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不破则不立——中美在亚太地区主导权的争夺战将更激烈[已拜读]

游骑兵总司令 收藏 5 404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狄更斯在《双城记》中的这句名言让人记忆犹新。




随着美国正式宣布对台军售,中国五部委同时发出强烈抗议,并宣布了四项反制措施。而马英九此事则“过境”旧金山,享受着“元首待遇”,最后仍不忘记说一声“非常感谢”,并期望美国能一并把余下的F-16C/D战机同时售台。这一点与其在第一份“国防白皮书”中所表述的思路是一致的——建立战略纵深,以武力防止“共军单方面改变台湾现状”。其以武拒统,以武拖统的目的显而易见。




对中国的四项反制措施,显然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但对比近两年发生在中国的变化,以及中国名义GDP与日本平齐的今天,则有更深远的意义。虽然只是一声“不”,但证明中国已经从内部有需求改变亚太地区目前现状的潜在冲动。从大的方面看,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上升,这是一个必然的现象。客观的看,从去年中美军事船只在亚太地区摩擦的增加,中美在亚太地区的角力将是今后几年的主流。




而近期内透露出的另外两条信息则值的回味。第一条是第三渠道放出风来,中国驻印度洋的护航编队将取得反海盗舰队的阶段性领导权,这一点中国国防部尚未证实。这条信息在真正意义在于,中国海军舰队印度洋将是永久性,同时也关系到了下一步在环印度洋地区建立海军军事补给基础的条件,这一点对印度无疑如芒刺在背;第二条是中国驻海地一支十人防暴战术小队,与美国82空降师的两个班(20人)在海地街头联合执行巡逻任务。我们注意到,这次联合执勤是在1月28日,与四项反制措施中的“推迟中美两军部分交往项目”并不冲突。其潜台词就是,除了在中国核心利益的冲突,中国依然会选择避开美军的锋芒,避免与美军的对抗。这与绝大多数所期望的对美军事挑衅行为以迎头痛击还是有很大的偏差,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偏差呢?这得从几个方面作一分析。




首先,从军事实力上看,中国与美军还有相当的差距,如果说是局部性战争,必然发生在近中国地区,对中国的影响远远超过对美国的影响。打一场合适的战争,远远比打一场迫不得已的战争对中国更为有利。所以,在中国北斗导航系统、新一代主力舰艇、新一代主力作战系统未完善之前,“拖”字诀对于中国仍为上策。需要注意的是,“拖”并非“避”,而是适当展示实力与决心,达到以戈止武的目的——这需要对对方战略意图清晰的判断。




其次,对待中国核心利益问题上,和平手段远比战争手段的伤害要小,这也是近几年来中国战术上一直忍让的主要原因。但话说回来,不以霹雳手段,怎么能显菩萨心肠?可以肯定的是,中国近期在对日钓鱼岛问题上的强硬、对美售台武器上的反击,以及在南海地区军事部署的展开,显示未来几年内中国极有可能在周边地区以强力手段解决对方的挑衅性行为。




再次,从中国国内看,随着美国金融风暴的冲击,以出口为导向的中国经济正渐趋走向转型,即以内需为主的拉动式增长方式,和以产品升级换代为标志的出口导向成型——即或是在危机影响最深的09年,在某些技术领域内的产品出口仍然呈增长态势。但对于传统出口产品,其受到印度、东南亚地区的竞争,削弱是必然的。也正是这一部分,导致了低端产品人群的就业问题。




在前文中我们分析过,真正影响到中国国内经济稳定健康发展的,不是产业的淘汰与升级,而是在于公平公正的经济环境,在于一个可以参考的经济水平线——能保证绝大多数人群达到这个标准线,则中国经济就不会产生大的动荡。出口与内需是经济增长的两个引擎,而固定资产投资、国内消费、产品出口是刺激经济的三驾马车。在09年总体上看,由于4万亿所引发的固定资产投资规模达到了10万亿左右,而实际上相当一部分以各种形式流入了虚拟经济领域,并直接刺激了房地产市场的疯狂。可以说,在资本的二次分配方式中的差异,从更深层次拉开了中国收入的差距,从而使国内潜在的矛盾有加剧趋势。




有人把流动性增大看作猛虎出栏,有的人把其看作是国际对冲基金对中国的扫荡,虽然有一定的道理,但不全面。真正制约经济走向平衡发展的原因在于资金的配置与税率——当投机比投资更容易赚钱,更没有风险,更能形成利益链的时候,你能指望经济结构健康发展?经济分析家认为,海南的房地产价格27万/平方是正常的。那么内地呢?一个让房地产绑架的中国,何谈与对手决战了国门之外?




我们看到的是,从去年开始,基于全国人口的社会保障机制正在建立健全,这是一个好的现象。只有真正解决了后顾之忧,中国的经济才能走上健康发展的快车道,这也是中国固定资产投资与释放内需能否带动中国经济走出西方围剿的必由之路。




中美在亚太地区的主导权争夺中,军事对抗是服务于对经济主导权的争夺,在这一点上,中国享有必然的优势。就环中国经济圈来看,除了日本在一些高科技领域的优势外,很难有其它国家对中国形成绝对优势。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中国对地区资本、资源、人口、文化的吸引力是占主导地位。谈到资本,必然会牵涉到境外资本,三十年来利用外来资金,有得有失,但以美国的经历证明,保持资本流入,是掌握全球话语权的必由之路——譬如中国掌握中国、日本、中东地区的大量美元资产,间接的影响到了这些国家的对外政治选择。换句话说,中国想取得一极之地位,想人民币走向世界化,必然要在保证人民币流出的同时,能保证国外资本的流入。构建完善可靠的金融体系,远胜于畏敌如虎的对境外资本的恐惧。




值得警惕的是,在武力对抗的热战之前,金融资本、生物基因、网络文化方面的战争早就开始了。代理人战争不仅存在于国与国之间,也存在于国内不同利益集团之间。对已如此,对敌亦如此。




中美在对台军售问题上的冲突,将扯开中美在亚太地区地区争夺主导要的战争,同时也使台湾当局左右摇摆的骑墙政策面临着终结的危险。需要明白的是,实力才能决定最后的话语权!



本文内容于 2010-2-1 18:58:57 被网络卫士编辑

4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