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美国兵

fusang12 收藏 1 430


监狱里,你向镜头跟前漫步而来。

恶人和恶人的朋友诬你是虐俘者,

对的,你的确是“虐俘者”,


迷彩装的你,

是万古死寂荒漠里第一株先锋植物,

万里无垠沙海里第一抹黄色希冀。


阿拉伯沙漠里,多么炎热

裸体就是一种清凉。

色欲的文化里,

被疟是最受爱戴的激情。


如果这个古老民族还有救,

那就从心底把施虐者置换成,

伊拉克监狱里金发碧眼的美国女兵


于今几乎所有国家的青年,

都不再蒙受跨国替人脱裤之苦。

美国号称是孩子的天堂,

天堂里的孩子却在代全球的同龄人,

从军远行,不辞辛劳,帮人脱裤。


那些反对美国的人说:

“脱裤”的恩惠带不来民主。

我说这要看什么时代:

时代在前进,伊拉克的民主,

只有靠“脱裤”的解放呼啸携来。


你的笨重的军靴

跋涉在伊拉克战俘脖子与屁股之间,

那是人类文明的走向。


如果你倒下了,

人类将失去正义的脊梁。

如果你的国家跨掉了,

世界将不能一睹伊拉克人民屁股的壮丽春光。


丑陋的嘴脸在电视屏幕里评点虐俘,

实乃一帮号称专家的巫婆神汉胡批乱侃。

彻底的陈词滥调,全心全意的愚民,

是我逃不脱的声音聒噪。


我的心遥向伊拉克战场千百次呼喊:

“脱我裤子!脱我裤子!”


美国兵,

请允许我喊你一声“sister!”

如果要脱谁的裤子,

请你第一时间来脱我!


假如有来生,

当兵只当俘虏兵。

假如今生注定被鸡奸,

就作美国sister扫首把下屁眼。



(写于伊拉克战争第二年,2004年5月4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