兵。

与此同时在攻击正面,子弹横飞,通通炮火映了位列小青山北端276阵地制高点;带着87团兄弟们杀红了眼近乎狂妄的狞笑,敌人先锋敢死队和咱那群杀千刀的难以置信的眼眸里,迎风劲舞的一面猩红的大旗书写着87团兄弟们对敌的无比蔑视赫赫威名: “塞北猛虎团”!作为血洗谅山,爆炸鬼屯炮台的元凶;双手沾满着敌人鲜血的宿敌。单就嗥叫着猛冲上来的一条条疯狗威慑力,就像不啻于骤然发现撞上了我们“万岁军”一样令自己心寒——

“866‘山地攻坚模范团’?981‘王牌团’?小鬼子这回还真TMD大手笔……”老首长放下了62式望远镜一声沉吟。随即转首冲话务员道:“通报各营,准备出击!老虎团从来只有我打人,没有挨人打的!按照既定计划,30分钟内,给老子击溃他!”

9.20 5:47清水河北岸。红1团6连4排潜伏区。此时,下车,一字排开,拉成散兵线过来的敌人装甲侦察兵距离缓坡上,自己的潜伏区已不足近400米,连绵起伏,视野宽阔的短坡距离。侧前,大约一平方公里内,正向我推进过来的敌人步兵,绝不下一个加强连。大群散布步兵与侦察兵之间,更有6、7辆拉开了。吊在开阔区域内,2排装甲侦察兵后的BMP-P侦察型步兵战车,紧随其亦步亦趋——

“连长,敌人步兵上来了!”听到电台中,连长询问。潜伏在下坡口嶙嶙山石后的肖剑卿即刻明确回应道。

“小心隐蔽,看我行动,自己把握时机,先期呼叫‘暴雪’。像豺一样捕食,你知道该怎么办吧?”

“明白……”

“很好。各战斗小组注意,我是高建瓴。这恐怕是我最后一个命令……就一个要求:快,猛!六连没有退路,也不需要退路!死了的,拉倒;伤了的,别拽着大家,当断则断,各人自觉!自觉不了……其它人该知道怎么办!为了你们自己和你们的战友;我绝不能容忍,你们哪一个主动或者被动的称为那群家伙的俘虏;更不能容忍,不自觉,不忍心的,一个拖着更多个下去!最后,连长没了有排长;排长没了有班长;班长没了有老兵!别多想。相信我,也要相信自己的战友,你们这是去跟敌人拼命;绝不是要你们只凭一时血性,找死多寻个垫背的!只要有人趟过了清水河,跟那群家伙搅在了一起;就是拼光死绝,也会有我们的胜利。明白吗?”

众人齐声道:“明白!”,有了连长这句话,兄弟们满怀悲怆的毅然决绝;顿时焕然以无比的自信。虽然当时的我们不能理解连长,更不耻于他战场上,对敌人狠对自己人更狠的强硬作风。但他六连真真正正的主心骨;哪怕这是善意的谎言,我们也会不经头脑的信;哪怕是盲从!因为我们知道,深陷这样的绝境,如果我们哪怕在行动上表现出一点犹豫;乃至于被绝境吓走了自信;我们面对的都将是同不断被踩脚下,成为了失去了生命,同样也失去了自己生命价值;一地毫无意义的尸体。仗打到了这份儿上,谁还会有人会怕死?我们只想自己的生命与一切,去为自己和自己已然消逝或而即将消逝的兄弟们证明!对于一名军人,对于一个兵,战场之上千百次的奋勇杀敌,也不会比哪怕一次碌碌无为的胜利,更有意义!只有胜利,才能真正体现我们的存在的价值;也只有胜利,才能公正肯定我们和我们已然消逝的兄弟们,为之付出的牺牲与努力。我想起了小魏(魏鸿飞)的疑问:“找不着,怎么办?谁给我们去证明?”

男人活着就应该去战斗,能够为我们证明的,只有我们自己!

连长颔首冲我道了一声:“准备战斗。”平静淡然的坚毅,迅速即将我们带入了就像盘龙江,激流澎湃的血色的漩涡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