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恐部队 第一部 塔克拉玛干沙漠基地 023 塔克拉玛干沙漠基地的第二天(三)

zhurui1963 收藏 5 47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4.html


这个夜晚的晚饭吃得很快。

一方面是战士们已经习惯了这种大消耗量的训练后,大量的进食的生活。

比如,那优雅的平山现在成了第一个吃东西夸张到象猪一样的家伙。

是的,他边吃还边象猪哼一样地叫:“好吃!”

他好吃到进食有着象风刮起来一样的声音。

他的饭量也惊人的大。

本来一直大口吃饭,对新兵们炫耀的特种兵们,看着他们的吃像,也有些目瞪口呆。

洋盘罗冲甚至带着笑容挑衅性地看着他们:“老兵,我们先在吃饭上干掉你们!”

唐心则显得格外的用心,就连吃饭也学着战友们。

虽然因为一天的巨大消耗,他这个一直不爱运动的家伙的胃,与战友们还是有差距的。

所以,吃了饭大家到被夕阳染透了胡杨林里去玩时。

他肚子涨得走路也不敢走快了。

班长以为他这一天练得狠了。

正要说话,唐心说话了:“班长,我可不可以慢慢地走。”

班长让战士们先走,他陪着唐心走了一段。

班长陪着他慢慢地走了一段,终于轻声道:“唐心,我们都是军人,都是男人,说老实话,你不是有意装怪吧?做那些不合拍的动作。”

唐心这才知道,自己被班长错怪了。

不过,唐心不是一个喜欢辨别的人,他只是摇摇头:“班长,我知道自己是一个军人,也是一个男人。”

班长点了点头:“那么,我向你认错。我错怪你了,我以为你装怪。”

唐心喜欢这样的坦诚。

他本来与欧阳萧萧他们整个龙组合的人,就不是一个个性。他只所以能够在龙组合里面立住脚,并且对龙组合充满生死兄弟一般的感情。

就是因为,龙组合的每一个兄弟都是坦诚的人。

他盯住班长:“如果你相信我,我明天就能改过来。”

班长陆和平笑了起来:“我相信,而且我还要帮助你。”

唐心盯住他,一时没明白他的话。

陆和平笑得更欢了:“你真是一个书呆子。我是说,如果你需要有人给你指导,或者陪练,我愿意。”

不过,让班长陆和平没有想到的是。

唐心摇了摇头:“不,我是说,我自己会弄清楚那些动作的。”

陆和平这次有些迷茫了,看住他。

唐心轻声地,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琢磨问题,有人看到,反而会让我不自在。”


唐心沿着夕阳的光线,直接走到胡杨里的深处。

慢慢地他进入了状态,胡杨里里清凉清新的空气,让他的心灵变得空灵。

班长做的那一切军训动作,这一刻象电影一样在他的大脑中放了出来。

他几乎是毫不费力地象班长一样对自己发出了口令,自己也进入了训练的角色。

一丝不苟地在胡杨林里训练起来。

越训练,他越觉得有劲,浑然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直到他练完了第十遍,兴奋得在地上象快乐的小狗一样打起滚来。

周围这个时候响起了掌声。

他吃惊地发现,那周围的胡杨林树上,都是战友们的身影。

他忍不住快乐地大叫起来。

陆和平扑入了场中,与他一起打起滚来。

战友们也扑了进来,加入了翻滚的行列。

这个时候,军营的广播里正好播出一了一首快乐的歌曲。

“咱们老百姓,今儿正高兴!咱们哪个老百姓啦,今儿个高兴高兴高兴!”


正好副政委这个时候走到了这里。

他没有看到开始唐心做出的标准动作。

他只看到了这个班在疯狂的高兴。

而且,他那超强的记忆力,又记起了下午,唐心那滑稽的军训动作。

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

他真的不明白,这些大学生,或者象朱剑生说的,是社会的精英阶层。

但是,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一个看法,可能在某个领域,他们确实是优秀的人才,但并意味着他们是优秀的军人。

至少在自己的动作乱七八遭,还这样高兴。这不应该是重视军人荣誉的表现。

他有些生气的是,这个班长居然也与他们一样的高兴,就有些不正常了。

他真想把班长叫过来,吼一顿。

但是,他忍住了。

他决定,把这些先汇报给把这些战士当宝贝的朱剑生。

他要修订一个淘汰名额出来。

他要在这个队伍中,也形成淘汰机制。


不过,有些时候,真的很奇怪。

这样的东西,偏偏让副政委看到。

而另一个方面,朱剑生看到的又是另一个令他振奋的场面。


他看到的是欧阳萧萧和他的班长和他的班。

有的人,真的是天生就是一个组织者。

欧阳萧萧就是这样一个家伙。

小的时候,在他们那个街区他就是孩子王。

读书的时候,他就一直做班长。

就是进入体育专业读书,他也是排球队的队长、二传手。

或者说,他这样的人,总是管的事太多。

班长在一开始是防备着他的。

他不知道,这个家伙会不会给他做出什么事情来。

所以,在他其实是帮助班长维持局面把战友放倒,他也第一个跳出来要他检讨。

可是,这个家伙既不拍班长的马屁。

尽管,在一开始,班长是认为这个狗东西很骄傲,看不起自己这个从兵王里冒出来的少尉。

这个家伙似乎一直就有着一个饱满的精神。

尽管,这让班长对他更加小心,依据带兵经验,越是精力过剩的新兵蛋子,越是惹事的主儿。

这个家伙似乎总是一副与所有人好的态度。

尽管,这让班长更加觉得这样的人要小心。他狗东西又不是首长。

可是,他一直就这样。

是的,无论是班长叫他检讨还是平日有意识地不理他,甚至一点小失误也恶狠狠地骂。

他还是一直不吭不卑,精神饱满,与人友好的形象。

他几乎让班长也觉得自己过分了。

他几乎成了这班的战士们的精神领袖。

第一天, 这个班有人倒下。

昨天夜里班务会上,欧阳萧萧居然帮助倒下的战友,结合大学生的生活,分析出了原因。

虽然班长纠正了他的一些不成熟的看法。

但是,新战士们一个个都服服帖帖。

这第二天的训练,所有战友都坚持了下来。

这会儿,许多班在夕阳下,都在讨论如何坚持住,让每一个战士的名字上那个大牌子。

他们整个班已经在讨论,如何保持住整个班,团结在一起向前行。

也就是说,班长也不知不觉被欧阳萧萧感染了。

他亲自在主持着,大家集思广益,怎样互相鼓励,怎样保持整个班象一个整体。

这正好被朱剑生听到了,他忍不住上了一棵硕大的胡杨树,用他的相机悄悄地照起相来。

他当然是怕打扰了这些讨论得正热闹的战士。

直到副政委找到他。

不过,在副政委还没走到时,他已经发现了他。

他象狸猫一样地下树,阻止了副政委的步伐。

他害怕副政委会打扰到这些正讨论热闹的战士。


两人在楼上很快就陷入了对立的两个面。

副政委认为自己应该坚持自己的观点了:这些兵要训练出来,问题多多。甚至有很大将被淘汰量。

而朱剑生却持着相反的观点,他认为,他的最高境界是要这每一个战士都成为反恐部队的精英。

结果副政委不得不抬出了他的一个重镑武器。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