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篇


刚刚经历了一周多武汉的低温,这就踏上了飞往台北的班机。广播里说台北地面温度二十三度,这种两个小时从冬到夏的感觉还没有来得及体验,就直接把棉袄、毛衣宣布了下岗。等出了机场,连西服也按耐不住被挂在了手上。

饭毕,已是夜幕降临了,终于能够比较闲散的认真看看台北,这个曾经多少次在各种场合看到听到的,染上了不同缤纷颜色的城市,而今天又终于能够如此零距离接近的地方。

如果不是满街的繁体字和那种男女老少一个口音的“国语”,真的不能判断这是在哪里,虽然这两个小小的表现背后有许许多多深刻的东西,但是血肉相连的本质似乎已经不容置疑的扎根在我的想法里面了。


看看街头的小摊,街上的广告牌,店铺的霓虹灯,似乎找不出什么跟汉口不同的地方,即使是地摊上的标价也没人觉得这不是汉口。



冬行宝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