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铁 正文 第十章 中毒

欧阳乾乾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8.html[/size][/URL] 三人爬到三十多道弯的时候,邵清风的腿肚子开始抽筋了。他们停了下来,原地休息。邵清风对着自己的小腿又打又捏。欧阳莫感觉有些饿了,从包里拿出一盒单兵口粮吃了起来。他第一次吃这种军用口粮。觉得很好奇,味道也不错。 邵清风捶腿肚子捶了半天,欧阳莫终于忍不住问道:“像你这么文弱的,也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8.html


三人爬到三十多道弯的时候,邵清风的腿肚子开始抽筋了。他们停了下来,原地休息。邵清风对着自己的小腿又打又捏。欧阳莫感觉有些饿了,从包里拿出一盒单兵口粮吃了起来。他第一次吃这种军用口粮。觉得很好奇,味道也不错。

邵清风捶腿肚子捶了半天,欧阳莫终于忍不住问道:“像你这么文弱的,也被选过来参加考试?”

这句话问的是相当不妥。但欧阳莫实在是想不起来应该怎么说这句话,就实打实的问了。邵清风听见这话,也不尴尬,笑了笑:“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兰州军区的第一狙击射手。”

“第一狙击手?”欧阳莫跟童虎都睁大了眼睛?他们不能把“第一狙击手”的这个称号跟面前这个白白净净的青年联系起来。

邵清风看他们都不信,就一边捶腿一边说起自己的往事:“我虽然体力不好,也没有耐力也没有速度,也不懂格斗搏击,但我天生就喜欢射击,我眼神好。小时候还进过体校专门训练。后来就入伍了。

入伍之后,每年的射击大赛我都拿第一。部队为了培养我,专门训练我打定点狙击和野战狙击。并且很快的,我就超过了我的教官。”

欧阳莫问:“然后他们就把你送过来了?”

邵清风还在捏腿肚子,说:“不是。因为前不久发生了个事。然后暗铁部队去兰州军区把我要了过来。”

欧阳莫心道,难道他也有着跟自己一样的经历?马上问道:“什么事?”

邵清风却不急,不紧不慢的说:“前段时间兰州市公安布控了一帮倒卖军火的家伙,三个人在做交易的时候被围捕了。他们手里没有人质,就躲在大楼里朝警察开火。那三个人对枪械很精通,枪法也准,有极强的反狙击能力。打的警察围攻不上去。还打伤了好几个。公安局去军区想借用重型武器。部队没有给重型武器,倒把我派过去了。

我过去一看,三个家伙好专业啊。拿着95式自动步枪两发两发的点射,火力又准又很。三个家伙选择的角度很刁钻,根本不给狙击手射击的角度。只有开枪的时候轮番在窗户旁边闪一下。公安里的狙击手没有办法。

那可是我第一次实战。虽说也有过很多次演戏,但演习毕不是真打。我胆量不大,但说也奇怪,一到跟射击有关的事上,我就出奇的镇定。我一点也不觉得怕。

我把开始那个狙击手换了下来,安好了位。开始计算那三个家伙互相配合开枪的时间间隔。算的心里有数了,我默念到三,一下开了枪。我开枪的时候,窗户旁边还没有人,就在我瞬间开枪的瞬间,那人影正好闪了过来,一枪毙命!

旁边有个家伙看见同伙被毙了,愣了一愣,我调转枪口,一下子又干掉了一个。剩下的那个自己投降了。”

童虎听到这里,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前段时间都上报纸了,神勇狙击手连毙犯罪分子!原来那个人就是你啊。好,厉害!”

欧阳莫转头看着兴奋无比的童虎,问了一句更加不妥,十分唐突的话:“那你呢?”

童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说:“我没啥本事。最擅长的就是制造地雷,诡雷,暗雷。我还喜欢排雷。”

这番话说的欧阳莫跟邵清风倒吸口凉气。原来身边有个定时炸弹啊。

话都说完。邵请风站了起来,说:“腿好多了。现在继续走吧。”

三个人继续咬着牙,攀爬着能累死好马的九十九道弯。

三个人累的口吐白沫,总算是把全部的弯都走了过来。欧阳莫站在山顶,极目远眺过去,九十九道弯像一条巨龙一般,绕着大山盘旋从头至尾。三个人都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欧阳莫看了下手表,已经将近下午五点了。三人急冲冲的下山,要趁天黑之前多赶点路。

走了不久,就看到在前方不远的草地上有一个水洼。刚才在爬九十九道弯的时候,三个人已经把自己壶里的水差不多喝完了。童虎看到了那个水洼,兴奋了起来,指着那里说:“我们去灌点水,路上备用。”

邵清风皱了皱眉头:“这水洼里的水能喝吗,干净不干净啊。”

欧阳莫把水壶拿了出来,边走边说:“这里是藏区,罕无人烟。这里的水都是天然的,没有污染。附近的动物就是靠这些水生活的。动物能喝,我们有啥不能喝。”欧阳莫在学校的选修课上,曾经听讲过西藏地理风貌。没想到还有实际运用的一天。

三个人就走过去,把水壶浸在水洼子里灌水。忽然听到童虎“啊”的一声!欧阳莫抬头看去,一条绿色的小蛇正从童虎的脚边游走,朝后边的方向逃去!

说时迟,那时快!欧阳莫抄起手里灌了一半的水壶,朝着那蛇狠狠的砸了过去!一下把那蛇砸翻在地。那蛇兀自打滚,挣扎着就要爬走。欧阳莫“忽”的冲了过去。一个前空翻从蹲在地上的邵清风头上跃过,追上了那条蛇,抬起脚一下就把蛇头踩的稀烂。

童虎的小腿已经被蛇咬了一口。他掀起裤子,小腿肚上四个小小的血洞,正往外渗着丝丝的鲜血。

欧阳莫皱了皱眉头,马上从包里掏出鱼牙匕首,说:“那是一条竹叶青蝰蛇。有剧毒。你别动,我把毒弄出来。”欧阳莫抓着童虎的脚踝,用匕首在他的伤口处切了一个十字型的口子,黑血一下就涌了出来。疼的童虎倒吸了一口冷气。

欧阳莫低下头去,对着伤口使劲的吮吸,吸一口吐一口血。吸的差不多了,用清水冲洗了一下,从包里拿出绷带缠了。说:“如果不处理的话,毒素会让人在20分钟内死亡。现在这种简单的处理,还是有一些毒素流进了血液里,会有生命危险。”说完,欧阳莫看着童虎的脸,黯然的说:“你还是放弃吧。”

童虎一听这话,身体一怔,眼泪一下涌了出来。他双手紧紧抓着欧阳莫的胳膊,使劲的说道:“别,别发信号!别丢下我!我不能放弃!我老家是农村的,家里人都以为我在特种部队,乡亲们都知道我。我不能让他们失望,别丢下我……”童虎话没说完,已经是泣不成声。

欧阳莫把头扭向了一边。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中国的农民啊,你们身上承担了多少我们所不知道的辛苦和负担。

邵清风愣愣的看着,猛的站了起来,朝树林后面跑去。过了一会,手里抓了一把草回来。气喘吁吁的说:“我小时候在爷爷家里,山区里面,经常有人被蛇咬了,我爷就会采些草药止血解毒。我记不清楚什么样子了,大概差不多,你看看。”说着把草递了过来。

欧阳莫看那草,他也不认识。也不知道这草有没有毒,能不能吃。童虎现在心里发急,死马也当活马医,拿过那草一把就塞进了嘴里,大嚼了一阵,一半咽到了肚里,另一半涂抹在了伤口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