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二部 南国之剑 末路(1)

山鹰2007 收藏 1 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风范?赫哥,你也能比!?就这手,咱排长天底下恐怕是独一无二的……”同样抽身回掩体,收枪蹲下;拔出了信号枪的邱平,眨巴着眼睛,兀自不信的嘟囔道。 “奶奶个熊……不信?单说投弹,俺出一手至少能干一个团!”许大流氓闻言,立马捋起的袖子;牛眼一瞪,一边压上弹鼓盘,一边把牛皮吹上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风范?赫哥,你也能比!?就这手,咱排长天底下恐怕是独一无二的……”同样抽身回掩体,收枪蹲下;拔出了信号枪的邱平,眨巴着眼睛,兀自不信的嘟囔道。

“奶奶个熊……不信?单说投弹,俺出一手至少能干一个团!”许大流氓闻言,立马捋起的袖子;牛眼一瞪,一边压上弹鼓盘,一边把牛皮吹上了。

同时偷眼瞄了瞄,前方不远打得片白热中,我们三的‘飒爽英姿’。收起了M21,拔出Colt 1911A1的陶自强,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兀自哀叹道:“哎,真粗暴,太野蛮了……”

“同志们,再近一点!再近一点!”与此同时,崖壁上领着五排兄弟迅猛靠拢上来的14班代段云岗,顿时飞快在崖壁边缘探了眼;也不射击,领着散开的10个5排兄弟,在崖壁上,更近一群群敌人的头顶,迅猛靠了上去!

在上靠得更前,引导着5排火箭筒为我彻底剪除了重机枪威慑的庭锋。顿时在,其下我与敌人手雷、攒射,急作的十数秒相持之间。在崖壁上满目散布的尸骸中,一面警戒,一面抽空飞快扒拉出武器。迅猛重新武装起来!“杀!杀……”带着一声声兴奋呼号,3枚RGD-43反坦克手雷登时砸没进源源不绝,后部措不及防密集冲来的人群。“轰!轰!轰!”带着骤然三声激荡山岳的,彻耳巨响;三片血肉淋漓,肢体横飞的触目惊心,顿时彻底溃散的一群群进退两难,不断嗥叫着拼死向我扑来的敌人,最后一线垂死疯狂中的顽抗的兽心。

“手雷!”当顶在最前的我,随身的、临近飞快可抓在手里的手雷基本在数息间消耗见底;敞开了弹仓,猝然间再点、横扫了几乎两壶弹匣的我们三,终于顶住,等来崖壁上,领着一班5排兄弟,迅速靠在我们就近头顶前,崖壁边缘的小段一声令人振奋的高呼!

“嗖!嗖!嗖……”在一条条疯狗同样闻声瞪大了难以置信的眼眸里,迎上冲上徒劳乱射横扫的密集子弹,一枚枚拽着星星火色的77-1顿时没了个消停的陡然在崖壁上,划拉出条条纷繁的抛物线,犹如沥沥冰雹一般陡然没入了其下淹没在滔天烈焰,烟尘沸腾,满塞路面的滚滚人群!“咚!咚!咚……”般数十计颤栗山岳的沉闷轰鸣,势如狗海兽潮,嗥叫猛冲,遍地扑腾幢幢人影,顿时在一串雷鸣火闪之间,就跟风卷残云,骤然横了一地。随着轰然爆炸,剽风对撞,压叠之间,裹在其中横飞四射的弹片、石簇,就像无形榨汁机飞速转动的搅具;用破片穿透鲜活的肉体,将一飚飚肉就跟一通通礼炮炸开的条条彩带似的,将触目惊心的血色瑰丽,絮絮纷乱,随罡风劲舞,乱溅狂飙,杂乱无章的搅成了一片片满目疮夷,暴虐恣意的猩红喜庆。

“杀……”带着兄弟们齐齐兴奋呼号,上面的枪,下面的枪,顿时“突突突……”争先恐后的交响在一起!“吼!吼……”纵容源源不绝的悍不畏死,依然愤恨咆哮着,不甘的嚎哭着。操起了枪,顶起火箭筒,直面着头顶丛丛暴绽持续长点横扫的56突步火力;子弹、枪榴弹、火箭弹几乎骤然一齐招呼了上去,也挡不了罩在头顶5排兄弟们一支支56突步、56班机敞开了弹仓,如高屋建瓴,如水银泄地一般,雨急风狂的簇簇夺命。

顽抗没有用!哭嚎没有用!前无进路,后亦无退路。面对前有火力封堵,上了密集火力攒射;那一群群恍若源源不竭的气焰嚣张的敌人,只能接受的是属于我们慷慨派发子弹头的屠杀。一群群嗥叫着,毋猛冲,扑爬还是徒劳乱射的敌人,在滔天赤炼,沸腾乌蒙的映衬中,就像打翻了的多米诺骨牌似的,眨眼一排一排齐齐倒没下去;随着一串串连绵不绝,仿佛雨打屋棚似的中的,金属入肉的“噗噗……”声音;毋论其上还是其下凶猛的攒射,都在子弹如疾风穿林一般的呼号中,猝然在一具具行为各异的鲜活肉体上,绽开了飚飚粘稠激溅,可乐喷泉似的酣畅淋漓!纵然真有悍不畏死的条条疯狗,依然改其冥顽不灵,凶蛮顽抗的嗜血兽性;面对我上下齐作,慨然迸发枪火,掀起一浪紧似一浪弹链横飞的金属暴雨;纵然一条条疯狗不失无畏的勇气,不断迅猛填上;一波又一波悍然冲上,亦在枪火绚烂的急风暴雨中,骤然数之不尽呼啸的子弹、弹片透了,伤毙扑倒;成就了一地惨厉哭嚎,侥幸脱逃者,有待发扬的人道主义。100米,110米,120米……在我几乎一边倒,枪火汹汹的残酷屠杀中,一群群源源不后继,嗥叫冲来的人潮,即在我密集枪火迸发出四射飚溅,血肉淋漓的狰狞旖旎中,绝望不甘的退了下去。

“吼!吼……”恍然意识到了数息后,自己同样悲怆的宿命。被我密集枪火用近乎屠杀的攒射,逼回了赤焰冲霄的炼狱中心外;一群群数之不尽的疯狗,登时攒射延伸过去,风刮稻麦似不断急剧,立扑毙伤中;发出仿佛凶兽绝望垂死前,一声声令人汗毛起竖的惨厉鬼泣……

“爽!爽!哈哈哈……”压力骤减,满心肆虐着嗜血快感的老甘,那煞星也忙中偷闲的抽疯了,就跟发了间歇性精神病似,声嘶力竭的兴奋嗥叫着,仰天狂笑不已。

“大头,还要不?拿去!”真把我当人肉掷器使他个狗日的,“咔嚓”一声压实弹匣后,毫不吝惜的将随身满挂装RGD-43的弹具,扔到了疯够了,一屁蹲坐倒在掩蔽后,艰难喘息不已着我的身前。

“滚你妈的!还要!?老子TM就差没把这双胳膊肘也抡去喂狗了!”捏着持续过猛发力,酸痛的两手膀。浑身粘着泥灰的早已大汗淋漓。忍着滚烫硝烟,扑鼻血腥蒸腾中,令人窒息的空气。暗自调息,积聚着满身里残存体力的我,也按不住满心的酷厉的兴奋骂道。

“这枪小口径。还好……还好……就差没骨裂了!”从旁,抽身回来,喘口气的徐渊伟,愁眉苦脸的拍了拍托枪的肩膀。生性正经的他,也在兴奋着哀叹抱怨间,不自觉的幽默了一把。

“轰!轰……”顿时间,对面重重火影中,飞快凝集其向上飚射的数十火箭弹,枪榴弹激荡山峪的巨雷轰门,霎时就将从上5排兄弟们持续迸射的密集致命火力强摁了下去。“吼!吼……”顺着“突突……”短暂争得上风,冲上冲下凶猛的火力掩蔽,被攒射屠杀,压回了炼狱中心里,数之不尽的一条条疯狗;就像垂死打了一记心针,血红着眼眸,践踏着满地尸骸,甚至惨厉呼号,有待发扬的人道主义。若潮落潮起一般,再度向发起了亡命冲击!

“奶奶个熊,还来!?就是跟着婆娘滚炕头,都TM没这般高潮迭起的!”猫腰靠上来,闻声立时在掩蔽后,直起身,一探头的许光赫,迎上扑面淋漓的流声,惊声懊恼道。

同时猫腰前进的陶自强,一侧头,迅速伸出了大拇指,使出了跳眼法。估摸着,瞄上了眼。一脸沉静道:“先头估距200,安全警戒150?作孽啊……”

“他妈的!”

“**!”

“突突突……”正此时,眼见着又一浪疯狗,嗥叫着冲了上来;我跟老甘,咬牙切齿扣响的AKM,顿时和着其上抖擞精神,5排兄弟们十数支56枪族一丛丛迸发出蓬蓬噬人的澎湃火力。再度在源源不绝,连滚带爬,妄想扑杀过来,复冲出了炼狱中心,赤焰滔天一条条疯狗身上,用激烈对射暴绽开一朵朵酣畅淋漓的血色旖旎。

于此同时,身后不远邱平那混蛋,陡然亮出了一嗓,顿时给了前面我们一个胆战心惊:“同志们,早饭肉吃多了消化不良!我们要吃少,吃好,多喝汤,这才有益身心健康。嘿嘿……”

“突突突——”

“发你妈的屁!一个来了,老子毙一个!老子毙一双!老子今儿个就要看看,是南越猴子脑袋多,还是老子备弹多!**!**……”

“突突突……”

——老甘过犹不及的杀红眼了。跟本就听不出邱平那混蛋的话外之音。依附掩蔽,迎上掠身而过的凌厉流弹,一支慨然迸发的AKM,幢幢人影中再度掀起一蓬腥风血雨!“砰!”一声贴在脑后,陡然炸响的27mm信号枪响;霎时即面对火树银花一般丛丛火力,也面不改色这煞星;措不及防的直接闷趴下去。

寻着勿论敌我,惊觉着,俱是抬望眼,难以置信的眼睛。一枚当空垂落的26.5mm信号弹,在沸腾污浊的烟尘,炽浪翻涌的烈焰映衬下,闪耀着醒目的荧荧碧绿——

“怯山 ,怯山 ,我是刺刀01。标号:459-620。目标:中越4公路,线形延伸800米。触发引信,3发火力急袭,双重弹幕覆盖。请求精确校正射击。”

“呜呜呜呜……”带着战神激发出潜藏在每一条疯狗,最深沉心底梦魇一般的惊心恐惧;一枚枚尖哨般刺透灵魂的破空声响,顿时带着一枚枚硕大狰狞,沉若九鼎大吕,疾如裂电横空的迫榴弹,蜂拥而至的砸落在满塞路上,重重火影,沸腾烟尘中一眼望不到头的敌人头顶!“蒂——”即在荧荧碧绿,袅袅垂落,黯然天际。霍然见此,顿时意识到死到临头的一条条惊觉的疯狗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声痛彻心扉的绝望悲戚。

“轰隆隆……”胜似雷霆万钧,一蓬蓬由北至南,兴奋尖叫着穿透浑浊炽烈空气,3发急袭,不下数百枚炮弹凝集在长不过一公里,宽不过30来米宽的盘山路上!120/160mm重迫炮弹的急促轰鸣,顿似在雷鸣火闪之间,山崩地裂,绛云天降一般,炸开了一线沿着山势一路逶迤的石破天惊;用战神不容置疑的赫赫神威,生生将一群群惊觉者齐齐爆发绝望不甘的最后哀鸣,残忍暴戾的无情强压了下去!那抵在就近百十米外,一气下向南,衍射过去的通通炮击,道道红色裂电交织在一起,狂雷大作的滚滚雷霆!火起风势,风助火狂,在一声声激荡山峪的轰鸣,纵虐暴戾的弥散气劲里,直令赤炼狂舞,烈焰冲霄,在击散弥天一泓泓飞瀑土石的沸腾乌蒙中,毋论生者、死者;毋论人体还是车体,一律淹没在排山倒海似的重重炮火倾泻中,卷入了剧烈撼动山岳,真个山塌地陷,当头浩荡奔流的一处处汹涌塌方里。没有惨厉的嗥叫,没有不知是巨石还是炮弹砸了个四射飙扬的血肉肢体。

不短短十数秒间一营56式160mm重迫炮连同两营64式120mm迫击炮,对正盘龙江西南岸沿路烧成了一条盘山巨蟒的炽色铁流,一蓬冰雹似,划定区域的乱揍轰鸣;顿时就将密集炸点塌方处,横在路面上一切物体通通搅进了滚滚抖落土石方中,随着通通炮火,摧开的一泓泓万马奔腾的土石飞瀑,顿时汇作了激流汹涌,惊涛拍岸,碎沫如雾的通天河;把当面就近,一幕我们亲手炮制人间地狱,修罗屠场,通通淹没、冲刷、涤荡殆尽。应着其下千回百转,骇浪排空的盘龙江水,绞成了零件碎片;势欲随其一气奔流入河内,一同光荣的觐见胡志明。

那一声声仿佛颤栗群山的爆炸轰鸣;一层层沸腾了沙尘暴一般的紧随滔天赤焰映衬着炮火炸裂飙风劲舞起,烙面生痛的滚烫土霭;顿时用吞吐着烈焰冲霄的火燎,还有随之扑面而来令人窒息的扬尘硝烟;目不能视的彻底遮蔽了,贴在炼狱中心边缘的我们的眼睛!顷刻之间,那淹没在重重火影中,满塞路上,一眼望不到头的条条疯狗,顿然纸片似,和光同尘,在炮火轰鸣中,齐刷刷被无匹的罡风无情扯了个粉碎,随风消逝在厚厚一层,烈焰冲天的沸腾乌蒙里。没有不甘惨厉,没有抛飞的肢体,全数湮没在浩浩奔腾山洪暴发似汇入盘龙江的土石里;复睁眼见,耳边只有烈风嘶吼,回荡山峪经久不息的渺渺轰鸣;眼前只有烈焰冲天中,横亘盘山路上,一眼望不到头,短的数十米,长的近百米的塌方滑坡面。只有蒸腾在左右炽烈飘忽的空气里,随着烟尘硝烟,一同沸腾滚涌在一起令人窒息的凝重血气,才在悄然间,蓦地无声昭示着又一群鲜活生命的扼腕消逝……

“杀!”崖壁上5排兄弟们,一声声兴奋的呼号顿时就像打身上的兴奋剂,顿时在我已然体力干涸却血气沸腾的身体里,豁然间注满了仿佛使不完的后劲。

“干他妈的!杀!杀……”就像老甘一般,万千话语全作了仿佛歇斯底里,充盈满腔暴戾的一声嗥叫。从就近满路的横尸中,扒拉出一副副浸透了温热鲜血的防毒面具。顺手胡乱拽出些枪支弹药,补充消耗的我们;亦紧随崖壁上,率先沿路扑向南去的5排兄弟们一路清缴了过去!防毒面具下,似痛苦,似泄愤的呜咽,咬牙切齿,拧紧了眉头,没有分毫迟疑的冲进了烈焰冲天,扬尘弥漫的炼狱中心——

“轰轰轰……”与此同时,背后那一蓬蓬一刻也没消停过的火箭炮/撒布式地雷抛射的轰鸣声,堵在北面的峡口已然越来越近;越来越密!

亦如浩荡奔流的盘龙江水,以逢山开涧之势,一波又一波为我后援主力尖刀部队,横冲猛打中,溃退收缩,同打通退路联系,东、北两路对进,天亮前必须誓死根绝611致命威胁的敌346师677团1营残兵,在先头2营混成装甲旅抽调一个混成装甲连的先导下自611-142高地间无名高地间山岭,大青山-盘龙江入峡口回马杀了过来!一部在611北无名高地山岭攻击连续受挫之中,绕无名高地山岭,直扑611高地东侧洼地上坡口!

(废话:最激烈的枪战总算完了。虽然章节不多,但字数已绝对超过上一部。本章交待总体大致战局后,进入下一部。为最后的战斗打基础。虽然成绩差强人意,我会以最男人的方式为本书画上个完满的句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