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雷霆(1)

山鹰2007 收藏 1 1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顿时行进中闻声的我,跟肖剑卿都是心急如焚中不由得霍然一震:“明白!” “狼群!?我们才是真正的狼群!”恍然大悟,心中有底的我一声沉吟。带着心底里,蔑视着一群群已然穷途末路,却依然气焰嚣张敌人的不削冷笑。在无比自豪与自信的豪情浑身在已然极度疲乏之中,充满了仿佛使不完的劲;和着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顿时行进中闻声的我,跟肖剑卿都是心急如焚中不由得霍然一震:“明白!”

“狼群!?我们才是真正的狼群!”恍然大悟,心中有底的我一声沉吟。带着心底里,蔑视着一群群已然穷途末路,却依然气焰嚣张敌人的不削冷笑。在无比自豪与自信的豪情浑身在已然极度疲乏之中,充满了仿佛使不完的劲;和着从后同样醒悟了,振奋中的兄弟们沿路迅速靠了上去。

“各参战单位请注意,各参战单位请注意,我是风云。根据局部站点结合云南省气象厅总体数据观测,分析确定;6:00-8:00,八里河,天宝,船头,南榔,新寨,小坪寨,龙头等地覆盖全战区大部范围,将发生局部短时强对流恶劣天气;并伴随大风和雷暴。请大家注意,防雷和防雨。再播报一遍……”

许光赫拽了拽爱枪小步快跑中,看了看被战栗群山的通通炮火,映红了依然好似深沉夜色一般,烈焰冲霄滚滚墨云,闻声豪情大发道:“奶奶个熊……来得好!真是要,风雨之后才能见彩虹啊。”

“得了吧,冲过去有命在说。”陶自强从旁皱了皱眉头,把TRC540收好进马甲里,脚步一刻没停。

同着混蛋一班没心没肺的许光赫又大发起死不悔改的流氓本性了,快行进中,紧跟两步,看了看就近沉默中,团团烈焰映衬着眼眸锋芒毕露的老甘,扭过头,大气不喘一个的抿了抿嘴,眨巴着铜铃眼,森森一笑,阴笑道:“对,有命……有命,照这情势俺绝对还能干一个团!到时候,奖章跟对象那还哗哗的?啧啧……豹子,你又要后进了!”

别在天生杀才的老甘面前谈勋章和女人,这是当时和他络熟兄弟们的忌讳。“谁理你了?滚!”不知是累了还是气急了,小跑中,早已大汗淋漓,脸红脖子粗的老甘,自是没给脸皮能厚到城墙拐弯儿的许光赫好颜色看。冷哼一声,小跑中一发力,迅速超在了我们最前头去。省得和几乎就要死到临头,却神经还坚韧近乎大条的‘疯子’们磨嘴皮。冲在前面自顾自的他倒落了个轻松。就只剩一群落到了后面,一边快速行进,一边还要长着眼,提防着愈发临近愈发稠密的流弹、坠石,并要沿路从遍地尸骸中为大家迅速扒拉武器、收集些弹药的我们心底无可奈何的一笑……

顶着零落胡乱射来的流弹和一泓泓重炮震落闸断路面飞瀑似的土石。靠上沿路数百米外,张弛有度,又一个上下开工,迅猛将一波悍不畏死吊在尾巴上条条顽抗的踏成肉糜。连长回头看了看近处,具是满身裹着泥灰,头顶着越制圆盔领着大家靠了上的我,也不问伤亡,淡淡颔首,迅速透过电台命令道:“各组注意,换越军制式头盔。交替攻击前进,咬住尾巴保持攻击压力;各组并轮换迅速整备个人装备。肖剑卿……”

9.20 5:45分。清水河谷平原,那拉口子。

正对大青山-盘龙江南峡口,‘入’字形河湾口的清水河口村正沉默于簇簇炮火惊天动地中,依附大青山巍峨山体山体阴影下的,相对死一般的沉寂深幽里。在青烟与山岚共同左右飘忽,相隔水流湍急的清水河,随着数公里外那连着山边冲天的炮火掩映的若隐若现之间,隐约勾勒着清水河口村及其周边——

清水河、盘龙江在这里形成了个南北长,东西短,靠在大青山-小青山-八里河东山末端偎依在一起的成大约不规则三角形,顺着江河交集冲刷形成个河谷平原。河谷平原的典型的地势,即以蜿蜒曲折的河道为不规则的中轴线,南北长东西短河道两面越靠山的地方越高,中间越靠河道的越矮。所以名曰平原,其实也只是相对四壁如斧凿,峥嵘崔嵬,连绵起伏,一眼望不到了头,环伺周边的茫茫群山而言。水流湍急的河道两旁地势相对平坦,其实俱是高地起伏,越靠山脚,一坡还比一坡高,上下起伏不定的短坡平缓丘陵。沿河道平缓丘陵上地势较高的地方,是山民开垦出却因战事早已荒废,杂草丛生的梯田。沿河道平缓丘陵下,地势低洼的地方全是满眼杂草芦苇丛生的水洼、水坑,还有早已荒废的鱼塘。由于此前此处已在我大口径炮火最大射程的边缘且并非敌我激烈争夺的次要点,持续小半夜,近乎毁天灭地般密集炮火数落了点沿山的茂密的植被,故而放眼一望满目的青葱包裹在拂晓时分,依然见不到头,墨云滚涌的黝黑之中。

沿着汹涌奔流的盘龙江,水流湍急的清水河,南北贯穿的中越4号公路跟东西走向越军第17号战备公路;沟通南边的那通,和西边的牛昆塘、南嘎三处越军重要屯兵点,也顺着盘龙江-清水河,在大青山北麓山脚下,清水河口村边江河交汇点,形成一个几乎支撑起越军支撑老山战区最前沿大半个人员物资必经的丁字路口。同时也是地势相比611更加险恶的大青山-盘龙江南端入峡口,死死扼守住,这里敌人进入老山战区唯一公路的隘口,和敌人与我相持战线最前沿的人员物资末端的转运站集散点和进攻我老山中、东分战区结合部至关重要的前进基地。

所以地理位置极其重要,几乎可以同老山战区越军战役策源地划等号清水河口村,无论在我们甚至是敌人眼睛里,其实并不能称为‘村’的地理名。而更像是敌人抵在我老山中东分战区结合部核心阵地:船头,胸口前的一把匕首。一处只有敌人,没有平民;支撑敌人战区全局的核心阵地与前线重要军事据点。

顺着中越4号公路盘山路向南下坡,是连通清水河-盘龙江交汇点南北两岸的由于激烈战事,早已在连续破坏行动中几近损毁殆尽墩式大桥。为连通船头方向各越军一线前沿阵地,越军工程兵在损毁大桥下,靠东不过百米外的河滩上架起了一条可供人员或轻型辎重车辆通行,在地动山摇中瑟瑟抖动的绞架斜拉式潜浮吊桥;还有在废桥西边百米外河滩上此次为执行敌‘北光’作战计划,敌装甲工程兵部队作夜先期铺设的一座内外道可供装重型车辆和小型车辆双线并行的平推式箱形桁架板桥。

(PS:绞架斜拉式潜浮吊桥,这个名词似乎不太准,我忘了。反正就是两面可竖、倒的钢架,可将桥面潜藏在水面下的轻型桥梁。这技术其实是美越战争期间,我援越部队工程兵发明传授给那群白眼狼的。其特点是隐蔽好,机动灵活,修复容易。适用于跨度不大的众多中小河曲,人员或辎重车辆渡河需求。)

由于两桥架于清水河南北两岸的河滩之上,周匝南北走向的一处连着一处的荒废的梯田缓坡都比其低;除非发动空中打击,在相隔近10多公里敌一线防御阵地的纵深后几乎维持着全部敌对我船头一线全部战力输出的架桥,相隔重重山岭,射程上勉强够得着其的我大口径榴弹炮,根本难以命中。为防止我侦察兵潜入渗透破坏,同时也为巩固清水河口村的防御;狡猾凶残的敌人更是在早已清水河南北两岸荒废了的处处短坡梯田上,进一步实行了完全坚壁的清野。

由北边下山坡乡南放眼望去,除了短坡间地势低洼处的连片芦苇,整个被浓黑中满目清幽包裹中的清水河谷平原几乎一览无余。近处开阔的北河岸,高低起伏的已然成了草坡荒废了的梯田上,不知本来还是故意,由高到低平缓的短坡上除了‘田’间高不足半米的土坎,开阔的视野里几乎没有一点高出一米,可供人掩身的地形或植被。相反,隆隆炮声的地动山摇里;两处架头周边的短坡之上,‘入’字形的河湾的中心区域,一处处或明或星罗棋布的沙包垒,散兵坑;还有深藏在芦苇蓬蒿、丛林边缘的狙击哨位,机枪火力防御阵地,正在一片阴风呼号,越来越近的连天炮火中,闪现凝重的杀机。

在河岸边北轻南中,溃退下来,迅速就地组织防御的敌混成装甲旅伴随步兵火力支援营加强清水河口村守备部队,外围潜伏警戒的特工看护下;河滩紧靠桥边的南岸,此刻却更像一片昼夜施工中,一片灯光璀璨的工地。为接应死里逃生,被我趁势掩杀的各部队;加固清水河口村据点防御,先期抵达清水河口村的敌‘金星师’直属机械化工兵营,面对地动山摇的炮击轰鸣已经越来越近下;正在中越4号公路盘龙江-清水河交汇处‘入’字形河湾,敌混成装甲旅残部仓皇溃退路线的正面抓紧时间作业。

在数辆散布周匝,三辆ИPM两栖工程侦查/指挥车(BMP-1变形车)的伺候下,一辆辆高速运动中的MTY-20装甲架桥车,发了疯似,一缕青白的灯光映衬下,喷薄着股股尾烟;履带拽着河滩上厚厚的淤泥,将一段段托在背脊上沉重的模块化箱形桁架桥面推进了时值秋汛水流湍急的清水河中;随之一条条光着膀子在泥滩上大干的疯狗,就跟打冲锋一般,抗着大锤、扳手、撬棍等工具;不过3、5分钟就将一段河上桥体彻底固定;随之紧在其后的又一辆抗着模块化桥体的MTY在持续发动机剧烈轰鸣声中冲了上去;推桥,卯榫,推桥,卯榫……不过短短一刻钟,和靠近潜伏下来4排兄弟们几乎同时到来的敌人,就在水流同样汹涌湍急的清水河上,同是与盘龙江交汇的‘入’字形河湾就近架起了三条可供双线通行轻重车辆的桥梁。

清水河南岸河滩边,沿河一处处短坡上疯狂作业的猴子们,更是不要命。人力土木作业,挖坑、修补战壕面对乘胜追击,下定决心要趁势拔了清水河口村这钉子的我后继主力部队,已经来不及。一线以松土为目的连贯式定向爆破,顿时在下面筑桥的人头上闷响开了;数辆MДK,ПЗM掘壕/挖坑机就跟猛嗑了大力丸似的,咆哮着冲了上去,铣刀铲,叶轮抛;连带着一群跟班,跟疯子无二,光着膀子,血红着眼,舞动着工兵铲挥土如雾,冲地球发泄着旺盛精力的堆堆人群;迅速就将下半夜同样没逃过我炮兵‘殷勤关怀’的清水河口村开口埋没的防御阵地,连修补带增建一并在眼里迅速整理个轮廓清晰。除了依靠早被连日轰成了一片废墟的清水河口村核心阵地在内,本是沿着河岸在敌17号战备公路两旁各依地势,处处短坡上,连同处处暗堡,沙包垒,满目纵横交错的地沟、反坦克壕也在一片满目疮痍的热火朝天中,再度迅速变得堑壕纵横,壁垒森严。当然其间,亦少不了抗着弹药迅速放布其间,连带抗着木料、棚布,用铲子铲,手斧砍,抢修A形工事及周边附属土木防御工事的敌人。

(PS:A型工事为土木搭建,半地下掩体工事。一般可容10-20人,通常构筑于坡顶。既可藏兵、住宿,又可观察、射击。防护性较好,功能完备。一般为一处局部防御据点的核心。)

不管人力还是机械,被我逼疯了的其他敌人也没闲着;数两ПMP-2拖拽事布雷车,就跟梳子似的在‘入’字形河口,从清水河南岸河边,到敌人阵地不足50米,东西走向南北宽约5、600米的河滩间、短坡上,满是烂泥的地方(非众多火力点重点看护的道路面);正用PMZ-40多用途地雷梳理了一遍。向着山间微岚,漂泊着青烟后,依然包裹在黝黑朦胧夜色中的束束灯火看去,将视野放得更近些的肖剑卿,可以清晰一条条满布清水河口村前纵横交错的真真假假的工事中,堑壕旁拉开了被炮轰得七零八落的三角桩、铁蒺藜周围;三三俩辆个个屁股朝天,同样挥舞着折叠工兵铲的敌人,正跟得食的疯狗一个样,迅速刨动着地面,将一枚枚棒状PMOZ-2M反步兵雷;易拉罐瓶状OЗM-3反步兵跳雷;八角形状ПMP-8纸壳式反步兵雷填进去。看着处处短坡上,几乎每隔200米便设置有一处聚光探照灯,勿需揣测,血本大甩卖的ПMP-16红外线定向爆破地雷恐怕托着那可恶的猪尾巴,就零零散步浅埋在突兀在视野中平坦地势上恐怕遍布了每一处高过半米的物什后。根据过往经验的判断,这样重点的防御阵地前的雷区,一定是每

平方米单位面积不少于2-3枚地雷外加尖竹签、钢钉或其他陷阱的密集布防,万幸只是亡羊补牢的敌人仓惶之间根本来不及设计更歹毒的陷阱式连环地雷布放,否则单是单这地势、雷区及单位兵力、火力部署就是我们后继主攻部队亦要巨大伤亡代价才能逾越的屏障。

再向南翻过越来越长的缓坡,越过敌17号战备公路两旁两道依附缓坡而建,总计东西宽2-3公里,南北宽2公里堑壕纵横交错两处防御阵地群,还有早就被连续炮火轰成残垣断壁,就势在废墟中改地雷陷阱遍地,暗堡街垒重重,原为一条长约一公里,中越4号公路就从中穿过,原为清水河口村市集居民聚居区(同时也是清水河乡政府所在地),现为清水河口村的核心防御阵地。南面出村口沿着公路再向南,不出1公里,隔一个浅浅的缓坡就是雄峻巍峨,满目青葱的大青山北麓。

浩瀚奔流的盘龙江在此路旁,真如一条张牙舞爪,起伏翻腾红色巨龙,带起波涛波涛,百转千回不挠其志,一气向着苍茫峭拔的大青山,激冲上来。犹如刀削斧劈之势将本是连绵不绝的山脉,横断作两面千仞绝壁,山峡中道流水的大青山-小青山两截。青水河又一股湍急水流的汇入,面对强劈开崔巍山体狭小的山峪,骤然收拢澎湃的盘龙江面,桀骜不屈于两山绝壁的挤压,还有其下暗礁阻遏;奋起激流,仿佛九霄龙吟,怒吼咆哮着毕露狰容。骇浪排空,惊涛拍岸,急流剧烈翻腾出一个一个仿佛择人而噬的回漩,在隆隆不绝回荡山峪水声中,撞出一蓬蓬胜似飞涧瀑布一般滔天水沫;举目下看,瑞是山河凶险,气象万千。

即在这大自然成就的鬼斧神工边,紧挨靠大青山脚下骤然聚其满布青葱,山石兀棱的正北山坡旁,隐没在一线平缓草坡后,那不下数十,深入大青山崔巍山体中;埋没在一片愈加深邃漆黑里,洞洞仿佛深不见底的大窟窿。远观之,就像把骤然收拢的陡坡崖壁之上,掘出了密密麻麻的蚁穴。越过众多防御阵地工事,这里才真是敌人倚为清水河口村据点的护翼的核心价值所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