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铁 正文 第七章 汗密兵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8.html


唐团长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肌肉男考官,整个左臂已经被打了石膏固定住了。唐团长皱了皱眉头,转头问站在一边的周秘书:“为什么当时不阻止他?”

周秘书答道:“因为要测试出他真正的搏击实力。这是你当初的要求。”

唐团长无言以对,拍了拍躺在病床上的病号,安慰了一句:“好好养伤吧。不要想别的。”说完领着周秘书走了出去。

欧阳莫早已经在办公室里坐着等他。唐团长一推门,就看到了鼻青脸肿的欧阳莫。他受的伤也不小,脸部全肿了,左边肋骨几乎被打断,一挺直身体就疼。但是,他的对手,却被欧阳莫把整个左胳膊生生的掰断了。

唐团长进来,一言不发的坐在欧阳莫对面。脸色阴沉。欧阳莫就那样无谓的看着他,也不说话。

唐团长先憋不住气了,说道:“张考官是部队连续三次的搏击冠军,是格斗防暴队的教练。他立功无数,曾经五次深入中国偏远山区追捕通缉逃犯,三次配合特种部队进行海外作战。现在,你却把他的胳膊给废了。”

欧阳莫迎着唐团长愤怒的目光,问了一句话:“那如果我让他给打死了,你会说什么?”

唐团长一愣。没料到欧阳莫会这么问。一时竟然语塞了。

欧阳莫得理不饶人,接着说:“本来我还以为,只是切磋切磋就行了。谁知道他一上来就下狠手。一脚踹我脸上,那钢板靴差点没把我踢死。我要不废了他胳膊,我就死在那了。用他一条胳膊换我一条命不对是吧?我反击还有错了是吧?”

唐团长被欧阳莫问的一句话也答不上来。

欧阳莫接着又说了一句话,彻底让唐团长领教了这个青年的狂妄。

“这只能说明,你们部队上的搏击训练方法有问题,不完善。还不如外面的散打俱乐部。”

这句话说的差点没把唐团长气的背过气去。

周秘书在后面使劲的踢了欧阳莫一脚,示意他别再说话了。欧阳莫白了周秘书一眼,不满的闭上了嘴巴。

唐团长的脸色已经气的灰白。这时候,却反而笑了起来。说道:“好小子,够狂妄。我倒希望你以后能一直狂下去。”

欧阳莫抬了抬头,傲气的说道:“那就如你所愿。三项测试,我两项都通过了。就是说,从今天开始我就能加入暗铁部队了是吧。”

唐团长笑了起来:“哈哈。你以为通过这样的测试就能加入暗铁部队了?你以为是在考公务员啊。”

欧阳莫怒道:“什么!一开始的时候,不是你说的吗,通过两项测试就算合格!”

这下轮到唐团长出气了,他不紧不慢的说:“我可没说这就是全部的测试了。这只是一个资格审查测试。通过了这个测试,只能说明你有资格来参加下面的考试。最严酷的测试,还在后面呢。”

欧阳莫咬牙切齿的盯着对面的老头,心中暗道:操,被耍了!

唐团长看着欧阳莫阴晴不定的脸,得意的说:“怎么样?你可以选择放弃,一样可以留在独立作战团,只不过进不了暗铁部队罢了。”

多么明显的激将法。通过几次的接触,他已经深知了欧阳莫的脾气。你越是刺激他,他越是来劲。但是,他却小看了欧阳莫的智商。

欧阳莫冷冷的道:“你别用激将法来激我。不用你说我也会参加接下来的考试的。我既然来了,就要一路走到底。”

周秘书看着两人的唇枪舌战,脸色都变了。他跟了唐团长十几年,从来没见过有人敢跟团长这么讲话。

唐团长心里却暗暗地赞叹了一声,好个凛冽的青年!当下便朗声说道:“下场考试地点不在这里。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出发。”

下午三时,上空。

欧阳莫没想到,竟然要坐直升飞机来参加考试。这是欧阳莫第一次坐飞机。

坐了大半天时间,欧阳莫已经感觉到自己有些头昏脑胀。他忽然听到下面一阵轰隆隆的声音,探头往下看去,只见一条宽阔急湍的河流,在山谷间奔腾咆哮。

这河竟然如此宽阔凶险!欧阳莫大声的问坐在他旁边的周秘书:“这下面是什么河?”

周秘书听不清欧阳莫说话,螺旋桨的声音太巨大了。他大张着嘴:“啥?”

欧阳莫几乎是吼了起来,又把话问了一遍。

这次周秘书听的清楚了。也对欧阳莫同样的吼道:“雅鲁藏布江!”

奶奶的!欧阳莫一愣。就这会工夫,已经到西藏了?

忽然欧阳莫的心往上提了一下,直升飞机开始往下俯冲,准备降落了。

下了飞机,欧阳莫才看清,原来这里的天空竟是如此的苍蓝。吸一口空气,竟是如此的清冷。幸亏来的时候,在飞机上专门加厚了衣服。

这时候有一个中年的男人跑过来喊道:“周秘书。”原来是有人过来迎接他们了。周秘书立即打了个招呼:“王站长,好久不见了。”

周秘书一边走一边对欧阳莫说:“这里是西藏海拔2200米的汗密兵站。全国最小的兵站。”

欧阳莫心里直犯嘀咕,来这里干嘛?

领路的王战长带着他们进了兵站。所谓的兵站,其实就是几座简陋的木头房子。进了一间房间,王站长端出了两碗热腾腾的面条和两盘小菜,说道:“饿了吧。兵站上没啥好吃的,将就着吃点吧,”

坐了半天飞机了,啥都没吃。两个人还真是饿了。也不管味道如何,扒着碗把面条吃了个干净。

吃完面条,周秘书问:“他们几个都等急了吧。”

王站长说:“还行吧。不算很急。反正已经都等那么长时间了。”

欧阳莫彻底懵了,完全不明白他们说的这是什么意思。

周秘书站了起来,对欧阳莫说:“走,看看你的同学去。”

欧阳莫一愣,同学?哪来的同学?

在一间比较大的木屋前,王站长推开了门。里面有十几个人,有躺着看书的,有在抽烟的,有围在一起打扑克的。王站长一开门,十几个全部把视线投了过来。然后,他们就看到了王站长后面站着的欧阳莫。

一瞬间,他们懒散的眼神消失了。“刷刷”十几道尖利目光朝着欧阳莫扫来。欧阳莫心中禁不住一个寒颤。

周秘书低声对欧阳莫说道:“这就是将要跟你一起参加下一场考试的同学。”

这时候一个人走了过来,他的身高足足比欧阳莫高了一个头。他略带嘲讽的看着欧阳莫,说道:“就是你,让我们在这白白等了五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