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英雄传 第二部 月落乌啼霜满天 第五章 窈窕淑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0.html


“哈。哈。哈。。。。。”

凤文正给参谋们讲解战术推演细节,突兀传来的大笑声干扰到他的思路,转头看见龙五竟然还在吹牛打屁,一股怒火“噌!”地一下冒将出来。

在凤文二十八年生命中,这还是他第一次感到情绪有些失控。即便在卡纳库雷斯大峡谷战役最危急的时刻,他也没像现在一般,有控制不住情绪的趋势。

凤文是一个意志非常坚定的人。凡是与他接触过的人,都曾戏说他是一个永远也不会生气、不会大笑、不会哭泣的石像。

“师长,在干甚么呢?”连做过几次深呼吸之后,凤文的心情稍稍平静一些。

龙五哈哈一笑,说道:“赵老二告诉我,他在家乡曾经捕捉到一只银灰色西莱姆多幼豹。莱茵国特有的S级保护动物,他小子居然能在距莱茵一千八百万光年的地方捕到,老子真佩服死他了。”

刚刚平息一些的怒火“噌!”地又直直冲上脑门,凤文强行压住心中怒火,又问:“师长,我的战术推演有什么错误吗?”。

“没错!完全正确!不愧是我一一五师一支花啊!对了,赵老二,你说的那只西莱姆多豹是公的还是母的?要是母的就发喽,老子拿去配种,一生二、二生四。。。。。”龙五三言两语敷衍完凤文,转头继续和赵霆聊天打笑。

龙五微眯着眼,脸上带着守财奴见到金山时那般神情,正盘算着发财大计,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参谋长已被气得浑身直抖,极像是正处于爆发边缘的一座火山。

滔天怒火再也压制不住,火山被龙五的若无其事彻底点燃。

脸上一片铁青,眼中充满了岩浆般血丝,白皙额头上暴鼓起股股青筋,气得直颤的手直指向嬉皮笑脸的一一五师“狼头”, 凤文怒喝道:“那你他娘的为什么还不向军部报告我们的战术推演?为什么不向军部请示作战命令?为什么不联络友军,请他们配合我师行动?”

喷发的火山终于引起了某人注意,“狼头”笑嘻嘻的想以自己一贯方式来化解危机,恋恋不舍地递给凤文一支名贵雪茄,龙五劝道:“哟!生气了?又没甚么大事,何必呢?消消气,来支斯纳克雪茄,这可是好东西哦!有钱都买不到的。”

无视龙五嬉皮笑脸递来的雪茄,脸色铁青的凤文怒视着龙五,高声道:“这个电话你他娘的到底是打?还是不打?”

意识到搭档已真的发火,为了平息他的怒气,龙五笑着解释道:“真生气了?老凤,实话告诉你,不是我不想打这个电话。实际上我昨天去军部开作战会议时,就已把和你这份一样的战术推演交给了军长。你猜那个王八。。。。。你猜我们敬爱的军座大人说了甚么?”

突如其来的意外消息使凤文早已忘记自己还处于生气状态,眼也不红了,青筋也逐渐消失,怒火突然也消散无踪,带着满脸好奇,问道:“军长说了甚么?”

后来凤文才慢慢明白,为什么一一五师这些混蛋个个都是变脸高手。

模拟着军长神态,龙五调笑道:“我们敬爱的军座大人说:‘前指有前指的考虑。你这个龟儿子,给老子滚回去乖乖的固守待命。要是敢乱动一下,老子就剥了你的皮!’你认为这个电话我还敢打?要打你自己去打!”

凤文感到有些茫然,心想:“怎么会这样?龙五在昨天之前就已做出和我一样的战术推演?前指怎可能让我们坐以待毙?怎会否决这唯一能转败为胜的计划?”他不是不相信龙五,如此大之事,龙五肯定不敢撒谎。不过事关重大,他还是决定亲自打电话去军部确认一下。

“怎么样?军长说甚么了?”见凤文放下电话,邪邪的坏笑又浮现在龙五脸上,脸带坏笑的龙五总是透露出一股子邪邪意味。

“军长说:‘要是敢乱动,他就剥了我的皮!’他娘的!这叫甚么事?”一股热血直直冲上凤文脸庞,把他原本来白皙的面庞染起了一片片红色,气急败坏的凤文引起指挥部参谋们一阵哄笑。

拍了拍正哈哈大笑的赵霆,龙五笑骂道:“他娘的!都是一个战壕里刨食的兄弟,你小子还敢幸灾乐祸?拿来!”

赵霆脸露无奈,心疼地塞给龙五一张花化绿绿的票子,嘴里嘟嘟囔囔地念着什么,一副心不甘、气不顺的模样。

旁边几个耳朵比较尖的参谋听得一脸黑线,脸憋得通红,强忍半天,终究还是未能憋住,集体狂笑起来。

凤文纳闷地看着这群兵痞,心想:“这一一五师的人都他娘的是些疯子!”

直至很久以后,凤文才弄明白,原来赵霆念的是:“还说是永远也不会生气的石像,这他娘的不是冤人输钱吗?”

当龙五笑眯眯地把打赌赢来的钱放进口袋的时候,赵心梦正指挥着“广寒号”战列舰,缓缓驶入华夏国青龙军区青龙舰队第一舰队位于角木蛟星系的母港——逐鹿港。

“广寒号”战列舰是[炎黄]级星际重型战列舰首舰。华夏国自主研发的[炎黄]级星际重型战列舰代表了全宇同类型战舰的最高水平。十二门离子主炮、三百门副炮、三百架双向四联反舰发射器、五百架双向五联防空发射器、强大的电子对抗能力。。。。。这一切仿佛都在向世人炫耀它那无与伦比的强大武力。

与其强大的武力截然相反的是“广寒号”战列舰有着非常优美的外形。特殊的内置炮设计使它一点也不像普通战列舰那样,外表看起来像一只浑身是刺的刺猬。只有在它发怒时,人们才会猛然惊觉,原来如此美丽的事物同时还是一件杀戮利器。修长的舰身、柔和的线条,像极了美女的腰,娥罗多姿,让每个见到它的人,都有想去拥抱它的强烈欲望,源远流长的华夏艺术在它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赵心梦静静站于舰桥,默默注视这艘心爱的战舰,心道:“它真美!就像它的名字所代表的广寒仙子一般,仙子能不美吗?”。

赵心梦也很美。

舰桥上,战舰指挥室柔和的灯光挥洒到她身上。借着灯光看去,但见她约莫二十二三岁年纪,浓黑的长发像瀑布般自然地泻披肩头,肤光胜雪,腻若凝脂,毫无一丝瑕疵;容色娇艳,清秀绝俗,仪态不可方物。双目湛湛有神,宛如一泓清水;修眉端鼻,好似明珠美玉;颊边微现梨涡,当真是光彩照人,秀美无伦。她身着一套漂亮的天蓝色银边军服,笔挺的军服掩盖不了那窃宛炯娜之极的身段,引人遐想。上天造人之际,大约是把最美最好的条件一股脑的都堆砌到她一个人身上去了。

她就这么静静地立在“广寒”舰桥上,疑静静地睇视着“广寒舰”,那股美艳,那股韵味,虽未饮酒,也足以令人深深沉醉。

后人有诗赞之曰:

胸藏兵书百万卷,容色如画羞月才。要问仙女何所至?缘是天宫下凡来。

赵心梦具有标准华夏美女所具备的一切优点,加上特殊经历所造成的性格、军人特有的气质,组合而成连女人都无法抵挡的强烈魅力。以至于她作为全程陪同,保护星宇影、视、歌第一天后夏奇拉.冯.瓦格纳在华夏国巡回演出时,夏奇拉还曾开玩笑说:“如果赵小姐不是一名职业军人,而是从事影视行业,那我只能算为第二天后。”

美丽的赵心梦来到第一舰队已有一年多,但青龙舰队官兵却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位年仅二十三岁的美貌少女以前从事什么工作。大伙都觉得她宁雅淡静得就不像一个青春少女,而好似一个看破红尘的方外之人。就连青龙舰队司令员肖浩然上将也只是隐隐约约知道她的一些基本情况,但并不是非常清楚。大家只知道,一年前她携带“广寒舰”来到逐鹿港时,她就已是这艘重型战列舰的上校舰长。

在军队这个以男人为尊的特殊世界里,实力强弱乃是第一要素,军人们只尊敬强者。同样的,想要获得别人尊敬,就必须具备强横实力,否则只有沦落于别人鄙夷目光下生活。

作为一名女性军官,而且又是年轻得可怕的高级女军官,赵心梦刚刚来到青龙舰队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即使她是一名美得令人心惊,美得令人眩目的美女也不例外。

青龙舰队官兵最初都不怎么搭理她,大伙都认为赵心梦定是某个高级将领的亲属,到第一舰队不过是充当花瓶,混混资历,镀镀金,就会调走,并没多少真本事。不过这种认知在一月之后的一次剿灭海盗的军事行动中被彻底掀翻。

那次战斗,舰队通讯突然发生严重故障,导致“广寒舰”陷入重围,遭受六艘海盗战舰四面围攻。凭借赵心梦出神入化的指挥,“广寒舰”强大的武力支持,赵心梦和她的“广寒舰”凌然不惧,以一敌六,不但毫发未伤,反击毁全部六艘海盗战舰,在青龙舰队官兵诧异、炽热的目光中,昂首返回基地。

自那以后,青龙舰队历次重大军事行动就绝不会欠缺赵心梦和“广寒舰”的身影。她们也不负重望,每次都能取得令人瞩目的战绩,以至于还有部分青龙舰队官兵笑嘻嘻地相互打趣:“功劳全被‘广寒舰’包揽,想立功?申请调去‘广寒舰’啊,就怕美女看不上你这丑鬼。”

现在青龙舰队所有人都非常喜欢赵心梦和“广寒舰”,这美人、美舰。

喜爱她们的外貌,更喜爱去她们的战力。

强大的实力、美丽的外形,青龙舰队司令员肖浩然上将称这对姊妹花为“窈窕淑女”。

“报告!”

“进来。欢迎我们的‘窈窕淑女’回家。听说你妹妹受伤了,情况怎么样?”华夏国青龙舰队第一舰队司令员彭林清中将问道。

“报告司令员!在这次雷霆剿匪行动中,我第一大队共击毁敌大小舰只五艘、俘虏八艘,敌舰队所辖十三艘战舰无一漏网,并彻底捣毁狂狼海盗基地,击毙狂狼海盗首领卡斯利亚多夫。我第一大队无一折损,轻伤舰只两艘。‘广寒’受了些轻伤,已驶入船坞进行检修,只需要三天就能完全修复。报告完毕!”

标准的军礼、简练的语言、铿锵有力的声调、长期战斗铸就而成的军人风范,此时的赵心梦英姿飒爽赛木兰。

对于这对第一舰队的掌上明珠,彭林清是打心底疼爱。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溺爱得连他那个在军区幼儿园当老师的女儿都非常嫉妒。“您就从来没有像疼她们那样疼过我!”她经常这样抱怨。

如释重负的彭林清终于松了口气,微笑道:“没事就好。刚才听说‘广寒’受伤,也不知具体情况如何,弄得我心神不宁,这血压也一直下不去,现在终于放下心来。心梦,这次干得漂亮!不过没有奖,呵呵。”

彭林清看着爱将稍露疲惫的面孔,目光中流露出深深关切之情,继续说道:“这一去就是两个多月,累坏了吧?可别累出病来,我第一舰队可不能缺少你这位‘窈窕淑女’哦。放你一周假,你给我好好休息休息。”

“休假?下周不是还要执行‘雷霆计划’吗?这种时候我怎能休假?‘广寒’离不开我!”赵心梦急道。明亮双眸中带着焦急意味注视着彭林清,比起执行作战任务,赵心梦认为休假难度可要大得多。

眼前这个女孩让彭林清回忆起女儿的少女时代,不由心生怜爱,说道:“别着急。因为紧急突发事件,军区首长决定暂时取消‘雷霆计划’。心梦,自从你来到第一舰队一年多以来,没休过一次假,没见过你穿军装之外的衣服,更没见过你和任何一个男孩走得较进,工作起来比男人还疯狂,难道你认为这样像正常女孩吗?我不管你原来做过甚么工作?经历过甚么事?现在你是我第一舰队的人,就得像个普通军人那样,战斗之外也要学会享受生活。”

“可是。。。。。”

“好啦,这是命令!”制止住还想继续申辩的赵心梦,彭林清断然下达了命令。

“是!”

望着赵心梦离去的纤纤背影,彭林清心中涌起一阵酸疼,心想:“多好的女孩啊!她到底经历过甚么会变成这样?大战在即!虽然只有一周,但还是好好享受下吧,恐怕以后想休假都没有机会喽。”

大门上方雕刻着一条冉冉上升、张牙舞爪的青龙;港口边停靠着一艘艘威武雄壮的战舰;船坞里面忙忙碌碌的工程师;训练场上一队队充满朝气的新兵;神情冷峻,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寒气的卫兵。。。。。这就是华夏国最大的海军基地逐鹿港,它位于角木蛟星系边境重镇新哈尔滨外太空。

逐鹿港是包括华夏国第一舰队在内的青龙舰队所辖十二支A级舰队的母港。它守卫着华夏国北方边境上八条A级航道和五个大型跳跃点,其战略地位重要性不言而喻。它是华夏国北方门户,当年建成之后取名为“逐鹿”,亦充分展显出华夏国前一代领导人的雄心壮志。

第一次星宇大战之时,华夏国星际海军在龙瀚翔元帅指挥下,凭借逐鹿港牢牢遏制住东北的罗曼诺夫帝国和西北的大和帝国,使其不能前进半步,两大帝国久攻无果,最终兵败,逐鹿港一战成名。

漫步于航空港林荫大道,赵心梦很苦恼,她苦恼怎么度过这一周假期。这对普通人来说再简单不过的问题,把自从记事起就没有过假期,智商二百三十五的赵心梦难住了。

旅游?连有哪些著名旅游区,大概位置在哪里都不知道的赵心梦担心自己会迷路。

逛街,购物?从小到大一身军需品的赵心梦真不知道该为自己买些什么。

参加朋友聚会?仅有的几个朋友都不在身边。

去射击场打靶?

去训练场练搏击?

去战术分析室练习战术推演?

。。。。。

这还是度假吗?

“嗨!哥们,发球啊!傻愣着作什么?”刘武不耐烦地高声催促道。

作为第五舰队智囊之一的中校参谋,刘武有着非常强烈的优越感。他认为对面那些个航空陆战大队特种兵们,都是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形怪物。

现在不正是这样吗?球拿在手上不发,双脚钉在原地,六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发愣,六张嘴大大张着,合不拢来,口水都快要流了出来。

这哪里是人?分明就是六只大猩猩!

顺着六只大猩猩炽热的目光,刘武扭头看去。刹那间,他觉得仿佛一束天雷从天而降,狠狠劈在头上,劈得自己神魂颠倒,目瞪口呆,也变成了一只大猩猩。不过即使变成了大猩猩,刘武也是一只高智商、勇敢的大猩猩,所以经过短暂失神之后,他大踏步向前走去。

赵心梦并没察觉到旁边原本人声鼎沸的球场,因为自己的到来,忽然之间变成了万籁俱寂的大猩猩繁殖基地,她依旧苦苦思索着那令她苦恼万分的问题。

“要一起玩球吗?”突兀而至的声音干扰了赵心梦的思路。

赵心梦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双眼带着强烈希翼目光的青年,听着那句她一辈子都不会忘怀的熟悉话语,她好象回到了童年时期。而面前这个满脸阳光的青年却恍惚变成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对着一个同样脏兮兮、哭哭啼啼的小女孩说道:“要一起玩球吗?”

“五哥,你还好吗?”想到那个人,赵心梦顿时柔情万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