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二部 南国之剑 齐射(9)

山鹰2007 收藏 1 7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轰!”带着丝毫不亚于82mm迫炮弹的强声轰鸣,猝然爆炸的RGD-43反坦克手榴弹,顿时在宽不过30来米,抵在就近,一撮撮嗥叫着,刚刚扒拉起身,妄想冲刺掷弹的敌人群众,炸开了一片腥风血雨!身前猎猎燃烧着重逾数十吨计的BTR车体,在手榴弹引动火闪雷鸣之间,在夹杂弹片,飞石,残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轰!”带着丝毫不亚于82mm迫炮弹的强声轰鸣,猝然爆炸的RGD-43反坦克手榴弹,顿时在宽不过30来米,抵在就近,一撮撮嗥叫着,刚刚扒拉起身,妄想冲刺掷弹的敌人群众,炸开了一片腥风血雨!身前猎猎燃烧着重逾数十吨计的BTR车体,在手榴弹引动火闪雷鸣之间,在夹杂弹片,飞石,残肢,骤起无形罡风暴力冲撞之下,剧烈颤栗!随着射开来,破片、石簇、火星,飚飚浩血迸射天际!裹着肆虐的四射的弥散气劲冲击,霎时在滚滚沸腾的烟尘遮蔽大约中心爆炸的反坦克手榴弹,顿时将挡眼前弥漫的污浊荡了开来!“哗——”应着一声巨响,随之抖落的一泓土石飞瀑,登时霍霍倾泻头顶!

“吼!”面对转眼间便基本浅没在土石方下的又一幕惨厉,没得半分迟凝,连滚带爬,顶着轰鸣,紧着一撮不幸;发出了一声声五内俱焚的嗷嗷兽嗥。托枪,瞄准对上只需飞快抽身会残掩蔽后的我也徒劳;迎扑而来,爆炸产生一浪滚烫灼流,迅猛自在两车间空阔处,扒拉起身的三条疯狗,立时血红着眼睛,拔出弹,拉脱插销,妄想用手雷把相隔不过50米上下残车旁的我砸去革命。

一手抛弹,一手带枪;在一通反坦克手榴弹轰鸣其间,一个箭步,迅猛自掩蔽后完全亮出了身子。刹那迎上扒拉起身,嚣叫着,妄想掷弹,三双血红眼睛,是抱在怀中,AKM的黑洞洞枪口!

“杀!”如此近的距离,一声暴喝,老汉推车式把AK抱紧顶在怀里的我,也不TMD命中不命中,突击步枪权当冲锋枪使。抵近蓬蓬迸射的噬人枪焰,顿时即在身前车体猎猎燃烧烽火映衬下,汹汹迸射一串破空兴奋尖叫弹链;不分前后左右,眨眼间在至少不下于眼前三个妄想向我投弹的敌人,鲜活肉体上绽开了一串红梅并蒂似的妖冶瑰丽。人再快也快不过,一梭横扫过来的子弹;再是意志坚强的人体,也顶不住猝然M43弹带枪火喷发的劲疾动能在自己的血肉之躯上中的,绞腾出一朵朵迸绽开来,凝聚生命净化的娇艳欲滴。顿时,首当其冲在被我一梭抵近凶猛攒射,扫上伤毙,惨嗥的三敌人,绝望的眼眸中;同样自己拔出拉脱发火环,还来不及掷过来的M75/RGD,就这么“哧哧”蹦跳着粒粒火星,咯噔一声,干脆利落的随着自己猛冲中弹,颓然扑倒,失手无力轱辘在自己身体就近——

“蒂!”紧从其后迅猛扑了上来的敌人只来得及瞪大了赤红充血的眼睛,发出一声恍然奋出毕生心力,绝望不甘的同样发出一声惨厉哀嚎。“嘣!嘣!”两响落在就近,自己兄弟拉开的手雷闷响;顿时在雷火乍现,破片横飞之间,贴近两处炸点5-8米斜行交叠在一起的杀伤半径内,不论扑倒还是未扑倒,好的炸伤,伤的炸死;在遍地伤毙,满目疮痍的路面上,再度平添上一片烈焰炙烤血肉淋漓的触目惊心!

“吼!”拔弹的拔弹,托枪的托枪;随着一声声手雷爆炸激发出来仿佛凶兽垂死般,愤恨疯狂嗥叫。扒拉起身,迅猛填了上来的条条,近乎无视眼前被炸了个鲜血淋漓,惨烈哀嚎,倒在了烈火炙烤着一地死尸残肢,满目狼藉中的自己兄弟。冲破了紧随剽风乍起,一浪充盈着血腥气味,扑面而来滚烫炽烈;飞蛾扑火一般,一群压着一群,簇簇火力的持续迅猛迸射下;真个不要命,径直冲我们霎时汹汹迸发的枪口撞了上来!“突突突突……”在眨眼付出了数人中弹,惨烈哀嚎着,伤毙扑倒的代价。愈发抵近,愈发稠密的AK攒射;顿时在我身前数米外的BTR车体上,蹦跳一撮撮愈发密集的烁烁火星。眨眼即将一梭抵近乱射,横扫的我,强行压了下去!

“吼!”应之,带着同枪声一起歇斯底里,兽嗥叫嚣。扑爬,扑腾,变猛冲;眨眼一个箭步二度迅猛填了上来的一波敌人掷弹手。再度拔出了弹来,刹那迅猛冲击的最近个,已同相隔一车掩蔽的我距离不足60!

“操!操!操……”和着老甘,似兴奋,懊恼的咆哮;顿时复燃的5支枪,迎上敌人簇簇枪火,汹汹迸射的滔天弹雨,眨眼间2前3后,不甘示弱的交织出一片密不透风的火力网,向着冲在最前,拔出弹来,嗥叫着直起身子,发起冲击的一撮撮敌人扑了上去!“噗噗噗……”眨眼,撮撮,几乎一个不落的激撞在一具具疯狂嗥叫鲜活的肉体上,在烈风飒飒,烽火映衬的里;挥洒开一蓬蓬醒目的妖冶狰狞!

冲的不行,爬的来!在顿失密集机枪火力,刹那打了个旗鼓相当中;面对崖壁上,5排兄弟们迅猛致命,一毫秒也再耽搁不得的一群群敌人。疯狂攒射着,前赴后涌着,在坠石滩中爬,满路尸骸中滚,灭绝人性的顶着自己兄弟的尸骸,乃至于活体,形如狗海兽潮一般,齐齐瞪圆了目眦欲出的血红双睛;状如疯魔一般,前赴后继,用毫不吝惜付出鲜血生命的凶蛮顽抗,挣来1米、1米同我距离的迅速拉近!

“杀!”同是一声兴奋,懊恼的怒喝;掩蔽后,迅速抽身回来的我;立马扭过身,猫腰疾速奔中,换过枪;在身后兄弟们汹汹迸发弹链的枪火间歇中,迅猛从掩在身前数十米外,猎猎燃烧的车体另一侧,二度陡然亮出了身来!在迅速填上,俱是迎上我一梭梭横扫长点,愤恨咆哮,满地扑爬,抵在就近的敌人血色混浊的眼眸中,顿时扣响了塞上了F1 N60 55mm枪榴弹的AK-47扳机!

“嘭——”LON-1退制/发射器一声闷响,一发破片杀伤枪榴弹呼啸着划过抵近满地扑爬的敌人头顶,没入了紧贴其身后嗥叫着汹涌喷发丛丛枪火;交替射击,迅猛扑上抵近的人群。“轰隆”一声,雷鸣火闪,掀起了一片血火争艳的触目惊心。

“啊……”随着愤恨的咆哮,顿作了惨烈的哭嚎;满塞在路上,同样前赴后继,直冲我疯狂抵近攒射;用雄厚兵力带动起,勉力支撑着对我最后岌岌可危的密集火力压制,也在此间无可奈何的被惨厉死亡,枪榴弹激起的腾腾扬尘,掩埋在又一泓抖落倾泻头顶的滚滚土石流中。

“突突突突……”霎时激烈对射中,失去了抵近精确凶猛攒射阻力,我后不甘示弱同样汹汹迸射的5条枪;骤然好似脱缰野马一般,带着弹簇/枪焰,冰火交融的死神殷勤;一簇簇瞬间从容找准了,拧成了一股急风暴雨般的长点、横扫,顿时在抵在就近,袅袅烟尘中,不知死人还,满地蠕动,怒吼咆哮的人体上;骤然绽开了片片春花怒放般的朵朵艳丽!

“开火!开火!”正此间,崖壁上率先冲先冲到了近前。同下边我们一组尾后,还有百数十米;在滚滚烟尘,枪火猎猎中,已然清晰分辨出敌我的13班长谷汉昌,已然急不可耐的闪到了流弹横飞崖壁边缘;三支次第陡增的56突步,登时直冲着路面上,渺渺烟尘中,滔天烈焰勾勒出嗥叫,猛扑过来的幢幢人影;驻于一点,“突突”欢快着响个不听。“冲!冲!”其后一撮散开,紧跟上前的14班代班长段云岗,一招手迅速带着5排兄弟们,以百米冲刺的劲头,超了过去!

“突突突……”

“杀——”

——那一簇簇攒射自下而上,愈发频繁命中的伤毙;那一声近似一声的高声喊杀。就像是一瓶兴奋剂,打在了已然暴走,陷入溺死疯狂的敌人血管中!被我逼着,再也迟滞不得的敌人,在顿失抵近火力精确攒射压制的一息之间,在付出了不下10余或猛扑、零星操枪射击的血肉代价后,不断迅猛上涌,不断再度凝聚的凶猛火力,眨眼之间再度对上我持续持续迸发的攒射,打成了55开……

“吼!吼……”带着不甘绝望中饱藏着无比期望的垂死呼号,一波压着一波,几乎人顶人的滚滚人头,顿时在枪火、烈焰映衬的烟尘渺渺里;由扑腾到猛冲,纵然霎时间在两相交汇不知敌我的子弹激撞中,就跟风刮稻田似的,随着蓬蓬血飚,一排排惨厉哀嚎着扑倒在地。也挡不住,一浪盖过一浪,凶蛮无畏者,嗷嗷咆哮着,直撞上我枪口,飞蛾扑火一般汹涌而至的噬人兽行!

60米!50米!40米!一撮撮由满地扑腾,悍然在两相激撞,抵近攒射的密集弹雨中,不断扒拉起身,嗥叫着撞上簇簇子弹的疯狗;霍然拼死也妄想拉我们垫底!来不及填上枪榴/火箭弹了,由匍匐到起立,一枚枚仿佛奋发毕生力气掷出的手雷,有抛的,有滚的,有砸的……没了个路数,冰雹一般下落同是带着歇斯底里,垂死绝望的疯劲;“轰,轰……”在我身前的掩蔽,炸开了一串仿佛滚滚雷鸣一般,颤栗山岳的闷声轰鸣!

没得助跑,更难以在子弹交汇横飞中,直起身来,掷出手雷的敌人。霎时间,数人狗急跳墙的以命相搏,伤着我,更是自己找死!但随着登时间,真个悍不畏死,前赴后继,换来我子弹的挥毫如雨。身后5支恨不能全作M134加千发弹链箱,乱射横扫一气。齐齐毫无妥协,密集横扫长点间,除了一梭梭敞开了弹仓也快挂空的75响PПK,AK、M21顿时在真个没了停歇,倾尽一匣的激射中,眨眼全数清仓,挂了空机!

“吼!吼……”我方抵近火力霎时一消间,不断倒没,不断趴起;前赴后继,抵在了就近的一撮撮敌人掷弹手。顿时拔出手雷,成功的站了起来;在密集弹雨的致命桎梏中,完全打开身子;如愿以偿的兴奋嗥叫着,妄想向我发起手雷轰击!

“我***的!**……”在老甘飞快换弹,焦躁懊恼的咆哮声中;猎猎燃烧的残车后,飞快扔掉AK-47;蹲在地面,双手持弹的,满脸狞笑着,努力平抑着满腔过于兴奋的喘息,两手开动,飞快拉脱发火线去……

纵身,提气,环步,扭身,摆臂——

“嗖!嗖!”就在抵在最近,成功淋漓弹雨中扒拉起来;嗥叫着,妄想投弹的近乎同时,带着我浑身内劲,骤然催生的劲道膂力;两枚刺啦着星星火色的硕大卵形,顿然化作两道急电,几乎紧贴着我身前,猎猎燃烧的BTR车体顶端;一头没入了人顶着人,嗷嗷大叫着,已然抵在就近,还疯狗一般向我奋猛扑了上来,一撮撮近乎挤在了一起人群!

“轰!轰!”两枚抛出的RGD-43反坦克手榴弹,顿时在合计2KG 聚能装药的TNT的轰然爆炸,驳杂横飞破片、石簇的恐怖冲击波中,一前一后斜线在宽不过30来米的开阔路面上,交叠成一片方圆不少于100平米的有效杀伤范围,将一个个仅仅相隔一车,直线距离我40-70米范围内,奋然成功扒拉起身,展开了身子妄想投弹的个个敌人悉数炸了个血肉模糊,惨厉哀嚎着被横飞破片射没进一路烈焰炙烤,死尸残肢的血泊中。“哗!”一泓当头倾泻的土石方,顿时激起满天的烟尘,将一幕惨绝人寰的酷厉,连同尚存的敌我通通罩进了又一重弥漫的污浊扬尘里。“吼!吼……”不用探头,冒着子弹用眼观瞧;听着一声声仿佛刀锋入肉,凶兽垂死的愤恨绝望嚎叫;我也知道一群群淹没在沸腾烟尘中的疯狗,正撒开了脚步,冒着从簇簇倾泻下来的子弹,无视生死,无视就近、眼前枪火迸发的不断伤毙;狂吠着,嗥叫着,踏着自己兄弟的尸体,乃至于惨厉哀嚎的肢体;趟着满地的碎肉残肢奋勇激进!用急剧抵近,持续迸发的攒射火力;用个个悍不畏死的血肉之躯,誓死猛扑上前,妄想用手雷开道;无论杀得出,杀不出一条血路,亦要拉了我们对其血海深仇的哥几个垫底!

“突突突突……”霎时间,那凝聚身前掩蔽,噼里啪啦枪火爆绽开的烁烁钢花,顿时绚烂了我的眼睛!耳边除了枪响,土石滚滚坠地,全是一声声迅猛填了上来,愤恨不甘的兽嗥声!

“大头,小心!”听这,发小就和我练手,几乎同我心意相通的老甘;顿时就知道恐怕我要来不急了。也不待压实弹匣,拉动了上机;拔出了手雷,卯足了劲儿,一枚M75顿时就从我身后3、40米外;一跃飞过了身前的掩蔽。“轰隆”一声在我掩蔽前抵在更近的30余米开外,炸开了血肉飚扬的人道主义!

“呼——”那再腾起一片厚厚的乌蒙,顿时在剽风激荡之间,生生在沿路厚厚弥漫的烟尘边缘,撕开了一大块;顿时透漏出滚滚扬尘后,熊熊烈火勾勒出一条条疯狗,嚎叫着迅猛扑了上来的绰约青影。“杀——”猝然次地响作起来的AK、M21,顿时敞开了弹仓;用持续不断,熊熊迸发的蓬勃枪焰,掀起又一波急风暴雨般的子弹,具具鲜活的肉体上暴绽开朵朵,凝聚生命精华的猩红妖冶。

“吼!吼!吼——”依然是不成言语,歇斯底里的咆哮;依然是骤然人顶着人,人踩着人,冥顽不灵,凶蛮顽抗,直面着汹汹迸射枪口,一波压着一波;操着手雷,悍不畏死,前赴后继的激进!纵然,一波又一波嚎叫着,抓着手雷冲了上来的疯狗,顿时在清晰凸兀在轻薄弥漫的烟尘间,骤然被长点、横扫中的4条枪射杀毙伤,倒没在滚滚的烟尘中。真个恍然无视生死,用鲜血乃至于生命拼掉我们疯狗,依然前扑后涌着如故,用枪火,死亡遏不住的自杀式冲击;迅猛一米一米愈发抵得更近!

转!转!转!出手如电,飞快拔出随最后枚反坦克手雷的我,就在这子弹其间,发力余势不减的借着环步,扭身之势,就跟狠抽开了的陀螺似的,再3个环步飞快旋身开来;跨步,提腰,摆臂——

“喝!”带浑身肌肉联动,催生出劲头十足的离心力;又一枚拉脱了线,闪烁着星星火色的RGD-43,登时拽着一缕青白的硝烟,疾若黑电一般,掠过身前BTR车顶,横飞5、60米,一头扎进了一波压着一波,满塞路上,无视生死,歇斯底里,兽嗥狂嚣着,向我猛扑过来的人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