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张委员要让农民工去抱谁家女人?

据1月29日《南方都市报》报道,在广东政协会议分组讨论会上,广东省政府副秘书长、省人口计生委主任张枫对农民工性问题表现出极大关注。他说,“3000万农民工性问题是大事,很严肃的事。各级党委不单要关注“菜篮子,也要关注被窝子。”




据报道,张枫去年向专委会提出了要调研农民工性问题,但被主席会毙了。对此,张枫感叹:遗憾啊,广东有3000万农民工,长期处于‘性饥饿’状态,容易引发多种社会问题,导致性病、艾滋病传播。这不是小问题。张枫在会上大胆设问:“大家有老婆抱,有老公抱,农民工抱谁?”他表示,今年仍将继续再提“农民工性问题”议案,并争取立项。




看了报道,我先是为张枫委员如此地关心农民工问题深受感动,他把农民工“被窝子”的事情都想到了。他表示,“农民工在为经济社会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同时,却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其中就包括牺牲了性幸福。”他还把人的性需求称为“刚性需求”。张枫进一步分析说:“性不是可有可无的,健康的性行为可以提升生活质量,也有助于工作。农民工在外打工,多数是单身而行,他们为了解决自身的性饥渴,或不得不自慰,或嫖娼狎妓。不良的性行为在严重地威胁着他们的健康的同时,也威胁着他们的家庭,比如导致艾滋病在家庭成员间传播。如此细致入微关心农民工性问题的领导还真不多见。





然而,张委员究竟想如何解决农民工的性问题呢?看了他的慷慨发言后,我却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张枫说,“关心农民工就要告诉他怎么解决(性)问题。”他说,广东省有常住人口8300万人,流动人口2600多万。去年,省计生委免费发放了9000多万只避孕套,用得最多的分别是广州、东莞、佛山、深圳。今年计划发放超过1亿只避孕套。




我终于明白了。原来张枫委员解决农民工性问题的办法和措施就是发放避孕套。我原以为这位关心农民工性问题的官员,会拿出一些惠及农民工的好政策,如给农民工一些生育假,给前来探亲的农民工家属建一些免费客房,或者是对前来广东打工的农民工夫妻就业上给予更多的帮助和便利。我错了,我太天真了。这些实实在在的好政策都没有,唯一有的就是给农民工发放更多、更充足的避孕套。




发放避孕套干啥?张枫委员已经分析过,农民工们解决性饥渴的几个方式,其中就有嫖娼狎妓,那么拿避孕套干什么也就不言自明。同时,张枫委员慷慨陈词的质问:“大家有老婆抱,有老公抱,农民工抱谁?”这个问题也就有了目标和答案。农民工们要“抱”的,原来是不得已作了娼妓的那些“小姐”们。




应该指出的是,在我国“卖淫嘌娼”是违法犯罪行为,是我国法律所不容许的。但奇怪的是,在张枫委员眼里似乎是很正常的事情,只要给他们发放避孕套就万事大吉了,而且还是政协会议上正儿八经的提案。这作为一个政府副秘书长、政协委员来说,是对法律的无知,还是为了“要其一点不及其余”?




忠言要说:按照张枫委员的办法,以发放避孕套来解决农民工的性问题,首先,广东省应该率先宣布娼妓的合法化,否则法律不容。第二,那些被农民工“抱”的人,女人或男人们哪里来?3000万人的刚性需求可不是个小数目啊?是不是各级领导们要身先士卒,带头把自己家的女人贡献出来,让农民工们去“抱”?否则,那些因生活所迫沦落为卖淫女的同胞们,恐怕只能遭受“刚性”的蹂躏。他们的身心健康和婚姻家庭,就不怕被破坏吗?还有,农民工性问题被如此关怀,大学生们、军人们的性问题又如何解决?是不是“卖淫嫖娼”在全国也要合法化?我严重怀疑张委员的真实意图。




虽说世风日下,但光天化日之下官员出来呼吁和鼓励嫖娼狎妓,实乃不是绝后也是空前。如果说,这样的提案另有所图,意在促进消费、拉动GDP增长,让来广东的农民工挣在广东消费在广东,那就更不厚道。不过,我可以肯定地说,就农民工们那一点点可怜的工钱,嫖娼狎妓的高消费是难于承受得了的,而且也不是广大劳动者的正直的道德品行所能接受得。




如此男盗女娼、繁荣娼盛,当婊子立牌坊,呜呼哀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