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血雾 第十一章 3 二十九英雄 烈士血染巨梁桥

横笛竖箫 收藏 1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size][/URL] 黄丘山套、北许阳一带春天的田野里荡漾着一片绿色。小麦长得又浓又绿,远远望去像绿绸似锦缎;杨柳摇曳着嫩绿的枝条轻盈起舞;伸着脖子的小草争着向人们招手;一簇簇一团团如粉似霞的桃花染红了山坡;一群群大雁唱着春歌向北飞去;欢乐的小燕子穿檐绕梁忙着筑巢;山溪旁传来妇女们洗衣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


巨梁桥,这座横跨在鲁南运河上的船闸,千百年来,名闻中外的京杭大运河水日日夜夜奔流。。。。。。

涧头集周围村庄硝烟弥漫,火光冲天,数百间房屋燃烧倒塌。

经过一天一夜的艰苦战斗,终因敌我兵力悬殊,我们决定入夜后组织突围。突围战斗中,有些中队被打散了。

第二大队冲出包围向西北郭家湖一带撤退,决定在巨梁桥过河北上。

黑夜中,二大队在离运河边不远的徐家庄遭到埋伏在此的日伪军袭击。

激战中,二大队政治处副主任陈诚一和手枪队队长沙玉坤等30多人同大部队失散。他们跑到巨梁桥附近稍事休息后,决定分头去村里弄点吃的。

天快亮了,浓重的血雾笼罩着四野,狂风扭着树枝,发出尖利单调的啸声。

陈诚一和手枪队长沙玉坤,带着七、八名战士脱离了大队,来到了运河边上,听着这古老的运河在狂风中发出的雄狮般咆哮。陈诚一似乎又重新抖起了精神,但他毕竟年过40的人了,经过一天一夜的苦战滴水未进,难以掩饰疲惫之态。他心疼地看了看身边的战士,便和沙玉坤商量赶紧渡河,跟上部队。

血雾渐渐散去。

陈诚一等人来到了巨梁桥西北不远的地方,前面的枪声响了。他们随着慌乱的人群退却,突然遇上一伙巨梁桥的匪徒,队员们措手不及……

战士们从早晨到黑夜滴水未进,个个饿得精疲力尽。当他们三三两两摸进村里时,被张网以待的巨梁桥匪首刘善云的人捉住。

这刘善云年约二十七八岁,是一地方恶少。先前在红枪会干过,红枪会被八路军打散后就回巨梁桥当了草头王。他招兵买马,四处钻营,在巨梁桥村成立枪会自卫队,仿着日军的样子,在巨梁桥头倚桥傍水筑起座炮楼,又打起了围子,控制着巨梁桥闸,称霸一方,口头上保家卫国,实际上早和日本人勾搭上当了汉奸,干着鱼肉乡里的勾当。运河支队节节胜利,声威大震的时候,刘善云望而生也不敢怎么放肆。库山战斗一打响,他就忙了起来,一面派人出去打探消息,一面盘算:要是日军胜了,他就可以拣个便宜,朝“威胁”了他两年的八路军出出气。那天晚上他一夜没睡好,天还没亮就爬了起来,趿搁鞋,倒背着手,在屋子里踱来踱去。

一个匪徒进来报告说:支队被打垮了,要往北山(抱犊崮山区)撤退。

刘善云脸上届了狰狞的笑容,立即命令:“封锁巨梁桥,运河支队的人来一个。”

滕县九区区长李彦召和几个队员从库山撤下来后,与部队失去了联系。他们渡过运河后也想填填肚子再转移。在转移途中,又遇上了刘善云的一群会匪。他们打倒了几人,自己也有了伤亡。李彦召意识到不能恋战;就叫王清雅、戴体正几个同志先走,自己打掩护。

王清雅、戴体正急呼:“不行,区长带着同志们快撤,俺掩护!”

李彦召头也不回地说:“这是命令!”说完一举枪,又一个匪徒应声倒下。打光了子弹后,李彦召把仅有的一颗手榴弹投进涌上来的匪群,刚要转身撤出战斗,却被旁边小巷窜出来的几个匪徒拦腰抱住,当他被押送到巨梁桥关在张兴坡家里时,屋子里已监禁了陈诚一等十多个人了。

天傍晌午,王清雅等5位同志也被另一伙匪徒押了进来。

风,仍在不停地刮着。云,象野马一样在天空奔驰。巨梁桥的恶魔也发疯了。仅一天时间,刘善云就提了我运河支队31人(其间,有两个战士在巨梁桥有亲戚关系,被亲戚家保释了,陈诚一、李彦召都是本地人,很快被认出来了。

天刚刚明,又一个匪徒匆匆忙忙跑进来说,有几个支队的人逃到了他们的村头叫他抓住了。

原来陈诚一等冲出了日军的重围,不了却又落入了刘善云这条地头蛇的魔掌。

刘善云一看有油水可捞,就更加得意忘形起来,把部散到驻地附近的运河两岸,专门截捕被日军打散的运河战士。

当大批鬼子扫荡涧头集时,他派手下探到运河支队被打散、向这里跑来的消息,便派人埋伏各个村口,专门捉拿失散的八路军。

这次一下子捉了30多个,刘善云高兴坏了:“这回该我发大财了!”

刘善云匪窝杀气腾腾,院里出出进进都是持枪荷弹的匪徒。

这时,刘善云坐在太师椅子上的他一拍桌子:“给我带上来!”

在一片吆喝声中。陈诚一、沙玉坤和滕县九区区长李彦召首先被押了进来。

“叫什么名字?”刘善云拍着桌上的短枪问。

陈诚一、沙玉坤和李彦召昂头不语。

刘善云正要发怒,一个斜眼的土匪跑进来说:“报告队长,我认得他们!”他分别指着三人说:“这个是运河支队二大队的主任,这个是手枪队队长沙玉坤,那个高个儿的是区长李彦召!他们都是俺邻村的人。”

一听捉住了运河支队的大官儿,刘善云奸笑着说:“哈哈!这回我逮住大鱼了,先把他们给我押下去关好,让孙伯龙、邵剑秋、胡大勋、朱道南他们给老子送机枪和十万大洋来换。”

接着,刘善云一个个审问战士们,先弄清身份姓名好去勒索钱财。

当场有两名本地战士被亲属花钱保了出去。

“哈哈哈!老子该发大财了!把他们都给我关押好,没有人来赎的,就给我活埋!”

见了鸠山,刘善云比待自己的亲老子还要亲,又是鞠躬,又是作揖,“大太君辛苦了,皇军辛苦了!”刘善云低头哈腰献殷勤。

鸠山明知他是个汉奸,却故意吓唬说:“你的毛猴子的大大的!”

“大太君,我不是毛猴子!我给皇军抓住几十个八路哩!”刘善云惊出一身冷汗,忙讨好说。

“啊!你的捉到了毛猴子?”鸠山半信半疑。

“是真的!还有土八路的官儿呢!”刘善云接着报告了抓住八路军的经过。

翻译王巴高得到过刘善云不少好处,忙又添油加醋地替刘善云吹嘘了一通。

那鸠山笑着对刘善云说:“刘的,我要大大的奖赏你的!”

“谢谢大太君!’谢谢大太君!”刘善云说着,便像一条带路的狗引着鬼子进了村……

鸠山手拄指挥刀坐在太师椅上亲自审问。第一个被带进来的是陈诚一。

刘善云忙说:“太君,他就是运河支队的大官儿!”

鸠山审视陈诚一良久,笑眯眯地说:“运河支队的,统统被消灭的有!你的投降!”

陈诚一昂首挺立,一言不发,两眼怒视着鸠山。

“你的,带我的去捉大毛猴子,我的大大的有赏!”

鸠山见陈诚一仍一言不发愤怒地瞪着他,就扬起刀抵住陈诚一的胸口:“不投降的,死了死了的!”

陈诚一面对狂怒的敌人仍一声不吭。

鸠山瞪大眼珠子吼道:“打!皮鞭的打!”

随着话音,两个鬼子扬起皮鞭狠命地抽起来。

顿时,鲜血和汗水顺着陈诚一被打成布条的衣服流到地上。这位1930年就入党的老战士在昏倒前没吐出半个字。

接着,战士们一个个被审问和毒打。他们和陈诚一一样,大义凛然,视死如归,始终不吭声。

第七个被带进来的是李彦召。李彦召被捕后在扣途中,匪徒们走一路打一路,一根棍子打断成三截,直打遍体鳞伤,一瘸一拐。这次押进来,刘善云假惺惺地说:“佩服李区长是条硬汉子,有胆识,刘某愿与携手共事。李区长若同意的话,其他一切都好商量……”

还没等刘善云说完,李彦召便大吼一声:“放你的狗屁!”一口吐去,连唾沫带血吐了刘善云一脸。

鸠山气得大吼:“统统杀了杀了的!”

陈诚一、沙玉坤、李彦召等29名战士被敌人押到巨梁桥上。

鸠山要在这里进行大屠杀。

战士们面向东方一字排开,望着郁郁苍苍的群山,俯看桥下滚滚东流的大运河,他们明白为祖国献身的时候到了。他们要像陈诚一说的那样: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闸下,运河水滚滚东流,在闸门起一串串浪花。

劲风呼呼,陈诚一迎风站立,高昂着头颅,直射远方。这目光,既有对壮丽山河的深情眷恋,也有对敌人的痛恨;既有笑傲死神的英雄气概,也有对人生的无限挚爱! 是啊!又有谁不挚爱人生呢?何况这是些为了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为祖国美好的未来而出生入死的革命战士他们知道,当祖国需要为她流血、为她牺牲的时候,他们将毫不犹豫,勇于献身。

就是这个被敌人看作“大大的官”的陈诚一,强忍伤痛,抚慰那些受刑的战士,激励他们做好充分准备,与敌人顽强斗争到底,使本来炼就钢筋铁骨的共产党人、革命战士,又淬了一遍火。

鸠山决定先拿陈诚一开刀。他用指挥刀向陈诚一一指,一个鬼子端着刺刀向陈诚一刺来。

陈诚一对着步步逼近的明晃晃的刺刀,意识到这是最后的斗争,头发一甩,猛地仰天高呼:“打倒小日本!”声音如海啸,似山崩,群山应和,运河共鸣。陈诚一壮烈地倒在血泊中。

又一个日军端着刺刀朝李彦召扑来。李彦召怒眉直竖,双眼圆瞪:“八路军万岁!”

灭绝人性的日军一刺刀捅进了他的腹部,连绞三圈,李彦召上牙咬进了下唇,踉跄了几步,一头栽进了运河……

战士李明,自幼在运河里泡大,眼看陈诚一和李彦召二位同志的惨死,肺都气炸了,他不露声色暗暗盘算着。当轮到他时,只见他猛地晃开膀子,把拧着他双手的日军甩了个趔趄,大骂一声:“狗日的,等着吧!”便纵身跳进了水里,一时把日军惊呆了,等到他们反应过来向河里乱放枪时,李明早在水下游得没踪影了。

鬼子被他突如其来的行动惊呆了,接着向河里乱放了一阵枪。

李明跳水逃走,激怒了鸠山。他命令日军割下绞闸绳,把沙玉坤等26名战士串绑在一起,在敌人串绑时,有的战士高呼:

“小日本,**你八辈子祖宗!”

“刘善云你个鳖孙不得好死!”

……

愤怒的吼声,惊天动地。

一个年轻的鬼子竟吓得呆在那里……

鬼子把剩下的26名战士用刺刀一个一个捅死,然后将尸体抛进运河。

灰色的巨粱桥,澄兰色的运河水,被英雄们的鲜血染得透红,大运河泛起一团血雾。。。。。。

敌人制造的巨梁桥惨案震惊中华大地。

事后,《大众日报》登载了烈士们英勇牺牲的消息,鲁南人民记下了28位烈士的姓名是:陈诚一、李彦召、沙玉坤、王清雅、戴体正、孙茂明、贺明谨、蔡敬启、刘安松、孙景凤、高文厚、王昌维、李玉银、王成富、侯三、李正彦、徐生美、陈安生、武永法、王衍庆、王清印、王茂渭、张喻珊、王玉昭、戚成本、张志诚、王守良。

李明跳水之后,人们一直未找到,估计因被捆住手,即使水性再好也难活命,所以,加上他应是29名烈士。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