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期间的日本海军重巡洋舰战历(多图)。

国军P-40战机 收藏 22 28882
导读:[B]珍珠港奇袭作战[/B] 夏威夷作战的主角是1航战(赤城、加贺)、2航战(苍龙、飞龙)、5航战(瑞鹤、翔鹤)的六艘空母,由高速战舰的3战队(比睿、雾岛)和航空巡洋舰的8战队(利根、筑摩)护卫,而且以轻巡阿武隈为旗舰的1水战(驱逐舰九艘)跟随着。选择8战队,推定其在重巡中有一八节八,○○○海里的长续航力和各搭载二架九五式双座水侦、二架零式三座水侦共计八架水侦。此外有3战队各有三架双座水侦,阿武隈有一架夜间水侦。因此8战队是被赋予机动部队的眼睛和天线的重要任务。逼近夏威夷的机动部队,在十二月八日凌晨○

珍珠港奇袭作战


夏威夷作战的主角是1航战(赤城、加贺)、2航战(苍龙、飞龙)、5航战(瑞鹤、翔鹤)的六艘空母,由高速战舰的3战队(比睿、雾岛)和航空巡洋舰的8战队(利根、筑摩)护卫,而且以轻巡阿武隈为旗舰的1水战(驱逐舰九艘)跟随着。选择8战队,推定其在重巡中有一八节八,○○○海里的长续航力和各搭载二架九五式双座水侦、二架零式三座水侦共计八架水侦。此外有3战队各有三架双座水侦,阿武隈有一架夜间水侦。因此8战队是被赋予机动部队的眼睛和天线的重要任务。逼近夏威夷的机动部队,在十二月八日凌晨○一○○,本次作战的先锋,侦察机从8战队出发了。利根、筑摩各自起飞了一架零式三座水侦,利根机驶向拉海纳泊地,筑摩机前往珍珠港。紧接之后的○一三○,第一次攻击队一八三架出击,接着在○二○○,3战队和8战队各舰各一架计四架的双座水侦弹射离舰,作索敌警戒配置。○三○○,之前先行侦察的筑摩机,致电报告敌情。「珍珠港在泊军舰战列舰一○、甲巡一、乙巡一○、珍珠港上空云高一,七○○米,云量七」这是第一封打破无线静止的电报。○三○五,利根机也打来电报。「拉海纳泊地没发现敌舰队」紧接之后的○三一九,攻击队总指挥官的渊田美津雄中佐发出全军突击的信号「ト、ト、ト」,接上在○三二二致电,「虎,虎,虎」,即「我奇袭成功」。夏威夷作战中,第一次攻击队、第二次攻击队的二波三五○架纷纷杀到瓦胡岛,取得击沉战舰四,大破一,中破三,大破轻巡二,中破一,大破驱逐舰三。击沉标的舰一、敷设舰一,大中破其他二。击落、击伤飞机二三一架的战果。二架水侦完成任务后返回,利根机在回收时损坏了,飞行员平安。机动部队踏上了归途。正巧那时威克岛攻略难以进展,分派2航战和8战队、二艘驱逐舰(谷风、海风)支援。该部队从二十一日到二十三日进行了威克岛上空压制及攻击陆上,支援攻略部队于二十九日敌前上陆,后返回吴。


二战期间的日本海军重巡洋舰战历(多图)。

青葉级重巡洋舰衣笠号


马来海战


南遣舰队司令长官小泽治三郎中将指挥的马来部队,护卫乘坐陆军马来攻略兵团的一八艘输送船从海南岛的三亚出发,十二月八日凌晨到达马来半岛北部东岸,支援陆军部队登陆。马来部队以旗舰鸟海和7战队(熊野、铃谷、三隈、最上)共五艘重巡为主力,其他有轻巡二、驱逐舰一四艘。另一方面,在菲律宾和马来的中间地点,南方部队指挥官近藤信竹中将率领南方部队本队支援着。本队由战舰二(金刚、榛名)、重巡二(爱宕、高雄)、驱逐舰一○组成。当时,新加坡有二艘有力的英战舰威尔士亲王和反击进港。这战舰对日军来说是个重大的威胁。马下部队的重巡在鱼雷战中占优势地位,不过,不能与威尔士亲王的一○门一四英寸主炮,反击的六门一五英寸主炮竞争。即使后方本队的二艘战列舰主炮是一四英寸炮。如果变成炮战明显也是英军占优势。英军知道日军开始在马来登陆作战,八日的黄昏,为攻击日军船队,威尔士、反击出击了。四艘驱逐舰跟随。小泽长官为了阻止,率领重巡五、轻巡二(鬼怒、由良)、驱逐舰四从南下南海,制定了九日的夜间捕捉英舰队,由夜战歼灭之的方针。那天夜晚,两军每时每刻在接近,不过,双方同时不能把握对方的位置。马来部队有决死的悲怆觉悟。进入夜晚之后天气恶化,使接敌变得困难起来。而且夜半从法属基地出发的陆攻在鸟海的上空投下了吊光弹。是明显地误认为英舰队的行动。感到同室操戈危险的小泽长官,与基地航空部队的司令部联络,飞机离开了上空。根据这样的状况,判断跟敌舰队夜战不合理的小泽长官放弃接敌,脱离战场。决心向北方避退,翌十日朝,重新再攻击。这时推定两军正三五海里左右挨近着,实际上马来部队已跃入英战列舰的主炮射程内。翌十日,马来部队和近藤部队汇合并再次下。不过在此之间,从西贡基地起飞起的元山航空队的二六架九六式陆攻,土龙木基地出发的鹿屋航空队的二六架一式陆攻、美幌航空队的三三架九六式陆攻攻击了英舰队,只用飞机就击沉了两战列舰。这样,重巡战队的夜战可以说是以毫厘之差回避了,如果两军遭遇那将蒙受相当的损失吧。


苏腊巴亚海战


时间改到昭和十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在爪哇岛东部苏腊巴亚附近的爪哇海,爆发了开战后的首次大规模海战。荷提督卡雷尔·杜尔曼少将指挥的美英荷联军舰队(重巡二、轻巡三、驱逐舰一○)打算阻止进行东部爪哇攻略的三八艘陆军输送船团的进攻。对此,日军部队是西村祥治少将的4水战(那珂、驱六),高木武雄少将的5战队 (那智,羽黑,驱四)面向,白天(中午)用·夜战的连续交战溃灭敌人。有在这次海战中重巡那智、羽黑惊人的活跃。昼战时虽然二五,○○○米远距离炮战怎么也没命中弹这样的问题,但是英重巡埃克塞特还是被命中弹击破,羽黑施放的一条鱼雷命中炸沉了驱逐舰科顿纳尔。这以后转入突击的水雷战队击沉英驱逐舰伊莱克特拉,敌人败走了。避退的敌人部队太靠近陆岸,英驱逐舰朱庇特接触到荷兰方面敷设的水雷,不幸沉没。到夜半,联军重巡一、轻巡三再次出来反击,那智和羽黑以距离一○,○○○米炮击,并发射了一二条鱼雷。高速远程的氧气鱼雷漂亮地命中了先头的旗舰荷轻巡德鲁伊特尔和最末尾的荷轻巡爪哇,两舰发生大火柱而沉没了。留下的美重巡休斯顿和澳轻巡佩斯混没于黑暗向西方向避退,逃入巴达维亚湾。此后是追歼残敌持续扫讨战。三月一日,5战队发现了转移到爪哇海西的巡洋舰一、驱逐舰二。可是鱼雷已射尽,主炮大部分也没有剩余的炮弹,荷属部队主队的重巡足柄、妙高支援后继续追击,开展炮雷战。英重巡埃克塞特、英驱逐舰因康特、美驱逐舰波普全部被击沉。


二战期间的日本海军重巡洋舰战历(多图)。

妙高级重巡洋艦羽黒号


巴达维亚海战


避退到巴达维亚湾丹戎不碌港的休斯顿和佩斯在补给燃料后,二月二十八日傍晚出港,准备经巽他海峡驶向爪哇南岸的芝拉扎,珀斯处于前头,以二○节向爪哇海西进。那时今村均中将率领的第16军主力乘坐五六艘输送船开始西部爪哇攻略,进入爪哇西端的万丹湾和孔雀湾,三月一日上午零点敌前上陆。正好在这个时候,珀斯和休斯顿来到万丹湾,发现日军的大船团后开始突入。护卫船队的是原显三郎少将指挥的5水战(名取、驱一二),从马下部队前来支援的7战队第2小队(三隈、最上)及敷波。5水战的各驱逐队,一齐与敌方对抗开展了鱼雷战,但鱼雷攻击全都失败。驱逐队象中了邪魔似的踏步不前,三隈、最上以距离一一,○○○米开始主炮射击,同时各舰各发射了六条鱼雷。休斯顿被集中炮击,该舰遭到多发命中弹引起火灾,更加上一弹贯穿2号炮塔引起了大爆炸。继之珀斯被集中炮击,该舰变成不能航行。第12驱逐队(白雪、丛云)向其发射了鱼雷,最终了解了两舰。象看到的苏腊巴亚海战一样,此次海战中重巡的主炮射击成为决定胜负的一击,确保了胜利。只是在这次战斗进行中,最上发射的鱼雷没击中敌舰,而是延伸到船队停泊处,产生了命中四艘输送船,沉没一艘,大破三艘,扫雷艇一艘颠覆这样的奇祸。鱼雷射线方向的疏忽大意引起了同室操戈。


孟加拉湾压制


因为十七年二月十五日占领了新加坡,三月九日攻略了爪哇岛,负责马来方面的小泽中将麾下的马来部队的作战出现了空闲。小泽长官决定开展孟加拉湾方面的通商破坏战。兵力是以鸟海和7战队为主力,打算在分成三个区域的印度东海岸纵横驰骋。攻击部队被分成了三队。北方队熊野、铃谷、白云三艘,中央队鸟海、由良、龙骧、夕雾、朝雾五艘,南方队三隈、最上、天雾三艘,各自扫荡南北约二○○公里的海域。四月六日,分散在作战海域的各队,捕捉到前往加尔各答方面输送军需物资的运输船,一网打尽的击沉了。北方队发现八艘敌人运输船八艘,立即炮击击沉,取得了约六六,○○○吨的战果。这时击沉一艘运输船消耗的平均弹数,二○厘米穿甲弹约七五发,一二·七厘米通常弹约六五发。商船用穿甲弹怎么也不沉没。倒不如瞬间弹产生的火灾造成快沉,这个有效性是这次作战宝贵的经验。穿甲弹只是穿透薄的船体很难爆炸。中央队的战果特别大。击沉六艘商船、二艘油船,共计约四二,○○○吨。更加上大破八艘商船约四七,○○○吨。还爆破了陆上的二座油库、二栋仓库。南方队击沉了五艘商船,约二九,○○○吨。各队扫除了猎物后,翌七日汇合返回新加坡途,马来部队没有损害。一天的行动取得击沉共计二一艘,大破八艘的战果,这在整个太平洋战争时期中是最大的,这清清楚楚地显示出了重巡的炮力的战果。


印度洋的压制


也有对逃跑敌舰的远距离炮击,怎么也没命中的实例。爪哇攻略战开始的时候,机动部队为了切断敌人水上部队的退路,二月二十五日从斯塔林湾出击,进入爪哇南方海面,三月一日在圣诞岛附近发现了敌人轻巡(其实是美驱埃德索尔)。南云长官命令8战队(利根、筑摩)和3战队(比睿,雾岛)攻击。在附近的筑摩以距离二一,○○○米首先开始了炮击,但怎么也不命中。3战队以距离二七,○○○米开始主炮射击,这也不行。利根也赶向那里,从距离二三,五○○米开始射击,不过,因为敌舰约每一分钟就大转舵,巧妙展开烟幕,完全没有命中弹。最终赤城的八架舰爆八架、苍龙的九架舰爆轰炸使之浸水,8战队、3战队接近到一○,○○○米炮击,总算击沉了。这次炮战用时一小时十四分,消耗弹数上升到3战队三六厘米炮二九七发,一五厘米炮一三二发;8战队二○厘米炮八四四发,一二·七厘米炮六二发,共计一,三三五发。因为敌舰是三烟囱,被误认为轻巡参加了远距离炮战。得到的战训是,对于二○,○○○米距离上的水上舰艇,命中弹极为困难。三月二十六日,南云长官率领机动部队(赤城、飞龙、苍龙、翔鹤、瑞鹤、3战队、8战队、1水战)从斯塔林湾出击,来到印度洋。四月五日,空袭锡兰岛上的科伦坡,轰炸了港内的商船和基地设施。此时,8战队、3战队、1水战的七架水侦在机动部队西方一八○~二五○海里侦察。另一方面,攻击队指挥官渊田中佐电告「需要第二次攻击」,南云长官命令第二次攻击队的舰攻将水上舰艇攻击用雷装换成陆地用爆装。然而利根的水侦急电「发现敌巡洋舰二艘」,接着再次发出变更命令把爆装换成雷装。结果舰攻的兵装转换来不及,赤城、苍龙、飞龙的五三舰爆起飞,击沉了英二艘重巡康沃尔和多塞特郡。南云长官接到利根机的报告,立刻命令筑摩水侦接触、诱导取得了战果。接着在九日,机动部队进入锡兰岛东方海域,空袭亭可马里。这时在该岛东南海面进行侦察的榛名水侦发现了敌人航空母舰,待机中的第二次攻击队的舰爆八五、舰战九出发,击沉了空母竞技神、驱逐舰一、平甲板帆舰一、商船二。压制了印度洋的机动部队这以后以内海为目标踏上归途。


二战期间的日本海军重巡洋舰战历(多图)。

高雄级重巡洋舰高雄号


中途岛海战


连战连胜的日本海军,实施第二阶段作战中最大的楔入,同时应该说是中途岛攻略作战。这次作战除了在珊瑚海海战损伤的翔鹤和失去许多飞行员的瑞鹤,联合舰队的大部分全力参加的大型作战。参加此次的重巡上升到一三艘。近藤信竹中将指挥的攻略部队本队是4战队(爱宕、鸟海)和5战队(妙高、羽黑),支援队是7战队(熊野、铃谷、三隈、最上)。南云忠一中将指挥的第1机动部队中的8战队(利根、筑摩)任务是作为夏威夷作战的眼睛。那智、高雄、摩耶参加了细萱戊孩子郎中将指挥的北方部队的阿留申攻略。其中成为关乎胜败的重大问题是机动部队中利根的水侦4号机。六月五日○一三○,紧接着飞向中途岛的攻击队出发之后,七架索敌机出发前往南、东、北的半圆海域。这其中利根4号机○二○○起飞。○四二八,该机电告「发现好象是敌舰一○艘,距中途岛方位一○度,距离二四○海里,航向一五○度,速度二○节以上」。这个时候南云长官正要命令待命中的第二次攻击队轰炸中途岛,从雷装转换成爆装,根据这个报告再次下令改成原来的兵装。不久第一次攻击队返回,南云长官判断与敌舰队还有相当的距离,决定收容攻击队。可是利根4号机的报告有敌方位,在该机的索敌线偏北,那里是筑摩1号机的索敌线。这是利根4号机侦察员的绘图错误。因为报告敌人在赤城的东北方面约二○○海里上。可是实际在中途岛北一三○海里附近,在赤城的东方约一三○海里的近距离里上。机动部队为了安排收容第一次攻击队的时间,打算让第二次攻击队在○七二三出发,这时遭受到敌人俯冲轰炸机的急袭,赤城、加贺、苍龙中弹了。中途岛作战失败的原因,利根4号机的索敌错误是主要原因。另一方面,下令栗田健男少将带领战队急进炮击中途岛。可是当天夜晚,又命令反转撤回。二三一八,前方发现敌人潜水艇一齐回头。这时候单纵阵型的3号舰三隈和4号舰最上撞上,三隈左舷舰桥下的水线上有大洞,最上舰首损坏向左面弯曲。两舰落伍了。三隈在七日遭美机轰炸沉没。最上遭到三发命中弹后想办法自力逃出。另外,北方部队的重巡护卫第2机动部队的龙骧空袭荷兰港,支援了基斯卡、阿图两岛攻略以后,返回大凑。


第一次所罗门海战


十七年八月七日,美军大兵力突然在瓜达尔卡纳尔岛上陆,夺取了刚刚完成的机场,图拉吉水上机基地也被攻略。接到这个报告后南洋部队指挥官三川军一中将立刻计划反击,以重巡鸟海为旗舰,率领6战队(青叶、古鹰、加古、衣笠)和轻巡天龙、夕张、驱逐舰夕凪前往瓜岛。在这里展开了开战以后第一次重巡战队的水上决战。瓜岛附近猬集的敌人船队是三川舰队的攻击目标。八日夜半,突入到瓜岛与联军的护卫舰队遭遇,转瞬间开展了炮雷战。这个时候联军在萨沃岛的南水路警戒配置了重巡二、驱逐舰二,北水路配置着重巡三、驱逐舰二。运输船团在那后方隆加泊地和图拉吉泊地进行着卸载工作。转入突击的三川舰队,在距离约四,○○○米发现南水路部队,立刻进行了炮雷击。敌人没注意到日军的突入,完全疏忽大意。转瞬间击沉澳重巡堪培拉,美重巡芝加哥命中鱼雷一条,美驱帕特森遭命中弹破坏。这时古鹰发生舵故障向左变航,天龙、夕张跟着,夕凪反转射击漏网的敌人驱逐舰后追踪。鸟海带领三艘重巡以萨沃岛为中心,选择了逆时针方向。于是左舷发现敌人的北水路部队,鸟海用探照灯照射炮雷攻击。分离的古鹰队右舷发现这个敌人,这样三川舰队偶然、幸运的对敌人夹射。转瞬间美重巡文森斯、昆西、阿斯托利亚三舰起火沉没了。这个战斗的最高潮时,鸟海的舰桥后部作战室遭到盲弹,作战海图吹跑了。三川中将损失了海图和在这里整理队形消费了二小时,再突入攻击船团的话,天明将可能遭敌机攻击,于是下令「全军返回」。这时候美特混部队因为在白天跟日军机的交战,飞机的损失很大,怕再出现更大的损失,已离开瓜岛。在完全不清楚的状况下,虽说有敌情,但一个指头也没碰敌人船团,实在是太可惜了。撤回的三川舰队里没有损伤军舰,可以认为是完胜。不过,在十日的早晨,由于美潜水艇S-44的雷击,加古在卡维恩附近中雷而沉没。这是就要返回前的不幸损失。


萨沃岛海战


为准备对瓜岛的十月攻势,日军连日运送着陆军和武器弹药。这时,联合舰队司令部命令6战队炮击瓜岛机场。司令官五藤存知少将率领青叶、古鹰、衣笠、驱逐舰吹雪、初雪于十月十一日早上从布因泊地出击。战队南下所罗门中央航线。途中屡次遭受暴风雨,二一三三到达萨沃岛。那时前方显现出舰影来。可是司令官判断是掩护瓜岛输送队的已方驱逐舰,用信号灯打出信号「我是青叶」。然而这个舰影,是为了攻击日军输送队而进入的由诺曼·斯科特少将指挥的重巡二、轻巡二、驱逐舰五组成的美舰队。「前方的舰影是敌舰」了望员叫喊,但司令官还抱着疑问,这应该是随时间变化的已方驱逐舰采取巡哨行动的时候。美军用雷达探知日军,采取了炮战准备。用T字型切断战队前进的前方,一齐进行炮火。转瞬间青叶的舰桥正面跳入盲弹。2号、3号炮塔也中弹发生了火灾。五紫藤司令官身负左足切断的重伤,干部多数死伤了。青叶不能承受只能施放烟幕反转避退。这个缘故,2号舰古鹰凸了出来,遭受到了集中炮火而不能行动。在战队右前方进击的的吹雪,遭受到由探照灯照射的集中炮火而沉没了。衣笠带领初雪反转,向敌人一边实施炮雷战一边避退。衣笠的反击极为有效,敌舰队放弃进攻避退了。这以后古鹰从舰尾开始沉没。这次夜战,美舰队是第一次实施由雷达瞄准的炮击,是首次打破日军的海战。青叶上的五藤司令官因大量出血而战死。该舰虽然严重毁坏了,但是水线下平安,向吴返航后修理到翌十八年二月。


第三次所罗门海战


萨沃岛海战中6战队中止炮击瓜岛之后,十月十三日由金刚、榛名实施的炮击是大成功。继续翌十四日的夜半,这次鸟海、衣笠(望月、天雾随同)突入隆加,舰炮射击敌人机场。这时两舰射入二○厘米炮弹七五二发,制止了敌人机场的起飞。此时,高速输送船团(六艘)在埃斯佩兰岬入泊。打算再次实现这样的成功,联合舰队司令部计划由比睿、雾岛炮击瓜岛,两舰作为主力,编成了以阿部弘毅少将为指挥官的挺身攻击队。该队于十一月十二日夜半进入瓜岛附近,与有力的联军舰队遭遇展开夜战,战斗以胜利结束,但比睿严重毁坏,不得已在萨沃岛附近自沉。这次炮击瓜岛机场失败了,但山本联合舰队司令长官立即命令由雾岛、爱宕、高雄炮击瓜岛。指挥官近藤信竹中将率领射击队三舰和轻巡二、驱逐舰于八十一月十四日夜晚,来到了萨沃岛南水路。这时前路哨戒先行的绫波发现敌舰队,单舰毅然实行炮雷击,击沉敌人驱逐舰二艘,赶向那里的长良以下的直卫队击沉剩余的驱逐舰一艘,大破一艘。可是,这些前卫驱逐队后方有美战列舰二艘航过,本队的射击队与敌人战列舰遭遇了。爱宕对这个敌人探照灯照射,南达科他出现了。爱宕立即发射八条鱼雷,并且爱宕、高雄、雾岛开始了主炮射击。炮击首弹命中。可是爱宕发射的鱼雷在敌舰船舷附近不断地自爆。起爆装置的调节过于灵敏,由于敌舰舰首波的冲击爆炸,如这些命中将大大提高战果。南达科他反击,但不久上层建筑严重毁坏,专心避退。因为黑夜没注意到再有一艘战列舰在其后方,就是先进的华盛顿。改舰突然炮击雾岛。大口径炮的巨弹命中雾岛,舰内各处破坏。三小时后的○一二五,该舰沉没了。爱宕和高雄追击这艘战列舰,展开了鱼雷战将其赶跑。


重巡部队炮击瓜岛


由于发生第三次所罗门海战,瓜岛炮击以没进行就结束了。可是山本长官除令挺身攻击队外,还下令由8战队的重巡炮击瓜岛。十一月十三日朝,8战队司令长官三川军一中将率领主队(鸟海、衣笠、五十铃、早潮)及支援队(铃谷、摩耶、天龙、夕张、卷云,风云)从肖特兰出击。炮击瓜岛委托给7战队司令官西村祥治少将率领的支援队。二二一○,支援队和早潮在萨沃岛北西方与主队分离,进入到隆加附近的射击海面,美军增设的新机场处在那里。二三三○,从支援队出发的水侦投下照明弹,由此开始了炮击。二三四六,反转对旧机场开始射击,十四日○○○一结束了射击。发射弹数是铃谷五○四发、摩耶四八五发。此时,两机场同时发生大火灾,连续约一小时引爆。据说由于这次射击,美军俯冲轰炸机一架,战斗机一七架遭破坏,战斗机三二架以上蒙受损失。支援队和主队会合,出所罗门海北上肖特兰。然而到十四日早上,被航空母舰企业上的舰载机追踪到了,衣笠的舰桥前部遭到直击弹以及矢近弹,大量浸水而最终沉没。鸟海锅炉室火灾,五十铃第2、第3锅炉浸水,摩耶击落的敌机与甲板冲突,有部分损坏,不过这个损失不影响返回。


二战期间的日本海军重巡洋舰战历(多图)。

古鷹级重巡洋舰古鷹号


昭和十七年以后


开战后经过一年,到昭和十七年十二月前,日本海军失去的重巡上升到三隈、加古、古鹰、衣笠四艘。除其中三隈外三艘,全都在瓜达尔卡纳尔岛的争夺战中牺牲了。联合舰队燃起执着之念的瓜岛夺回也最终未完成,十八年二月上旬放弃该岛撤退以后,重巡部队的大部分编入第2舰队,与机动部队的第3舰队一起在中部太平洋方面行动。这期间那智和摩耶轻巡多摩,阿武隈一起编入北方部队,作为第5舰队的主力在阿留申方面行动。同时,青叶和足柄与轻巡大井、鬼怒一起以新加坡为基地在南西方面行动,主要从事输送作战。幸运的是昭和十八年的战斗中没有重巡丧失。可是,从翌十九年后半开始进入决战态势,在海战中重巡不断地消失。


阿图岛海战


进入十八年一月,美军兵力在阿留申的安奇卡岛登陆,企图夺回阿图岛、基斯卡岛变得很明显。为了更加强化确保西部阿留申,组织三艘运输船团,将山崎保代陆军大佐以下五五○名兵力与武器弹药、资材、粮食输送到阿图岛。船团护卫是细萱戊子郎中将指挥的第5舰队,即重巡那智、摩耶,轻巡多摩、阿武隈,驱逐舰五艘。三月二十七日的早晨,船团在阿图岛西方海域一边踏步一边等待慢速的一艘运输船和护卫的一艘驱逐舰。此时,麦克莫里斯少将带领美舰队由轻巡里奇蒙、重巡盐湖城、驱逐舰四组成,为阻止日军的增援部队为目的西进到了那里。两军不经意间会敌,展开了突然的遭遇战。作为重巡的二○厘米炮主炮,盐湖城的八门对那智、摩耶的二○门,轻巡里奇蒙的一五厘米炮一○门对多摩、阿武隈的一四厘米炮一四门。总之,巡洋舰的炮力是日军三四门对美军一八门的压倒性优势。炮战开始,第5舰队的优势变得明显,成了追击战。然而连续进行了约三小时炮雷击,各舰发弹总数二,一四六发,结果命中弹只是盐湖城二○厘米炮弹四发,驱逐舰贝利二发。鱼雷发射了四三条,一条也没命中。此间,那智的舰桥右舷后部被敌人驱逐舰的一弹命中,战死兵员一一名。追击战不彻底,炮雷战又拙劣。美舰队终于甩开日军向荷兰港避退。这场海战中日本重巡战斗的名声最不好。而且船团撤回放弃增援阿图岛,因为不能增强重火器,阿图岛守备队陷入玉碎的命运。


布干维尔岛海战


十八年的战局,主要是从新佐治亚岛到布干维尔岛的所罗门群岛和莱城、萨拉莫尔、汾什港等东部新几内亚方面为战场展开的激烈攻防战。判断最近在中部太平洋方面吉尔伯特方面美军以机动攻击的概率较大。九月二十八日,小泽治三郎中将指挥的机动部队和游击部队从特鲁克出击向马绍尔方面行动。参加了这次的重巡部队是第4战队(爱宕、高雄、摩耶、鸟海)、第5战队(妙高、羽黑)、第8战队(利根、筑摩)、最上。从特鲁克出击的第二天,即十九日的早晨,美特混部队很快地用战爆联合空袭了塔拉瓦、马金岛、瑙鲁,机场上遭受了大损害。小泽机动部队远距离追击这个敌人,到达埃尼威托克环礁待机,此后返回特鲁克。然而十月六日、七日两天,美特混部队空袭了威克岛。更加上得到美特混部队从中部太平洋方面轰击本土方面的先兆信息,机动部队和游击部队十月十七日再次从特鲁克出击,驶向埃尼威托克。参加的重巡是第4战队、第8战队、铃谷、最上八艘。可是此次也未能会敌,二十六日返回特鲁克。在东部太平洋运动碰运气的时候,美军在东南方面开始了大的运动。十一月一日,大运输船团在布干维尔岛托洛基纳角开始登陆。大森仙太郎中将指挥下,以拉包尔在泊的第5战队妙高、羽黑为主力,和轻巡川内、阿贺野、驱逐舰六艘出击,一日夜半,突入到托洛基纳附近。另一方面,美军斯坦顿·梅里尔少将带领的轻巡四、驱逐舰八在托洛基纳附近迎击大森部队,在黑夜中开展了炮雷战。日军被美军施放的烟幕妨碍不能正确捕捉敌人。而美军实施雷达射击。川内承受集中炮火变成不能航行。该舰以后向右倾斜沉没了。在激烈的炮雷战中两军的队形凌乱。其中驱逐舰白露和五月雨冲突,两舰同时速度下降。继之驱逐舰初风与妙高相撞,切断舰首停止。该舰以后被敌人驱逐舰发现,遭受集中炮火击沉。日本方面的战果,驱逐舰富特命中鱼雷一条,失去了舰尾但未击沉,轻巡丹佛命中了二○厘米炮弹三发,不幸的是哑弹。驱逐舰斯宾塞的水线命中弹但未能击沉,全都停留在击破上。大森部队目的是护卫托洛基纳船团,就这样被梅里尔部队阻止,未能取得战果向拉包尔避退,只能看着美军的登陆。


二战期间的日本海军重巡洋舰战历(多图)。

高雄級重巡洋舰爱岩号


拉包尔大空袭


古贺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为了制止联军在所罗门及东部新几内亚方面的压迫,十月二十八日发动「吕号作战」,将特鲁克的第1航空战队飞机进入拉包尔,与基地航空部队共同开展航空歼灭战。随此,在特鲁克的游击部队也转向拉包尔方面决战,十一月三日从特鲁克出击,五日在拉包尔进港。这时入泊的重巡是爱宕、高雄、摩耶、铃谷、最上、筑摩六艘。然而进港三小时后,美航空母舰萨拉托加、普林斯顿的母舰机九七架(F6F五二架,TBF二三架,SD2C二二架)空袭拉包尔。游击部队正好刚刚开始燃料补给。各舰一边向港外避退,一边进行对空战斗,爱宕遭到矢近弹三发,舰长中冈信喜大佐战死。高雄二发中弹,右舷部水线大破孔。摩耶一弹,左舷机器室火灾。最上一弹,中火灾损害。四舰同时必须返回国内修理。由于这次空袭而挫败的游击部队,即日向特鲁克返航,失去了与托洛基纳的美舰队海上决战的希望。


「萨」第一号作战


南西方面舰队司令长官高须四郎中将,作为十九年初的作战印度洋方面计划了海上交通破坏战。这个作战的目的,是破坏敌人的印度和澳洲之间海上交通,在降低敌人战力的同时,使英澳海上兵力不得不用于保护交通,间接支援日军的东方作战。同时,考虑计划利用捕获的敌人船舶来增强运输力。当初,这个奇袭兵力是第16战队的足柄和青叶二舰,以战队司令官左近充尚正少将的大写字母命名为「サ」第一号作战。可是足柄被编入第5舰队转用于北方了,作为代舰,由第7战队的利根、筑摩参加。由三艘重巡组成的奇袭队于十九年三月二日从邦加泊地出击,进入印度洋,搜索队开始了商船狩猎。可是怎么也遭遇不到敌舰船,到九日下午,利根总算发现英船巴哈号(七,六○○吨),将其击沉。发射弹数一○八发,俘虏一二九名。此后完全没遭遇到敌舰船,十五日,该队结束本作战反转踏上归途。由于巴哈号的遇险信号,英澳军大幅度变更了船舶的航线。高须长官于十五日夜承认这次作战失败。


马里亚纳海战


十九年三月一日,联合舰队进行了舰队编制的大改革。以航空母舰部队为主力的第3舰队和以战舰、重巡为主力的第2舰队编成为第1机动舰队。在以航空为主轴的战局下,第2舰队从航空母舰部队的补助这个看法被改编了。据此,除那智、足柄、青叶外的一一艘重巡 (4S=爱宕、高雄、摩耶、鸟海,5S=妙高、羽黑,7S=熊野、铃谷、利根、筑摩,附属=最上)全部从属于第1机动舰队。十九年六月十五日,随着美军在塞班登陆,塔威塔威泊地集结的第1机动部队进入到马里亚纳。十九日早上,从九艘航空母舰出发的攻击队对塞班附近的美特混部队以远距离战术攻击,但由于美军出色的雷达在事前发现,以被招呼了「马里亚纳火鸡射击」那样的惨败结束的。那天夜晚,含大和、武藏超战舰的五艘战舰和重巡部队企图对敌人特混部队夜袭。可是未能正确紧握敌情,没有得到反击的机会而从战场避退。这次海战失去了“虎之子”的空母大凤、翔鹤、飞鹰。由于大多数飞行员战死,机动部队陷入不可能重建的境地。


巴拉望水道的悲剧


十九年十月十七日,莱特湾口苏禄安岛的海军了望所急电发现敌舰。美军开始对菲律宾反攻。在林加泊地训练的栗田健男中将麾下的第1游击部队立刻进入文莱,以歼灭莱特湾的敌人船队为目的编成部队。第1游击部队(栗田舰队)主队分第1部队(战舰三、重巡六、轻巡一、驱逐舰九)和第2部队(战舰二、重巡四、轻巡一、驱逐舰六)沿巴拉望水道北上进入锡布延海,通过圣贝纳迪诺海峡前往莱特湾。与主队呼应的支队是第3部队(战舰二、重巡一、驱逐舰四),决定从苏禄海进入棉兰老海,突破苏里高海峡北上,突入莱特湾。十月二十二日早上,栗田舰队主队从文莱出击,翌二十三日的早晨沿巴拉望水道北上。在那前方有二艘美潜等待着。日出前海上还发暗。那时美潜海鲫发射了六条鱼雷。前头的爱宕命中四条鱼雷沉没,二号舰高雄命中二条鱼雷大破。舰队发生了大混乱。那时候另一艘美潜鲦鱼向摩耶发射了四条鱼雷,全都命中,摩耶转瞬间沉没。栗田舰队在出击不久后,战列中过早损失了三艘重巡。


二战期间的日本海军重巡洋舰战历(多图)。

利根级重巡洋舰利根号


苏里高海峡海战


西村祥治中将带领的第3部队为战舰山城、扶桑,有重巡最上跟随。该队在栗田舰队主队之前于二十五日黎明突破苏里高海峡。可是,在那里有金凯德中将麾下的美第7舰队等待着。美军有鱼雷艇三五艘,驱逐舰二二艘,重巡四艘,轻巡四艘,战舰六艘进行波状攻击。转瞬间西村部队毁灭,仅仅驱逐舰时雨避退成功,最上大破后退。后方是志摩清英中将带领的第5舰队的第2游击部队(重巡二,轻巡一,驱逐舰四),以那智、足柄为前头突入到了那里。该队因不能把握敌情,尝试电探雷击后反转了,不过,那时那智与正在后退的最上右舷前部追尾,那智舰首大破。由于这个事故,志摩舰队放弃了莱特湾突入,自沉处分最上后避退,从苏里高海峡的莱特湾突入以失败结束了。


萨马岛海战


栗田舰队在巴拉望水道损失了三艘重巡后,翌二十四日突入锡布延海。在这里,遭到哈尔西上将带领的特混部队的五波猛烈的航空攻击,承受了损失战舰武藏这样的损失。同时妙高遭到一条鱼雷,机器室被破坏,返回到科龙。这以后哈尔西司令因为被出现在北方的小泽机动部队迷惑,率麾下的全体部队北上,栗田部队没有困难地突破圣贝纳迪诺海峡。翌二十五日早晨,开始南下萨马岛的栗田部队,突然与敌人空母群遭遇。栗田舰队司令部认为这个敌人不正是哈尔西麾下的高速特混部队的一部分吗。其实这支敌人部队是第7舰队所属的低速护卫空母群,在视野内被认可的六艘空母全都是由商船和油船改造的弱小空母部队。可是并不知道。栗田部队猛然转向到追击战。使出全力逃跑的空母群拼命放飞了飞机袭击栗田部队。各舰一边进行对空战斗,一边对敌舰施展炮击战,没有突入战斗。敌机干扰了攻击。期间,敌人驱逐舰挡在栗田部队前方进行了舍身的鱼雷攻击。由此,熊野中一条鱼雷,该舰失去舰首,不能战斗,离开战列单舰避退。这以后,敌机的袭击更加变得激烈。鸟海右舷中部遭到炸弹,不能航行后,由藤波用鱼雷处分了。筑摩在前头追击敌空母时左舷命中航空鱼雷大破,此后,该舰沉没了。铃谷由于矢近弹不能航行,此后由于屡次空袭发生火灾,引爆了装载的鱼雷而沉没。栗田部队由于敌机的拼命反击损害逐渐增加了。不过,另一方面,击沉敌人驱逐舰三艘,更给予其他护卫空母、驱逐舰等许多命中弹,并将其击破。因为在激烈的追击战中战场扩大,栗田长官不能把握全军,暂时中断战斗集结部队后再突入。可是在这时发生了错误。错觉有新的有力的敌人特混部队出现在北方,为寻求这个虚幻的敌人而北上了。据此,这个对莱特的再突入变成不可能,栗田部队再次通过圣贝纳迪诺海峡避退,最终莱特湾突入作战失败,结束后返回到文莱。重巡部队里面,最后能战斗行动只是羽黑、利根二舰。可是利根舰尾也遭到一发炸弹中破。损伤的那智、熊野是向马尼拉、高雄,妙高是向新加坡,利根是向舞鹤各自返航的。此间,别动的青叶于十月二十三日从文莱向马尼拉返航时遭美潜鱼雷攻击,不能航行。该舰由鬼怒拖航至马尼拉进港进行修理。这样,重巡的大部分受到损失,去除无伤立刻能作战行动的重巡只有羽黑和足柄二艘。


马尼拉湾大空袭


捷一号作战的莱特海战结束以后,联合舰队的战力急剧下降。作战失败后美军势必加强进攻,马尼拉成为美特混部队的空袭目标。十一月五日,向马尼拉湾避退的熊野和青叶与输送船大成丸组成船团从马尼拉湾出港,驶向台湾基隆。紧接之后,敌舰载机共计二○○架来袭马尼拉地区了。在马尼拉湾单独回避中的那智遭约六○架集中攻击,在2、3号炮塔间遭到一发的直击弹。更加上锅炉室命中一条鱼雷,转瞬间不能航行。这以后,由于第四次空袭约六○架集中攻击,命中炸弹一六发,鱼雷一六条,火箭弹多数,最终弹火药库爆炸,船体切断沉没了。另一方面,逃避的熊野和青叶沿吕宋岛西岸北上。翌六日上午十点半左右,两舰遭到二艘美潜的雷击。青叶回避成功。不过,熊野命中二条,一条命中舰首从1号炮塔将前部切断,再一条命中机器室,该舰不能航行了。为避免沉没,熊野被拖航至附近的圣克鲁兹港进行抢修,总算可以有六节的速度。可是十一月二十五日,美特混部队从早晨开始袭击吕宋一带,空袭马尼拉、克拉克、八打雁、圣克鲁兹、圣费尔南多等各地。这次空袭中熊野遭受到鱼雷四条、炸弹四发命中,左舷颠覆,在圣克鲁兹港内沉没。另一方面,青叶单舰行动,突破巴士海峡,十一月十一日到达台湾高雄,进行抢修返航国内,十二月十二日,平安返回到吴。可是未能修理,该舰就那样系留在港外。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