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一个亿就是为了证明火车票实名制不可行?

塞北渔夫 收藏 0 162
导读:花一个亿就是为了证明火车票实名制不可行? [文/宾语] 2010年1月21日7时03分17秒,中国订出首张实名制火车票。呼唤多年的实名制火车票终于成为现实。为了这次试行,广铁集团、成都铁路局两个试点区的人员和设备成本为1亿元。 当天,铁道部官员就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来了场为实名制唱衰的“联唱”。 “试行实名制能不能从根本上杜绝黄牛党炒票的问题,还是一个问号。” 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开唱”。

花一个亿就是为了证明火车票实名制不可行?

[文/宾语]


2010年1月21日7时03分17秒,中国订出首张实名制火车票。呼唤多年的实名制火车票终于成为现实。为了这次试行,广铁集团、成都铁路局两个试点区的人员和设备成本为1亿元。

当天,铁道部官员就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来了场为实名制唱衰的“联唱”。

“试行实名制能不能从根本上杜绝黄牛党炒票的问题,还是一个问号。” 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开唱”。

铁道部政治部主任高晓兵立马高声附和:“一票难求”的根本原因,在于铁路运输能力供求之间的矛盾。当前,铁路系统还没有足够的运力来满足社会需求。实名制不能解决买票难的问题,铁路的运力才是问题所在。

铁道部副总工程师兼运输局局长张曙光则拿出一组数据:以北京西站为例,高峰时每五分钟就要发一列车出去。按每列车2000名旅客计算,现在30分钟旅客就可以全部验票上车,如果层层检验身份证,则需要再延长1个小时的时间,可能会发生旅客赶不上车的现象,或局部旅客高度聚集,引发很多不安全的因素。

唱了老半天,绕了几道弯,铁道部亮出了自己的底裤: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实名制不是计划中的方向。

汗,狂汗暴汗金罗汉,迷失了成吉思汗!铁道部花一个亿就是为了给国人来个“逗你玩”,就是为了证明火车票实名制不可行?

铁道部抵制实名制火车票,这是人尽皆知的事。追溯起来,实施火车票实名制的呼声早在2003年就开始了,但直到去年春运期间,铁道部王发言人还在坚持:“实名制并不能增加一张票、解决运力紧张的问题;可能给旅客增加更多的时间成本、增加了麻烦;可能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样可以彻底消除黄牛党。”

铁道部强调这个困难那个苦难,摆出这个理由那个理由,困难理由一大堆,你期望他“人民铁路为人民”,叫人民如何来相信。

但人要脸,树要皮,铁路一到春运就被人民骂,被骂得多了就容易形成一种不利于身心健康的磁场,毕竟不是啥喜庆的事啊,于是,铁道部在广铁、成都铁路局试行火车票实名制。

我们常说“心诚则灵”。由于“铁老大”试行的火车票实名制,是被民意绑架的结果,不是他心甘情愿去做的,因此在出台这项政策时,你要指望他把方方面面的问题和细节考虑得细致合理周到,得首先相信老母猪会上树。

成都铁路局规定:从1月24日起至另有通知时止,实行96006电话订票预售期优先。电话订票预售期为10天,旅客可在当日7:00开始预订2至10日的火车票。旅客凭有效身份证件拨打96006电话订票成功后,才能凭有效身份证件购买实名制车票。订次日车票,必须在开车6小时前取票。订次日以后车票,必须于次日24点前取票,否则所订车票自动取消。

不知道这一政策的出台者想过没有,每到春运时,那些扛着大包小包在火车站排着长龙等着买票返乡的主体,恰恰是文化水平不高的进城务工人员,他们中的很多人是不看报纸报甚至没有机会上网的。当他们在火车站排了长时间的队后才被告知没有电话预订无法购买车票时,有谁能理解他们心底里的那份沮丧和愤怒?

“老大”可不管那么多。

更“汗人”的是,成都火车站还有一条规定:“(乘客)长相变化太大的,车站可以拒绝其进站。”成都车站工作人员明确表示,实名制后,检票员将仔细检查车票、乘车人、乘车人证件三者是否统一。遇到难以确认的情况,如旅客长相与证件上的照片出入过大,检票员可以拒绝旅客进站,并将其移交公安机关,由公安机关核查其身份信息。

“汗水流不尽,汗事雷死人”。看来申办身份证以后,这长相就不能变了,胖了瘦了俊了丑了白了黑了在进站时都有可能被移送公安机关。只是,移送公安后,公安证明证件上的人是进站者本人,由此误了上车,责任由谁来承担呢?

“老大”可不管那么多。

电话订票就那么顺利吗?《人民日报》昨天报道说,被采访的旅客中,多数人反映早晨电话很难拨通,而且很多热门线路的直达、特快卧铺很难买到。由于儿童不实行实名制,电话订票系统就没有涉及该选项,致使许多一家三口返乡的旅客很苦恼。而验票耗时的增加,旅客们需要提前两三个小时进站,万一上不了车,买票的辛苦全白费了。

“老大”可不管那么多。

目前看来,“实名制”也没能真正阻止黄牛党炒票行为。与往年春运期间一样,在网络上仍然充斥着各类票贩子的信息。

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曾实26日通过官方电话号码预定本月30日广州发往重庆北的火车票,但多次尝试未果,在听取了大段的电话录音后,最后均提示“系统繁忙,谢谢使用”。但当曾实通过火车票信息交流网站“火车票网”联系上一名自称“王先生”的男士后,王先生立刻在电话里回复说30日发往重庆北的列车有票,并表示只要提供乘车人的身份证号码,便可订票,但要收取每张80元的手续费。为了打消记者对票面真假的疑虑,“王先生”表示在订票成功后会通知买家,在收到买家通过银行转账的手续费后,会提供订票编号,由买家亲自到火车站的取票窗口取票,“不存在假票的问题,我都在网络上卖了三年的票了”。而被问及为什么通过官方电话号码则无法成功订票时,王先生说:“你当然订不到啦,我拿到的是系统里的票。”

票贩子为什么能拿到“系统里的票”?答案只有一个:黄牛党和铁路里的内鬼是相互依存的“吸血鬼”。而最近一篇流传甚广的网文《嚣张!火车票实名制那也难不倒我们“黄牛”》,给了这一答案进一步的佐证。

该网文披露,“黄牛”可以“用假身份证把票位给占了”,找到客户后,在“内鬼”的帮助下退票再补买;或者售票系统留有“后门”,“‘内鬼’可以做大庄家,先用假证件号把票都占了,通过‘黄牛’找好人再退票卖票”。

网文作者也提出,如果有完善的举报和内部监督体制,“黄牛”也可以杜绝!“建议在车票里增加出票机的终端号、出票人员的工号和出票日期和时间,开通网络举报”,这样,网友买到“黄牛”票后可以把票根复印到网上,再发动人肉搜索把“内鬼”找出来。

“一个软件工程师就可以搞定这个功能。关键是看主管部门是否愿意这么做。”作者在文中说。

看到这里,你明白铁道部为什么老在高唱“火车票实名制不能从根本上杜绝黄牛党炒票的问题”了吧?我相信在铁道系统找出成百上千个能搞定这个功能的软件工程师不是难事。

问题是,天知道被拴在利益链上的内鬼是个什么数字,什么布局呢?和打击“赌球”一样,谁都知道足球界有赌球现象,但年年喊打,越打邪气越盛。随着警方的深挖,不但球员、足球官员被扯进来很多。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中国足协副主席南勇不久前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还高调表示:“‘脓包’不挑破,中国足球没有希望!只有挑破它,哪怕有代价,对中国足球的长远发展也是值得的。希望通过这件事情公安机关的介入,能够为中国足球的职业联赛注入更多的信心。”

如今“脓包”挑破了,原来南主席自己就是那个大“脓包”。

有人说,火车票实名制的试行,是民意的又一次胜利。但假如铁路部门只是为了应对民意,为了证明火车票实名制是行不通的,那就是民意的悲哀。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