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二部 南国之剑 齐射(8)

山鹰2007 收藏 1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吊在最后拧作一团,凶猛迸射的弥天弹雨的也随之同其上的我5排机枪手一道,刹那没了个标的的乱射、横扫一气。敌我掀起,用子弹堆砌的急风暴雨般致命,虽然凶猛,但也难逃顿时淹没在马墙风阵一般的混浊里,无奈溃散。纵然密集的枪声,依然响个不停,在我通通轰鸣中,愈发愈弱的弥天弹雨,即在此刻被我骤然一通暴起的组合拳,炸了个再难凝聚……

“杀!杀!杀……”带着崖壁上,不断成功穿了大块滑坡面,5排兄弟们兴奋、急切的喊杀。那不断响起56突步,一为提气,二为显示存在的一簇簇迅猛冲击中的交替射击;猝然充斥山峪的枪声大作之中已经越来越近!

“吼!”顿时间,自知死到临头的一群群敌人;在我一通枪榴、火箭弹的轰鸣后,不待雷鸣火后的滚滚雷霆激荡山峪,咆哮连着咆哮,猛冲带动着猛冲;侥幸的,后继的,顿时便在一泓土石流,飞瀑一般当头倾泻中;在无不在烈焰炙烤的满地肢体、尸骸里,迅猛扒拉起来。痛不欲生,撕心裂肺的咆哮着,兽嗥着;壮如疯魔一般,扑进了乍起剽风绞腾起近乎沸腾滚涌着,炽烈掩映的腾腾乌蒙里!

“掩护!”迎上疏落下来,弥天弹雨;自知如此视野,依附掩蔽,只等敌人冲上来就是坐以待毙的我,迅速扔下AK-47,操起另一支复填上的;一声呼号,猫腰,拔腿,迎上淋漓呼啸的子弹,夷然无惧的直冲爆发出最后垂死疯狂的敌人发起了反冲锋!

“**……”迅即间,在老甘兴奋骂咧声中,由前至后老甘,徐渊伟,陶自强,许光赫,邱平,同样没得分毫迟疑的,迅速冲出了身掩蔽,迎上当空沥沥呼啸的子弹,随我一同悍然对敌发起了冲击。

面对身前数十米,簌簌土石下落中,刹那在好似幕布一样,刹那呼啸烈风中左右飘忽着,凝而不散的厚厚扬尘;尽皆努力猫腰努力压低身子,藏身猎猎燃烧着的硕大车体后,迅猛贴了上去,不断迅速抵近,即便再悍不畏死的猛冲,也没有敌人真敢在骤然间两眼一片模糊的滚滚扬尘里,对我视野未明的情况下,盲目发动攻击。亮出身子,抵近乱打枪,只会让自己熊熊迸发的枪焰成为,同样隐没在不过数十米厚厚扬尘后,我们的众矢之的;乱射榴弹于事无补;乱扔手雷,只会刹那荡开了身前一层厚厚扬尘遮蔽,提前把自己暴露在抵近我们枪口下。冲击!冲击!敌我双方刹那共同形成的默契中,迎涣散呼啸的沥沥弹雨;相互本已抵得就近,却还悍然对冲出身前掩蔽的敌我眨眼没冲几步,迎头撞在了一起!

顶着子弹,默不吭声,猫腰急奔;10米!20米!30米……

“砰!哧——”随着悄然抵在更前,在崖壁上偷偷窥视着敌人行动的庭锋,手中的57式单发信号枪在枪声大作之中,一声脆鸣。一发触目惊心的26.5mm红色信号弹,顿时在就相隔一车,距离不过5、60米外滚滚扬尘中,顿时自上而下,顿时正中了个敌人身体!

“嗷!”一声呼疼,顿时唤来了致命的攒射!“突突!突突!”抵在就近率先发难的徐渊伟。顿时在持枪跃进中,随着装着PBS消声/消焰器的AKS-74迸开巴掌响,粒粒微不可查的火星,顿时将中上信号弹的扫没下去。

“嘿嘿……”带着死不正经的洒笑,落在了冲击序列最后,顿时紧贴身前的掩蔽车体,托起了AKP短突,一梭子向由疏直密,相隔百十来米,人影幢幢的中扫了过去!

“突突……”猝然迸射枪焰顿时在一片混浊沸腾似的扬尘中点,点燃了瞬息间的凝滞死寂!“噗!噗……”随着眨眼间,叠在一起,幢幢人影中,不断抵近,冲在对前的一个不幸者,“啊!”的一声惨嚎,子弹中的,迸血扑倒。“吼!”带着凶兽垂死般,绝望愤恨的咆哮;淹没在滚滚扬尘中,迅猛冲在密集人群最前头的数个敌人爆破手,顿时在暴发出最后疯狂,生死决于一线之时;悍不畏死的寻着,骤然当面一飚抵近横扫上来的子弹,罩上了眼前AKP顿时凶猛迸发出一串醒目的枪焰;嗥叫着迅即扣动了填上了F1 N60 55mm破片杀伤枪榴弹的AK-47班机!

“破!破!破……”带着几乎贴在我耳前,密集枪响爆炸中,一具具LON-1退制/发射器清晰的急奏,“嗖!嗖!嗖……”霍然间,不知凡几的枪榴弹,就在泼风似横飞弹雨中,仿佛贴在我的头顶、背脊,破空划一道道令人心悸胆寒的轻唳迅即!

“轰轰轰轰……”一通急鼓重锤似的爆炸轰鸣,顿时在我紧贴的背后,响彻了激荡山峪的旷世强音。不知是生死熬炼出的战斗本能,还是剽风乍起的冲击波冲击,顶着子弹,凶猛冲出的身前掩蔽,努力压低了身子,猫腰疾奔的我,立时就跟触了电一般,带着贴背疾掠而过烧刀子似的,就地前扑;在满是尸骸,坠石,一片狼藉的焦黑土地上,措不及防的摔了个狗啃泥。万幸,这只是我生死磨砺出高度默契的诱敌;若是死死靠住看似安全些的车体掩蔽,任由死中求活的无数敌人,借着我们轰起刹那间凝而不散的滚滚扬尘遮掩奋勇激进。抵在就近百米内一通通数之尽,恐怕刹那也会源源不绝的枪榴弹轰击,就足够在5排兄弟们还未完全和我靠拢的当头,要了下面我们大多数人的。一但让我们顶过了这一通……

随着又一通敌人还以颜色的枪榴弹轰击,紧着我们炸开的一团滚滚污浊的扬尘,愈发沸腾,沿着盘山路拓了开;在崖壁“哗!”的一声掀开又一浪土石飞瀑,倾泻头顶。“吼!”带似暴怒,似绝望,愈发兴奋疯狂的声声兽嗥,一波压过了一波凶猛冲锋中的密集敌人,顿时也不凭倚高速穿行在沿路熊熊燃烧的铁流掩蔽,一字排开,满塞在路面上,不分波次,不分距离,形如疯狗,状如山洪一般;‘猪突’了上来!

“突突突……”那身后自上而下,恍然同样被混浊遮蔽,被弥天流弹强压下去的簇簇时隐时现的簇簇56突步攒射,替代了早已熄火的56班机;由流弹惊魂到中弹伤毙。随着一丛丛枪火的迸射,无视生死,叫嚣猛冲中,时时中弹倒扑,惨厉哀嚎不幸几率,眨眼间陡然已越来越密;“杀……”带着声声穿透就近隆隆爆炸的回响,崖壁上迅猛靠了上来5排兄弟们怒喝,也随如飞的脚步,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烫!烫……”飞快从轰塌侧倒了,猎猎燃烧的BMP车体与地面狭小夹角的缝隙中,飞快侧滚了出来的邱平,面对嗖嗖掠身而过的淋漓子弹;依然懊恼呼痛中,带着死不悔改的顽劣笑意,托起了AKP。

“惹俺!?奶奶个熊!”前方不远,匍倒在地,疯子似的抖落溅了一蓬滚汤火星的许光赫,立时怒不可遏的咆哮着扒拉起身,直冲重重火影映衬着腾腾乌蒙中,抵近一幢幢声嘶力竭的嗷嗷兽吼着迅猛扑来愈发清晰的人影,率先奏响了PПK!

“哎……”随着从旁陶自强无可奈何拨动快慢机,把M21真个儿只能当M14使的一声轻叹。“突突突……”带着心底里,汹涌冲上枪口敌人的无比蔑视。霎时,交汇急奏一起的三条枪,顿时敞开了弹仓,在相隔不过百米上下,密集冲来幢幢人影中,猝然掀起了一飚飚血火争艳的腥风血雨!

“杀!”迎上刹时间,只顾嗥叫猛冲,直往陶自强三豁然迸发枪口上撞的人群;一个扑爬,迅速侧身闪出了身前残车视线遮蔽的徐渊伟,顿时在沸腾了滚滚乌蒙的扬尘遮蔽中,直冲流弹扑面,密集冲来的幢幢影,扣动了RPG!

“蒂——”挟愤惊心恐怖的不甘悲戚已然来不及!“轰隆!”一发蛟龙入海似85mm火箭弹,顿时当空破开了沸腾翻滚的扬尘遮蔽,裹着道乌蒙中,乍放即敛的硕大烟圈,在200米开外,铺开路面的密集人群里;用一记撞上团熊熊燃烧车架,战栗山岳的巨雷轰鸣,爆溅出四射横飞的灼灼火星;在一具具倒了霉,措不及防的鲜活人体上,“哧哧”绽开一片花团锦簇似。怒放开来的骤然消逝的绚烂瑰丽!

又一片惨烈的死亡,只会愈发刺激着一条条疯狗愈发疯狂的噬人兽性!

“吼!”满腔悲愤早就全作了声声此起彼伏,不成言语的狗吠狂嗥。“突突突突……”早已在通通轰鸣声中,不甘淹没下来的再度熊熊迸射,复燃起来!抵近200米外,一串串B.T.Z-44 12.7mm曳光穿甲燃烧弹链,顿然交汇出一蓬蓬在滚滚乌蒙,闪耀着粒粒炽人火色的急风暴雨,如蝗虫扑翅,满天纷飞,嗡嗡乱杂成团,铺天盖地向我们压了过来!那一枚子弹中的,摧枯拉朽般的锋利与迅即,猝然之间,即在我们身前的残车,身侧的掩蔽,脚下的路面,绽开了一串串四射飚扬的石簇、飞泥!

“吼!”听声辨位,不用多看,两相抵近,迅猛冲击中的我也知道相隔一车后,迅猛冲来的一群群疯狗,正寻着打在身前愈发近抵猎猎燃烧的车体上,一串串连绵不绝的炸子爆开光华璀璨的指引;连带对我的有效火力钳制,酝酿着对我的爆破轰击!

“砰!”一声脆响,自上而下,在一片彤彤火红里,闪耀着醒目碧绿的26.5mm信号弹;顿时斜刺迅即窜入复燃起澎湃弹链的一挺12.7mm大口径机枪就近范围中。“吼!”时刻小心着,头顶崖壁边缘看不见致命威胁的敌人;顿时,操起的AK/PПK,循着当空刹那消逝的信号弹轨迹,隔着袅袅弥漫的烟尘,一梭梭飚射的子弹,顿时不分青红皂白的冲扫一气!

“突突突……”迎上轻/重机枪,突击步枪,猝然迸射着蓬蓬炽烈枪焰的交相辉映,“轰!”一发抵得更近些,70式62mm火箭筒的慨然轰鸣,顿似一声横空霹雳,一响寻着莹莹碧绿的指引,砸在了霎时里,同人一道愤恨咆哮个没完的一架HCB 12.7mm大口径机枪旁;“轰隆”一声,随着雷鸣火闪,血肉横飞,肢体与零件交杂在弥散的气劲中,抛扬一地。带着一片沁润着炸开了焦黑滚烫泥土的血肉淋漓;完全彻底的毁灭,终于带来敌人抵近凶猛持续迸射着大口径机枪火力,彻底的黯然熄灭。

“蒂——”

“萨勒!萨勒……”

绝望悲戚的嚎哭没有用!急切惊声的呼唤没有用!哪怕是狗急跳墙的敌人,真的霎时间调转了近乎全部的火力,从轻/重机枪、突击步枪到枪射榴弹、RPG,打个没完,轰个不停;甚至冒着簌簌下落的土石,冥顽不灵地悍然妄想从至少7、80度陡,随路人工开凿的短崖壁爬上去跟庭锋拼命;都逃不过崖壁上迅猛迅猛扫荡过去的庭锋一支伯莱塔M9枪枪致命的含蓄迸射;一响响57式信号枪,引来迅猛愈发抵近的5排兄弟们一通通火箭筒,战栗山岳的轰然点名。在数息间,倾尽5排兄弟们4管火箭筒,12发85/62mm火箭弹的一路轰杀下;沿路淹没在重重火海中,冲我持续凶猛迸发的弥天流弹,终成了零落细雨般的交替射击。与此同时,失去了最后火力凭依的一群群正面临着我们飞快合拢前;完全击碎其痴心妄想的残忍酷厉——

“杀!”随着敌人猝起的大口径机枪乍现即熄,在一群群敌人刹那惊愕的眼眸中,扔下了RPG的徐渊伟,顿时飞快从笼罩在腾腾乌蒙中,猎猎燃烧车体的后闪出身来,和着更三支枪一刻不停的攒射横扫,一蓬蓬凶猛迸射的AKS-74火力,陡然亮了出来,PBS消声/消焰器产生的持续兴奋细碎的长鸣,骤然一撮撮相距不足百米,抵得更近,凶猛喷射着,啃噬一具具爆发出噬血疯狂,前赴后继的敌人肉体!

“吼——”迎上一条条疯狗撕心裂肺的嗷嗷,这才反应过来的敌人才在密集迅速的集团冲锋中,操起了手中的武器,同将其打一波满是措不及防的我们,骤然妄想抵近激烈对射开来!

“萨斯嘎尼!”

“斯咧伊!”

身前身侧,不断有毙伤下去,声声怒不可遏制的冥顽不灵;抵近百米,爆发出噬血疯狂的敌人,哭嚎着,咆哮着,顿时毫无妥协的向我发起了最后疯狂的徒劳挣扎!当面迅猛匍倒架好枪,一梭梭不断招来从M14到M21再到M14高度转换射击职能转变子弹的敌人,用用无视残酷的死亡,直面将其扫了个满地扑腾惨号的横飞弹雨;齐齐架枪,凶猛凶猛交替射击中,抵近一串串乱窜横飞的弹簇;生生再想把我们压了下来!

“吼——”同样歇斯底里的疯狂咆哮,在一片片依然妄想纵虐恣狂的淋漓子弹掩蔽下;同样死中求活填了上来的敌人爆破手,顿时在枪声大作中,直冲烈风呼号,沸腾扬尘里,眼前一处处猎猎燃烧的残破车体,不分青红皂白的扣响RPG!

“操——”“轰!”“轰……”带着老甘,泼风似的流弹,飞快闪出身来,愤恨的一声骂咧。两支激射而出的79式火箭手雷,顿时同刹那次第闷声轰击出去数枚85mm火箭弹,当空交错,互致敬礼!“轰隆!轰隆……”带着一串沿路,敌我双方俱是一通压着一通,颤栗山岳的雷鸣火闪,土石滚滚;都着隔着厚厚扬尘,匍匐在地,没了个准星威吓力远远超过了爆炸杀伤力的相互轰击。顿时将其下敌我双方慨然抵近对射的炸得一挫,稍歇。

“吼!”带着声声似愤恨,似决绝的兽嗥狂嚣之声;此间,满地扑爬,猫腰急奔中的顶在追前面的敌人,得一撮压着一撮,没了个停的,在滚滚雷鸣中,拔出弹,爬起了身;妄想向我只需几步助跑发起了掷弹攻击!但敌我先头,沸腾污浊中,仅仅同我一车掩蔽的敌人做梦没想到;数息间,一声不吭,掩身在同一残车后,向无数逼疯了的敌人,同样悍不畏死,兀自向其悄然扑了上来的我;已到了同敌人先头一撮掷弹手几乎可以肉搏的距离!

拔弹,拉线,抛——

“死!”一声怒叱,展开了身子的我,顿时即快将贴上猎猎燃烧的残车车体亮出了身来!为首一撮2、3个敌人,难以置信的眼眸中,一枚拽着细细火星色的硕大卵形登时同我的身子一同突兀在烽火猎猎的BTR残破车体侧……30米,最多不过40米!爆发出嗜血疯狂的敌人决没想到,同样杀红眼了的我,会以同样凶悍的方式,将自己最后的孤注一掷,生生硬撼了回去——

“蒂!”如此近的距离,托枪射击;乃至于拔了插销,投弹,死活想拉我垫底背,都已经来不及了!从后惊觉,一声悲戚呼号,报警,唤不回一群悍不畏死,止不住脚步,骤然一头撞上迎面我掷来的手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