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无道之铁鹰利魂 第一卷:潜入久伏 第十四章:斩首行动(2)

血刃95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5.html[/size][/URL]                 (1)   胡司令所率领的一行人经过层层检查后,来到了庞大的会议室就坐,而警卫队被分配进行警卫任务。红衣服,白帽子,在整个白茫茫的大山中,格外显眼。   大部分人员都已到齐,“黑豹”来的属于较晚的,却是众人最期待的。   所有集团的队形都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5.html


(1)

胡司令所率领的一行人经过层层检查后,来到了庞大的会议室就坐,而警卫队被分配进行警卫任务。红衣服,白帽子,在整个白茫茫的大山中,格外显眼。

大部分人员都已到齐,“黑豹”来的属于较晚的,却是众人最期待的。

所有集团的队形都是司令在前就坐,随行者站在其后。

会议室是一个较大的山洞,而洞口却较小,并且有个较为突起的台阶——这正是泰戍想要的地形。

会议还有一个小时才开始,泰戍,便在这个山洞中摸索着。

一是为了找寻个能够让自己脱身的场所,二是找个能让自己在背后攻击他们,并且自己不被他们攻击。

他盘算着自己所携带的弹药,仅仅50发,还只有两把手枪。他虽能百发百中,但他要假装开几枪,还得面对“自家人”的狂轰滥炸,更得保留枪支弹药,准备逃亡生涯。


“好了,大家安静一下,第一阶段会议现在开始。”集团头头坐在最前,拿着麦面对所有人。“首先我们来总结一下,这几年来的交易情况。”

集团头头翻阅着资料。“这几年,生意难做,一共有两大集团出事,但相比之下,黑豹集团逆流而上,收益最好。来,老胡,谈谈你的经验。”

胡司令嬉笑着,谦虚道:“哪来的什么经验啊,就是靠上下一心嘛!”

“恩,蛮好嘛,这,就是经验。上下一心,很难得啊。”集团头头满盈笑容,“如果我们全都能上下一心,那别说中国的几十个省市、自治区,就是什么缅甸,泰国,越南,老挝,俄罗斯等等,等等,不都是我们的地盘了。……咱可不能让外国人占了便宜。中国地盘就是中国人的,香港那也是咱中国人的,那台湾更是中国人的,怎么能让老外抢了去。”

所有集团的小头头们都哄堂大笑,又拼命的点着头。

“要是当年咱鸦片生意也发展得好,人家英法能整出个侵华远征军不?不能!哎,所以我们就得加快这个市场的发展进度。……”集团头头还在滔滔不绝的讲啊讲。

泰戍心想,黑帮老大各个凶恶残忍,这老大中的老大,咋还幽默到这地步。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竟是歪理,估计这暴风雪就是他给鼓捣起来的。

(2)

第一阶段的会议已告一段落,泰戍名义上是巡查一下黑豹的情况,实际上他是间接向猎犬传递情报。

“……我已确定行动时间,今天晚上七点半,以北京时间为准,不可差一分一秒。各地同时行动,疏散群众,不得有误!”

“明白!……”猎犬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止了,只是说了句,“必胜!”

猎犬迅速将情报传达到总部,总部又立即开始调遣人员。

“铁鹰”特种大队会议室内的警报声被拉响,不到24小时,他们便出发了。

他们的出发,毫无二话,有命令就上,没命令还是得上。临机专断,创造命令。

各特警部队,武警部队,分别以便衣,武装人员的身份“出现”在各大山或大楼周围。

周围的群众悄无声息的被疏散走,取而代之的便是便衣。武装人员潜伏在便衣之后,只等七点半一到,立即行动。

(3)

会议召开的大山地下,特种队员们在警卫的眼皮底下悄无声息的隐蔽着。

鹰翼看着手表,此刻,七点整,天色变得暗黑,月亮被浓浓的云雾遮蔽,只透出淡淡的清黄。

“直升机是否已就位?”

“飞鸟报告,直升机已就位。”

“蛙人是否已就位?”

“虎鲨报告,蛙人已就位。”蛙人们正潜于山边的海中,通过潜望镜,窥窃着山边的一切。

大冬天的,各个穿的都很单薄,但却有一股股的暖流涌上。

“雷达搜索。”

极地狐说:“一点方向,高度,680。”

(4)

会议室中,大家都其乐融融的交谈着,而泰戍却是相当关注时间,他时刻在默默地倒计时,而不管他们在说些什么。

泰戍已备好逃离通道,枪也时刻压上了膛。

“行动!”“行动!”“行动!”“行动!”……

总部下达命令,鹰翼下达命令,各指战员下达命令,泰戍给自己下达命令。

火红的冲天信号弹闪烁在黑豹总部上空。

冷峻的狙击枪子弹“噗”的一声穿梭在“铁鹰”们的脑门上。

枪声,虽然只是微小的声音,但枪声就是冲锋号,铁鹰们开始了战斗。

身穿红衣,头戴白帽的青年们纷纷倒戈相向,他们所处的警卫位置极佳,恰巧能与铁鹰回合,并拧成一股绳,向敌军开火。

而同时,黑豹总部的红衣白帽者,早已开火,丝毫不顾是否有人来支援,只是在释放数年来压抑的情感。

猎犬等人,成功将小吴等放倒,两人已准备登上直升机,而猎犬,正在极力联系参谋长,尽管炮火声在耳边隆隆作响,他却始终不断地在拨打电话,他坚信电话一定能通。

“都参谋长,我是猎犬,通知司令员,他身后有敌。他正在开会,想办法让他出教室,后,我有方法。”


教室中正紧张的开着家长会,而老司令却心不在焉,他身后的人更是心不在焉。

突然,老司令的手机响了,引来家长老师的一度鄙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接个电话。”老司令边致歉,边走出教室。

老司令轻声接着电话。

而后,教室内再度响起铃声,跟踪者用同样的话语也出了门。

“我是总部,现在在你身旁的是你的上级,他会告诉你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跟踪者狐疑的走到司令身边,司令说:“你们已经输了。”随即立马以矫健的身手将跟踪者制服。三秒不到,公安出现,将其带走。

猎犬甚是松了一口气。

(5)

会议室内,当头头们听到枪声时,立即拔枪,却原地就坐。随行者冲到洞口,开始进行阻击。由于洞口较小,难以有众人在此地聚集。

不断有人员上前报告。“四周都被包围了!”“狙击手!全是狙击手,一露头就完了!”“红衣服,红衣服的警卫倒戈了!”“有水兵,水兵!”

集团老头头说:“姥姥,究竟是哪个王八蛋泄露军情的!……老胡!你给我交代清楚。”

“我,我也不清楚那群王八羔子干了什么事。”胡司令立即转头向泰戍,“奇虎,你他妈带的什么人!”

而此刻,泰戍已接近出口,准备逃离,他随即使出双枪,共开了四枪,弹无虚发,枪枪命中。“我不叫奇虎。我叫铁鹰!”

胡司令抛舍了集团老头头的追问,立即带着随从,追了出去。

集团小头头们都想尽方法出去,于是由当地领导,带进了密道,集体撤退。

泰戍想极力撤退,回到“铁鹰”的战队中,却发现,自己也四面受敌,潜伏在山上的匪军,一部分抵挡来犯之敌,一部分开始全力围剿叛徒。

泰戍遥远的望到伪装的“铁鹰”们,明中的“铁鹰”只是一小部分,而暗中的正悄悄地向上移动。

“铁鹰”的狙击手们,由于敌方没有雷达,没有无人机,没有夜视仪,所以肆无忌惮的射击。

直升机在经过雷达扫描之后,搜躲到了敌方的聚集地,而疯狂的扫射。

蛙人们排除了水雷、锚雷后,静静地等待着,等待部分敌人从水路撤退,从而疯狂打击。

泰戍又带着来追之敌绕道背对着“铁鹰”的山洞中,泰戍已经将地形分析的甚是清晰,他跑动的速度so快,因而早已在山洞中等待着他们。

他不必担心他们扔进一个手榴弹,他就报销了,因为洞外又是一阵阵的枪声。枪林弹雨将来犯之敌又分为两部分,泰戍在他们身后,或身前开枪射击,并精确的数着子弹,他需要给自己留有余地。

廖凡在胡司令身边,郑重其事的开着枪,枪打的是“铁鹰”们,但一枪未中。泰戍一枪将胡司令击毙,但心中却无任何快意。

廖凡假意进军,堵在洞口,而当他们要开枪击打泰戍时,却正好打在他的身上。泰戍忍不住了,即刻向廖凡开了两枪。

此时,匪军损伤过半,而“铁鹰”们却分毫未伤。

梁军长已不知在何处,而军医却换了一人似的,举着手枪就带着人搜寻泰戍去了。

泰戍趁着月黑风高,洞中无光,即攀上洞壁,躲藏恰好。

洞口敌军不剩,军医在洞内喊道:“泰戍!明早生死见分晓,汝若不来,汝儿必死!”

趁军医等散去,泰戍立即跳下,摸索着廖凡的尸体,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有私下一纸,写上“此乃吾忠贞同志”,将其置于廖凡身上。

洞外炮火仍在袭扰,潜逃之集团头头已被“蛙人”们擒获。

“铁鹰”们正在铁鹰眼皮底下打扫战场,搬走廖凡的尸体。

“铁鹰”们也见铁鹰于洞壁留字——战斗尚未结束,吾仍无力脱身;明早待吾联系,擒得终极匪首。

“铁鹰”们愣住了,寻觅了两年的铁鹰竟在此地度过,寻觅了两年,竟在眼前溜走。

(6)

“铁鹰”们部分还在战场巡逻,站岗,一部分已经撤离。

铁鹰悄悄带着电台开始与军医联系。

“你究竟要为何事?”

“不为何事,只要你死即可。”

“我现在即可以死,你可否放弃行动。”

“不可,我要你先看着你儿死,再让你死。”

“有何冤仇?”

“无何冤仇,我一弟已被你杀,一弟已被你俘。”

“好吧。地点你定,但我未到之时,你不得杀人,你若杀人,我让你生不如死!”

“哼,你立即下山,是否带人无论,但,必须听我指挥!”

对方电台已静默,铁鹰在想办法如何躲避夜视仪的搜捕。如果这不是“铁鹰”大队,他便好对付,可在他面前的就是“铁鹰”。

在敌人的心脏活动,每一秒都是生死存亡之际,现在身处我营,却发现仍是生死存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